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南方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畅读全文爱有深浅

畅读全文爱有深浅

山谷君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爱有深浅》这部小说的主角是舒听澜卓禹安,《爱有深浅》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现代言情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想起他在浴室外跟她告别,声音从容平稳,应该不棘手可以处理。会议快结束时,肖主任忽然看了眼舒听澜,问了一句“你是栖宁高中毕业?栖宁人?”“是。”忽然从别人口中听到这个城市的名字,舒听澜几乎下意识想否认。“准备一下,明天你和嘉佳陪我去栖宁出差,有个项目的尽调工作要驻场。稍后我会把相关资料发你们邮箱。”肖主任说完,径直出了......

主角:舒听澜卓禹安   更新:2024-06-15 21:5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舒听澜卓禹安的现代都市小说《畅读全文爱有深浅》,由网络作家“山谷君”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爱有深浅》这部小说的主角是舒听澜卓禹安,《爱有深浅》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现代言情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想起他在浴室外跟她告别,声音从容平稳,应该不棘手可以处理。会议快结束时,肖主任忽然看了眼舒听澜,问了一句“你是栖宁高中毕业?栖宁人?”“是。”忽然从别人口中听到这个城市的名字,舒听澜几乎下意识想否认。“准备一下,明天你和嘉佳陪我去栖宁出差,有个项目的尽调工作要驻场。稍后我会把相关资料发你们邮箱。”肖主任说完,径直出了......

《畅读全文爱有深浅》精彩片段


对于自己在会议上的请缨,注定要被啪啪打脸了。好在肖主任还有几位律师都未当真,第二天上班时,谁也没问她联系卓禹安的进展,避免了她的尴尬,只是到了项目会议时,与她同期进律所的一位助理律师嘉佳忽然问道:

“听澜昨天说跟卓总是高中同学,是否联系上了呢?”

嘉佳的问话唤起了大家的记忆,纷纷朝舒听澜看过来。

众目睽睽之下,舒听澜如坐针毡,只好如实回答

“我与他是同届不同班,昨天问了几位高中同学,与他都没联系了,抱歉,肖主任。”卓禹安给她上了深刻的一课,不要不自量力,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

“嗯!”肖主任点了点头不置可否,大约从头到尾也不相信她能联系上卓禹安。

“也难怪没联系了,看卓总的简历,高中毕业后就出国留学了,圈子不同嘛。”嘉佳与舒听澜同龄,毕业于某政法大学法学院,硕士学历,宏正律所三分之一的合伙人都是她的同门师兄师姐,跟舒听澜比起来,算是有先天优势,加上性格活泼,能言善辩,很受大家喜欢。

两人同期进来,目前都是并购组的助理律师,难免彼此较劲,她此番故意提起联系卓禹安的事,表面是关心项目进展,实际是想让舒听澜难堪。

舒听澜安静地看着投影屏幕上卓禹安对外的个人资料,常青藤名校毕业,在校期间获得多次世界级机器人大赛冠军,在大三时便创立了卓远科技,卓远科技主营智能家居,旗下多款产品集美观,多功能,实用,创新于一体深受消费者喜爱,几年来稳居各大销售榜第一名的位置,两年前,才回国开拓国内市场。

肖主任继续刚才会议的内容

“卓远科技收购案可以先缓一缓,他们原定于这周末要发布的一款概念产品被同行视新锐觉公司捷足先登发布了,卓禹安这会儿人在国外,应该无暇顾及收购案一事。”

“我前晚出差回来在机场的停车场看到他了,当时见他在打电话没敢上前打招呼,错失了认识的机会。想必就是为了概念产品的事出国。”周铭周律师说。

原来那晚,他是真的公司有事,想起他在浴室外跟她告别,声音从容平稳,应该不棘手可以处理。

会议快结束时,肖主任忽然看了眼舒听澜,问了一句

“你是栖宁高中毕业?栖宁人?”

“是。”忽然从别人口中听到这个城市的名字,舒听澜几乎下意识想否认。

“准备一下,明天你和嘉佳陪我去栖宁出差,有个项目的尽调工作要驻场。稍后我会把相关资料发你们邮箱。”

肖主任说完,径直出了会议室的门。

这是肖主任第一次带她们做项目,嘉佳开心地应答,追着肖主任出去了。

舒听澜也开心,如果不是去栖宁市,那便更好了。

肖主任的邮件,言简意赅,简单介绍了一下在栖宁的项目,是森洲纯元食品公司全资收购栖宁食匠食品,她们这次过去,主要任务就是尽职调查。大概是因为标不大,所以肖主任带着她们去练手。


:“可以,带她去吧。”弃之如草芥,莫过于此。


林之侽气得咬牙切齿,看着一旁的舒听澜,再次感慨她真的为闺蜜付出太多了。

温简倒是诧异,没想到卓禹安会答应得这么爽快,可见,林之侽在他心里,也并非真的那么重要吧。

舒听澜皱眉,温简明显醉翁之意不在酒,怕林之侽跟她单独相处会吃亏。林之侽虽然也是人精,但行事磊落,就怕温简玩阴的。

卓禹安继续道:“正好,傅慎逸那边,你再跟进一下,务必说服他到森洲来。”

“可以,反正你答应过的,只要他来森洲见你,不管成不成,都会给我佣金。温总这边也是哦。这两个职位完成,我一整年的KPI就完成了。”

其实是超额完成,傅慎逸作为职业经理人的年薪8位数,温简要亲自见的工程师,年薪至少也是7位数。两个职位加起来,她的KPI直接完成了,佣金可观。

所以管你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能赚到钱就是关键。

她也是这么安慰舒听澜的,舒听澜才答应让她陪温简出差。

舒听澜回到办公室,整个组的气氛低迷,于同事的眼中,嘉佳虽有错在先,但她不在内部解决,反而搬来卓禹安这尊大神来对付嘉佳,那便是她不顾同僚之情,办事不厚道了。

舒听澜也不解释,她深知人们对她的偏见或者误解,不是靠她的解释就能消除的。嘉佳已被肖主任带走,据说直接去律所的人资部办理离职手续,肖主任处理事情绝不拖泥带水。当然,为了顾及嘉佳父亲的面子,离职证明上写的是嘉佳主动离职,而不是被辞退,面子工程还是需要做到的。

周铭绕到她的面前,低声说道:“卓总对你那个闺蜜林之侽确实够好。这次是她求卓总出面替你解决问题的吧。”

“周老师,卓总与林之侽之间真的只是普通合作关系,这次也不是林之侽求他。”解释得好苍白无力,她也实在摸不清卓禹安是怎么想的,对于林之侽的绯闻,既不澄清也不承认,以至于谣言满天飞。

“那卓总大动干戈处理嘉佳是闹哪一出?”

“卓总办事严苛,眼里容不下沙子,看到嘉佳故意扔资料,触及到他底线了吧?”舒听澜觉得这比较符合卓禹安的办事方式。

周铭并不相信舒听澜的解释,这事再怎么论,也不必卓禹安亲自出面,他出面的唯一原因一定是因为林之侽。

男人嘛,他还是很了解的,真正爱一个人时,也容易上头。

舒听澜就想,果然,人们只愿意相信自己相信的。

下午的工作比较密集,她跑了一趟工商局,核对了一些资料,核查完已到下班,便直接拎着电脑回家整理报告了。

很多资料,她现在不用复印件审核,直接手机拍照存档,既环保又省了很多空间不用到处抱着厚厚一叠文件,在哪办公都是一样。

在家楼下时,便看到了卓禹安的车。乘电梯到家门口时,果然就看到了他。

这人到底想做什么?

舒听澜觉得之前已经把话说得够清楚了。

“开门。”他倒是毫不在乎她的态度,也不介意她换了锁把他拒之门外。

舒听澜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看着他。

“买了菜。”他扬了扬手中的购物袋,与以往每次一样,好像这中间,俩人什么都没发生。因为他的执着与坚持,舒听澜静下心来,不得不重新审视她们之间的关系。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就这样吧,不会好了。

“舒听澜,我不是开放的人。”他很认真地说。

“哦。”所以呢?倒是一点也没看出来他保守呢。

见她没有继续交流的意愿,卓禹安便也不再说话,两人沉默地吃完早餐,舒听澜回卧室补觉,习惯性嘱咐他出门时别忘了关门。

等她睡到中午再起来时,竟然看到卓禹安抱着电脑在客厅的茶几上办公,并且在开视频会议,他声音调得很小,但舒听澜能依稀听到他们的交流。

纯英文沟通,对面应该是技术总监王岩,还有那位神秘的产品经理Jane,卓禹安见舒听澜出现,对那边说了句

“今天就这样。”

王岩:“好。你今天在哪里办公?背景奇奇怪怪的。”

卓禹安:“回头再说,挂了。”

“你怎么没走?”舒听澜倒是奇怪了,这人忙成这样,为什么要待在她家里不走?总不会是为了陪她吧?

“陆阔约我们中午吃饭,去吗?”

“不去,跟他不熟。”她想也没想就拒绝。

“他想追程晨,想让你帮忙,毕竟你是程晨最好的朋友。”卓禹安解释。

“我帮不了他,他与程晨最大的问题是异地,程晨不可能为了他来森洲,他也不可能为了程晨去栖宁。所以没什么可谈的。”她很理智。

“好,我回绝他。那,中午我请你,冰箱里的菜不多。”他也不为了陆阔而为难她。

“不用了,叫外卖吧,这次我请你。”

舒听澜秉持着有来有往的精神,执意请卓禹安吃了一顿很丰盛的外卖午餐,结果卓禹安并不给面子,只吃了几口就放弃了。

整个周末的两天,卓禹安都没离开。但是两人的交流也不多,他很忙,好像有开不完的会,舒听澜亦是很忙,一直在准备周一竞标的工作,交流得最多的大概就是晚上的运动。

周日晚,临睡前,卓禹安道

“明早坐我的车去公司。”

“不用,我坐地铁不堵车,免得迟到。”

“不会迟到,我没到场,他们不会开始。”

“哦,那甲方爸爸明天能不能多照顾照顾我们。”舒听澜开玩笑。

“嗯,看你今晚的表现。”他又翻身压下来。

“所以这是潜规则.....吗?”已被攻城略池。

周一清晨,卓禹安还在熟睡,舒听澜没开灯,轻手轻脚踩着地毯到浴室梳洗加化妆。回卧室换衣服时,卓禹安不知何时已醒了,正靠在床头好整以暇看她。

舒听澜懒得理他,自顾在衣柜里找了职业装穿上。她的衣柜清一色中规中矩的职业装,林之侽替她买了几套颇有点小心机的职业装,都被她束之高阁了。好在她身材好气质佳,普通着装也能穿出自己的风格,林之侽每每看到她都不由喊:天妒人怨

尤其今天因为要去卓远科技参加竞标会,所以化了妆,吹了头发,举手投足间充满了职场精英的气场,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亦是满意的,按照肖主任与周老师的话说,当律师,精气神是必备条件。

卓禹安已起来,与她并肩站在镜子前仔细看她,舒听澜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他的想法。两人虽不谈感情,但毕竟也日夜相处了几次,他一个眼神,她便能捕捉到意图。

这人眼里写着明晃晃的情..欲。

她急着出门,没时间陪他疯,所以往旁边挪了几步离他远一点。

结果..他长手一伸,把她带入怀里与她面对面看着,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伸出大拇指,把她唇上的口红一点一点擦了。


“他们没有在一起,只是谣言。”江梦澜解释。


“嗯?真的没在一起?”

“是的。”

“那是卓总在追求林之侽?”周铭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应该没有吧。”这种猜测的东西,江梦澜不好斩钉截铁地否认。

“听澜,你啊,有时候还是太单纯了。”周铭在她身边浅笑着说。

毕竟是谈别人的八卦,所以声音很低,两人难免靠得很近,像是交头接耳,关系暧昧。

此时,演讲台上的灯光亮了,薄彦商在万众瞩目以及雷鸣般的掌声之中缓缓走上台。他淡淡地扫了一眼观众席,不知为何,江梦澜产生了一个错觉,他在看到中间位置上的她与周铭时,目光微冷,与早上出门时,完全不一样。

难道是因为他们占了重要的位置?

第一排正中间的位置,应该是安排给重要客户或者重要人物的,现在被她与周铭肖主任给占了,任谁都会不高兴吧?

江梦澜瞬间如坐针毡,低声问旁边的林之侽

“我们要不要换个靠后的位置?坐这不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给我的票就是这个位置,又没占别人位置。”

好吧,既来之,则安之。

薄彦商上台之后,演讲台上的光线又渐渐暗了,只有一柱圆形光线追着薄彦商,他站在哪里,光线就追随到哪里,犹如明星般耀眼。

巨大的投屏上,是这次发布的新品的视频,整个画面呈现出来,有点类似3D观影的效果,如同进入高科技博物馆让人炫目。薄彦商缓缓的语气介绍产品的功能,核心点以及精致的外光,牢牢吸引住全场的注意力。

巨大屏幕下,他就站在那里侃侃而谈,他的眼中有热爱,有激情,有主宰未来高科技世界的自信,他的存在,似乎就是为了这些高科技而降生。江梦澜从未见过他的这一面,不是那个在她家为她做细碎琐事的男人,不是那个在床上轻易就失控的男人,此时,他更像是神,是这个领域的主宰者。

江梦澜看呆了,心里再次翻涌着压不下去的好感。她想,任谁也无法忽视这个男人的存在。

旁边的林之侽捂着心脏道哀嚎

“妈的,他这是屠杀,太帅了。如果不是你,我肯定要追他,死皮赖脸也要追。”

江梦澜的心脏亦是噗通噗通跳个不停,演讲台上的他耀眼得让人目眩神迷。

演讲结束,一窝蜂的媒体上台围着他采访。他倒也没有不耐烦,对于记者提到的产品相关问题,都一一解答,十分细致、专业。

同一时间,所有网络平台都在转播他演讲的视频,一些自媒体更是洋洋洒洒写下几千字的小作文,说卓远科技的这款产品具有跨时代的意义等等...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

除了同行以及一些爱好者真正去分析产品的各项功能以外,大部分网友沉浸在薄彦商的外型气质与言谈举止上。

满屏幕的,

太帅了、

他杀我、

真正的霸道总裁,做梦有样本了。

而后很快地有人扒出他的身份。

“霸道总裁只是他的表象,你们知道他真实的来历背景吗?”

“什么背景?”

“你们自己上网搜,京城那个阶层的,只有一家姓卓。”

“我操,我操,厉害了!”

“大家谨慎发言,以免被封号,炸群。”

当然,这些网友的讨论,江梦澜是看不见的,因为她很少上这些平台,只有林之侽这个网红博主才会一天24小时泡在网上,默默关注完,默默搜了一下京城卓家的新闻,心想,大概是网友空穴来风,对号入座吧。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江梦澜不置可否,林之侽活得潇洒肆意,一旦明确自己想要什么,便义无反顾向前冲。

两人分别时,林之侽习惯性挽住江梦澜,拍了一张自拍发朋友圈。照片里,秋末冬初的阳光明艳,透过茶餐厅的玻璃窗打进来,落在江梦澜微笑的脸上,光影都恰好,格外好看,林之侽亦是好看。林之侽的好看是艳丽魅惑的,江梦澜的好看是素雅的,放在一起,竟出奇的和谐。

等江梦澜到了律所,林之侽的这条朋友圈已收到无数的点赞。两人共同认识的朋友很多,程晨是其中一个。

程晨评论:妖精,不要整天给我家江梦澜介绍乱七八糟的男人。

林之侽回复:哪来的男人?

程晨:你们身后的餐桌有三套餐具,肯定是男人,否则你们除了我,哪里还有共同的朋友?

林之侽:火眼金睛,猜对了,不过不是我介绍的男人,是我们江梦澜的追求者,我帮她把把关。

程晨:舒...听....澜...出来给我解释解释,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追求者?

林之侽与程晨在评论区里互怼了十几条,占了整个页面。江梦澜习以为常,加上工作忙,没有理会她们。

程晨与林之侽的共同好友,只有她一个人,所以三人经常在评论区里无所顾忌的互动,偶尔把这当成了聊天界面,反正只有三人能看见。

只是,这次,江梦澜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等她忙完手头的工作,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

林之侽与程晨,前阵子,都加了薄彦商的那个微信,所以她俩的评论互动,薄彦商能看得见。

与此同时,江梦澜看到她们评论互动的最后几条。

林之侽:江梦澜终于把自己的第一次送出去了,据她说,对方很厉害,体验很好,怎么样,你要不要也加入我的会员?教你如何拥有一段美好体验。

程晨:你不要带坏江梦澜......什么会员?我申请加入。

江梦澜看完,想当场表演去世,马上给林之侽打电话,强烈要求她把这条朋友圈删了或者屏蔽。

林之侽不干:这是我点赞最高的照片,我不删。

江梦澜:求你了,要不你把跟程晨的评论互动删了。

林之侽:删了干嘛?我们之间又没有秘密。

江梦澜:薄彦商是你们的共同好友,能看到。你真要把姐妹的隐z私弄得天下皆知吗?

林之侽:我....操....忘记这茬了,我马上删。

林之侽立即把这条朋友圈给删了,删完之后过来安慰她:

“没事,卓总大忙人,不至于闲的看我的朋友圈,而且他在国外有时差,看不见的放心吧。退一万步讲,即便看到了,人家管你是谁啊。”

江梦澜:侽侽...

“干嘛?”

江梦澜犹豫了一下,又忍住了,没有告诉林之侽,她第一次的对象就是薄彦商。只能寄希望于他不会那么凑巧的看到这条朋友圈。

但江梦澜忘了,天下事无巧不成书,薄彦商偏偏看到这条朋友圈。她晚上到家准备睡觉时,薄彦商发来了微信,

:???

什么也没说,只有三个问号。

但这三个问号,已让江梦澜头皮发麻,这是两人加了微信之后首次的互动,她也只回了三个问号过去,什么也没说。

微信许久没回音,等她快要入睡时,屏幕再次亮了。

薄彦商:等我回去再谈。

“谈什么?谈工作吗?”她问。

其实在她看来,不管她是第一次还是第N次,都与薄彦商无关。她亦是觉得薄彦商不是什么保守的人,这都什么年代了,难道还要为对方是第一次而负责吗?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温简:“禹安当年跟我都是理科生,听澜应该是文科生,毕业照怎么可能有她?”


王岩挠了挠后脑勺:“那就不是毕业照,可能是别的照片?反正我记得在你的相册里见过她,所以那次在栖宁看到她觉得眼熟。”

顾词安不否认:“你看的照片,应该是我与陆阔,程晨还有她的合影。”

“原来如此,难怪我没见过这张照片。”温简觉得哪里怪怪的,却说不出来。

“晚上一起吃饭吧。简回国后,我们还没真正替她接风洗尘呢。”王岩提议。

“抱歉,改天吧,我今晚有事。”

“哦....”王岩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林之侽回来了嘛,能理解,当然是要先陪女朋友了。

顾词安下了班便直接开车到了苏曼汐的住处,只当她早晨是没睡醒或者起床气,冷静一天也该消气了。

然而到她家的门口时,看到自己的行李箱赫然放在她家门口,真是感到无力。按了开门锁,发现锁竟然换了,明摆着不让他进去,之前怎么不知道她执行能力这么强?

苏曼汐今天难得准时下班,原想着顾词安若是没把他的物品拿走,她便扔到楼下垃圾桶。只是没想到,一出电梯就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斜倚在她家门口,手里把玩着手机。

“换锁了?”他抬头问她。

与当初他第二次来她家找她时的姿态语气一模一样。

那次他问:“把我微信删了?”

短短几个月物是人非,那时苏曼汐只想着露.水.情缘,不太走心。而今,倒是走心了,只是无法再继续。

“你来正好,把行李拿走,免得我还要找人送过去。”真要把他的物品扔垃圾桶,她也不敢的,只能找快递送。忽然想起,找快递送,送哪里去?不能送到卓远科技去吧?

所以你看,两人相处,他也并未真正的用心,很多事藏着掖着,既从未说过喜欢她的话,更是连自己的住址都未曾告诉过她,很防着的。

顾词安早晨被赶走的时候确实伤了自尊,可冷静一天之后觉得还可以再谈谈,自尊这种东西不重要的,况且他与苏曼汐之间并没有不可解决的矛盾不是吗?

下了班就来这守着了,二月份的天还是很冷的,他从公司出来就穿着西装,外套都没披一件,全身都凉透了,她又说出这种话,就觉得更凉了。

“公司的很多传言你不要听,我与温简只是好朋友的关系。很多事,我觉得是无稽之谈便懒得解释,就像我与林之侽一样,完全不可能的事,解释它做什么?但若是你觉得不舒服,我可以在公司内网亲自澄清。”

“你别把林之侽与她的名字放在一起,我听着挺膈应的。”苏曼汐对温简就是生.理.性的厌恶,听到名字就全身不舒服。

他不走,她就不开门,拿着钥匙就站在门口说着,语气冷冷淡淡的,就像是对着非常陌生的人。

“所以问题还是在温简身上吗?你与她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问过温简了,她说你们之间没事的。”

“她说我们之间没事?”苏曼汐笑了,继而道

:“她说没事就没事吧。”

想来也是,温简现如今当然希望跟她撇清关系了,当年舒明海在外贪的钱全部一份不落去了她们母女的口袋,这还不够,还要故意来气她与母亲,要认祖归宗,要光明正大地叫舒明海一声爸爸。现如今,她们移民出国,享受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尤其事业有成,不管温兰怎么想,温简是自然不愿意承认这段往事的。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喂...”许舒月大怒,这是她精心画好的唇妆,头可断,血可流,妆容不可花。

而江昀泽却气定神闲,极满意地看着被他擦干净的唇,施施然开口道

“口红颜色太艳了,不适合你。”

你这个直男懂个屁啊,许舒月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句脏话。

江昀泽从她的梳妆台上精准无误地找出一支无色的润唇膏:

“你的唇色本就很好看,只需要涂点润唇膏即可。况且在竞标会上,如果唇色太过于艳丽,太突出的话,你开口讲话时,评审员注意力会被带跑偏。”

他一本正经地解释,倒是有一点道理。

“我帮你涂...”他稍稍低头,用手捧着她的脸。

许舒月被迫仰着脸让他涂抹。

结果,好半晌,他抓着唇膏的手始终没有落下,倒是眼眸一沉,低低沉沉地道:

“在这之前,我想我需要先做点别的事。”

他的唇已落下,开始只是浅浅地舔舐,而后越来越深入,许舒月几近窒息时,他才放开。见许舒月满脸通红,笑得十分开心。

“别动,我帮你涂。”

最后,许舒月成功地迟到了,等她赶到卓远科技时,肖主任与周老师还有嘉佳已到了半个多小时。三人正在一层大堂的小会客厅讨论一会儿竞标的事。

“怎么回事?说好提前一个小时到。”肖主任眼神锋利剐了她一眼。

“对不起。”许舒月认错,急忙也掏出电脑跟上他们的讨论进度。

“听澜,你和嘉佳都是第一次参加招标会,旁听就行,多学习,不仅学习肖主任,也要学学对手律师,以后自己独立做项目,有跑不完的招标会。”周铭倒是和颜悦色。

“好的。”

“嘉佳尤其是你,不该说的话,一句都别说。”肖主任最后嘱咐。

“放心吧老大。”

过了一会儿,其它律所的律师们也来了,彼此打了招呼。作为这次竞标最有力的竞争者,肖主任与周铭最受关注,不时有律师过来打探消息。

都是一个圈子的人,大家其实都很熟悉,周铭笑着说道

“你们过分了啊,别想从我这打探消息。”

“卓远科技你们还不知道吗?你们得不到的信息,我们也一样啊。”

“公平竞争,公平竞争。”

大约又过了半个小时,快到竞聘时间了,卓远科技的法律部门,技术部门,还有财务部,运营部的人员都陆续入场了,参与竞标的几大律所的项目负责人也陆续入场,只有大BOSS江昀泽姗姗来迟,比原定的时间晚了15分钟。

许舒月坐在门边的位置,江昀泽一进场,偌大的会议室瞬间安静,针落有声,仿佛被按了暂停键,所有人都屏息看向他。连许舒月也不免多看了他几眼,穿着一丝不苟的西装西裤,把整个人衬托得无比矜贵且有距离感。他谁也没看,径直坐到最中间的位置,表情严肃且认真,冷冷一句话

“开始吧。”

会议室里,被按了启动键,刹时出现了窸窸窣窣翻纸,提交报告书的声音。

这场竞标会,由卓远的张律师主持,流程很常规,参与竞标的律所派个负责人依次上台演讲。能够最终入围的律所,都是行业内的佼佼者,不管是做的PPT还是现场的表达能力以及渲染气氛的能力,都是个中高手。

许舒月每一场都认真听,恨不得拿笔记下他们精彩的发言。

江昀泽坐在正中z央,始终没有太多表情,只有在讲到他不感兴趣的方面时,会微微一挑眉。这细微的表情,被底下的人迅速捕捉到,到演讲时特意避开相关的内容。


森洲国际机场,卓禹安熟练地停好车,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的胳膊上挂着西装外套,大步朝安检口走去,整个人气质卓越充满精英感,路上的人不由纷纷偷看他。

他早已习惯去哪都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一心在讲电话,是公司技术部的总监王岩打来的。

“我们原定周末发布的概念产品被偷窃,对方今晚捷足先登发布了我们这款概念产品。”

“视新锐觉公司?”

“对,他们今晚发布的概念产品,除了外型不一样,其它所有功能以及核心竞争力都与我们的一样,不知到底是谁泄露给他们。”

“嗯,我现在出国找Jane商量概念产品的事,国内你帮忙盯着,必要时,发律师函。”

“好,今晚你去哪儿了?打了几次电话没人接。”

“高中同学聚会。”卓禹安平平静静地说着。

却让王岩惊呼,比听到自家产品被对手公司偷窃更加震惊与不可思议,

“你去参加高中同学聚会?你?同学聚会?并且投入忘我到不接电话?”

一连串的提问,只得到卓禹安一个字的回复

“嗯。”

舒听澜一夜没睡,早早便挤地铁上班,照旧是黑色的职业装,红色高跟鞋,黑色,红色,已成为她的标志,按林之侽的话说是很少有人能把中规中矩的职业装穿得这么勾人,活脱脱的制服.诱惑。舒听澜早已习惯她的侽言侽语,并不放在心上。

今天是周一,例行会议,她的顶头上司,也是律所并购项目组的合伙人肖主任,正在跟底下的律师过项目进展。

舒听澜作为助理律师,是项目组的万金油,哪里需要去哪里,既没有带教律师,也没有负责的项目,所以每周的例行会议,她负责记录会议要点。

“好,接下来,我们讨论一下最新的项目。根据业内消息,卓远科技计划收购胜普瑞智能科技公司...”

肖主任说着,打开了她的PPT。

舒听澜一眼便看到PPT上卓禹安的个人资料,她以为是幻觉,大脑像被轰炸过一样乱哄哄的。她以为昨晚之后,两人会毫无交集,毕竟森洲市的人口上千万,想要第二次遇到,是千万分之一的机会,很难。

整个会议室的律师们都凝神听着,一提到卓远科技,便知一定是个大标,数额惊人。舒听澜也迅速从震惊之中调整好状态,认真听讲。

舒听澜所在的宏正律师事务所是国内有名的红圈所,招聘要求一向严格,不是国内五院四系毕业的就是海外知名法学院毕业的,而且绝大部分是硕士起步,舒听澜属于另类,她毕业于森洲大学,虽属于双一流大学,但法学院不是森洲大学的强项,加上本科毕业时,因为经济原因急于工作没有考研,所以在宏正律师事务所里,她即没有学历的优势,也没有任何人脉的优势,来了半年,还属于小透明的状态。

在这之前,舒听澜虽没有律所的经验,但在企业做了三年法务,企业被收购时,所有的法律程序是她一项一项跟进配合。她当时所在的企业只有300多人,说是法务部,实际整个部门只有她一个人,还有一位兼职律师顾问,一个月来一次,有等于无。所以她想她的经历,已足够独挡一面。


姓名?

吴靖宇。

身份证?

101XXXX

职业?

卓远科技xx

问到案情的相关问题,他才闭口不答

“一切等我律师来了。”

询问的警z察一听正想发火,旁边登记的警z察制止住他,用眼神示意,大约是听到他的名字与企业时,觉得耳熟,有一点避讳。

在盘问鲁雨薇时,鲁雨薇便毫无避讳,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的非常清楚,当然,吴靖宇打人的事,她只一句带过,重点说的是徐涛对她的侵犯。

另一张桌子上的徐涛一听,立马站起来捂着伤口叫嚣

“你TM别血口喷人,我的伤可都在这呢。”

别说是警z察本就偏向他,就是他身上显目的伤口,让吴靖宇与鲁雨薇完全不占优势。

鲁雨薇既愤怒也紧张,转身看吴靖宇,他却老神在在,完全不把眼前的劣势放在心里。

询问完之后,他们被带到一旁的一个小房间里关着。

“你的律师呢?”鲁雨薇问。

“没有,律师在森洲,赶不过来。”

鲁雨薇???

在这里,即便她是受害者,但是完全处在劣势,刚才看徐涛的意思是,要置他们于死地。如果私了,以徐涛的势力,他们根本走不出栖宁市;如果走公,伤口鉴定,以及徐涛暗箱操作一番,到时判刑要多长时间?吴靖宇如果一旦背上刑事案件,那么对卓远科技的影响几乎是毁灭性的。

这就是一个死局!

“对不起。”

她情绪低落,已无路可走。

吴靖宇看着她,好半晌才开口

“别担心,有我在。”

吴靖宇借来电话,走到一旁的角落开始打,背影对着鲁雨薇,因为他声音很低,鲁雨薇只能隐约听到他说:

“章叔。”

“我在栖宁XX派出所。”

“好的,麻烦您。”

他回来时,神情照旧是淡淡的,但鲁雨薇却忽然豁然开朗,是她刚才低估了吴靖宇的能力,他年纪轻轻能白手起家,又怎么会没有一点手段,任人欺负呢?

外边的徐涛虽然叫嚣着,阵仗很大,但不过就是一介莽夫,没有眼界,手段简单,否则也不会光天化日之下敢侵犯鲁雨薇。

大约也就过了十分钟左右,派出所的所长大步朝他们所在的房间走来,亲自开了门,请他们出去。

连声道歉

“卓先生,对不住,对不住,都是一场误会,快请出来。”

吴靖宇眼神如刃,看向所长,质问

“一场误会?”

他的眼神自带杀气,所长一愣,立即改口

“不,不是误会。是徐涛强.奸.未遂,我们一定会秉公执法。”

吴靖宇的脸色这才平和下来

“有劳。”

局势突变,一旁的徐涛与他的兄弟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已被戴上手铐

“强..奸,斗殴..”等罪名已扣下。

吴靖宇没有在派出所多逗留一秒,拽着鲁雨薇的手就往外走,外边已经有车在接应他。

“卓先生,这边。”

他们上了车,吴靖宇报了地址,是他订的酒店。

“我是晚上的飞机回森洲,能送我回我的酒店吗,我拿行李去机场。”既然已经没事,鲁雨薇只想尽快离开栖宁,对这个从小长大的地方,没有什么好感。

“明天是周六,把机票退了,陪我在栖宁待两天。”

鲁雨薇是想尽快逃离栖宁,怕夜长梦多,而他无比淡定。

见鲁雨薇没有答应,他转头看她:“鲁雨薇,我刚救了你。”

“我刚救了你。”他的目光终于不再像之前那样阴沉,而是灼灼看着她。

鲁雨薇秒懂他的意思,要她感恩,不要过河拆桥。她本来觉得栖宁不安全,要尽快离开徐涛的势力范围,但一想刚才在派出所,所长对他们180度转弯的态度,想必他那通电话里称呼的章叔,不是小人物,这两天在栖宁至少是安全的。



她本不想接,但联想到林之侽晚上的劝告,“适当地把自己的心打开并不难”。她接了。


国内是深夜,国外正是艳阳高照,顾词安的背影是在办公室。手机屏幕两个画面,一黑一白。

“睡了?”他声音低沉。

“准备睡。”她嗓音慵懒。

就此沉默,实在不知有什么可聊的。工作上的事,她每天的工作报告写得很详细,他可以直接看到。私事上,好像,没什么可聊的。

一黑一白的屏幕里,苏曼汐的脸隐没在一片黑暗之中,只能看到一点模糊的轮廓。

“把灯打开,我看看你。”顾词安说。

苏曼汐没拒绝,开了床头灯,光线暖黄,把她照得很柔软。顾词安忽然笑了,

“有没有想要的礼物?我下周回国。”

“不是月底才回吗?”

“嗯,提前回。”

苏曼汐认真地想了想,她确实有需要带的,医院那边建议给母亲换一种药,原来的药已产生耐药,新药在国内卖得比较贵。

但算了,她跟顾词安开不了这个口,加上家里的事,不想让他知道。她心里来回翻腾了几遍,面上却是一点痕迹都没露。

许久,顾词安才说

“早点睡,晚安。”

“晚安。”

视频那边是他的秘书来找他开会,这个秘书似乎是常驻国外总部,即便顾词安回国工作,也没跟着回来。

周末两天在家,她主要梳理了一下胜普瑞智能各地分公司一周的调查情况,再计划下周的工作内容,做成了一份报告发给肖主任审核。

自从接手卓远科技这个项目以来,肖主任便十分信任她,事无大小,基本都交由她来做,只偶尔在关键的问题上,指导一二。

苏曼汐从开始的没信心到现在信心十足,连周铭都感慨,她做事的专业能力,已十分成熟像一位资深的律师,不提的话,没人相信她是新手。

苏曼汐笑,“都是肖主任还有周老师教我的。”

这话不假,有他们的指导,加上她足够努力,有耐心,善于思考,很多问题,走一步想五步,便不容易出错了。

目前的项目进展是目标公司胜普瑞智能各个分公司,按照之前的调查清单要求,提交相关资料,资料需要逐项进行核对。胜普瑞智能的分公司太多,周铭,嘉佳,还有另外三位律师分别去了不同的分公司驻场,埋头苦干半个月,完成三分之二。

肖主任的规划是等分公司的资料审查完,大家再回到胜普瑞智能的总部,集中火力完成总部资料的尽调工作。

周一,苏曼汐回律所汇报工作,肖主任听完之后吩咐道

“这周你要去一趟栖宁市。”

“栖宁?”

“对,胜普瑞智能的一家代工厂在栖宁市,涉及到一项土地问题还有员工股权的问题,需要你去核实给出法律意见。你是栖宁人,对当地比较熟悉,而且现在我们组能调派的也就你了。”

“行,我今天就出发。”

因为上次食品公司的项目,她已经回过一次栖宁,所以这次再回去已没有太多忐忑与不适。

到了栖宁,程晨来接机,程晨性格比较内敛,不似林之侽的开放,见到苏曼汐也只是笑笑,

“去我家住,房间已经给你收拾好了。”

“不用,我订了酒店。工作可能会比较忙,住家里不方便,替我跟叔叔阿姨问好啊。”

程晨知道她脾气,也不强求,一路把她送到酒店

“这次要待几天?”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