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南方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畅读精品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

畅读精品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

怡然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是作者“怡然”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谢玉渊李锦夜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孙福贵今年十四岁,是孙家的一根独苗,什么好吃的,好喝的,都会先尽着这个大孙子。不仅如此,孙家人还从牙缝里抠出几钱银子,送他去镇上的学堂读书识字,指望将来能出人头地,光宗耀祖。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孙福贵和他老子一个德性,三角眼的珠子天天往她身上瞄。“堂妹,你亲我一口,我把鸡蛋给你吃。”谢玉渊冷冷一笑,心里......

主角:谢玉渊李锦夜   更新:2024-06-14 20:5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玉渊李锦夜的现代都市小说《畅读精品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由网络作家“怡然”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是作者“怡然”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谢玉渊李锦夜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孙福贵今年十四岁,是孙家的一根独苗,什么好吃的,好喝的,都会先尽着这个大孙子。不仅如此,孙家人还从牙缝里抠出几钱银子,送他去镇上的学堂读书识字,指望将来能出人头地,光宗耀祖。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孙福贵和他老子一个德性,三角眼的珠子天天往她身上瞄。“堂妹,你亲我一口,我把鸡蛋给你吃。”谢玉渊冷冷一笑,心里......

《畅读精品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精彩片段


有刺骨的寒风顺着窗棂的缝隙刮进来。

谢玉渊打了个寒颤。

那条色狗没得手,心里肯定不甘心,后天爹就回来了,明天他们一定会找机会动手。

而今天自己之所以一击即中,一是就着夜色,二是孙老娘到底是个妇人。

而孙老二却是个结结实实的庄稼汉,他绝对不会这么好打发。

再加上那两条老狗,自己这刚满十岁的小身板,根本不是对手。

要怎么样才能拖到老爹回来呢?

回答她的是肚子发出的“咕噜……咕噜”两声叫。

谢玉渊才想起自己醒来到现在,还什么都没吃。

她从怀里掏出那半块山芋皮,一点一点咬进嘴里。脸上满足的样子,仿佛在吃着这世上最美味的东西。

……

一夜安睡.

寅时刚到,谢玉渊悄悄起床。

就着黑漆漆的夜色,她简单的洗漱了下,拿个竹篮就走出家门。

绕到树林后面,是座山坡。

夏天,山坡绿树成荫,草木繁盛。冬天,则是一片枯黄的景象。

谢玉渊沿枯木一寸寸摸过去。

吊死鬼曾经说过,你恨哪个人,就在哪个人的吃食里下巴豆,吃不死他,也要拉死他。

她现在想找的,就是巴豆。

巴豆八月熟,若无人采摘,九月自然脱落。

现在十二月,如果运气好的话,还能在地上找到几颗。

东边慢慢天亮的时候,谢玉渊终于在地缝里挖出了七八颗小小的巴豆。

赶回家,孙家人还没有起床。

谢玉渊淘米生火,煮了一锅稀粥。把野菜切成丁,和在稀薄的面粉里,烙了六个野菜饼。

孙家人闻着饼香起床,六个饼一个都没给谢玉渊母女留。

谢玉渊把粥端给高氏后,装着眼馋的样子站在饭桌前,不时的咽了几下口水。

孙家人只当没看见。

孙老娘起身给男人添稀饭的时候,一巴掌打在谢玉渊的背上。

“不知道从哪里滚出来的野种,也配吃饼?喂鸡喂猪去。”

谢玉渊挨了重重一下,跌跌撞撞了几步,“阿婆,你身子这么快就好了,难道昨天真是撞鬼了?”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孙老娘一早起来,正奇怪自己头也不疼,眼也不斜,跟个没事人似的。

被她这么一说,吓得手里碗“哐当”一声,家里唯一一个没缺口的碗,就这么碎成片片。

孙老爹当着小辈的面,不好骂这个死老太婆,恶狠狠的剜了她一眼,连粥都不添了,甩甩袖子下地去了。

孙老二见爹走,赶紧把手里的饼往嘴里塞塞,跟了上去。

谢玉渊看着他的背影,清幽的长眸里,划过一丝冷意。转身走到灶间,把最后一点薄粥汤喝了。

“堂妹。”

谢玉渊一听这个声音,拿碗的手陡然一顿。

刘氏婚后,生了一儿一女,儿子叫孙福贵,女儿叫孙兰花。

孙福贵今年十四岁,是孙家的一根独苗,什么好吃的,好喝的,都会先尽着这个大孙子。

不仅如此,孙家人还从牙缝里抠出几钱银子,送他去镇上的学堂读书识字,指望将来能出人头地,光宗耀祖。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孙福贵和他老子一个德性,三角眼的珠子天天往她身上瞄。

“堂妹,你亲我一口,我把鸡蛋给你吃。”

谢玉渊冷冷一笑,心里默数一,二,三。

“孙福贵,你又到这个小贱人面前耍贱,我才是你亲妹妹,鸡蛋给我吃。”




“张郎中,我想买你一副银针,多少银子。”

“咳咳咳,屁点大的小毛娃,买银针干什么?”

“帮人看病啊!”

“走,走,走,别在这儿瞎胡闹。”张郎中气得胡子翘翘。

谢玉渊上前一步,脸上笑眯眯。

“张郎中,你一个人行医挺累的吧,想不想要个粗使丫鬟,我不要工钱,白干活。”

娘的。

冬至快到了,莫非这丫头也被鬼附了身,怎么说的都是鬼话。

张郎中看谢玉渊眼神,就像看一个疯子。

“我会洗衣做饭,还能磨墨缝衣服,郎中不考虑考虑吗?”

“丫头,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张郎中赶苍蝇似的冲谢玉渊挥挥手。

心想,老子我活三十有八,从来只被狗屎砸中过,什么时候有这种好事找上门。

“张郎中,那你……还是卖副银针给我吧,你卖给我,我就走。”谢玉渊垂下脸,一副很受伤的表情。

张郎中被缠烦了,一拍桌子了,狮子大开口,“行,半两银子,一个子儿都不能少。”

谢玉渊立刻从怀里摸出半块碎银子,“郎中,你看这够吗?”

张郎中:“……”

他没眼花吧,这穿得破破烂烂的小丫头片子,竟然掏出了银子?

“郎中,你不会是看我人小,想把这银子抢了,再把我赶走吧?”谢玉渊手一缩,一脸戒备地看着他。

这丫头片子,狗眼看人低啊!

他张郎中行走江湖二十年,靠的就是个“义”字。

张郎中怒不可遏,从药箱里拿出用布包裹好的银针,冲谢玉渊咆哮道:“拿走。”

“郎中果然童叟无欺。”

谢玉渊把银子往桌上一放,顺势牢牢抓住了银针,宝贝似的往怀里一塞,然后,朝张郎中恭恭敬敬的鞠了个躬。

就在这时,里面传来一声细微的咳嗽声。

张郎中猛的身子一颤,懊恼的一拍额头。

他大爷的!

自己才是鬼上身,否则好好的怎么把吃饭的家伙给卖了。

张郎中赶紧追上去,伸手一拦。

谢玉渊着实被他吓了一跳,“张郎中,你这是要留我吃中饭吗?”

张郎中被这个长相秀美的丫头片子,气得一脸三味真火,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开口。

“那个,小丫头,我和你打个商量,这银针不卖了,我把银子退给你?”

谢玉渊气闷的看着他,“钱货两清,郎中可不能出尔反尔啊!”

张郎中:“……”

我就出尔反尔,怎么着!

心里这么想,话不能这么说:“小丫头,这银针我是要给人治病的,卖给了你,我拿什么给乡亲们治病?”

“郎中,这是你的事情,和我没关系啊。”谢玉渊一脸天真。

“你……”

张郎中活这么大,就没见过这么难缠的小丫头,恨不得伸手抢回来才好。

谢玉渊定定地看着张郎中,重重的叹了口气,“郎中悬壶济世,心里装着乡亲,那我就把银针还你吧。”

“哎,这就对……”

“了”字还没有出口,谢玉渊水亮灵动的眼睛忽闪了几下:“不过,我有个条件。”

张郎中:“……”还有条件?

“郎中一个人行医太辛苦,就请我做个打粗的丫鬟吧,我不贵的,一个月五文钱就行。郎中你放心,我会洗衣做饭,还能磨墨缝衣服。”


“小贱货,挺什么尸呢?青天白日的去寻死,你倒是死啊!孙家上辈子作了什么孽,招了两个贱货进门。”

谢玉渊猛的睁开眼睛。

在片刻的迷茫过后,她呆呆地看着头顶的房梁。

这是哪里?

做了六年的鬼,她不是应该投胎去吗?

骂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夹杂着笤帚抽打的声音。

“你个贱货,整天除了装疯卖傻,就是勾引男人,窑子里的妓女都比你干净。破烂货,狐狸精……”

“疼……疼……别打……”

怯怯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

谢玉渊心里一惊,蹭的从床上跳下来,冲到庭院,目光死死的盯着墙角边瑟瑟发抖的女子。

她,还活着!

眼泪夺眶而出。

“娘--”

谢玉渊冲过去,扑倒在高氏身上,用身体死死的护住了她。

“我就说你个小贱货装死吧,我让你装,我让你装……”

笤帚招呼到身上,谢玉渊无声地笑了。

老天有眼!

又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

胸口痛楚难当,似有烈火灼烧。

谢玉渊咬牙发誓,这一世,欠债的还债,欠命的还命。

谁也别想逃掉!!

……

“哟,小娼妇护着大娼妇,咱们孙家什么时候成窑子窝了?”

放你娘的屁!

谢玉渊抬头,冷冷地看妇人一眼。

这货是孙家二媳妇刘氏,长得小鼻子,小眼睛,没胸,没屁股,

一张嘴比粪坑还要臭。

“哟,小王八蛋还敢瞪我,我打不死你。”刘氏火冒三丈,提着笤帚又要打。

谢玉渊不闪不躲,指了指大门口:“二叔来了。”

刘氏脸色一变,立刻扔了笤帚,陪着笑脸迎上去,“当家的,今儿这么早就从地里回来了?”

孙老二瞪了她一眼,“瞎嚷嚷什么,回去!”

刘氏被男人一吼,屁都不敢放一个,低眉顺眼地跟在男人身后。

孙老二走到门口,顿下脚步,目光猥亵又阴沉地看了谢玉渊一眼。

谢玉渊装作害怕的样子,就势低下头,掩住了眼底滔天的恨意。

孙家一共有三个出嫁女,两个儿子。

她爹虽然是老大,却是半路捡来的。孙老二才是孙家唯一的亲儿子。

孙家穷得叮当响。

好不容易把三个女儿嫁出去,换了一点彩礼钱,老两口就张罗着给亲儿子娶媳妇。

她爹打光棍到二十八岁,在乱坟堆里捡回来一个疯媳妇和一个拖油瓶女儿。

疯媳妇就是她娘,拖油瓶就是她谢玉渊。

那年,她刚满六岁。

娘虽然疯,却长得极美,孙老二自从她们进门,就像条狗一样盯上了。

好在爹把娘保护得很好,这条狗一直没有机会得手,就这样太平的过了几年。

后来。

光景不好,爹被孙家人逼着,跟人进山挖煤赚钱,三五天才回来一趟,这色狗就开始蠢蠢欲动。

谢玉渊缓缓抬起头,眼中闪过痛意。

前一世。

娘还是被这个畜生堵住了门……

她被孙家两条老狗绑在屋外,嘴里塞了破布。

那一夜,她听着娘撕心裂肺的叫声,眼泪都流干了。

孙老二发泄完后,提着裤子出来,色眯眯的摸了一把她的脸。

“小贱货,很快就轮到你了。”

爹从矿上回来,和孙家人大打出手,他们一家人被扫地出门,寄住在村东头的破庙。

爹为了给她们娘俩安个能遮风挡雨的家,冒险跟人去挖死煤,最后死在矿道里。

再后来……


十二岁的孙兰花杀到,孙福贵不阴不阳的看了她一眼,翻了个白眼就走了。

孙兰花没吃到鸡蛋,冲到谢玉渊面前,甩手就是一巴掌。

“小烂货,跟你那个疯子娘一样,早晚是妓院里的货。”

谢玉渊不闪不躲,一巴掌挨得实实在在,白瓷般的脸又红又肿,五个指印清晰可见。

孙老娘听到动静,冲进来抬起腿对着孙兰花就是一脚。

“你个赔钱货,你大伯明天就要回来了,让他看到,看他不打死你。”

“啊,我忘了。”

孙兰花吐吐舌头,朝谢玉渊啐了一口,拍拍屁股上的灰,没事人般走出了灶间。

孙老娘阴恻恻地盯着谢玉渊看。

谢玉渊一脸害怕地低下头,诺诺道:“阿婆,你放心,我不会告诉我爹的。”

“算你识相。”

孙老娘冷哼一声,“把灶间洗干净一点。”

“嗯。”

谢玉渊低眉顺眼的应了一声。

话音刚落,刘氏杀猪般的声音从前院传来。

“什么,我男人拉裤裆了,放你娘的狗屁!青天白日的,我男人怎么可能……咦,当家的,你怎么回来了?”

孙老娘听到儿子回来,像阵风一样跑了。

谢玉渊慢慢抬起头,从灶膛扒拉出两个焐熟的土豆,也不怕烫,一个袖子塞一个。

路过院子的时候,目光掠过二房的门口,眼中有光芒闪过。

巴豆磨成粉,只放在那条色狗的碗里。

一样的吃食,谁也怀疑不到她身上。

娘,你快竖着耳朵听。

这个曾经侮辱你的男人,看我怎么一步步弄死他!

……

谢玉渊下足了份量。

孙老二这一天,就光顾着往茅厕跑了。

下午太阳落山前,他整个人拉得脱了形,躺在床上像条真正的死狗一样,有气无力的哼哼叫唤。

孙老娘吓得赶紧在灶间点了三根香,跪在地上磕头连连。

昨天她病了,今天又轮到儿子,莫非真的是坏事做多了,招了鬼?

这一夜。

是谢玉渊重生以来,睡得最踏实的夜,连个梦都没做。

翌日。

谢玉渊依旧天漆黑就跑到了山坡下,有了昨天的经验,她很快又摸出了二十几颗巴豆。

这玩意成本低,功效大,必须随身备着,以防万一。

回到家,刘氏已经在灶间干活。

今天爹要回来,她再不乐意也得装个样子。

前世,谢玉渊还会凑上去打个下手什么的。这会,她把竹篮一扔,回房间给娘梳头穿衣。

不多时。

高氏安然地端坐在堂屋里。

肤白似雪,乌发如墨,目似秋水,眉若远山,说不出的美丽端庄。

如果不是那双痴呆的眸子,任是谁看了,都以为她是大户人家的当家奶奶。

谁说不是呢!

……想及往事,谢玉渊心里一酸,眼中闪过一丝讥诮的冷笑,很快隐没在眼底。

“娘,爹要回来了。”

话音刚落,门外便响起了熟悉的脚步声。

……

“爹,娘,我回来了。”

“老大回来了,早饭都烧好了,快,进屋来。”孙老娘笑得见牙不见眼,一脸的谄媚。

高大壮实的朴实汉子咧着嘴嘿嘿干笑几声,“娘,赶了半宿的路,灰头土脸的,我回房洗一洗,马上就来。”

孙老娘一看老大钻进自个屋子,脸上的笑瞬间无影无踪,踮着脚尖偷偷站到窗下听壁角。




唐江岚走到门口,正要打开门栓,下一刻,张家大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

“你……你们……”

门口的官兵也没料到一脚下去,踢出个丫头来,吓得一哆嗦,好半会才缓过来。

“少废话,官府抓捕逃犯,要搜家,你们给我配合一点。”

唐江岚想起前世似乎也有官兵搜家的事情。

那时候他们一家三口住在破庙里,连个油灯都点不起,没轮到搜,还是第二天听村里人讲起的。

“师傅,师傅--”她冲后院喊了几声。

张郎中匆匆跑出来,一把把唐江岚拉到身后,沉声道:“快到东厢房里拿几两碎银子来,好让官爷们买壶热酒喝。”

张郎中的话说得短促而低沉,唐江岚听完,感觉喉咙被人死死的掐住了。

东厢房是张郎中侄儿养病的地方,她根本没进去过,哪来的银子?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

张郎中一边说,一边把唐江岚狠狠一推。

唐江岚跌跌撞撞冲到了东厢房门口,伸手想去推门,却发现小手打着颤。

东厢房从她第一天赖在张郎中家,便是禁忌,日子一久,这种禁忌便根深蒂固到她的血液里。

仿佛连看一眼,都是对那双眼睛和那只白玉般手的亵渎。

就在她犹豫着要不要推门时,像野兽呜咽的怪声,透过门缝传出来。

瞬间,唐江岚的后背浮起一层冷汗,情急之下,她用力推开了那扇门。

门里,一片黑暗。

月色从门里照进来,她看到雕花木的大床上,影影绰绰蜷缩着一个人,怪声正是从他唇中溢出。

那人似乎察觉到什么,本能的睁开眼睛。

那眼睛很特别,让人无端想起飘着浓雾的峡谷,幽深,阴冷。

唐江岚瞳仁一缩,整个人像被钉住了似的。

“官爷,官爷,快进来坐,我去沏壶热茶来,这鬼天,能把人冻出毛病来。丫头,银子呢,找到了没啊,就在床上啊!”

张郎中乍乍呼呼的声音,把唐江岚的神思猛的拉了回来。

她一下子悟出了张郎中那个“老不着调”话里的深意,上前一步,压低了声道:“外面有官兵,你……你……是不是找个地方藏起来。”

王守义挣扎着坐起来,一把抓住唐江岚的手。

哎啊--

唐江岚心里惨叫一声,她好心好意过来通风报讯,这家伙却一上来就调戏她,像话吗?

“把……把人引开,快!”

唐江岚:“……”你捉着我的手,我怎么把人引开。

正想着,手心里被塞进几两碎银子,唐江岚悚然一惊,立刻用手握紧了碎银子,咬咬牙,人就往门口冲出去。

一脚踏出房门时,她突然顿足,回首 。

他约莫束发之龄,轻柔的月光笼在脸上,打过睫毛,鼻梁,唇角,密密的廓影,最细致的笔触也画不出的精致的画。

鬼使神差的,她说:“别怕,没事。”

王守义原本感觉自己像是被撕裂成了两半,一半是火,一半是冰,就快死过去了。

这句话,像一只温柔的手,在他伤口上抚摸了一下,又抚摸了一下。

凌乱的脚步声已传过来,唐江岚带上门,一脸谄媚的迎了上去。

“官爷,拿去打酒喝吧。”

官兵拿了碎银子,满意的朝唐江岚看了一眼,“东厢房里住着谁?”

“我师兄,这几天他在出天花,见不得人,吹不得风,已经被我师傅关了五天五夜了。官爷,您要不放心,我把门打开,您去瞅一眼。”

唐江岚蹭蹭蹭跑到东厢房门口,大大方方把门推开。

脸上的表情仿佛在说,“官爷,您快来看啊,没事的,天花隔得远,不怕传染。”

如她所愿,年轻的官兵露出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嫌弃的瞪了唐江岚一眼,心想,老子还想多活几年呢。

“官爷,西厢房是我住的地儿,我是这里的郎中,这丫头是我收的徒弟,就住村东头儿。”

张郎中说话的表情,跟哈巴狗没两样,就差伸出爪子,讨好的往官爷身上挠两下。

“兄弟们,有发现吗?”

“老大,没有发现。”

官爷把银子往袖口里一塞,大手一挥,“撤。”

话落,屋子旁的树梢上,两个黑影对视一眼,慢慢将手里的长剑隐了回去。

一呼一吸间,两人仿佛已经与大树融为一体。

唐江岚长长松了口气,她把东厢房的门带上,点头哈腰的跟过去,“官爷慢走,官爷辛苦了。”

张郎中被她脸上的谄媚惊了一跳,心想,这世上竟然还有比他更会溜须拍马的人。

他不服!

官兵稀里哗啦一散而空,唐江岚捂着怦怦直跳的胸口,腿一软,跌坐在地上。

张郎中虽然表面镇定,但内衣却已经被冷汗湿透。

正要长松出一口气,不知想起了什么,神色忽然狰狞起来,一撩锦袍,他冲进了东厢房。

“丫头,把我的银针拿来。”

唐江岚挣扎着爬起来,在堂屋的药箱里找到银针后,很有规矩地站在东厢房的门口低声道:“师傅,针拿来了。”

她两辈子加起来,都没见过那样一副好的皮囊,而且是出现在穷乡僻壤。

事出反常必有妖,她还是远着些比较好。

张郎中一回头,见这丫头远远站在门口,气得两眼翻翻,“蠢货,油灯呢?”

唐江岚:“……”你侄儿房里难道连个油灯都没有?

她又折回堂屋,拿着油灯站在门口,“师傅,油灯来了。”

“给我滚进来,把油灯凑近点。”

张郎中这会连白眼都没力气翻,这瞎子又犯病,而且还耽误了小半刻的时辰,要命了!

唐江岚硬着头皮走过去,往旁边错了一步,才掀起眼皮去看。

这一看,她惊了一跳。

床上的少年悄无声息,容颜雪白,嘴角一丝细细的黑血,像一朵有毒的残花。

“他……是死了吗?”

张郎中一瞬间神色有些茫然,随即,他像只被人踩了尾巴的猫,一下子炸了毛。

“你死透了,他都不会死,算命的说他是长命百岁的命,无知小儿,给我滚一边去。”


从镇上回孙家庄,中间隔了几个庄子。

两人走到李家庄时,寂静的庄子突然嘈杂起来,村人们像潮水一样,往一个方向跑去。

林冰清顺着那方向望去,有浓烟,有火光,有噪声,隐隐约约,看不清晰。

张郎中好奇心大起,棉袍一撩,也不管林冰清跟得上跟不上,撒腿就跑。

林冰清:“……”原来郎中也喜欢瞧热闹。

林冰清气喘吁吁赶到时,人群已经围了里三层,外三层,似乎一村的男女老少都聚集到了这里。

林冰清人矮腿短,怎么也挤不进去,正着急着,脖子一紧,小身板被人拎起来,又放下。

一抬头,原是张郎中将她拎到了跟儿前。

来不及道谢,林冰清的目光就被面前的一口大井所吸引,井里隐约传来说话声。

没过多久,两个冻得瑟瑟发抖的男子一前一后爬起来,后面的男子腰别着一根粗麻绳,麻绳那头系着什么重物。

他站稳,双手用力一拉,竟然从井里拉出一具已经泡得发白的女尸。

人群中有人尖叫,“李大娘,你儿媳妇被你骂得跳井了。”

“我呸,幸好这贱货跳了井,否则我定要让里正开了祖宗祠堂,把这女人沉塘了才行。”

黑黝女人叉腰冲着死尸碎了一口,“整天介和男人眉来眼去,我骂她几句怎么了?”

“李老大,你媳妇到底有没有给你戴绿帽子啊!”

“是不是你不行,所以你老婆才偷人啊?”

茅草屋前,男人蹲在地上用手揪着头发,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放你娘的屁,我儿子好好的,是那个女人……”

老妇人破口大骂,黑幽幽的血盆大口,一张一合,一句比一句骂得难听。

骂到后来,她索性往地上一坐,开始撒泼打滚。

这时,一个纤瘦的身影像道箭一样冲了过去。

林冰清还没来得及看清,只听老妇人“啊”的惨叫一声,额头就被石头砸出个破洞。

一个满脸是泪的小女孩,睁着两只喷火的眼睛,手里握着的石头尖儿上正往下滴血。

“我娘从来没有勾引男人,是你嫌弃我娘生我时坏了身子,生不出崽来,早也骂,晚也打,还往她身上泼脏水,是你逼死她的,你要给我娘偿命。”

老妇人被说破心里的龌龊,气得跺手跺脚,“小婊子,你胡说什么混话,我打死你,你和你娘一样是个贱货。”

“你赔我娘的命,你陪我的娘的命。”

小女孩凄惨的哭声,似悲似狂,说到恨极时,她又要拿石头去砸那妇人,却被他爹一巴掌打翻在地。

“爹--”

小女孩撕心裂肺的惨叫一声后,目光呆滞,她仿佛不敢相信这一巴掌会是她那个老实巴交的爹抽上来的。

她突然想起自己这九年的生命中,爹无数次的沉默不语,娘无数次的在深夜哭泣……

“儿子,给我打死她,打死这个小畜生。”老妇人捂着额上的血,嘴里叫嚷着。

“娘,行了,把人葬了吧。”男人大吼一声。

“做梦!”

老妇人咬牙切,“这种生不出带把的寻死货,只配一张破席子扔进乱坟岗,绝不能进我老李家的祖坟,不吉利。”

小女孩一听这话,眼睛都直了,突然从地上爬起来,飞扑到尸体跟前重重一跪。

“各位阿爷阿婆大叔大婶,我李青儿卖身葬母,谁能让我娘入土为安,我就给谁做丫鬟,就是童养媳,也是使得的。”

跳井而死,乃大凶;葬入祖坟,轻则家宅不宁,重则祸及子孙,谁敢应下她的话。

方才还热闹的人群,顿时像被泼了一盆冷水,凝固住了。

林冰清张了张嘴想说话,眼角的一滴泪抢先落了下来。

耳边响起一个冰冷的声音--“她是上吊而死,大凶之兆,就算她是谢家嫡出的小姐,也不允许葬入谢家祖坟,只配做孤魂野鬼。”

林冰清嘴角扯出一记冷笑,朗声道:“我买你。”

话音刚落,无数道锐利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

林冰清眸光一闪,唇角扯出一抹冷笑。

“我出十两银子,哪位邻居帮忙找个能埋人的地方,让死者入土为安,这银子就归他。”

轰!

这话像在众人耳边炸了个响雷。

这小丫头疯魔了不成,庄稼人一年忙到头都存不了几两银子。

有人不屑一顾,也有那一听着银子,便两眼放光的。

“后山柏树下可以埋,银子拿来我去。”

“我家田梗后头也可以埋,给银子就行 。”

“村东头土堆堆旁也能埋人。”

林冰清看着从人群里站出来的三个村民,从贴身的衣服里掏出十两银子,往地上一扔。

然后她让出半个身位,用手指了指站在身后,正目瞪口呆的张郎中,勾唇一笑。

“我家郎中说:你们仨一齐把人埋了,银子拿去平分。”

话落,她在众人见了鬼一样的视线中,走到那女孩身旁,用崭新的衣服袖子替她擦了把眼泪。

“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吸了吸鼻涕:“我叫李青儿。”

“青儿,从今往后,你是我的人了,跟我回家吧。”

很久以后。

张郎中回忆起那一天的场景,脑海里只记得这样一张脸。

那脸上,眼角如淡墨横扫,长而带翘,阳光投在那张脸上,没有一丝的暖意,深邃的眼窝和带着讥诮的唇角,像覆了一层冰。

他心想:这丫头片子,可真能啊!

……

傍晚。

林冰清领了个李青儿回家,把孙老大吓了一大跳,倒是高氏,睁着两只黑幽幽的大眼睛,好奇地盯着生人看。

“爹,这是我买来的丫鬟李青儿,以后就让她伺候娘。”

孙老大一听,毛都炸起来了,“咱们家穷得……”

“爹,昨儿挖的野山参,卖五百两银子。”

孙老大惊得腿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五,五百……百……”

“刚刚花了点,又买了青儿,还剩下四百八十两。”

像是一记拳头落下来,当场把孙老大砸个“天降巨款”,他张着嘴,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