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南方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爱有深浅全本小说推荐

爱有深浅全本小说推荐

山谷君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爱有深浅》,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舒听澜卓禹安,也是实力派作者“山谷君”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卓禹安吧不适合你,适合你的人呢,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你?”舒听澜开玩笑。“滚,姐姐只喜欢男人。我说的是周律师,你的周老师,我看他最近表现不错,对你很照顾。”“周老师啊?”经她提醒,舒听澜倒是真的很认真地考虑周铭这个人。不可否认,周铭很优秀,表面虽然风流倜傥,花花公子哥一个,但以舒听澜对他的了解,这人很自律也很谨慎,不见他乱来。......

主角:舒听澜卓禹安   更新:2024-06-14 07:0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舒听澜卓禹安的现代都市小说《爱有深浅全本小说推荐》,由网络作家“山谷君”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爱有深浅》,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舒听澜卓禹安,也是实力派作者“山谷君”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卓禹安吧不适合你,适合你的人呢,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你?”舒听澜开玩笑。“滚,姐姐只喜欢男人。我说的是周律师,你的周老师,我看他最近表现不错,对你很照顾。”“周老师啊?”经她提醒,舒听澜倒是真的很认真地考虑周铭这个人。不可否认,周铭很优秀,表面虽然风流倜傥,花花公子哥一个,但以舒听澜对他的了解,这人很自律也很谨慎,不见他乱来。......

《爱有深浅全本小说推荐》精彩片段


“我倒是希望被唠叨,被催婚也没关系,如果妈妈想的话,我就找个人嫁。”找个简简单单的人家。


林之侽开着车上了主路,说道:

“卓禹安吧不适合你,适合你的人呢,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你?”舒听澜开玩笑。

“滚,姐姐只喜欢男人。我说的是周律师,你的周老师,我看他最近表现不错,对你很照顾。”

“周老师啊?”经她提醒,舒听澜倒是真的很认真地考虑周铭这个人。不可否认,周铭很优秀,表面虽然风流倜傥,花花公子哥一个,但以舒听澜对他的了解,这人很自律也很谨慎,不见他乱来。

并且,他知道她妈妈住院的事情,前阵子,她要找医院,每天抽空外出,都是经由他的批准,很是关切,并无嫌弃之意。

“对啊,他跟你都是律师,有共同语言,也更能理解彼此。长得呢,虽不如卓禹安,但也是你们宏正律所的所草吧?勉强也配得上你。”林之侽一边开车,一边很认真帮舒听澜分析。

舒听澜笑

:“算了,我不搞办公室恋情,万一没成,连工作都丢了,得不偿失。”舒听澜也很现实。

“借口,你啊,是被卓禹安祸害了,睡过卓禹安这样的,很难将就别的男人。”侽言侽语又出现了。

“你能闭嘴吗?”舒听澜骂。

“我就是让你清醒一点,卓禹安不适合你,别想了。”林之侽怎么会不知道舒听澜心里的真实感受?舒听澜在感情上一向缺根筋儿,能对卓禹安敞开心,必然是真的动心了。她这样的人,一旦动心,就很难收回。

表面什么都不肯说,在夜深人静时,不知多难过呢。可,卓禹安真的不适合舒听澜,抛开温简不说,他的家境就不允许他娶舒听澜。

要忘记一段感情,除了靠时间,还有一个更好的方式,那就是开启一段新的感情,而周铭便是最佳人选。

“我知道。”舒听澜不否认林之侽说得,卓禹安确实不适合她。

“可怜的小舒舒。”林之侽已打定主意,要帮舒听澜与周铭。她就是热心于这样的事情,谁对舒听澜好,她就帮谁,毫无立场可言。

舒听澜对林之侽也是服气,执行力超强,每天帮舒听澜找各种机会接近周铭。周铭家与舒听澜家在同一个方向,之前周铭就提过接送她上下班,反正顺路。舒听澜一直拒绝,但林之侽倒好,直接替她做了决定,早晚都让周铭接送。

舒听澜生气:“我真的不想谈感情的事,你要是觉得周老师好,你自己跟他谈。”

“总要给对方机会吧,也是给自己机会,实在不行,到时候做回同事呗。”

本就与周铭在做同一个项目,现在又每天上下班,每天一起吃饭,形影不离,加上林之侽的推波助澜,这下好了,整个卓远科技的人都知道,她跟周铭在谈恋爱了。

她跟周铭道歉:“周老师,不好意思,林之侽就爱乱点鸳鸯谱。”

周铭:“听澜,其实你知道的,我很喜欢你。如果可以,我们可以正式交往试试。我这人可能没有优点,甚至缺点一箩筐,但是经济尚可,至少能保证你衣食无忧,我也会努力对你好,对你母亲好。”

周铭想,他这次真的陷进去了。最早时,他会权衡利弊,权衡势均力敌的另一半,观察了很久才决定追舒听澜。

可随着两人的相处,所有的设定好的条件都不重要了,甚至他愿意为了她照顾她的母亲。



季忱骁后面还有一个独家采访,不过有王岩的陪同,所以技术相关的问题都由王岩回答,他只负责讲卓远科技今后发展的方向,都是官方语言,不太走心。中间的间隙,给楚芸宁发了一条微信,


“等我十分五分钟,采访结束后,一起回公司。”

“不用了,我今天要跟肖主任周老师回律所。负责胜普瑞尽调的同事今天都回所里,要开会。”

“好,那晚上见。”

同行前往车库的林之侽看到她微信,一把抢过来回复

“卓总,我是林之侽,那我坐你车回卓远吧,我在你车旁等你。”

打完字,把手机塞回楚芸宁手中,

“你跟肖主任走吧,我去等卓总。”

林之侽风风火火,没等楚芸宁回应,人已走没影了。她今天看到网上对季忱骁身份的起底有些忐忑,倘若他真是京城卓家的人,楚芸宁必须远离他。

过了十分钟,季忱骁与王岩终于出现到车库。

王岩见到林之侽时有些诧异,想起公司传的绯闻,都传到美国总部了,看来确实不是空穴来风。不过都是成年人,他表示理解,打了声招呼,便走向自己的车开走了。

林之侽很自觉坐到季忱骁的副驾驶座上,季忱骁也没说什么,开车出了地库。林之侽不拐弯抹角,直接把在网上搜的京城卓家的相关新闻以及人物介绍发给他看。

“你们什么关系?”

“我爷爷。”出乎意料,他完全没避讳。

“听澜知道吗?”林之侽惊愕之余,只关注这一点。

“她是否知道有关系吗?我爷爷是我爷爷,我父亲是我父亲,我是我。”

“如果没关系,你何必隐瞒?”

“没有隐瞒,只是也没有必要特意提,我们的关系还没到这一步。”他走到今天,从来不靠家里一丝一毫,所以当年才会在海外注册公司,等稳定了再打回国内。回国后,媒体采访问他的家庭时,他也只是简单地一笔带过,避免过度关注。他辛苦打拼下来的事业绝对不想沾染上任何政治色彩。

外人觉得京城卓家代表的是权贵,于他而言,不过是普通家庭,只是父母爷爷强势一些罢了。他并未隐瞒过楚芸宁,只是她没问过,他便也没有主动提。

“渣男。”林之侽一口浊气堵在胸口,什么叫关系还没到这一步?他的意思是与楚芸宁没关系,楚芸宁还不够资格知道他家的背景呗?

林之侽一直奉行的就是游戏人间的态度,只要不违法,不违背道德,自己开心就好。尤其男女之间更不必非要立个贞节牌坊,或者海誓山盟要天长地久的,没必要,及时行乐最重要。

但,有些人碰不得,例如眼前的季忱骁,有那样的家世背景,即便是只当朋友,楚芸宁也不合适。

车到了卓远科技,两人回办公室时,林之侽难得正经说道

“卓总,我觉得你跟楚芸宁不合适,还是别去招惹她了吧,对你们来说,都是及时止损。”说完便走了。

林之侽作为一个情感网红博主,看多太多狗血淋漓的私信诉苦,上千甚至上万个样本分析,使得她能很快预见一段感情的利弊以及发展走向,她这些话是真心的,出于对好友楚芸宁的保护。

季忱骁脸色不好看,快步走到她的前面拦下她,

“这是我与楚芸宁的事,我会处理好,你不要插手。”季忱骁知道林之侽对于楚芸宁的意义,所以他不得不正视林之侽的意见。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在飞机上时,肖主任已大致概括了一下项目的进展,这次的工作主要由她跟嘉佳负责,而肖主任则作为后方支持以及最后审核工作。寓意很明确,这次放手让她们做,各凭本事,公平竞争。

下了车入住酒店时,嘉佳挽着谢锦澜的胳膊,笑嘻嘻地说:

“听澜是栖宁人,对这里一定比我熟,那这几天,我们的饮食还有交通安排就麻烦你负责了。”

“好。”谢锦澜应下这份差事。心里又怎会不懂嘉佳是给她一个下马威?以订餐订交通的杂事,直接定义了她此次出差的作用,负责后勤。偏偏嘉佳说的真心真意,她若拒绝了反而显得自己太过于计较。

这次出差,只有一周,时间紧,任务重

她们到了酒店稍作休整之后,便马不停蹄按计划开展工作,先与肖主任去了目标公司,见了相关负责人,就尽职调查清单里的内容有疑义的部分重点沟通。

嘉佳主动争取了与目标公司对接的工作,主要负责目标公司业务,往来合同等的审核,而谢锦澜主要负责资质的审核,跑工商,跑税务等地核对基础资料。

两人的工作分配,表面看似没有区别,都是尽调的重要部分,但真正有含金量的工作,是属于嘉佳负责的部分。

肖主任是工作狂,尤其出差在外,更是争分夺秒一刻也不浪费,三人从目标公司回酒店房间忙到夜里十点,谢锦澜与嘉佳主要埋头苦写尽调报告。谢锦澜因为接的任务少,加上原来企业法务的经验,所以写文件类的工作有自己的一套逻辑与程序在脑海里,并且因为严谨的作风,文档上连一个标点符号都未错,很顺利写完,交给肖主任时,她难得点头

“可以,没事的话,回去休息,明天早点起来。”

“好。”

谢锦澜看到肖主任的电脑正在查卓远科技的资料,肖主任是身在曹营心在汉,食品项目她只负责把关,一心想着卓远科技并购的案子。肖主任工作雷厉风行,自信满满,很少有见她一筹莫展的时候,可见卓远科技的案子不好攻坚。

嘉佳也把自己写完的文件发给肖主任看,谢锦澜关门的刹那,如她所料,房内传来肖主任怒斥的声音:

“这个问题还要我强调多少遍?这些文档,不要从网上下载,不要从网上下载,你自己没脑子吗?别总给我看这些垃圾浪费彼此的时间。”

嘉佳态度极好,满口认错,接受批评。谢锦澜无意帮助嘉佳,既然是她自己揽下的活,自己承担责任。

栖宁好像总有下不完的雨,不分季节,不分时间,已是深秋,淅淅沥沥的雨下得让人心情也湿漉漉的。

从肖主任那出来之后,谢锦澜并未回自己房间,而是沿着酒店外的那条街漫无目的走着,多年没回这座城市,一回来,阴雨,空气,熟悉的感觉迎面扑来。不知不觉便走到了曾经的家楼下。她家临街,小时候推开窗,就能听见楼下早餐店熙攘的人声,或者深夜吃宵夜的嘈杂声。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这辆车我平时不开。”

言外之意便是没人能认出是他的车,叫她放心。

舒听澜乘电梯到律所时,忽然想起他这句话,便觉得好笑,两人怎么像是在偷.情呢,不过也差不多。

到了律所,嘉佳拎着包正往外走,她喷了很清新好闻的香水,头发也特意打理过,妆容更是无可挑剔的精致,不用猜,应该是去卓远科技。

见到舒听澜时,她嫣然一笑:

“卓远科技的法务刚来电话,约我们过去提交资料。听澜,等我凯旋归来哦”语气亲切,但充满了骄傲,炫耀,甚至挑衅。

舒听澜点头,坐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开了电脑,开始一天的工作。心里有些失落,也有些不甘心,前期辛辛苦苦的工作成果被另一个人替代了,任谁都会心情低落,好在她很快就调整好状态,没让负面的情绪影响自己。

临近中午时,忽然收到林之侽的微信

“你们肖主任的脑袋被门挤了?派过来一个叫嘉佳的什么东西?”

“她是我同事,怎么了?”

“她是把卓远科技当成秀场了吗?从法务部串到人资部,现在又去秘书室聊天去了。我林之侽到今天算是遇到对手了。”

“那很好,说明我们肖主任没有选错人。”舒听澜又失落又不得不佩服嘉佳交际的能力。

“不过,刚才我路过秘书室,听到秘书室的人被卓禹安骂得狗血淋头,原因是为什么让一个陌生人在公司乱走?这会儿你们嘉佳红着眼从卓远科技离开了。”林之侽说完幸灾乐祸地哈哈大笑。

舒听澜却笑不出来,不管她与嘉佳有何恩怨,在卓远科技这个项目上,她希望进展顺利。只是她也不明白,向来谨慎的肖主任,为何会派嘉佳去?论交际能力,并购组里高级别律师并不比她差。

嘉佳红着眼回到律所,直接进了肖主任的办公室汇报。

开会时,肖主任脸色极差,但也没有过多的批评嘉佳,只在嘉佳还想辩解时,她摆摆手示意她闭嘴。

周铭私下说:

“嘉佳的父亲是某行行长,肖主任的大客户。”

言外之意,便是她父亲给肖主任施压了,肖主任不得已要培养她。

“这丫头拎不清,那天在地铁口遇见卓禹安,一见钟情迷上了,所以想进这个项目。”

原来如此,难怪之前对卓远科技这个项目并不感兴趣,现在忽然180度的大转弯,也明白向来严格的肖主任为何会一再纵容嘉佳。

而她什么都没有,只能努力工作,争取机会。

卓远科技的张律师来电话,终于确定了竞标时间,给肖主任发来邀请,时间就在下周一。而舒听澜必须在周五前把竞标书写好给肖主任参考用。

她的初版已做好,先发给周铭看。

“PPT做得很漂亮,内容也很完整,但还有两项,你可以添加进去,一个是项目所需时间,还有一个是我们的报价单。”

周铭虽不是她的带教律师,但确实手把手在带她。标书的这两项内容,一般不会让新人写,但他依然指导她去做,让她更完整地参与整个过程。

舒听澜自然是感激不尽,想着等竞标会结束,一定要好好请他吃饭。

“你成长起来,才是最重要的,好好努力。”

晚上卓禹安在做饭,她抱着电脑坐在客厅茶几上专心致志地工作修改标书。过了一会儿,卓禹安喊她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此时她只想快速洗个澡,然后马上去补眠,飞机上睡的三个小时完全不够恢复体力。等她洗完澡出来,见卓禹安正带着耳机,一边在讲工作电话,一边有条不紊的帮她收拾行李箱,化妆用品一件件帮她放回梳妆台,脏了的衣物放进洗衣机,行李箱的外面也擦拭干净放进柜子里。


舒听澜站在卫生间门口,看他忙进忙出,做这些细琐的事,心里冒出来的想法是:这是什么神仙男人啊?如果与他谈恋爱,应该会不错。

卓禹安转身看到她,因为还在讲工作电话,所以用动作示意她,让她先回房睡。舒听澜哪好意思自己回房睡,窝在沙发里等他忙完。

还是明天,哦,不,确切地说应该是今天上午10点新品发布会的事,在跟他确定整个发布会的流程。

他只听着,不时回应一句。能看出对方很紧张,原本这些工作是周末要面对面沟通的,但是卓禹安整个周末都找不人,只有现在凌晨才有时间。

不知讲了多久,终于挂了电话。

“怎么不去床上睡?”卓禹安把睡意昏沉的舒听澜抱回卧室,自己也躺下,从身后搂着她。

大概是真的累了,不一会,就传来他匀称的呼吸声。

舒听澜反而没了睡意,心里有一点点乱,她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个男人的存在,不再单纯把他看成睡友的关系,甚至不得不承认,对他产生了好感。

这个认知让她慌乱,这种不可控制的情绪是前所未有的。她自认无法做到像林之侽那样在一段感情里来去自如,对方会喜欢她多久?倘若对方变心了怎么办?又或者背叛她了怎么办?

这些悲观的念头就像条件反射,在第一时间冒出来,使得她把那一点好感一点一点压下去。

不轻易交心,就不会被伤害。

“不要轻易相信男人。”

这是母亲一直,反复跟她强调的,她又怎会不知男人都不可信,极少有意外。

迷迷糊糊想着想着,便睡着了。

卓禹安不知何时起来的,等她醒来时,他已穿戴整齐要出门。今天是卓远科技的新品发布会,他是主演讲人,此时穿着西装西裤,里边配着白衬衫,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既商务精英范儿又透着无与伦比的贵气。

舒听澜笑:“我以为你会穿T恤牛仔裤,不是你们行业新品发布时的标准穿着吗?标榜亲民。”

卓禹安回头也笑:“盲目追随多俗气。况且,我不走亲民路线。”

确实,他这人对外的形象永远是西装革履,高高在上,很有疏离感,与亲民两个字没有丝毫关系。

“你如果来发布会现场,提前跟我说,我出来接你。”

“好。”

卓远科技发布会现场的门票,是一票难求,同行,各级代理商,媒体等都在。其实舒听澜早就从林之侽那要了三张票,要与肖主任,周铭一起去参加。

只是舒听澜没有想到,林之侽给的内部票,竟然是在第一排最中间的位置。

林之侽也在,悄声地对舒听澜说道

“负责人以为我是卓总正牌女友,给我的票,当然是最好的。”

肖主任与周铭坐在舒听澜另一侧,没听见林之侽的话,周铭也微微倾身低声问舒听澜

“卓总真的跟林之侽在一起了?”

在他看来,林之侽能拿到这个位置的门票,而且还是一下拿四张,必然关系匪浅。



“没事啊,就是来看看你。你说你这人过分不过分,年都没过完,把我派到华桉去见傅慎逸,什么鬼啊,没见过那么鸡毛的男人。”


言语虽是抱怨,语气却是撒娇的。

一旁的王岩看了全身起鸡皮疙瘩,看来洛洵洲是真喜欢林之侽了,否则一向公私分明的人,怎么能允许林之侽私自进办公室说这些?没想到啊没想到,洛洵洲竟然喜欢这一款。

温简安静看着,心里大概跟王岩是一个感觉。

“你见到他了?”洛洵洲倒是出乎意料,傅慎逸这人精明,不会轻易见猎头,何况还是他派出去的猎头。他以为林之侽最少要一个月才能见上。

当初把她派到华桉去,确实存有私心,不想让她回森洲与乔雨澜见面,只不过现在不重要了。

“见他有什么难的。”

洛洵洲有一瞬间在走神,没有认真听林之侽说什么,只听到她最后一句

:“傅慎逸答应我会飞森洲来跟你见一面,我完成任务了啊,不管你们成不成,我要补偿的,华桉那个鬼地方,若不是因为你,我一天都不想呆的。所以我不管,佣金一分都不许少。”

“嗯。你回来也好。”洛洵洲也不知自己在说什么,但就是这么说了。有林之侽在,很多事不至于走投无路。

王岩都惊掉下巴了,这还是洛洵洲吗?林之侽只是安排见候选人一面,就要佣金了?她怎么不去抢呢?你这也太假公济私,也太宠了吧。

“行吧,既然如此,那我去人力资源部报到了。以后有不好找的职位都可以给我哦。”

林之侽大功告成,今天闹这一出,不过就是想会一会温简,其次也是想利用洛洵洲给温简一个下马威,只是没想到,洛洵洲会顺从她,比较出乎意料。

待林之侽离开办公室之后,洛洵洲的总裁办公室更安静了,死一般的寂静。之前公司内部都在传洛洵洲宠女朋友,眼见为实,原来是真的。

洛洵洲也不解释这些,沉默了一会儿,忽然看向温简问:

“你跟乔雨澜有矛盾?”

“谁?”王岩首先问,想了半天才想起是林之侽那个闺蜜,做律师的。

“谁?”温简好像也一时没想起这号人物,也或者想起了,只是从他口中听到这个名字很惊讶。

“乔雨澜,以前也是栖宁高中,我记得你们认识。”

“听澜,我知道的。你还记得她?”温简确实很惊讶,这个名字离她太久远了,久到几乎忘记,洛洵洲竟然记得。

“舒律师是林之侽的闺蜜,也是我们现在收购项目的律师。昨天开会她临时走了,你没看见。”

温简倒是看见了的,只是昨天初来乍到,只觉得眼熟,没细看,后来便忘记了。

洛洵洲继续刚才的问题:

“你跟她怎么回事?”

温简笑:“我们都好多年不见了,我出国之后就没回来过,跟她能有什么矛盾呢?要说有,也是以前小女生时代,小吵小闹而已,我都忘了。”

温简说得对啊,洛洵洲是很了解她这么多年的生活轨迹的,出国上大学,与他还有王岩一起创业,早几年,忙到胃出血都没休息过一天,没回过国,更不可能与乔雨澜有过节。

“改天约出来见一见,就不知她是否还记得我。昨晚见了陆阔,那家伙倒是一点都没有变呢。”

“嗯。”洛洵洲应着。

一旁的王岩道:“原来舒律师也是栖宁高中毕业的?难怪之前去栖宁办机器人大赛,看到她时,觉得有点眼熟,我是不是在你的毕业照上见过她啊。”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舒听澜一听,眼前发黑。

“自..杀?”她颤抖地问出这两字,怎么可能,即便母亲疯得再厉害时,从不会想自杀的。

“放心,我们及时制止了。因为她反抗得太厉害,最后折中的办法就是叫你来医院,见你一面,跟我来吧。”

舒妈嗓子都喊哑了,要出院。只要有一点力气,就挣扎着喊着要出院。医生怕她再有过激的行为,之前打过镇定剂,时间很短她就清醒了,不能再打,所以一直把她的双手拷在床头上,嘴巴塞着防咬的设备,等家属来了,才给她松开。

舒听澜还没进去,就听到妈妈在里边哀求医生

:“我真的好了,你们让我出院吧,求求你们了,出去一天就行,我就去看看我女儿,她一个人在外,会被欺负的。”

“她一个人在外,被欺负了怎么办啊。”

舒听澜脚步顿住,泪水瞬间涌了上来,妈妈是知道温简母女回来了,担心她独自在外被她们欺负。所以以死相拼要出院保护她。

“您母亲这周一直喊着这句话,害怕你在外被欺负。你进去跟她好好沟通,记住,别再刺激她。”医生说着推门而进。

“妈。”舒听澜止住泪,不敢让妈妈看见她的脆弱。

“澜澜?”舒妈以为自己是做梦,踉跄两步跑过来,一把抓住舒听澜的双肩,然后急切地上下打量她,

“姓温的母女有没有去找你?”

“她们欺负你了吗?啊?”

“她们什么时候回来的?”

一连串的问题,担忧全写在脸上。

“妈,我很好,她们没有欺负我。”舒听澜握住妈妈的手,让她冷静。

“妈妈,我长大了,能保护好自己的。”

“澜澜,你从小就单纯,在温简面前一直就是吃亏。妈妈这些年想起你小时候的事情啊,就后悔。那时候为了自己的面子,假装宽宏大量,总是帮着温简说话,觉得为人父母这样才大气。舒明海那个王八蛋更是一心护着温简,让你受尽了委屈。妈妈对不起你,你帮我办出院,以后妈妈保护你啊,那对母女要是再欺负你,妈妈跟她们没完。”

舒妈并没有再发疯,她很确定自己是清醒的,没有比这一刻更清醒的时候。

上周那对母女忽然出现在医院找她,表面是找她聊天叙旧,实则是来炫耀的,也是来看她笑话的,甚至告诉她舒听澜在替温简打工,她被刺激得精神恍惚,前尘往事扑面而来,确实短暂地失了心智,也导致再次被封闭治疗,但她很快就清醒了。

她要出院,一想到自己女儿独自在外,就心如急焚。她越急,医院就越不让她出去。

“妈,过去的事情都不说了,现在谁也不敢欺负我们。我在外边很好的,你之前周末出院,不是也看到了。我不再是小时候那个一被欺负就只会哭鼻子的小孩子了,现在谁欺负我,我就加倍还回去。”

她在医院跟妈妈说这话时,人也是恍惚的,从医院出来之后就失态了,所以才会闯进员工餐厅,想去打温简。

此时,坐在地铁上,脸上热z辣辣地疼。

手机一直不停地响,有卓禹安打来的,有林之侽打来的,还有周铭打来的,她置若罔闻。地铁呼啸着穿过一个又一个隧道,因为是下午,人不多。

“姐姐,给你。”旁边有个小女孩递给她一张纸巾。

她茫然地看向小女孩,小女孩就坐在她的旁边,另一边坐着的大概是她的妈妈。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看季忱骁娴熟地给楚芸宁倒热牛奶,递三明治,忽然想起之前在卓远的员工食堂还有昨天的餐厅,季忱骁第一时间都是给楚芸宁倒水,只是楚芸宁转手递给了她而已。


原来早有端倪!

她一边喝着牛奶啃着三明治,一边上下打量季忱骁与楚芸宁,诡异地笑着。

“卓总,一会儿我搭你车去卓远科技呗。”她主动要求。

季忱骁没回答,算是默认。

吃完早餐,楚芸宁趁林之侽去化妆换衣服的间隙对季忱骁道

“抱歉,我不知道侽侽来,她说什么你别放在心上,她没有恶意的。”

“嗯,她说什么了吗?”季忱骁淡淡看着她。

“没有,不过她的侽言侽语有时候语不惊人死不休。”楚芸宁提前给季忱骁打预防针,林之侽的话仅代表林之侽个人的看法,与她无关。

“你很在意她?”季忱骁问。

“当然,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好,我知道了。等下先送你去律所。”

三人出门,先送楚芸宁到律所,隔着一条马路把她放下,季忱骁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大厦的旋转门内时,才关上车窗。

林之侽一脸笑意看着季忱骁,试探地问

“卓总爱惨了我家楚芸宁吧?”

季忱骁没理会她,把她当成空气,转着方向盘专注地开车,一副闲人勿扰的冷漠样子。

林之侽自认熟谙男女之事,只要一眼就能判断出男人是真心还是假意。但是眼下这个季忱骁城府太深,竟让她完全猜不透。

“楚芸宁最听我的,要不要我帮你追她?”她再次试探。

而季忱骁完全无动于衷,压根没理会她。

林之侽也迷茫了,迅速在大脑数据库里比对这类型男人的特点。

家世好,学历高,事业有成,社会地位高,这种人也最势利最现实,找另一半的标准,一定是要门当户对的。

对她家楚芸宁,想必也就是图她漂亮,单纯,当个玩物。

渣男!

林之侽心里对季忱骁骂骂咧咧,但是表面上可是丝毫不表现出来。反正男女之事,她还是那套理论,不伤害他人,不做有违道德的事,那就是正当的。

况且季忱骁这样的条件,被她家楚芸宁睡了,就是赚了。

凭什么女人就不能睡男人呢?

两人到了卓远科技,正值上班高峰期,她从季忱骁的车里下来时,路过的员工纷纷露出了或八卦,或暧昧,或了然的表情。

之前只是传言她是卓总的关系户。

而现在,便是坐实了两人男女朋友的关系。

而且关系稳定,已同居。

消息越传只会越夸张,从同居关系到已是谈婚论嫁的关系了。

“失算了。”林之侽想。

纵使她脸皮再厚,也架不住卓远科技员工们的看她时迸发出的羡慕与热情。在这之前,卓远科技谣传她与季忱骁的关系,她是无所谓,甚至可以利用这个谣言为自己多争取一点资源,但现在,季忱骁是她家楚芸宁的,她与楚芸宁虽关系好到可以同穿一条裤子,但男人,还是要分清楚的。

她给自己公司申请调回去,老板一口回绝,甚至语重心长劝

:“咱们公司要进军智能行业的重任就交给你了,我马上给你办理晋升,晋升为智能事业部的合伙人。”

见鬼的合伙人,爱谁要谁要。

她在卓远科技被加上季忱骁女朋友的身份,算是骑虎难下了。

下午楚芸宁来卓远科技正式报到,张律师热情接待,亲自给她安排了工位,交接了各项工作。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舒听澜没回话,一旁的嘉佳倒是极开心地道

“涛总认识我们舒律师?”

“我看着你们舒律师长大的,我以前是她父亲的下属,不过从她父亲去世后,很多年没见了。”

“那你们好有缘分啊。听澜,你该敬涛总一杯。”嘉佳开心地说着,似完全忘记了舒听澜平日是滴酒不沾的。

场上的人听到他们还有这样的缘分,都表示惊喜,开始劝她敬涛总一杯。

往事浮上来,她内心已摇摇欲坠,但毕竟是在工作场合,她强忍着不适,落落大方地端起酒杯

“涛总,最近几天多有打扰,我敬您一杯。”

辛辣的酒顺着嗓子烧到胃,对面的涛总只是意思意思地轻抿了一口,悠悠然道

“听澜随了父亲,好酒量。不过我们之间不必这么客气。既然回栖宁了,有空上家里玩。”

这个饭局,还算文明,没有真正的劝酒,在场的男士也不讲黄段子,客客气气地聊了聊天便散了。

饭店离她们入住的酒店并不远,舒听澜想走一走,便让嘉佳先行回去。喝了一杯酒,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找到一个垃圾桶,吐了半天,才缓过来,精神也好转了,才回酒店。

结果,在酒店一见到肖主任,便被她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在饭局上不要喝酒?尤其我们做律师的,任何时候都要保持头脑清醒。”

嘉佳在一旁帮她说话,殊不知这酒就是她要舒听澜喝的。

“听澜也不是故意的,正巧在饭局上遇到了熟人,躲不过。”

“别替她找借口,如果连拒绝喝酒的勇气都没有,以后怎么拒绝别人的无理要求?”

肖主任是女强人的典范,做项目,一直是以专业能力征服客户,鲜少应酬,也反感手下靠应酬获得单子,虽有点理想化,但至少,她靠过硬的工作能力,一个项目一个项目做下来,成绩有目共睹。

因为这次食匠的项目相对简单,所以比她们预期的更快收集完相关的资料,只要回去,把报告再完善即可,可以提前回森洲了。

但肖主任没有让她们急着回去,而是给了她们一天自由活动的时间,当作放假放松。

栖宁市有不少知名景点很值得去,嘉佳晚上熬夜把尽调报告做完,第二天竟精神抖擞地去各个景点打卡。

舒听澜是土生土长的栖宁人,对这些景点并无兴趣,况且在出差期间,哪有真正的自由活动时间?

肖主任也一早就不见人影,她此次带她们来栖宁市,绝不是为了食匠的收购问题,食匠的标不入她的法眼,醉翁之意不在酒。

联想到她最近查的资料,大概还是为了卓远科技的事在做准备,但卓远科技要收购的胜普瑞智能科技并不在栖宁市。舒听澜实在猜不透肖主任的心思,直到她看到酒店大堂的一张海报“栖宁市青少年机器人大赛”,赞助商是卓远科技。

卓远科技每年赞助两次机器人大赛,一次是春季的森洲大学生机器人大赛,一次是秋季的栖宁市青少年大赛。大赛的前三名,卓远科技会出资重点培养。针对赞助,媒体采访过卓远科技的技术总监王岩 ,王岩发言很官方,很冠冕堂皇,为了培养青少年的爱好,也让有能力有兴趣的大学生都能实现自己的梦想。这是官方回答,实际上,这是卓远科技人才战略的重要一步,他们通过大赛筛选出种子选手,重点培养,送出国深造,网罗了大批有潜质的,优秀的科研人员。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你对舒听澜是真心的吗?还是只玩玩?”


“我没时间玩感情游戏。”

“所以是真心的?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会保护好她?”

“嗯。”

办公室外的电梯间人来人往,卓禹安与林之侽站在那里聊天,声音压得很低,表情各异,最容易引人猜测。

很快的,公司上下已传开,卓总跟女朋友林之侽吵架了,卓总正低声下气哄女朋友,有图为证。

王岩也看到了员工偷偷拍的照片,他长年潜水在员工私下建的小群里看八卦,看得不亦乐乎。

“这次卓总是来真的啊!他这么公私分明的人,为林之侽破例多少次了?”

“我看那个林之侽倒是很会利用资源,心里不见得多喜欢卓总,上周我还在酒吧看到她跟一个男的喝酒。”

王岩在卓禹安的办公室,一条一条念给卓禹安听

“是真的吗?你真的喜欢林之侽?”

“没有喜欢。你很闲??”

“是很闲,新品刚上市,我们技术部可以好好休息到年后。”

卓禹安冷眼瞟了他一眼,冷哼道、

“看来是太闲了,明年的产品开发计划,这周五提交规划给我。”

“要不要这样压榨我。”

“资本家的本质就是压榨,这不是你的口头禅?”

“不,这是Jane的口头禅,与我无关。”王岩说完,一溜烟跑了。笑话,他可是订了一个豪华旅游团,整个技术部门提前放年假出国旅游,他可是一位大方、体恤员工的好领导。

舒听澜乘肖主任的车一同回律所,因为年关将近,之前在各地出差的律师们基本都回律所坐班,做年底总结报告,肖主任带的并购组,前所未有的热闹。

肖主任年后最大的项目就是卓远科技收购胜普瑞智能,分公司的审核工作已经基本完成,等春节之后,便是全部驻场到胜普瑞在森洲的总部进行尽调工作。

开年终会时,肖主任言简意赅把明年的规划与重点工作都安排妥当。她是项目总负责人,周铭,舒听澜,嘉佳等人也分工明确。

周铭带着他的团队,主要负责胜普瑞内部的调查,例如核对原件,审查尽调清单上的内容,例如公司的出资,变革,股东权益,财务各方的报告,以及过往签署的合同等;

嘉佳则负责胜普瑞外围的调查,例如社保,工商,不动产登记,以及与别的中介协调等等;

舒听澜则是负责尽调报告的整理以及与客户也就是卓远科技汇报每日的进展,作为三方的传话筒。

肖主任是按每个人的特点与专长来安排的工作,十分合理,大家都没什么意见。

“那就这样,这一周大家把该收尾的工作都收尾,不要松懈,下周正式放年假,正月初八回来上班。”

散会后,大家纷纷开始讨论过年要去哪里旅游,他们平日太忙,一年到头,只有过年这几天才能真正放松。

肖主任:“回家陪父母。”

嘉佳:“我们全家出国旅游,好烦,跟长辈出去旅游等于受刑。”

周铭:“听澜,你呢,过年什么计划?”

舒听澜:“还没想好。”

其实她没地方可去,母亲住的医院没有特殊情况不让探访更不让出院,所以这几年的春节,都是独自一人在家里过,林之侽每年都会邀请她跟她回老家,她都拒绝了,人家一家人好不容易团聚,她去了凭空给人添麻烦。

一个人也已经习惯了,订一份饺子就着春晚看,等到主持人报倒计时,她关了电视,然后睡觉,这一天很稀疏平常,与平时并没有什么两样。

小说《爱有深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