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南方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晏清叶白慕言小说

晏清叶白慕言小说

晏清叶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坐在床沿,我忽然觉得自己又很幸福,虽然得了绝症,连救活的机会都没有,但我居然难得地还能走能动,疼痛来时还能依靠止疼药止疼。这样说来,上天似乎没让我死的太难堪。回顾这间住了三年的客房,它见证了我孤独,也看尽了我的悲凉,如今……只能陪我到这了。

主角:晏清叶白慕言   更新:2022-09-10 20:5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晏清叶白慕言的其他类型小说《晏清叶白慕言小说》,由网络作家“晏清叶”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坐在床沿,我忽然觉得自己又很幸福,虽然得了绝症,连救活的机会都没有,但我居然难得地还能走能动,疼痛来时还能依靠止疼药止疼。这样说来,上天似乎没让我死的太难堪。回顾这间住了三年的客房,它见证了我孤独,也看尽了我的悲凉,如今……只能陪我到这了。

《晏清叶白慕言小说》精彩片段

“我告诉你白慕言,当初要是不是老太太非要领养你,我们家根本不会接受你,你真以为你算个什么东西!!”

难听的话语一搓接一搓的从白母嘴里吐出,实在是有辱她那自持高贵的身份。

我按下免提将手机放在窗台,轻声说:“对不起。”

似乎我的歉意彻底点燃了她那颗受伤的心,难听的话语更是一波接一波,听得我连欣赏美景的力气都没有。

“白慕言我告诉你,老太太死前把晏家的股份给了你,但你今天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那股份你就给我还回来!还有你也不配姓白,不过是个没人要的杂种,也配?!”

咔嚓,一道细碎的声音从我左边传出,我转头过去,只见本该去上班的晏清叶居然会在出现在隔壁阳台。

更没料到的是,自己被骂杂种的话语,被他全数听了进去。

两个阳台,我和晏清叶就这么遥遥相望。

而我,也看见了他眼底的诧异,我收回视线,回答白母:“好。”

电话那头,白母似乎被我的答应愣住,随即更加得寸进尺:“股份转回来以后,晏家的婚事你也给我还回来,当初你不是死活不嫁,非要去做什么支教当什么山村老师吗!我成全你!你那些话你骗骗老太太可以,骗我,哼!还嫩了点。”

“白慕言我告诉你,晏清叶本来就是媛媛的老公,既然你以前口口声声说不想嫁人,那你就把这婚事给我吐出来,然后告诉媒体,说自己下贱不要脸,从此跟白家断绝关系,不允许在用白姓!”

我听着白母那越来越荒唐的话语,只觉得身体越来越沉。

因为不想让晏清叶听的太多,我将免提按回,拿起手机放在耳旁:“我知道了,以后……我叫顾叶。”

顾,是奶奶的姓……我惟一的愿望就是死后,还能见到她老人家,还够奢侈的拥有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人。

挂断电话后,我转头看着表情微楞的晏清叶,开口道:“离婚协议我填好了,很抱歉给晏家丢了脸,以后……不会再有了。”

说完,我转身进回了房间。

其实没什么行李,唯一能拿走的就只有几件衣服,以及医生开的止痛药。

坐在床沿,我忽然觉得自己又很幸福,虽然得了绝症,连救活的机会都没有,但我居然难得地还能走能动,疼痛来时还能依靠止疼药止疼。

这样说来,上天似乎没让我死的太难堪。

回顾这间住了三年的客房,它见证了我孤独,也看尽了我的悲凉,如今……只能陪我到这了。

目光不自觉瞥向墙壁,似乎想要透过壁垒看向隔壁书房的晏清叶,曾经庆幸一墙之隔还能感受到他,如今却庆幸,他让我来时清清白白,走时……也还算干净。

打开房门,我头也不回的悄然离去。

故事,终究结束。

而我,也该去寻一个山清水秀,安静死去。



书房里。

晏清叶听着隔壁传来的关门声,就这样站在那里,眸色沉沉。

他不懂,明明自己得到的消息是她机关算计想要来到晏家,以及对那股份的执着和霸道。

可刚才电话里的那些真相,却让他怎么都回不过神来。

明明让她跟白家决裂是自己早就设计好的事情,可为什么听到她被骂,自己会全身都冒着火气。

似乎……是哪里错了。

拿起书桌上的离婚协议,他发现自己根本签不下去。

白慕言说的没错,他的副驾驶从来没让人坐过,但不是为了梁静雨,而是他不信任任何人在自己身旁。

可也只有白慕言,她真正坐过那个位置,以及任由她这三年住在自己书房隔壁。

许多一次次的破例,似乎都是因为她。

可她要走?一没有依靠的女人,离开自己,还能去哪?

她昨晚还留了鼻血,身体都瘦成那样了,她还要去哪?!

晏清叶将离婚协议径直丢进了碎纸机中,他想,等她静一静,等她发现事情是她自己无法解决的时候,来求自己,那么他……愿意给她从来一次的机会。

如果没有算计自己的婚姻,如果她真这么可怜,那他……也可以在可怜她一次,护她一生周全!

反正,他似乎也不这么讨厌她。

想通这里后,晏清叶径直回了公司,压抑的心情也莫名舒畅了许多。

直到……助理拿着平板给他看了,白慕言发给媒体的通告。

办公室里。

晏清叶看着平板,死死攥紧着手中的钢笔,表情更是阴冷无比。

助理见状,小心表达:“这白小姐也太豁出去了,居然自己在媒体上承认她死缠烂打腾少,然后欺辱白家,甚至还自愿把老太太给的晏家股份转让回了白家,自此改名为顾……晏总,我怎么觉得白小姐有总……有总交代后事的感觉啊?”

咚!

晏清叶心口猛地一痛,他倏地起身,直接带倒身后的座椅:“她敢!”

电话忽然响起,ⓨⓑγβ是白慕言的号码。

晏清叶这才松了口气,却又忍不住傲娇:“还算知道找我。”

刚接起,就听见对面传来陌生的男声:“晏总,看看你对面大楼。”

晏清叶立马转头看去,就见对面楼顶,一个光头男人身后,是被捆着的梁静雨和白慕言!

男人看着晏清叶消失的身影,不自觉看向身后的梁静雨:“绑人绑到闹市区,梁小姐,你最好别玩出岔子。”

梁静雨唇角微勾:“又不让你伤人,我只是要赌晏清叶对我的爱,到达目的你就可以走了,有我在,他不会对你怎样。”

光头点了点头,转头看向白慕言,一脸无奈:“暂时委屈做出戏了,今天老子没杀人的冲动。”



我只是静静地看着,没有杀人的冲动么?那就是杀过,那梁静雨既然认识,也参与过吗?

我慢慢垂下眼睑,对这些豪门的厌恶,渐渐到达顶点。

眸光看向楼下,很高,如果摔下去,必死无疑,嗯……不会残废,也不会救活,很干脆。

收回视线,我看见了带着助理赶来的晏清叶,看着他气喘吁吁的模样,不得不感叹,事关白月光,他这样矜持高贵的男人,也会害怕。

晏清叶和白慕言的视线对焦,看着她默然的收回,原本的担忧慢慢化为愤怒。

她就这么淡然?一点都不害怕,也不找自己求救吗!

相比较梁静雨惊恐的支吾声,晏清叶只觉得烦躁。

光头让手下将两人提到楼顶边缘,狂风吹起,他笑着说:“晏总别怪我啊,拿人钱财罢了,有人点名要你二选一,咯,你妻子或者……梁家大小姐。”

跟着赶来的助理,冷静下来后看着面前场景,只觉得荒唐又可笑,哪有绑架绑到闹市区的。

而且这么点人,就赶在晏总面前叫嚣,摆明就是知道不会出事,故意做的一场戏。

目光不自觉瞥向白慕言,那个女人……眼里太平静了,平静到没有一点波澜。

助理走到晏清叶身后,轻声汇报。

晏清叶也早就发现了问题,只是他很气,气白慕言的淡然,怎么,就这么不信任他?

还是太过相信,自己会护她周全。

听着光头男毫无营养的提问,晏清叶直接反问:“如果另一个我没选,是会死吗?”

光头男笑了:“当然,金额数大,够我后代吃穿不愁了。”

晏清叶身形站在风中,深邃的黑瞳直直看着白慕言,晏唇亲启:“好,那我救梁静雨。”

听到这话的梁静雨,瞳孔瞬间全是欣喜,她就知道,清叶是爱自己的!

反关一旁的白慕言,哼,一个没用的废物,简直浪费自己时间。

楼顶的风越来越大。

我将所有人的表情一一尽收眼底,看清了他们的想法,也看明了他们的戏谑。

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场闹剧,所有人都认定绑架无罪,有钱无罪,肆意践踏。

“我得了肝癌,晚期,很快就要死了。”狂风中,我忽然开口。

我无视其他人诧异的神情,只是静静地看着晏清叶:“所以,我满足你们。”

说完,我冲晏清叶一笑,在他不可置信的目光中,仰头从楼顶一跃而下。

这是,我为自己选择的结局……

“白慕言——!”晏清叶伸出手,目光碎裂冲了过去。

砰!

隐约的落地声响彻众人耳畔,整个世界,都寂静了……

大厦外,尖叫声响彻四周。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眼前居然有人跳楼。

当晏清叶他们赶来的时候,鲜血就这样冲白慕言的身下慢慢留出。

他颤抖着身体一步步走进,直到皮鞋踩到了那殷红的鲜血,他才呼吸一窒,再也动弹不得。



“滚开!”晏清叶将助理推开,然后来到白慕言身旁,他脱下外套将助理的外套甩走,然后轻轻把她抱在了怀里。

助理被吓到,连忙惊呼:“晏总——!”

不远处,跟着下楼的梁静雨此刻一脸惊恐,她不敢相信白慕言就这么跳了楼,决绝又不给回旋余地!

她转头看了看四周,光头男已经跑了,那自己呢?突然死了人……警察会不会找来!

想到这些,梁静雨脸色煞白的赶紧走向停车库,她要跑,她不要跟这些疯子在一起!

对,回家找爸妈,这件事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是白慕言自己跳的楼!

医院里。

晏清叶站在停尸房前,整个人都是懵的。

助理站在一旁,表情也全是沉重:“晏总……”

晏清叶看着门牌上‘停尸房’三个字,唇畔干涸:“你说,她怎么就死了呢?她怎么就敢死呢?她还是我晏清叶的妻子啊!”

助理垂眸,也不自觉反问出声:“是啊,怎么就敢呢?多疼啊!”

晏清叶死死攥着双拳:“所以里面的人不是白慕言,她还没达到目的,还没有拿到她想要的东西,怎么就会跳楼呢,对,不会的。”

说完这些,晏清叶转身走出了医院。

助理连忙跟上:“晏总,白小姐……”

“叫太太。”晏清叶冷着脸呵斥,“还有,报警处理掉今天在楼顶的人,梁家……留不得。”

“什么?”助理彻底愣住,似乎根本不敢相信晏清叶居然要毁掉一个家族,为了一个他根本不爱的女人。

晏清叶径直回到了别墅,他照常洗澡,看书,然后回到卧室。

可在卧室站了一会后,他转头来到书房隔壁的客房,曾经白慕言所住过的房间。

空气里似乎还残留着白慕言的气息,温馨又典雅,莫名让人放松了心情。

晏清叶拉开被子,慢慢躺了上去,然后看着墙面,就这样怔怔的盯着。

墙上的始终滴答作响,晏清叶的眼眶慢慢殷红,他嘴角微颤,轻声开口:“白慕言,睡觉了。”

闭上眼,一滴泪痕滑过眼角,这一夜,晏清叶做了一晚上的梦。

梦里,他看着白慕言嫁了进来,看着自己一步步冷漠她,设计她,然后侮辱她。

晏清叶几次想去阻拦,却只能滑过两人的身体,看着曾经发生的事情慢慢重现。

最后,他们一起来到了老宅,晏清叶看见自己走到了窗边,然后和老爷子下棋。

而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白慕言将两人的话语全都听了进去。

包括那句:“还没让她对白家产生怨恨,现在丢,可惜了。”

晏清叶彻底僵在原地,她知道……她居然什么都知道了!

晏清叶浑身都在颤抖,他来到自己面前,不停想要挥手阻拦他出声,可没用,一点用都没有。

然后就见到白慕言来到花园,和自己表妹说了许多。

画面在一转,就是梁静雨出现在饭厅的景象,晏清叶开始注意白慕言的脸色,果然,她脸色开始发白。

晏清叶连忙呵斥:“谁让她进来的,让她走,让她走——!”

可是依旧没用,他只能看着曾经的自己,将她拉走,然后在车上继续说着那些伤人心的话语。

床上,晏清叶眉头紧蹙,他发现梦境里的自己开始慢慢旋转,然后变成旋涡出现在了另一个地方。

抬头看去,是‘肿瘤医院’。

画面里,他看着白慕言从医院里走出,然后将写着‘白慕言’的病历本撕掉,最后丢进垃圾桶里。

之后看着她打开手机,给别人打了电话,接通后故作轻松的说:“确诊了,肝癌晚期。”

晏清叶定在那里,整个人的大脑都是放空的。

肝癌,是真的吗?

不,不可能,自己明明记得她超级怕疼的,当初给自己做饭,不小心划破一个口子,她都躲在角落皱眉叫疼好久。

癌症啊,她怎么能忍?又怎么会忍的?



一望无际的黑暗里,晏清叶感觉自己不停悬浮。

也明白,他死了,死在一场车祸里。

可又觉得庆幸,死了,就应该能够见到她了吧。

忽然,一股强大的拉力将他拽入了旋涡之中。

耳畔里,传来一道熟悉却又模糊的声音,还有佛珠转动的窸窣声响:“万事皆有圆法,抓住这最后一次吧。”

晏清叶在彻底昏迷前,只清楚一点,那是白老太太的声音!

砰!

晏清叶猛地从床上摔倒在地。

一旁的陈煌被吓了一跳,连忙往后退了退:“晏总,我不是故意吵醒您的,而是今天要跟白家见面商讨你和白小姐的婚事。”

晏清叶面色一紧:“你说什么?”

陈煌愣住:“您忘了吗?今天二十三号,是和白家见面相谈婚事的日子。”

“和谁?你现在多大?”

陈煌一梗,诚实回答:“白家的养女,白慕言,我今年25,不过晏总按道理来说应该不应该是养女,哪怕是亲女儿白媛媛也不配您,只是白老太太手上有晏家的股份,她给了白慕言,您觉得恶心所以约着见面,想着刁难他们一把。”

晏清叶此刻的心脏砰砰砰跳个不停,看着年轻了许多的陈煌,他连忙起身来到浴室。

站在镜子前,他还是几年前的发型,身上的睡衣还是单身时的那套,后来有次白慕言大着胆子笑了笑,他就故意再也没穿过了。

拿出手机查看,2015年6月23日。

晏清叶立马抬手捏了捏自己,很疼,所以不是梦吗?

那么……他昏迷前听到的声音,真就是白老太太的声音,还有那佛珠?

对,老太太常年念佛,白慕言跟她最是亲近了。

想到这些,晏清叶也不管自己是在做梦,还是真的如表妹以前说的那般,叫什么重生还是穿越的。

此刻的晏清叶只觉得一切都回去了,那就来得及,白慕言不会死,他也不会离开她!

对对对!还有肝癌,他要带她去检查,坚决不能让她身体有一丝一毫的损伤!

想通这里,晏清叶立马走进换衣间,他看着琳琅满目地西装,居然浑身都紧张到颤抖。

“陈煌!”

“唉,来了晏总。”陈煌连忙走来“晏总,有什么事吗?”

晏清叶指着这群衣服:“快,给我挑一套好看的。”

“什么?”陈煌一脸见鬼的表情。

“快!”

“噢噢噢噢。”

很快,陈煌就选出一套他觉得非常凸显晏清叶身材的西装,果然,穿上以后,晏清叶的气场直接提升了好几个度。

走出别墅,司机早早等候。

陈煌连忙拉开迈巴赫的车门:“晏总,您请。”

晏清叶坐进去后,看着窗外熟悉又陌生的风景,心脏的跳动已经很混乱。

他既害怕又紧张,害怕这梦境做的太短,还没见到她就清醒。

又紧张,见到以后他该怎么做?

想到这些,晏清叶忍不住垂眸扬起嘴角,活这么多年,居然比自己读书那会还激动了。

很快,车子停靠在酒店。

陈煌连忙替他拉开车门。

晏清叶下车,理了理西装外套,深吸口气,迈开沉稳的步伐朝着包间走去。

来到门口,他示意陈煌开门。

随着房门缓缓开启,坐落在大门正对面的白慕言,就这样缓缓抬起了头。

两人四目相对,晏清叶扬起了笑容。



冷风吹来,白慕言直接打了一个冷噤。

晏清叶发现,立马牵着她来到屋内。

关上阳台玻璃门,他拉着她来到床旁,然后让她躺上去,直接也顺势靠在一边。

白慕言见状,立马爬起靠在一旁:“你干嘛!”

晏清叶被她这一副戒备的状态逗笑:“跟你聊天呢,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你!哼!”白慕言直接白了他一眼,将被子捂着自己,不再出声。

晏清叶迷恋的看着她,磁性的嗓音随之响起:“我是说真的,要是梦境里的我们,能够彼此展露最真实的自己,有些事情真的不会错过。”

“你如果要是觉得你不够特殊,那我的副驾驶,你连做戏的资格都没有,哪怕是嫁过来,我要是内心不同意,你也进不了晏家的大门。”

白慕言反驳:“你不是为了恶心我,才娶的吗?”

晏清叶直接皱眉:“恶心需要付出自己的婚姻吗?对,当时的我虽然不懂,但是看到你照片的那一刻,我内心就告诉自己,联姻而已,也不是不可以,大不了娶进来折磨。”

“什么?”白慕言不可置信。

晏清叶连忙解释:“我这个人性格别扭,又高傲自大,婚姻这东西虽然从来不屑,可也没到需要为了一个零星股份委屈,现在想起来,看到你照片的时候,应该就对你一见钟情了吧。

白慕言听闻这华,一脸的不可置信。

晏清叶看着她诧异地神情,笑了笑:“是不是觉得有点可笑,现在想起来,我也觉得,否则怎么会安排你住在我书房隔壁,又怎么会让你坐副驾驶,连带爷爷让我跟你离婚,我都说出那种冠冕堂皇的话!”

白慕言表示无语:“所以,你是喜欢我的,但是还要怼我?”

晏清叶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头:“以前的男孩子,喜欢一个人不就是使劲逗她吗?看着她哭,就会哈哈大笑什么的。”

“所以你喜欢我哭?”白慕言表情凝重的反问。

晏清叶连忙摇头:“没有,我还没那习惯,我只是当时不知道罢了。等知道的时候……你已经离开我了。”

白慕言靠着床沿,许久都没出声。

晏清叶看着她沉默的神情,也有些紧张:“你,会讨厌我吗?”

白慕言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只是整个人都还有些迷糊:“所以我们两都梦到了同一个梦,然后你抱着我骨灰盒自杀,也是真的了?”

晏清叶咳了咳,眼神开始四周漂浮。

白慕言觉得有些好笑,这个人霸道,自信,冷漠的神情都看过,唯独这躲躲闪闪的神情,实在是好笑。

“说,我要听实话。”

晏清叶有些尴尬:“你怎么还能梦到死后的事情啊?对对对!我让人挖了你的坟,然后跟我同归于尽,到底下相聚去了!!”

白慕言直接被他这幅随便吧,我不管了的态度笑道:“喂,是你做错了事,怎么反而有种我还问错了的感觉。”

晏清叶是在难受,干脆将她搂在怀里,深吸口气:“慕言,我不管那个梦是真是假,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真的不会再让这种事情发生了,更不会再让你受一点委屈,以后你就按照你想做的来,不用管我心情,不对,就是我要是吃醋或者难过的死活,你能哄一哄我,父母去世后,我真的再也没感受到过被人哄的滋味,我很羡慕别人。”

白慕言听到这话,忽然觉得有些心酸。

她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以后你难过了,我哄你!”

晏清叶直接僵住:“你,你不怪我?也对,毕竟是梦嘛,一切都可能是假的。”

可白慕言却神情凝重:“可能,不是梦。”

“怎么了?”

白慕言缓缓坐直,目光看向门外,说出了心底的担忧:“奶奶,恐怕活不久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