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南方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文章精选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

文章精选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

巳蛇林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江撤仓鹤是作者“巳蛇林”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啧啧,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还惧伯母。”江澈揶揄开口。前世,从被诬陷之后,他就一直想要为自己证明,还要和林羽斗争,不曾想这家伙除了爱战斗之外,还是孝敬之人。在两人谈话之际,四楼雅间,侍女正向床榻上妩媚动人的女子禀报。“修道亦修心,真没想到紫霄剑宗的后辈中还有这等有趣之人。”魅仙颜起身下床,露出洁白修长的玉腿,明明是很自然的走动,但却有种......

主角:江撤仓鹤   更新:2024-06-11 21:4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撤仓鹤的现代都市小说《文章精选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由网络作家“巳蛇林”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江撤仓鹤是作者“巳蛇林”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啧啧,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还惧伯母。”江澈揶揄开口。前世,从被诬陷之后,他就一直想要为自己证明,还要和林羽斗争,不曾想这家伙除了爱战斗之外,还是孝敬之人。在两人谈话之际,四楼雅间,侍女正向床榻上妩媚动人的女子禀报。“修道亦修心,真没想到紫霄剑宗的后辈中还有这等有趣之人。”魅仙颜起身下床,露出洁白修长的玉腿,明明是很自然的走动,但却有种......

《文章精选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精彩片段


“你就带我来这里?”

江撤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莺莺燕燕,神色古怪。

吴辰挤眉弄眼,眼神中带着几分戏谑“没来过吧,我告诉你这里好玩的可多了。”

江撤自年幼便被带回宗门,除了执行任务之外,都在白云峰照顾若思微,都没怎么出山,而且他为人清冷,更不会来这等烟花之地。

江撤无语“你小子准备让我出糗啊。”

“怎么样,敢进去吗?”吴辰挑眉,这家伙平日里温润如玉,他就是想看这家伙气急败坏的样子。

“切,这有什么不敢的。”

江撤轻笑一声,闲庭信步的走了进去,仿佛是常客,看得吴辰震惊不已。

若是没重生前,以他的性子若是得知吴辰带他此地的确会羞愧难当,甚至还会和吴辰大吵一架,不过嘛,现在的他可不同以往。

万花楼前,某妇人见江撤两人踏入万花楼,怀疑的揉了揉眼睛之后,便惊慌失措的小跑着离开。

走进万花楼,江撤扫视着周围喝着小酒,美人在怀的王孙贵胄,文人墨客,随即招了个侍女带他们上二楼,万花楼共有六层,上三层是雅间,就算是有钱也难以进入,虽说以江撤的背景,进入其中没有任何问题,但既然来了万花楼,他自然要看一场好戏。

找了个位置坐下后,江撤点了几个美娇娥,点了几盘小菜之后,这才笑呵呵的看向吴辰、

“你怎么……?”吴辰张大下巴,好久才憋出几个字。

这与他预想的不同啊,不说惊慌失措,但起码局促要有吧,可这家伙,似乎和回家一般。

江撤淡然一笑,轻轻抿了口酒“修道亦修心,纵使环境万般变化,我自归然不动,来这里算什么,就算是魔尊魅仙颜脱光,我也不会有丝毫动摇。”

魅仙颜,魔族万年天资最强的魔尊,三百年前,仅仅是三招便击败了老魔尊,登上魔尊之位,令她名扬四海的不仅仅是实力,更是她如同名字般的绝世容颜。

听到兄弟编排魔尊,吴辰吓了一跳,急忙上前让他闭嘴。

“你小子找死别带上我,魔尊可是连紫霄剑宗都不敢轻易得罪的存在,若是这番言论被那位知晓,就算有十条命都不够杀的。”

“哈哈,这有什么好怕的,我的可是事实。”江澈大笑。

妖魔两族本就不对付,前世林羽的妖身得妖族妖皇青睐,外加上他那难以捉摸得战力,魔族可谓水深火热,而他知晓林羽妖身的事情,便和妖族也不对付,魔尊想要将他拉拢到魔族。

用的方法,不正是美人计吗。

只可惜,上一世他的心全拴到了师尊,师姐,师妹三人身上,想要戳破林羽的阴谋,从未正眼瞧过魅仙颜,现在想来,倒是有点后悔。

吴辰可不敢继续在这个话题上讨论,连忙转头看向一楼翩翩起舞的歌姬。

“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带你来此地吗?”

江撤虽然明白这里即将会发生什么,不过还是装作不知情的摇头。

“这里即将举办一次诗词比赛,不少文人墨客都会来此地,咱俩虽说不通儒道,但文人写诗如出刀,我想来看看,这里是否有值得招揽的弟子。”

“呃呃,你脑子有病吧,儒家和剑宗修炼方式又不一样,擅长儒道并不一定就对剑道有天赋啊。”江撤像看白痴一样看这家伙。

“不是,我不是说为剑宗招揽,我是说为吴家看看,有没有可塑之才。”吴辰知道自己说错了,急忙解释道。

吴家嫡系虽说没有在朝堂,但还是有些弟子做官的,儒家以修身治国为己任,若是能招揽到几位不错的文人,对那些吴家还是有好处的。

听到这么说,江撤也明白了,吴家并不算多强,在大周若是没有文人相辅佐,很难成长,虽说吴家某位前辈在紫霞剑宗任职,但修仙宗门不得干预世家兴衰,王朝更替,就算能帮忙,作用也不大。

不过想到这家伙以前的性格,江撤又有些怀疑。

“呃呃,你不会是借着这个理由,伯母才同意你来这里的吧?”

这家伙就是战斗疯子,会为家族着想?

他可不信。

毕竟修炼之人,一人便可抵千年世家。

吴辰讪笑“幼时顽劣,若不说这个理由,等回去之后肯定会挨母亲揍的,记得啊,等会回去便是这个理由。”

“啧啧,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还惧伯母。”江澈揶揄开口。

前世,从被诬陷之后,他就一直想要为自己证明,还要和林羽斗争,不曾想这家伙除了爱战斗之外,还是孝敬之人。

在两人谈话之际,四楼雅间,侍女正向床榻上妩媚动人的女子禀报。

“修道亦修心,真没想到紫霄剑宗的后辈中还有这等有趣之人。”魅仙颜起身下床,露出洁白修长的玉腿,明明是很自然的走动,但却有种摄人心魄的美感,一旁的侍女都忍不住低头。

“尊主,要不要奴婢去教训此人。”

想到江撤所言,侍女都忍不住的愤怒,在她的眼中,尊主就是至高无上,不可亵渎的存在,但是江撤,一个小小的道宫修士,竟敢这般羞辱尊主。

魅仙颜走到桌前坐下,红唇微张,茶水顺着喉咙滑下,傲人的身姿前倾,呼之欲出的山峦让人移不开眼。

“毕竟是紫霄剑宗的得意门生,怎么能去教训呢。”

妩媚的笑容,再加上那心平气和的声音,侍女以为尊主打算就这样放过江撤,可接下来的话,却是让她心头一颤。

“宰了喂狗吧。”

“啊?”

侍女惊讶,意识到自己失礼,恐惧的点头退了下去。

“啊嘁~”

正在看美人跳舞的江撤,倏的打了个喷嚏,本能的让他警惕。

“他奶奶的,又是哪个老东西在惦记老子人头?”

“老z江,你这说什么胡话呢,你可是清月长老的徒弟,又没得罪人,谁那么不长眼惦记你人头啊。”

见江撤如此小心,一旁喝着美女斟酒的吴辰,鄙夷道。

“说不定是不适应这里的胭脂气味。”

江撤一怔,这才想起来这不是前世,前世他实力强劲任何环境都不能影响到他,绝对不可能打喷嚏,听这么一说,也觉得万花楼的气味有些呛人,又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

“走,找个雅间去,这味道我的确有些受不z了。”

“别了,诗词大会差不多要开始了,你再忍忍。”

江撤可不听,他立刻就问侍者还有没有空房间,很可惜,今日万花楼客满了,除了六楼还有一间空房,不过价格需千两白银,江撤只得讪讪坐回了原位。

他平日里除了修炼就是照顾那三个家伙,根本就没有钱两。

见江撤囊中羞涩,吴辰放肆嘲笑。


张师弟点头,走上前搀扶着江师兄,若思微这时也走上前来,想要搭把手,另一位师弟提前一步扶住了师兄另一只手手臂。

“这就不用麻烦若师妹了。”这名弟子冷言道。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江师兄在白云峰过着如同外门弟子一般生活,师兄可是被誉为宗门的未来啊,让他洗衣做饭,让他砍柴挑水,他们就想知道,白云峰是穷疯了吗,连个外门弟子都请不起。

天天如此,年年如是,真把师兄当作奴仆了?

他刚才算了一下,若真的如同江师兄所讲,他修炼可比他们足足少了三分之二。

若思微的手僵在了原地,整个人都显得不知所措,这难道有什么不可以吗,在她拜入师尊门下时,师尊就说过了二师兄心性温良,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他。

她不会洗衣服,师兄帮她洗,她没有钱,没有修炼资源,师兄都会将他的资源分一部分给他,而且师兄厨艺真的很不错,宗门食堂的餐食和师兄做的相比就像是猪食,她自然要缠着师兄给她做。

一直以来都是如此啊。

她觉得自己没错,自己是师妹,师兄照顾她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可是周围的冷眼,窃窃私语,让她感觉如坐针毡,浑身不自在。

江撤的离开并未让大殿里的氛围凝滞,相反讨论的更加热烈,有人好奇雷墨这么想找道侣,为什么追求的人都拒绝他。

知道内幕的修士喝着酒讲述,的确,雷墨不管是天赋还是容貌都是上乘,但奈何他追求的女修也不弱,古幽幽,冷心婵,南宫紫云,洛浅浅……

每个都是憋着气想要成仙的,怎么可能会同意,将心思放到儿女情长上。

听完雷墨追求的女子,众人只感觉汗颜,难怪都被拒绝了。

除了讨论雷墨,更多的都在江撤身上,他刚才可是抱怨了很多,似乎对宗门很是不满,在这种讨论之下,紫霞剑宗的弟子面色愈发难堪,可想要反驳也不知道该从何开口,只能保持沉默。

林羽低着头,难掩笑意,师兄啊师兄,这可是你自找的,让宗门染上污点,让师尊被世人讨论,甚至还可能被冠上枉为人师这种标签。

回去之后有你好受的。

号角绵长浑厚的声音在殿外响起,众人神色一愣,起身转头看向大殿玄关处,不多时,身材臃肿,身高两米的中年男子踏入,黑色的龙袍,如同雄狮般锐利的眼眸,让在场修士冷颤。

在他的身后,顾曦,顾承旭以及众多皇子紧紧跟在中年男子身后,随着中年男子坐上龙椅,他们这才回神。

“参见大周皇帝陛下。”

这真的是大周皇帝?

不是说他荒淫无度,暴虐无道,痴迷长生吗?可这锐利的眼神是怎么回事,他们竟然都不敢与其对视。

看着熟悉的陛下,右丞相秦啸泪流满面,他似乎看到曾经那挥斥方遒,励志一统天下的少年。

顾龙城轻笑的看了眼曾经的兄弟“怎么 ,爱卿都认识朕了?”

秦啸上前一步,朝着陛下行礼。

“陛下,胖了。”

这一声‘胖了’,蕴含了秦啸不知多少年的等待,他终于看到当年愿意为之辅佐的少年。

“哈哈哈,朕虽老矣,但亦可征战天下。”顾龙城挥袖,帝王威压弥漫,瞬间压得在场修士喘不过气。

“顾承旭。”

“儿臣在。”顾承旭身着冰冷甲胄,双手抱拳,单膝跪向他钦佩的父皇,此刻,他眼眸没有争夺皇位的谋算,只有身为儿臣,身为将军的战意。

小说《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可林羽并不知道这个情况,在早膳之后便急匆匆的离开了燕王府。”

江撤愣了一下,转头看向张师弟“去将师弟叫回来。”

吩咐完,江澈这才看向顾曦笑道。

“公主殿下,紫霄剑宗弟子做不出这等腌臜之事,若是你猜错了,还请向我师弟道歉。”

“这是自然。”

顾曦答应的很痛快,她有十成把握对张管家出手的人是林羽,那家伙既然暗自修炼了儒道,不可能不明白那些书籍的重要性。

在江撤和顾曦聊天时,张师弟走出亭阁,用令牌联系林羽,可发出的消息确是石沉大海,这顿时让他有些着急,朝着江师兄使了个眼神之后,便快速离开了此地,找到了吴师兄。



她想不明白,以小澈的性子若是被诬陷肯定誓死不认,为何会在执法堂时突然就认下,还希望将他废除修为,逐出宗门。

凡人有什么好的,生老病死,柴米油盐,苛捐杂税,这些看不上的东西,对于他们而言可谓重担。

她也想不明白,为何小澈不肯原谅她。

她承认自己这次错了,差点害了小澈,可谁都会犯错,十几年的教养之恩,就因为一次错误,就全盘否认吗?

甚至……

连一具木偶都不愿意和她扯上关系。

清月白皙的脸此刻有着淡淡的红晕,月光洒落,醉意朦胧的双眸多了几分清明。

小澈真的在宴会上醉了吗?

若是没看到他的离开,或许真的以为是这样,但现在她知道了。

宴会上的言论一旦传出去,宗门或许不会怎样,但她和几个徒弟,一定会被诟病,不管之前小澈是不是真心对她们好,还是被压榨,世人都只会知道,他在白云峰过的很不开心。

虽然不能解除师徒关系,但离开白云峰,没人会阻止,也不能阻止。

这只是一具木偶,一具木偶啊。

小澈到底恨他们到了什么程度,竟然连木偶,连代替他的玩具都不想和他们有任何瓜葛。

清月愣愣的看着‘江撤’,寒露结霜,在温热的手臂滑落,让一位生死境强者感到刺骨寒冷。

‘江撤’从熟睡中醒来,早晨的微风带着几分寒意,紧了紧被褥,似有察觉,猛然起身,警惕看向窗户的位置。

屋外树荫摇曳,窗前清月将手搭在桌案上幽幽的看向自己,看着师尊出现,‘江撤’波澜不惊道。

“师尊,您怎么在这里?”

好像,不能说像,简直是一模一样,看着没有任何破绽的‘江撤’,清月心中苦笑,起身走出了屋子。

“今天是无涯书院开启的日子,早点做准备吧。”

……

“师尊,就回去了?”刚起床还想找师尊的若思微听到管家的话,怀疑的又多问了几遍。

这不可能啊,师尊很宠她的,来了一天没跟她说话就离开,这在以前可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小说《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中的人物设定很饱满,每一位人物都有自己出现的价值,推动了情节的发展,同时引出了佚名的故事,看点十足。《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这本连载中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穿越、玄幻、架空、佚名穿越、玄幻、架空、小说目前更新到了最新章节第226章 你就没什么想问的吗?,已经写了488397字,喜欢看穿越、玄幻、架空、 而且是穿越、玄幻、架空、大佬小说的书友可以试试。

书友评价

最后居然还会被所谓的天道牵着走[尬笑]

典型的前世遇渣男重生找接盘[吐]

从第一次杀林羽后,又通宵看完全部 只能说逻辑和立意有所回暖,对三女的反应和处理还行,不算之前那么窝 看作者后续怎么圆,和写个有创意的结局 (ps:男主烂好人、女人被上哥们就读个小说一笑就过去了,但是前白月光坟前开炮有点触犯恶心底线了,总有种作者单纯想火故意搞这种,小心别没🔥把自己玩没了,看看现在的评分就是后果)

热门章节

第74章 这就结束了?

第75章 恭喜加入大周

第76章 一年时间

第77章 林羽,勾结妖族?

第78章 审判

作品试读


林羽一怔,心里陡然燃起一团怒火。

这家伙永远都在教训他,不就是天赋好一点吗,不就是入门早一点吗,有什么资格教训。

压下心中的愤怒,笑道。

“师兄说笑了,大师姐不是喜欢看书吗,我就想着去买几本给师姐看看,我连剑都练不好,怎么可能会去修儒道。”

顾曦疑惑“可你体内有才气啊,虽说不过童生,但也应该耗费了不少时间吧。”

她现在还记得万花楼的事情,而且刚才书中有一页被撕掉了。

既然江撤想要规劝他师弟,她自然要帮一帮。

儒道入门需要饱读诗书,虽说是童生,但几年时间还是要的,练剑就练剑,学文就学文,只有专一,才能有所建树。

“啧啧啧,难怪剑术这么差。”吴辰戏谑开口。

“吴师兄,你什么意思?”若思微像护犊子似的恶狠狠道。

“小师弟才入门不到一年,而且已经突破到灵海境,他可从来没有懈怠,比我都厉害。”

师兄平日里对于修炼严格,就算是很疼她,也不允许在修炼上有所懈怠,他说师弟她没意见,但吴辰算什么东西。

“啊对对对,无数资源砸下去,灵海二境,林师弟果然天资卓越。”

吴辰讥讽道。

就林羽那些资源,他不清楚?

放到江撤手里,不在乎根基的,不说半年,一个月就能突破到道宫,就算是稳打稳扎,修炼速度也是林羽的数十倍。

还有你若思微算个什么玩意,江澈七成的修炼资源都给你了,才灵海巅峰,狗来都摇头。

想到前些天老z江失踪,若思微还高高兴兴的陪着林羽逛街,此时的吴辰对她一点好感也没有了。

“你……”

若思微被怼得哑口无言,只能可怜兮兮的看向师兄。

“师兄~”

师弟天赋本来就差,若非没有那些灵药改善天赋,疏通经脉,连灵海境都未必能突破,可这是白云峰的事情,关他吴辰什么事情。

软糯的声音并未让江撤多看一眼。

有事可怜兮兮,无事踹一边,上辈子不可少。

“老吴,师弟从未懈怠修炼,影响宗门团结的话以后不要随便说了。”

虽说想要无视若思微,但林羽这记仇的性子不帮他说几句,说不定等自己离开宗门后,还会算账。

而且,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不是吗。

若思微欣喜,果然,师兄还是偏向她的,虽说不同于之前那般,但这也是好的开始。

吴辰也没想到老z江竟然还帮这两人说话,虽有气,却懒得再说了。

早膳很快便结束了,不得不说,燕王府的伙食的确不错,每个紫霄剑宗的弟子最起码干了四碗白粥,还有不少食物。

一行人在燕王府后院漫步消食,回味着早膳。

“哎,要是宗门的食堂饭菜的味道有着十分之一,我们也不用厚着脸来燕王府啊,这搞得我们像是没见过世面似的。”张师弟托着撑爆的肚子慢悠悠道。

“味道的确不错,不过和老z江弄得还是差点意思。”吴辰以前和江撤一起执行过任务,好几次陷入困境,饥肠辘辘的时候,江撤总会弄出些吃的,来安慰师弟们。

“夸张了啊。”

“虽说我厨艺不错,但和御厨比起来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人还是要有自知之明的,虽说在宗门里他的厨艺算得上顶尖,但就是刚才那几碗粥,就不是他能比的。

“可我也觉得师兄的厨艺不错啊。”一些吃过师兄美食的弟子笑道。

小说《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江撤走进大厅,扫视着周围文人墨客,心中冷笑,这些人又怎能比得过华夏千年底蕴,今日我就让你们知道何谓文圣。

偏僻角落,一位面若玉冠的公子见江撤出现,顿时起了攀谈的心思。

她叫顾曦,是大周六公主,本是父皇最宠爱的公主,自幼饱读诗书,习得四书五经,自从父皇痴迷后宫,追求长生之道后,她的地位一落千丈,曾经关系亲密的诸位哥哥,为了争夺皇位竟然想要将她下嫁于北齐。

她对于皇位并没有什么想法,对于嫁人其实也不抗拒,但怎么说她也是大周公主,竟然要他嫁给那七老八十的北齐皇帝。

她怎么可能愿意,可父皇昏庸,圣旨都已经拟好,只差下诏了,她必须要要想尽办法自救。

而唯一能自救的方法便是在无涯书院开启之日,获得儒道大能认可,可她一介女子,纵使自认文韬武略,诗词歌赋不输于任何人,然儒道书院却只允男子入内。

要想自救,就必须要从这些文人中,寻找盟友,而刚才出现的江撤是她在这里坐了三个时辰,觉得最有期望之人。

他的眼神中,有蔑视,有不将任何文人放在眼中的轻狂,这类人要么是自大,要么有着绝对自信。

可对方是修士,而且还是灵海境修士,作为修士,更能知道人狂易死的道理,既然如此自信,那也就是说诗词是他的领域。

顾曦走上前笑道“这位公子,还请这边一叙。”

顾曦虽是女扮男装,走动的身姿中带着女儿家的轻柔,但脸上有细微的胡渣,江撤暂未认出是女子,只是认为这人修炼的功法可能有些特别。

“那是江撤?”二楼的吴辰认出了跟在顾曦身后的男子,有些好奇的看向老z江。

“他怎么来皇城了,而且还会作诗?”

修士虽说识得几个大字,但主要还是放在修炼上,和这些文人墨客相比,在学识方面相差甚远。

对于江撤来皇城江澈早就猜到了,无涯书院开启,就算任务名单中没有他,但这等扬名立万的机会,他怎会错过。

江澈轻笑“他的确会,而且造诣还不低。”

真的会吗?

呵呵,若非有那个所谓华夏底蕴,就他能写出‘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这种志向高远的诗词?

就凭他,能写出‘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这种热血豪迈诗词?

想到那些诗词,江撤就有些心驰神往,虽然恨江撤,但那些诗无一不是大儒之作,若是可以,他挺愿意拜访这些前辈的。

[宿主,我这里有华夏诗词全集,只需要一百点天命值】

察觉出宿主心思,系统急忙开口。

江撤有些心动“我有多少天命值?”

【一百点天命值】

【一百点买了绝对不亏,你想想前世所听过的诗词,随便拿出一首就足以吊打】

【一百点天命值足以让江撤在大周的布局瘫痪,怎么样,是不是很划算。】

“换了”

江撤并不在意江撤,他在意的是那些诗词,他想看看,那所谓华夏到底有多强,上一世,江撤作诗不过千首,便被誉为万古文圣。

说实话,就算是他也不觉得夸张,那些诗词不管哪首都足以流芳百世。

听到这句话,系统那叫一个激动,立刻就将华夏各代诗词典籍一股脑的全部扔给了兑换出来。

其实这些诗词的价值远远超过一百天命值,不,应该说一首诗就不止一百天命值,但若是不压低价格,以宿主的性子怕是绝对不会兑换。

整理完脑海中的诗词,江撤只感觉心情很复杂。

“章服之美谓之华,礼仪之大谓之夏。”

“这便是华夏吗?”

江撤低眉,看向楼下的江撤充满了羡慕,此刻他有些想要杀了这个小师弟,既来自华夏,所作所为却让人难以恭维。

“老z江,你在想啥呢?”见江撤一直盯着江撤失神,吴辰轻笑道。

“不会是嫉妒吧。”

“这有什么好嫉妒的,你可是被誉为最有可能成仙的人,这小子修炼天赋不咋地,若非运气好,根本不可能拜入清月长老门下,若是又修儒道,将来怕是连寻常修士都比不了。”

说起这个,吴辰又忍不住劝诫“你还是好好劝诫那小子吧,儒道重在养浩然之气,这需要很长时间。”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江澈轻笑“他可不需要养浩然之气。”

虽说人不行,但那些诗牛掰啊,就凭儒道福泽还有各种机缘,硬生生的将他堆到了半步文圣。

“啊?”

吴辰有些懵了,不需要养气,这还是修炼儒道吗?

洛行云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要了点笔墨纸砚,静待宴会开始,他有些好奇,若是江撤知道看到了那些诗词的原著者名,他会有何想法。

“林兄弟看来对此次宴会有着绝对自信啊?”顾曦声音清冷,带着几分柔和,让江撤有些失神。

艹,这家伙身上怎么会有女子幽香,可不管怎么看这人都是男的啊,难不成自己还有隐藏属性,好男风?

摒弃心中杂乱想法,江撤喝了口茶,移开了视线。

“咳咳,赢过他们不是问题。”

见江撤悄悄左移,顾曦眉宇含笑,这公子看来是误会什么了“这次诗词宴会可是由燕王举办,他的幕僚中可有好几位大学士”

“除了燕王幕僚之外,知山书院也来了许多文人,公子就如此自信?”

哼,一群垃圾,也配和华夏千年底蕴相提并论,江撤在心中冷笑,言语中也丝毫不谦虚。

“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顾曦感觉心头一颤,忍不住喝彩道,眸光闪烁“没想到公子居然能出口成章”

“不知公子可否补充全文。”她想知道这首诗是不是江撤所作。

坐在旁边的文人也是纷纷附和,同时也忍不住的议论。

“这句应是点金之句,虽有些女儿家了不过就凭此句,也足以流芳百世,公子不妨补充全诗。

小说《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江澈吃痛,虽没有跪下,但还是不情不愿的行礼“晚辈林叶,拜见前辈。”

马车内,魅仙颜美眸闪烁,眼中的好奇更盛,清清刚才那一击足以让灵台境跪下,但这小子却只是有些疼。

看来体魄比她想的还要强啊。

“进来吧。”

门帘随风而起,飘在了半空,南清清起身跳上马车,转头看向江澈“等会若是敢对尊主不敬,剜了你眼珠子。”

切,说的谁稀罕看似的。

江澈暗自腹诽,跳上马车走了进去。

马车内的空间比他想的要大上许多,但是个密闭的空间,淡淡的幽香弥漫,萦绕在鼻尖。

这香味不同万花楼胭脂水粉令人的刺鼻,相反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循着香味的来源看去,古朴的香炉引入眼帘,袅袅青烟升起。

啧啧啧,用清心莲制香,不愧是魔尊。

不过这香炉中似乎有什么好玩意。

收敛心神,江澈低着头“前辈,我就是个散修,平日里就是帮凡人解决些琐事,从未干过伤天害理的事情,要不您还是放我离开吧。”

南清清对江澈低着头的行为很满意,以为这家伙是在畏惧尊主,可尊主的话却是让她一愣。

“你不怕我。”魅仙颜红唇微张,语气带着笃定。

“你的心很平静,并没有低阶修士遇到强者的敬畏,你的肉身灵魂很强,比之道宫境也不差,还有,虽说你修炼的功法很杂,但似乎是有意为之。”

江澈心下一惊,眼中露出恐惧的神色,魅仙颜接下来的话让他更加恐惧。

“散修通常来说是天资不好,难以拜入宗门的人,他们对强者有着天然敬畏,也不敢轻易得罪任何人。”

“为了抓住机会得到完善的修炼体系,得到更多的资源,阿谀奉承是常态。”

“这位小公子,不知可否告诉奴家,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魅仙颜交叠的双腿放下,身子微微前倾,灼热的呼吸贴近江澈,眼神中带着几分玩味。

雪白的肌肤在眼前晃荡,江澈的心止不住的跳动,灼热感在下腹蔓延,眼神也开始迷离,原本还恐惧的内心,在看到这美景时,内心止不住的颤抖,心里的想法全盘托出。

“我以前是道宫巅峰修士,为了争夺宝物,杀了焚炎谷的弟子,怕被寻仇,这才改修功法。”

魅仙颜依旧端坐,而江澈一脸痴迷的将自己以前的经历,来皇城的原因,心底所有的秘密都没有丝毫隐瞒的说了出来。

南清清崇拜的看向尊主,果然,没有任何人能在逃过得了尊主的魅术。

当江澈反应过来,想到刚才说的,惊恐的瘫软在地“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魅仙颜摆弄着垂下的青丝“既然你打算找个地方躲起来修炼,不如就跟着我吧,我还可以指导指导。”

想到自己所说的,江澈知道自己逃不了,绝望的点头,南清清见状便让江澈出去赶马车。

江澈退出去后,南清清才不解道“尊主,我们这次可是在人族领地,一直带着他恐怕不安全吧。”

“现在我们还没有暴露魔族的身份,若是暴露了,恐怕……”

通过刚才的话,她也明白了江澈的性格,小毛病不少,但在大义上绝对向着人族。

“无碍。”魅仙颜笑道。

即使暴露了又如何,人族又有几人能杀她,就算能杀,代价也不是他们能承受的。

比起这些,林叶更值得她研究。

小说《玄幻:我避开纠纷后世人求我庇护》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王爷,是老奴失职,还请责罚。”

张管事买书的事情没有人知道,而且在外人眼中也就是普通的几本书,知道内情的不多。

近百本,若是没有纳戒怎么可能拿走,而除了江撤之外,其他弟子一直都在他们的视线下。

除了江撤,他还真想不到是谁。

‘砰’的一声,顾承旭狠狠拍向石桌,杀意凛然道。

“好大的胆子,就算他是紫霄剑宗弟子又如何,当街行凶,按大周律法可是要处以极刑。”

“三哥,别冲动,咱们不是还留有一套古诗词,你首要任务是获取其中的第一缕才气,现在生气,得不偿失。”

“我去江公子那里,找他质问,这样也好给你争取时间。”

顾承旭回神,明白六妹说的对,立刻在张管事的带领下离开。

待到三哥离开,顾曦整理了一下长裙,便朝着江撤等人的方向走去。

而江撤这边,虽说燕王府风景不错,但走得也有些累,就找到了亭子坐下,见到顾曦朝他们走来,纷纷戏谑的看向江撤。

“江师兄,公主殿下好像是来找你的。”

“把‘好像’连个字去掉,刚才吃饭的时候公主似乎就对师兄感兴趣了,联想燕王殿下的邀请,嘻嘻~”

看着走来的顾曦,若思微将红了眼擦干,装作无视发生,上前道。

“公主殿下,你来这里干什么?”

即使师兄现在厌恶他,但他喜欢的人是大师姐,而且两情相悦,他绝对要保护好二师兄,绝对不能让第三者插足。

顾曦冷笑“这是我三哥家,我去哪儿关你什么事,信不信我让那你滚。”

若思微本来就心情不好,被这么一呛,顿时也来脾气。

“我来这里是给你面子……”

“若思微,我怎么教你的,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万事以和为贵,不说话可以闭嘴。”

江撤冷冷的开口,他们是客,什么时候客人还敢威胁主家了。

其他弟子惊讶师兄的不留情面,看向若思微的眼神也多了同情,以前若师妹就喜欢以势压人,在宗门里,仗着清月长老z江师兄,大错不犯,小错不断,在外面,也经常以紫霄剑宗亲传自称,若非江师兄一直善后,谁愿意给她面子。

若思微不可置信看向师兄,见他神色冰冷,似乎再看一个陌生人,尤其是看到顾曦高傲的像只孔雀时,眼泪再也抑制不住掉了下来,跑了出去。

“老z江……”

虽说他不喜若思微,但毕竟清月长老的徒弟。

江撤沉思“你去看看,不用管她,别让她犯错就行。

“公主殿下,不知您找我所为何事?”

邀请顾曦坐下之后,虽说已经猜到了原因,不过江撤还是故作不解的问道。

谈起正事,顾曦也是严肃起来。

“张管家在买书回来的路上遇袭了,而且歹人的目的也只是为了江公子所说的那几本书。”

“书中的诗词都可以说是无主之物,谁先用才气催动诗词的主人便是谁。”

“而关于那些书,似乎只有我们几个知道吧。”

江澈轻笑“所以,你是在怀疑是我,还是我的这些师弟出手?”

顾曦急忙摆手“本宫自然不是在怀疑公子,公子心胸旷阔,若你对这些书感兴趣,就不会赠予我了,可您的师弟……”

说着,顾曦还瞥了眼站着了数十位紫霄剑宗弟子。

“公主不妨直说,你这样倒显得我有些心虚了。”江澈义正言辞道。

见江撤如此,顾曦也只好拿出了今早看的那本书,翻开道“公子将这一页撕碎想要保全您师弟名声,我猜测文华书斋中拥有那首诗的词集,也被公子也撕碎了吧。”


“你知不知道,你这一失踪,可是让我差点翻遍了皇城。”

姚姝姝没有说话,只是可怜兮兮的看向南宫紫云,本来还憋着一肚子火的南宫紫云见此想骂的话顿时也说不出口,只能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走吧,我的小祖宗,天气这么冷,感冒就不好了。”

“嘻嘻,还是紫云姐好。”姚姝姝立刻挽住南宫紫云的手臂,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

“对了,紫云姐,刚才见到江师兄了,他变化好大了,居然会拿婚事开玩笑了。”

“不会吧,那家伙可是喜欢冷心婵喜欢的很,别说和女修开玩笑了,就连靠近她三尺内女修都少得可怜。”

“真的,而且刚才他居然还像个登徒子似的打量我,若不是知道他的为人,哼~本公主非要把他眼珠子抠出来。”

此刻姚姝姝就像小女孩似的,说个不停,天真烂漫。

他俩并没有注意到,在他们打闹之时,江撤不知何时又出现在了拐角处,一脸便秘。

“这姚姝姝还真是个怪物,他就是开个玩笑而已,这也要查他?”

“难怪只有南宫紫云一个朋友,还有之后的计划……”

避开,必须要避开她。

在接下的这些天,江撤难得的休息了几天,而关于他失踪时燕王为何没有派兵寻找在宴会结束后,吴辰也给他答案。

不是林羽做的,而是这段时间皇城人多眼杂,出现了多起以武犯禁的案子,若是没有禁军,恐会出现乱子。

得知这一点时,江撤虽有意外,不过想想却也觉得合理,修士在凡人面前本身就有优越感,虽说杀不得,但给凡人点颜色,却很常见。

“老z江,咱们该出发了。”砰砰的敲门声响起,吴辰大声喊道。

“知道了。”

坐在屋内冥思的江撤起身,整理一番之后便打开了房门,此刻,所有弟子都已经准备妥当,穿上了紫霄剑宗内门弟子的服饰。

“咱们就是去走个过程,不至于这么着急吧?”

宗门给他们的任务就是来恭喜无涯书院开启,顺便送上点贺礼而已,至于说闯关无涯书院,宗门也并没有要求啊。

“今日大周皇帝大摆筵席,招呼我们这些修士,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别磨叽了,快点走吧。”吴辰推囊道。

虽说以紫霄剑宗的实力就算不去,世人也不敢说什么,但目空一切,藐视人族帝王,还是容易被编排,而且吴家还在大周呢,他可不想家族以后被穿小鞋。

江撤笑了笑,也猜到吴辰为何来得这么早,修士闭关短则三五年,长则几十年上百年,这家伙是怕以后不容易回来,吴家被针对啊。

今日,整个皇城显得无比热闹,张灯结彩,百姓欢愉,都在提前庆祝无涯书院的开启。

无涯书院十年一开,而后大周三年便会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对于他们这些平民就是天大的喜事。

一路上,江撤也被这些笑容所感染“你说百姓一直这样笑着该多好。”

“不可能的事情。”吴辰淡淡摇头。

他不是没去执行过任务,妖族肆虐,边疆战事不断,还有魔修作祟,若非这里是皇城,怎么可能看到国泰民安。

“这倒也是。”江澈回过神来,心中暗暗苦笑,前世一直都在阻止林羽,一直都在保护人族,就算被诬陷,被无数人唾骂也丝毫不曾改变初心,但到头来,文人要杀他,凡人要杀他,妖魔同样要将他除之而后快,没想到他重来一世居然还会被这些凡人所影响。


敕牒就像是宗门的身份令牌,若是没有它,就证明是不被这个国家认可,很有可能是魔修,任何城池都不允许进入。

南清清好奇“你不会没有吧?”

江澈虽然化名林叶,但敕牒这玩意他还没有去弄,被这么一问,略显尴尬道。

“我还在被焚炎谷追杀呢,敕牒上有我的名字身份,若是用敕牒,很容易就被发现。”

南清清恍然,她就说嘛,他们魔族之人都知道出门在外敕牒是必备的,常年居住在大周的修士居然会没有。

可没有敕牒,林叶不能进去这又有些让人头疼。

这时,沉默良久的魅仙颜开口道。

“我传你掩息之法,重新弄一枚敕牒吧。”

传授掩息之法后,魅仙颜两人便率先进入了北业城,虽然江澈很想趁机溜走,但魅仙颜想要找到他并不难,又换了一副容貌之后,江澈利用掩息之法将自身的气息改变,这才朝着城门走去。

守城士兵走过来让江澈出示通关令牌,江澈解释自己是散修,如今是第一次入世,当听到江澈是修士时,士兵的眼神中多了几分尊敬。

“您等一下,我需要去禀报长官。”

江澈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很快便那名士兵便带着位青年走了过来,青年穿着华服,眼神凌厉,带着若有若无的杀意,应该是久经沙场的将军。

“你什么修为?”青年打量江澈后,随即问道。

“林叶,灵海境巅峰。”

随后青年又问了些问题,江澈都本本分分的作答,没有因为自己是修士对凡人丝毫高傲的态度,让青年有些好感。

“跟我走吧,北业城正好可以为你制作敕牒。”青年冰冷的语气缓和许多,带着江澈朝着城内走去。

北业城比江澈想象的还要繁华,络绎不绝的人流,各种餐馆商铺也是层出不穷,江澈走在街道上,忍不住打量四周,甚至还看到些看到长相怪异。

“陈将军,这城中似乎有不少外乡人。”

陈言之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解释道“北业城处于三国的交界处,虽说位于大周境内,由于商业发达,来此发展百姓也是不计其数。”

“至于你看到的那些蓝发碧眼之人,都是半妖。”

大周境内不是没有妖,但只要不作恶不杀人,也没人会管,妖族到了道宫境可以短暂化作人形,而修为提升至渡厄之后便可与人交合诞下子嗣。

半妖体内拥有两股血脉,一旦修炼体内两股血脉便会发生冲突爆体而亡,而这独特的外表也遭人族嫌弃。

北业城重视经济,只要能对发展做出贡献,那些商人并不在意外表,再加之这里规矩森严,欺辱半妖的事情也比较少,所以很多半妖都会搬来这里、

江澈了然,随后又问了不少关于北业城的事情,陈言之也会一一作答,谈话之间,两人便来到镇魔司。

镇魔司分布人族各地,是大周镇压邪魔的机构,入职镇魔司者只要有修为都可以,在这里你可以赚取所需要一切修炼资源。

当然,前提是你得有实力。

走进镇魔司,在陈言之的带领下,两人来到一块铜镜前。

“站在镜前,调动自身灵力。”

说完,陈言之侧开身子,走到铜镜旁边,铜镜有很多名字,比如照妖镜,罪孽镜,只要站在镜子前面,即使再强的妖在镜子面前都无可遁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