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南方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冷酷霸总爱吃醋

冷酷霸总爱吃醋

朵倾云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世的季熙然,因为识人不清最终被渣男虐了个狼狈惨死的下场。为此死前她暗暗发誓,若有来生,定要让渣男死无葬身之地,定要让爱她之人永远幸福。或许是老天有眼,竟真的给了女人一次重生的机会。这一次,且看她如何报仇雪恨,如何收获自己的幸福。

主角:季熙然   更新:2022-07-15 22:5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季熙然 的女频言情小说《冷酷霸总爱吃醋》,由网络作家“朵倾云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的季熙然,因为识人不清最终被渣男虐了个狼狈惨死的下场。为此死前她暗暗发誓,若有来生,定要让渣男死无葬身之地,定要让爱她之人永远幸福。或许是老天有眼,竟真的给了女人一次重生的机会。这一次,且看她如何报仇雪恨,如何收获自己的幸福。

《冷酷霸总爱吃醋》精彩片段

滴……

滴……滴……

水管因长年失修,水滴渗漏敲打地板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声音。

破旧阴暗又潮湿的房间内,正躺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女人。

季熙然目无光彩,纤细的身上布满淤青和血渍,还有被刀子划过的一条条清晰可见的伤痕,全身上下竟没有一块好完好的肌肤。

她的面色苍如白纸,落魄不堪,但依然掩盖不住好容貌。

哒哒哒……

高跟鞋踩着地板的声音在此刻显得尤为突兀。

“哗砰!”

房门被大力撞开,房间里的人却不为所动。

季熙然依旧保持着原姿势躺在床上。

她已经被陶倩微和沈博承关在这里两个多月了,日复一日地折磨令她奔溃,她从一开始的反抗,到后面已经麻木了。

陶倩微见到她这副样子眉心紧拧:“你这副死样子,一动不动是想恶心谁?来抢我鞭子啊!”

她要的是季熙然生不如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否则她处心积虑做这么多是为了什么?!

陶倩微蹲下来,表情狰狞:“不怕打了吗?没关系,希望你听了我接下来的话,后还能保持这样的气度。你还不知道吧,白政寒死了!”

季熙然终于掀开眼皮看她。

“你……你说什么?”

“我说他死了,为了救你,像一条野狗一样被我们弄死了!”

“不可能……”

怎么可能?!!那么高不可攀的男人,被人称为大魔王的白政寒,从来只有他伤害别人的份,怎么会被人害死?

“看不出来,这白政寒还真是爱你,承哥哥跟他说,只要他自废一只脚,我们就放过你,他竟毫不犹豫地砍了!那血流了满满一地,地板都被染红了。”

季熙然眼眶发红:“不!”

陶倩微嘲讽一笑:“我们让他跪下来,他就真的拖着仅剩的一条腿跪了下来,只为救你。”

“够了,你别说了!”

陶倩微蹲下身,狠狠拍了拍季熙然的脸,“怎么,不敢听了吗?你也没想到吧,聪明一世的白政寒,竟然也会有为爱情昏头的时候!”

看着季熙然绝望的眼神,陶倩微脸上微露出满意地笑容。

“哦,是我说错了,他不是想不到我们在算计他,而是为了你甘愿不顾一切,哪怕有一线希望他都不愿放弃。你说你,一个这么爱你的人,你为什么就是不爱他呢?”

“陶倩微!”

季熙然双目通红,原来她也是会为白政寒流泪的,原来并她没想象中那么讨厌他、畏惧他,原来她也是在意他的!

可惜太晚了!

哗啦——

大门打开,此时另一个男人走进来。

沈博承搂着陶倩微,根本没看季熙然一眼:“微微,别耽误时间了。”

“承哥哥。”陶倩微软软靠在沈博承怀里:“也是,我们现在已经得到想要的财富了,也该送她上路了。”

“沈博承!”季熙然看着沈博承这张脸,完全已没有之前的爱慕与期盼,剩下的只有怨恨和不甘!

她和沈博承相处这么长时间,竟都没发现他是这种龌龊小人!

“都怪我识人不清才会被你们这对狗男女所欺骗!以后不会了……”

就在这一刹那,季熙然猛地撑起身子,血红的眼睛沁满恨意,向他们扑去:“你们这对狗男女,去死吧!”

沈博承急忙一脚把季熙然踹到地上。

季熙然背部撞向墙,生生咳出一口鲜血。

陶倩微掏出一把匕首,狠狠朝季熙然扎:“敢伤承哥哥?你去死吧!从今以后再也没人能处处高我一头了,就连你喜欢的男人也爱着我!你去死吧,去死吧!”

陶倩微像是一只地狱里的恶鬼,双目怒瞪,龇牙咧嘴,拿着刀一下又一下往季熙然血肉里扎。

季熙然感受血液从身体里流失,布满血丝的眼睛充满恨意,狼狈又凄惨地笑着。

“若有来生,我一定……一定要让你们俩受尽折磨,痛苦一生,不得好死!”

白政寒,对不起,这辈子是我负了你,原谅我到最后才明白你对我的心意。

若有来生,下辈子换我来爱你、护你!

嘶…….

遍布全身的疼痛感让床上的人儿骤然惊醒。

强烈的光线刺入眼帘,看清所在地后季熙然愣住了,一时之间难以置信。

这是她和白政寒的婚房!

她不是被陶倩微和沈博承杀死了吗?怎么会在她和白政寒的婚房内?

季熙然猛地起身。

“啊!好痛!”

怎么回事?

季熙然的思绪突然被一道凌厉又熟悉的声音打断。

“你醒了?”男人冷冽的声音里透露着些许紧张。

季熙然瞳孔大张,震惊地看着眼前的人。

白政寒,他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季熙然鼻头一酸,眼泪夺眶而出,无尽的愧疚和心疼充斥着她的心头。

她急忙掀开被子想向白政寒走去,只是脚一沾地双腿就软了下去。就在要摔倒时,一双大手将她扶起困在怀里。

闻到男人身上熟悉的味道和温暖的怀抱,季熙然双手紧紧地抱住男人。

白政寒看着季熙然的动作身体一僵,眉头微蹙:“季熙然,你在做什么?”

季熙然摇了摇头,哽咽道:“太好了白政寒,你还活着!”

“你又在演什么戏?难道被雷劈坏脑子了。”

“什么?”

“刘嫂打电话告诉我,下雨天你非要出去散步,被雷劈到了。”

季熙然瞪大眼睛,后怕、兴奋、惊喜……

白政寒的体温让她确定,她不是在梦里,她重生了!

回到了五年前,他们刚结婚后的一个月。

原来老天有听到她的心声,愿意给她一次弥补的机会,这次她一定会好好珍惜!

季熙然的惊喜和亲昵太过异常,白政寒周身降温不少,心里因为她的怀抱而生出的暖意,瞬间冷了下去。

想到她刚才说的话,白政寒俊朗的面庞上露出一抹嘲讽,幽黑的眸色也暗了几分。

“怎么,你很希望我死吗?”

 


“不,不是这样的。”

“季熙然,即使我死了,你也得给我守活寡,要是让我知道你背着我偷偷去见某些人,即使在地狱,我也会爬上来找你算账。”

季熙然闻言身体猛地一僵,搂着白政寒的手也松了些。

她一定是太得意忘形了,都快忘了白政寒是头号危险人物,毕竟“御城大魔王”这个称呼可不是白叫的。

季熙然看着眼前的男人,凌厉的五官透着高傲,嘴唇紧抿脸上写着不开心。

白政寒见她没有反应,以为她又开始厌恶他了,于是推开季熙然的手,向门口走去。

季熙然见状,猛地向前冲去,再次从背后抱住白政寒。

她哽咽的声音大了些:“别走,不要离开我,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后背紧贴着女人的柔软,白政寒再次僵住,准备跨出的步伐也停在原地。

白政寒眸色隐晦,他转头握住季熙然的肩膀,暗夜般漆黑的眼睛紧盯着她问道:“季熙然,不怕我了?以前只要见到我就跑,我稍微靠近一点你就会拿东西扔我,现在居然叫我不要走,你在想什么?”

对上白政寒的双眸,季熙然心跳猛地加快,抱着他的双手也微微颤抖。

但她仍旧没有松开,对着他的眼睛坚定地说道:“不!我不会再害怕了,以前是我做错了,不该对你那么凶那么坏,从现在开始,我会试着去了解你靠近你,和你好好相处,共度余生。”

白政寒听完冰冷的面容出现一丝怔忪,随即像是想到什么一样讽笑道:“不怕我?想跟我共度余生?抓着我的手怎么在颤抖?还是说你改变策略了,想以这种方法让我放松警惕,好逃离我身边去找那个野男人。”

愣了好久季熙然才明白,白政寒口中所说的野男人指的是沈博承。

季熙然抓着白政寒的手,望着他急忙说道:“没有,我不会去找其他男人,我的男人只有你一个,任何人都不及你的好,不如你优秀,你才是我最在意的那个人。”

如此露骨的表白让白政寒一愣,好看的薄唇微微一弯,但面上的表情依然冷淡。

察觉到白政寒的冷傲和无动于衷,季熙然颤颤开口道:“老公,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啊?”

老公?

白政寒心脏一颤,不可置信地望着她。

季熙然今天变化太大了。

白政寒暗色的眸子紧紧地盯着她:“你刚刚叫我什么?老公?”

“对啊,我们已经结婚了,难道我不能叫你老公吗?”季熙然眼眶微红,脸上尽显委屈的之情。

她刚重生回来,他明显不信她,她不知道该怎样缓和彼此的关系,只好先演一下楚楚可怜。

白政寒见状心脏一紧,有种说不出的心疼。

白政寒不自觉地伸出手,捧着季熙然的脸颊,原本冰冷的声音也添了些温度:“当然可以,我们是夫妻,你想怎么叫我都可以。”

铃……

一阵铃声不合时宜地响起,打破两人此刻的甜蜜。

两人同时望向手机屏幕,看见显示屏上的名字后,白政寒目色一暗,放下了捧着季熙然的手,转身拉门走去。

他出门前凉凉地丢了句:“把你的事情处理好后再下楼吃早餐。”

季熙然看着白政寒离开的背影有些失落,望向手机屏幕,她的脸上浮上一层冷意。

前世沈博承怎么虐待她、杀死白政寒的她可没忘记,这种剜心刻骨的痛,她会一点点慢慢地从他们身上讨要回来。

季熙然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后,没等沈博承开口便故意破口大骂:“你个龟孙养的王八蛋,一大清早的扰人好梦,是不是有病啊?有病就去医院治,别随便打别人的电话,要是待会再打电话过来就弄死你,听明白没有!”

说完话后季熙然就把电话挂断了,丝毫没有给沈博承说话的机会。

在接听电话之前,季熙然已经把声音给改了,沈博承那边听到的将会是壮汉粗吼厚重的声音。

白政寒站在门外听完季熙然的话,他愣了一下,回头看季熙然。

季熙然正舒爽着,没想到竟被白政寒全程撞破了!

季熙然小脸突然变红:“……”

白政寒依旧冷着一张脸,但却迈着轻快的步伐下楼去了。

另一边,沈博承望着手机有些发愣,仿佛还没从刚刚的吼骂声中回过神来。

他紧皱着眉头盯着手机上的号码,反复确认了好久,是季熙然的没错,刚刚那个粗鄙骂他的男人是谁?

带着疑惑,沈博承快速地按着季熙然的号码,再次拨了过去。

看见手机上显示沈博承的来电显示,季熙然没有意外,她接听后惊讶地开口道:“博承哥,你怎么给我打电话啦?”

听到季熙然的声音,沈博承心里松了一口气。

想到刚才,沈博承有些愤怒地开口:“熙然,你在哪里啊?我刚刚打你电话怎么是个男的接的?”

季熙然一抹冷笑浮现在脸上,但说话的语气却显得楚楚可怜:“博承哥,你在说什么呀?我刚刚没有接到你的电话啊,而且,房间里就我一个人,哪来什么男人啊。”

“没有男人?你刚刚也没有接到我的电话?”沈博承不禁疑惑。

沈博承还没想明白,电话那头就传来了季熙然哭泣的声音:“博承哥,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你怎么能污蔑我呢,我说了没有就是没有,亏我为你做了那么多,既然你这么不信任我,那你以后也别联系我了,咱们一刀两断,从此再不相见。”

季熙然说完,抽汲的声音更大了。

沈博承瞬间慌张起来,紧忙解释道:“熙然,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打你电话的时候听到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我有些生气,以为你背着我出去找男人了,你也知道我有多爱你,所以才会对你说话的声音大了一些,我并不是故意对你发火,我还是爱你的熙然,你别生气好吗?”


前世,沈博承就是用这些甜言蜜语将她骗得团团转,让她一次又一次地伤害白政寒,也让父母哥哥对她彻底失望。

不过,这一次不会了,那些想伤害她家人的人,她都会一一歼灭。

季熙然故意说:“你刚才凶我……”

沈博承思索了一会:“可能是打错电话或是串线了吧,对了熙然,白政寒没对你做什么过分的事吧?”

季熙然听着沈博承的话面上的冷意又多了三分。

沈博承这废物一心就想着怎么离间她和白政寒,然后借她的手从中获利,她前世鬼迷了心窍。

季熙然压低声音开口道:“没有,他没对我做什么,不过他最近发现你经常给我打电话,有些生气,准备找人对你动手。”

沈博承一听顿时吸了一口凉气,感觉浑身都冰冷无比:“熙然啊,白......白政寒有说具体要对我做什么吗?”

季熙然故作思考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毕竟他做什么都不会跟我说的。白政寒要过来了,我先不跟你说了,记得别再联系我了。”

说完,季熙然立马按下挂断键,无声骂了句傻子。

一转头,忽然对上了一道犀利的视线。

白政寒不知道在楼道转角站了多久。

“你……你不是下楼吃早餐了吗。”

“你电话打得太久。”

季熙然张嘴想解释,但白政寒根本不打算听的样子,转身下楼:“下来吃饭。”

季熙然叹了一口气,两人刚有所缓和的关系又变得恶劣……

“老公,等等我。”

季熙然赶紧追上去。

沈博承那边,一个阴毒的计谋在他内心升起:“白政寒,这可是你逼我的。”

季熙然还不知道,随口胡诌的一个借口差点害死白政寒。

餐厅。

白政寒西装革履地坐在餐桌前,慢条斯理地吃着早餐。

白政寒闻声抬头,见到季熙然时目光一紧,凛冽的眸子微眯,视线紧锁在她身上,像是有吸引力一般。

季熙然今天穿的是一款修身的雪纺连衣裙,裙子把她胸前的丰腴包裹的更加曲线动人,每走一步,裙边会微微晃起,露出修长笔直的腿。

往常,她根本不会让他看到这个样子。

白政寒眼眸里的惊艳并未表现,收回视线后又不紧不慢地吃着早餐。

什么意思?见了她连招呼都不打的,色诱失败,还生气呢?

季熙然慢悠悠地走过去,拉开凳子,坐在了白政寒的对面。

白政寒微微一愣:“你要和我一起吃早餐?”

“是啊,怎么了?不是你叫我下楼和你一起吃早餐的吗?”

白政寒觉得季熙然真的变了,因为她从不愿跟他同桌吃饭,往往都是等他出门之后,她才会下来用早餐。

今天也是他侥幸了,所以才会上去看她,结果听到那通电话。

白政寒自嘲地笑一声,薄唇微张:“先吃早餐吧。”

看到季熙然坐在白政寒对面,刘嫂也是微微一惊,这太太今天是怎么了,怎么会和先生一起同桌吃饭的,太奇怪了。

季熙然看着刘嫂:“刘嫂,我的早餐好了吗?我好饿啊。”

“哦,好了好了,我这就给太太端出来。”

刘嫂赶忙去厨房把季熙然的早餐端到季熙然面前,季熙然看到不一样的早餐有些疑惑。

“刘嫂,给我拿份和先生一样的早餐来。”

刘嫂下意识地看了白政寒一眼。

白政寒:“刘嫂,你先去忙。”

刘嫂闻言像是得到了救赎般,快速溜走了。

季熙然不解地问:“你为什么不让刘嫂给我换早餐啊?”

白政寒耐心解释道:“你从昨天中午睡到现在,什么东西都没吃,一下子吃这些吐司面包不好,先吃点粥暖暖胃。”

看着白政寒紧皱的眉头,还有带着担心的话,季熙然心里甜甜的,低下头去忍着不笑。

季熙然美滋滋地喝粥,感觉整个身体都暖起来了。

白政寒看着对面吃得欢快的人儿,紧绷的嘴角也不经意间露出一抹笑。

似乎注意到对面的强烈视线,季熙然猛抬头,就撞见白政寒眼眸里全是自己的倒影。

季熙然眼睛弯了弯,对着白政寒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这笑容直接让白政寒愣在原地。

始作俑者还在他心间挠痒:“你手里的面包好像很好吃,让我尝一下好吗。”

白政寒:……

“你在想什么?”季熙然眸里含情,娇娇开口。

要知道她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气,才敢开口跟白政寒说这句话。

白政寒幽暗的眼光摄着她,薄唇紧抿,面上的表情看不出喜怒,但能感觉到散发出的冷意。

他接触过的东西,她曾当做病毒一样避之不及,现在居然要吃他吃过的吐司,是不是又在玩什么把戏?

白政寒豁地一下站起来:“我吃完了,你慢慢吃。”

看着白政寒冷着脸要走,季熙然急了:“老公,喂我!”

白政寒:……

“你不喂我,我就不吃了。”

白政寒果然停下脚步,季熙然窃喜,拿起了手中的勺子:“老公,要不然……我喂你?”

白政寒看着季熙然的玉手,目色一暗。

季熙然干脆站起来,靠近他,身上的馨香若有若无的撩着他。

她缓缓靠近,贴在他颀长的身体上,一柄精致的勺子放在了他的嘴边。

白政寒的注意力全在柔软的身体上,脑里一片空白,受蛊惑般张嘴吞下。

她的手娇若无骨,肤嫩白皙,让人看了想咬一口。

见他吃了,季熙然笑得媚色娇然。

“对不起老公,我忘了你有洁癖了,你还要吃粥吗?我去厨房重新给你盛一碗。”

季熙然说罢就要收回伸手,结果却被白政寒一把握住。

白政寒稍微一用力,季熙然就被他压在桌上了。

白政寒撑着手,把季熙然掌控在桌与他整个人之间。

季熙然眼眶微红,这个男人真是爱惨了她。

他明明就有很严重的洁癖,居然还能吃下她吃过的东西,他对她到底有多宠有多爱啊。

“哐当!”

刚进门的时灿睿看到眼前的一幕,拿在手里的文件掉了一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