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南方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封帝强者

封帝强者

万涛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订婚之夜,叶枫被老丈人一家陷害,一杯下了毒的药,封禁了他所有修为,强行夺走他的‘先天道体’。因为他是第一战神,也是此界史上最年轻的封帝强者,惹得无数人嫉妒仇恨。死后的他只能通过夺舍手段,才能在异界重生。这一世,他要面对宫廷之中的权谋算计,同时,他还要奴役万千强者复仇,集各种特殊天赋于一体,誓做那最强魂帝!

主角:叶枫,叶青灵   更新:2022-07-16 00:2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枫,叶青灵 的女频言情小说《封帝强者》,由网络作家“万涛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订婚之夜,叶枫被老丈人一家陷害,一杯下了毒的药,封禁了他所有修为,强行夺走他的‘先天道体’。因为他是第一战神,也是此界史上最年轻的封帝强者,惹得无数人嫉妒仇恨。死后的他只能通过夺舍手段,才能在异界重生。这一世,他要面对宫廷之中的权谋算计,同时,他还要奴役万千强者复仇,集各种特殊天赋于一体,誓做那最强魂帝!

《封帝强者》精彩片段

大陈国,新云都。

一座红瓦玉柱的宫殿,殿门屋檐上挂着整齐排列的颗颗铜铃。半空中“哇”的一声乌鸦叫声,一股微风卷动着树叶,而后拨动起铜铃摆动起来。

风吹过铜铃,又进入了屋内,卷起了合拢的一条条透明的红绸纱帘,而后在半空中一定,最后撞向了躺在床上的年轻身影。

床上躺在的是一个十一、二的少年,模样看起来清秀,但此时脸色苍白,嘴唇还是片乌黑。

风撞入少年身体,很快顺着少年口鼻,如同青烟一般被少年吸入。短短数个呼吸,眉目紧闭的少年豁然睁眼,露出一双黑色瞳孔。

少年的眼珠,先是无神地倒映着头顶的红色天花板,而后缓缓才开始有了焦距变化。

此时,少年脑海里正不断循环着一幅画面,那是一个穿着金色铠甲,低头俯瞰自己的男人身影,他口中大笑声不断在他耳边回荡。

“小子,昨晚的那杯订婚酒怎么样,是不是感觉一种强烈的疲惫感,身体大部分的修为也都没法动用?”

“你太天真了,你不会真以为我会将女儿嫁给你,让你成为我的女婿,就能和我成为一家人?”

“不,不,我对你这傻小子女婿可没多大兴趣,我要的是你的’先天道体!”

“能让你这样一个傻小子,这么短时间内修成和我一样的封帝境界,并且还拥有比我这老牌帝境都强的战力,若是我得到了这幅躯体,该有多强!”

“生气,不不,不要生气,你要乖乖配合我。”

若你不配合,想想你的族人,想你父亲将会被关押在’镇魂塔‘底层,每天饱受着噬魂之痛;你的母亲会作为礼物,送到’猪猡族‘那群野蛮人手里;而你的数万同胞,则会被刻上奴印,转卖与诸天万界之中,终身为奴为婢。”

“可你若能主动献出自己的“道体”,那我可以用道心发誓,只废去修为,不与他们为难。不要怀疑,他们可不是你,对我构不成威胁。

毕竟我作为’天云界主‘,放掉一些不成器的威胁,还能维护我在此界的名声,这笔买卖,对我也很划算。”

男人一字一句回荡在少年耳边。

“姚无恤!”一声咆哮怒吼声响彻在整个房间。

少年牙关不自觉紧咬,脑海中的一幕幕画面还历历在目。

“我恨呀!姚无恤,你好算计啊!”

他记起来了,他叫叶枫,是“天云界”第一战神,也是此界史上最年轻的封帝强者。

只是在“天云界”中遭人陷害,而这个陷害他的人,就是现在的天云界界主——姚无恤。

叶枫的指甲不自觉扣进肉里。

想他前世叶家,那可是帮他姚无恤攻下“天云界”的最大功臣,数十多万族人在那些年的战役中,战死到不足现在一成。他的爷爷,叔叔,太多的熟悉面孔,都埋骨在此。

而他叶枫也从十岁就开始征战与“天云界”。

他们叶家为他这界主之位付出的太多,可他没想到,一次订婚宴,竟然是针对他的陷阱,姚无恤以订婚喜酒的名义,骗他饮下了融入“噬神散”的毒酒。

这是一种无形无色,但却对他这种帝级强者都有灵力压制效果的毒药。

就在他躺在空床,歇息的一夜。

这姚无恤就露出狰狞,先是派人镇压了他的父母族人,而后待他毒发,就不加掩饰的威胁,想要他献出“先天道体”。

而随着他这声怒吼,房门外,又是响起了一阵说话声。

“什么声音?“

“严执事,我也听到了,像是从那小鬼房间传来的,不会是......”

“不可能,你不是确定昨夜那小子已经喝下我那’噬魂散‘,以他凡人之躯,中了‘噬魂散’现在肯定死得不能再死了,走,跟我去看看。”

接着就是一阵清晰可闻的脚步声,而这一阵议论,也打断了叶枫的回忆。

“嗯,这是?”

叶枫眉头,脑海里,另外一段记忆涌现过来。

在这段记忆中,他也叫叶枫,是陈国的一个小小皇子,九皇子。

不过和他不同的,这个叫叶枫的皇子经历可就平平无奇了,每天就是吃吃喝喝,骑马斗鸟,没心没肺的好不快活。

原本,作为皇家子弟,以这小子不争气表现,再加上他母亲早死,背后没有势力支撑,没法争夺皇位的他,可以一直这样快活下去。

无论将来他的哪一位哥哥继承了皇位,他再当个王爷,生活也一样继续。

但直到两天前,他同父同母的亲妹妹,被前来拜访皇室的老头看上。

之后在大殿上,他那三哥也是这大陈的三皇子,为了巴结这家伙,竟然主动向他的父亲,也就是大陈皇帝提亲。

顿时,原本那个在皇宫里一直纨绔模样的原身莫名爆发了。

他虽然贪玩,但心肠不坏,母亲死后,原身对他唯一的这个亲人妹妹,那是疼爱有加。

可现在唯一的亲妹妹,才只有九岁,就要嫁给一个老头。

不,以皇家的这个性,原身纵然只有十一岁,他也清楚,还不是嫁,只是送。

把他九岁的亲妹妹当做礼物送给一个老头。

原身怎么能答应,之后他就在皇宫里一番闹腾,而当时也确实收获到效果,自己的皇帝老子,暂缓了决定。

只是让原身没想到,就在昨夜,他像往常一般,饮下了侍女端来的一杯茶水,之后腹中就一阵抽疼,喉咙像是被人堵上一样。

他倒在了床上,疼得都没法出声,就这么慢慢失去意识。

脑海里的记忆不断闪过。

此时,房间里同时也响起了脚踩地板的走动声。

他转过有,房间内一个背着手的清瘦人影,旁边还跟着一个手中拿着折扇的圆滚滚人影正缓缓走来。

“也没看见动静。”圆滚滚的人影左右查看着房间四处,而后透过纱帘,看向床上躺在的人影,

“那小子看起来也确实不动啊!”他语带疑惑。

“只要你能保证这小子吃下了我的噬魂散,那便没有问题!”一声苍老的回应声。

“肯定,当然肯定,严执事,你不知道,这小子身体的侍女就是我堂兄早就安插下的暗子,她可是亲自喂下这小子喝下了那东西。”

两人边走,便聊着,那个拿着折扇的小胖子还发出嘿嘿的猥琐笑声,

待两人走到帘布前,小胖子顿时上前一步,提前将帘布掀起。

“严执事你先请!”

而这时,躺在床上的叶枫眯眼,能清楚看到一个白净脸蛋的小胖子,正满脸堆笑着,恭敬的伸手作请。

而随着他掀起门帘,一个背着手,看起来六十多岁的清瘦老人也同时进门。


“金元,严执事!”

叶枫脑海里闪过两个名字。

两人他都熟悉,小胖子名叫金元,是他大兄也就是大陈大皇子的堂弟。

而这个颔下无须,头发半白的老人,则是他在大殿上,看上他妹妹的老头——严执事。

不过此时他却没有动身,而是掩盖了身体的生机反应,继续闭眼保持不动。

这不是重生后他不敢面对这两人,而是此时叶枫眉心,一个拇指大小的荧蓝色人影悬浮在一片黑色空间,正吸收着一丝丝蓝色烟雾,没法集中精力操控身体。

拇指人影是他前世进入“帝境”凝结出的帝魂,而蓝色烟雾则是先前这具身体涌现出来的记忆。

前世面对“姚无恤”的逼迫,叶枫虽放弃了肉身,可肉身不在,不代表他就身死。

最后他的帝魂还是打破空间,逃进了虚空。

说起来,对他这帝境修士来说,比起身体,更重要的还是自己的帝魂。

首先凭借帝魂,修士就能在肉身无法遨游的虚空中穿梭,不断更换躯体。

其次就是帝魂带来的生命力。

简单说,只要帝魂不灭,他就不灭。

缓缓吸收着这具身体的记忆碎片,床尾处,两人声音也适时响起。

“不错,看这小子面容,确实中了老夫的’噬魂散‘。“严执事苍老声音肯定道。

他瞥了叶枫一眼,不过从叶枫乌黑的嘴唇,以及紧闭的苍白面孔上,显然没看出伪装。

”那这房内看起来也没有其它人了,先前的响动,应该不是从这传来。”而伴随着苍老声,另一边小胖子金元嘿笑声也同时响起。

“这样一来,我们的计划就可以进行了!”

“先将毒死这小子的黑锅扔到三皇子头上。”

“之后我那大兄再到朝堂上捅出这事,而严执事和那小子划清界限,配合我那皇兄做一番表演。“

”届时,天下人都会以为,是那三皇子为了巴结您做下了蠢事,最后反惹恼了您。”

“那自然的,哈哈!”

......

两人若无其事的交流着,只是他们没有注意到的视角,床上叶枫的嘴角也轻微抽动着。

短短的数分钟,叶枫意识空间中,融入他帝魂的蓝色烟雾,已经渐渐开始稀疏。

一个十一岁的少年,常年呆着皇宫,每天都是吃吃喝喝的米虫生活,本身的记忆就不算太多,短短时间叶枫已经吸收了大半。

而趁着融合记忆的功夫,两人谈话,也让他弄清了原身的死亡真相了。

“下毒,又是下毒。”

融合了这具身体记忆,他能同样感受到原身本能的愤怒。这小子和他前世一样,也被人毒害,下毒的还是跟了他两年的贴身侍女。

“哦!对了,还有我那炉鼎怎么弄来。”

床尾处严执事的声音又继续响起。

”那个小丫头吗?这个简单,一个九岁的小丫头,没权没势的,只要我们稍稍引诱,他要想为了给他这亲哥哥报仇就会随了执事您。”

“不错,不错,一石二鸟的妙计啊!只是简单的手段,就解决了一个皇子对手,还化解了老夫的难题。

原本老夫想强行带走那丫头,不过若是做我那功法炉鼎,还有些担心那小丫头不配合,但现在,哈哈。”

“那我就在提前恭祝严执事早日踏足筑基了。”

“希望如此吧”

而此时床面上,随着两人话音落下,神魂空间中,最后一丝蓝色烟雾,也已经融入叶枫帝魂。

“好,好得很!”

叶枫瞳孔中已经带着彻骨的寒意。

不仅毒死自己,还想要蒙骗这具身体的亲妹妹,让她给这个谋害自己的背后黑手,当做炉鼎。

记忆里,叶枫也明白炉鼎的作用,这就是把人当做牲口,假作培养修为,其实只是定期掠夺其修为。

这样的炉鼎,说是人,更像是是一枚人形丹药。

即使没有这具身体残魂中传来的滔天怒意,叶枫也怒了。

他不禁又想起了前世姚无恤的那一声声嘲弄。

两世的身体,都被人当做棋子,当做刍狗般,肆意摆弄。

这种感觉,以他“天云界”无敌战神的高傲,怎么能忍,又怎么会忍。

对“姚无恤”家伙他现在没有法子。

失去了身体修为,再加上两个世界的距离隔阂,叶枫不得不承认,即使他有心杀他,但也无力。可这两人,还有他们背后的这大皇子,这是什么货色,也敢招惹到他头上......

等到体内最后的记忆碎片,融入他的帝魂,叶枫的眼底带着一丝如同深渊般幽邃威严。

房门外,一阵风吹过,打动屋檐的铜铃叮当作响。

“严执事,待会我就带那小丫头过来,我们......”床尾边,小胖子金元正笑着想要继续再说些什么。

就在这时,“小心!”,他对面严执事瞳孔突然一缩,而后就是一声厉喝,他的右手握拳便是挥出。

“砰!”

房间内一声轰鸣巨响,伴随着一阵床板不堪负重般的咯吱摇晃声。

小胖子骇然转头。

一张面色惨白的稚嫩面孔,冷漠对视着他的目光。

叶枫目光漠然,带着一种高高藐视姿道,如同凝视蝼蚁一般,从床头俯瞰向下。

此时他的身体正微微前倾,右手紧握拳头,轰击向前方,另一旁,严执事则是长袖飘飘,他伸出右臂,拳心正对撞着叶枫拳锋。

也是这一下意识的转头,让小胖子一下回过神。

“你没死!”注意着叶枫那深渊般深邃的漠然瞳孔,小胖子浑身就是一个哆嗦。

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脏都像被人狠狠抓了一把。

这是什么眼神?

他都没有任何反应,先前还躺在床上的死尸,就这么几乎贴近他脸前挥出这一拳。

还有他是一直没死?还是诈尸?还有他那让他感到恐慌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小胖子心里惊魂不定,脚步忙不迭的慌乱退后。

而他身旁,严执事眼中也是含着惊疑。

“万斤拳力,你这一拳的力道,竟然能有如此力道。你是先天境界?“感受着手心力道,严执事对碰着拳心,也同时询问出声。


武境,后天,先天,这是大陈武道修士的境界划分。

其中武境最弱,而先天最强。

那怎么划分武道修士的境界,一般来说,这里根据拳力。

举个例子,以普通人一拳的拳力来说,力气再大,一拳拳力爆发也就是百斤左右。

可若是修炼了内功,进入了武境,就不一样了,配合他们的内力,再弱的武境修士,也能打出超过百斤的拳力。

而这还是最弱的武境,而后天,任何一位一拳都能击出千斤之力。

至于更强的先天,万斤都只是起步。

叶枫眼球一动,脑中关于武道境界的讯息一闪而过。

显然他这足有万斤之力的一拳,让这严执事将他误认作先天武道中的先天修士了。

不过叶枫懒得搭理,前身只是普通人,也没修炼过什么内功,他自然不是什么先天武道修士。

他能打出这一拳,完全是因为他的帝魂。

此时,叶枫神魂空间,拇指大小的荧蓝色帝魂悬浮在一片黑色空间,也冷漠睁眼俯瞰着外界。

一丝丝蓝色的烟雾顺着帝魂扩散出黑色空间。

融合了这具身体的残魂,此时他不仅能够自如的控制这具身体,而且帝魂还能反哺身体。

简单说,他只要将帝魂简单融入他的骨骼血肉,便能直接增幅这具身体的各种属性。

纵然这只是具普通孩童躯体,有他帝魂的加持,那也堪比大陈的先天高手。

“小子,回答我的问题。”眼见叶枫低头不语,顿时严管事不喜声音继续响起。

“还有我那‘噬魂散’你是怎么解的,你这样子明明一幅中毒迹象!”

他眼中疑惑。

而回应他的,这是叶枫继续加大了注入了这一拳的魂力。

毒药这东西,在他完全控制住身体,运用魂力就能逼出体外。

面对两人的各种算计,他不想多话,现在他只想将这两人直接打死。

而随着叶枫加大的魂力,他的拳头又是重新叠加了一股新的力道,从千斤飞快叠加起来。

一万一千斤,一万二千斤......

此时,感受这叶枫拳头中的拳力,原一副悠然神色的严执事也是微微变色。

“这是......不好!”他口中突然一声低喝,他的手臂不自觉的就被叶枫轰退向后方,伴随着巨力,他整个身体也是暴退起来。

看着这老家伙退后,此时叶枫可没收拳,而是脚底魂力汇聚,借着床板的助力,继续猛的一跃。

伴随着床板一声不堪重负的塌陷声,整个红木床身直接从叶枫脚底开始,四分五裂起来。

而此时叶枫整个人也一下从床面弹射出,手臂隐隐环绕着一圈淡蓝烟雾,整个人便向着严执事冲去。

“他这一拳还隐藏了实力!”严执事脚步不断后退,心底闪过了一个震惊念头。

这么小的先天,就让他惊到了,而这个先天实力还如此变态。

先前他只是简单估测了番,就感觉了叶枫的拳力已经超过了一万五千斤。

这是什么概念,普通人一万斤就是先天实力,而超过一万五千斤,这就是先天巅峰的实力了,他也就是一万五千斤的力量啊。

更重要的是,这先天巅峰,还如此年轻。

要知道按一般人的修炼进度,能在成年时达到后天,就算天才了。至于先天境界,更是一方宗师的存在了,那是万人中才出一个。哪个成了先天的,不是年过中年。

但一个十一二岁的先天巅峰。

叶枫的实力明显让他震撼,不过严执事眼带震惊,但手脚却不慢。

“金盾符”,眼中倒映着叶枫拳头,他口中又是一声厉喝。

瞬间,一块面庞大小的黄色纸片从他袖口飞出,而伴随着纸片飞出,他的右手也同时竖起。

他手中食指中指并拢悬在他面前一寸,做出类似道士施法手势。

顿时,黄色纸片散发着荧光悬浮在空中,赫然迎上了叶枫的拳头。

“轰隆”,一声巨大的震鸣声。

纸片上黄色的能量和叶枫拳头上淡蓝色的烟雾相撞,接着叶枫的拳头就撞击在纸片上。

画面在这一刻定格。

感受到面前的阻力,叶枫眼神微眯,有些意外的看着这个从严执事袖口飞射出,抵挡了他拳头的东西。

“这是符箓?”

他原本还想一拳将这家伙轰死,但没想到,会从他的袖口飞出这么一块玩意。

叶枫认出了,这是一张足有面庞大小的符箓,如同盾牌般。

而符箓上,他能感受到纸面上一颗颗如同砂纸般的凹凸质感,还有用毛笔写下的,看不明白的黑色扭曲字体。

黑字上散发着莹莹黄光。

这是这样的符箓能够抵挡住他接近两万斤的巨力。

在记忆里他熟悉的一些宫内的武道高手可没有这样的手段。

叶枫感到丝丝惊奇,不过眼中的惊奇感只在一瞬,几乎没有犹豫的,他的右拳收起,左拳就继续赫然轰击在纸面。

不管这东西是什么,叶枫也不担心,既然一拳不行,那就多打几拳。

前世在‘天云界’他看过远比这奇怪,强大的东西都太多太多。

不同的世界,又是他不知道的修为体系,有些手段实在太过正常,他还不信这东西还能一直抵挡住他的拳力。

从床上腾起的身体落地,叶枫双手成拳,又是快速成拳。

而他对面,召唤出符箓,眼看符箓抵挡住叶枫拳头。严长老脸色刚刚稍缓,但再看到后续叶枫动作,表情就是微微一变。

此时叶枫的左拳再次砸出,本是悬浮在空中的符箓迎向了拳锋,只是再一次遭受轰击,整个符箓都是一阵晃动,似乎都有些不稳。

接着叶枫右拳又已经挥出。

“该死!连‘金盾符’都挡不住,这可是仙家手段,这小子什么怪物。”

他看出了,以叶枫的攻击,只需要再砸下去,这张符箓就会被凿破。

若是符箓被攻破后,没了这东西保护,以这小子这拳头的力道,再锤向自己胸口,严执事都能想象到自己骨头碎裂声。

“得拉开距离!”

他深咽了口吐沫,而此时,叶枫右拳继续接落在了黄色符箓上,符箓一晃,接着又是狂风暴雨般的数拳下去。

本就有些黯淡的黄色符箓,随着他的一拳拳冲击,字迹上的荧光像是接触不良的电灯一般。

就在叶枫再一拳轰出,突然眼前的符箓一个转动,竟然飞速从他拳下逃离。

而伴随这符箓离开的,还有严执事逃窜的身影。

注意到这家伙的动作,叶枫他这一拳倒是去势不减,只是目标一变。

“啊!”身前传来一声惨叫,靠在墙壁的小胖子金元,难以置信的看向自己胸口。

胸口处,叶枫的手臂延伸,手臂尽头是没入他心脏的手掌。

“你......”墙壁此时紧靠着的小胖子嘴中血沫涌出,他努力抬头,眼中还伴着惊恐,想说些什么。

叶枫手臂再一用力,小胖子话没说完,声音就是一滞,眼睛瞪得滚大,接着身体顺着墙壁缓缓软塌下。

他竖立的手掌从小胖子心口抽出,掌间洁白无暇,没沾染上一丝血迹。

“一个!”

先前他挥拳时,这严执事的逃离动作自然也看到。不过叶枫也不急着追逐,而是直接变拳为掌,转换了目标。

那老头身手高超,若是还有类似的符箓阻挡,想杀他需要些功夫。可这金家的小胖子就不同,本来就只是普通人,加上这体重,即使有心想逃,也没法逃。

杀他只是顺带的事情。

而随着他一掌插死,叶枫正要转身,继续对付这老家伙。

他的耳尖突然一动,像是听到一阵尖锐风声,叶枫转头。

在他视线中,两片纱帘应声而断,两者黑色符箓如同两块飞轮,向着自己飞射而后。

叶枫瞳孔一凝,他手臂刚想抬起抵挡,但距符箓的距离太近,已经来不及了,他的手臂刚抬起一半。

黑色符箓已经在空中划过一个弧线,朝着他的脖颈交叉切割过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