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南方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大佬能听见我心声

大佬能听见我心声

幸三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机缘巧合之下,颜清欢穿进了一部古言小说中,在得知自己是书中最为狼狈的小可怜后,她果断地选择抱大腿,求生存,而气运大佬穆玖琛就是这样闯入了她的眼中。只是她却不知,自己的小心靠近实际上早已被男人看了个通透……

主角:颜清欢,穆玖琛   更新:2022-07-15 22:4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颜清欢,穆玖琛 的女频言情小说《大佬能听见我心声》,由网络作家“幸三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机缘巧合之下,颜清欢穿进了一部古言小说中,在得知自己是书中最为狼狈的小可怜后,她果断地选择抱大腿,求生存,而气运大佬穆玖琛就是这样闯入了她的眼中。只是她却不知,自己的小心靠近实际上早已被男人看了个通透……

《大佬能听见我心声》精彩片段

墨阳国,穆王府前院。

颜清欢撑着一把粉白的油纸伞立于庭院中央,目光静静地落在穆王府大门处,长睫不时轻颤。

雪花漫天飘落,被油纸伞隔绝在顶上,但凛冬的冷风,却是无可挡,一茬一茬地刮过她的面颊。

颜清欢能感觉到小脸生疼,梳好发髻的青丝也凌乱地在她眼前乱晃,但她依旧不动不摇地站在那儿,内心一片坚定。

谁叫她倒霉呢!

一不小心穿进了《良缘寄浮笙》这本双女主虐文里,成了书里那个气运压得住男主们的大佬配角穆玖琛……的花痴义妹颜清欢。

仅是穿书那也就罢了,偏生她还要改变什么原文剧情,完成“虐文女主和男二HE”这个终极任务,如此,才能真正地在这个世界活下去。

更绝的是,这个世界……它居然排外,导致她这个丝毫没有气运护身的外来者,碰上原文男女主的事,不能直接作为。

不然,轻则反噬,重则抹杀。

所以她必须得找个气运压得住原文男主的人,蹭点气运护身,然后才能去大刀阔斧的改剧情。

符合条件的,只有原身的义兄穆玖琛,墨阳国的定安王。

他智谋无双,武艺不凡,手握五十万兵权,约是墨阳国总兵力的三分之一。

妥妥的大佬,抱紧了他的大腿,还怕没机会收拾渣渣男主和恶毒女配?

但,好死不死的是,原身刚得罪了他,哦……不是刚,是日常,在得罪。

一想起原身的那些事儿,颜清欢就忍不住眉头直皱,一个还未及笄的少女,不要脸不要皮地缠着穆玖琛。

暗中尾随、拦路告白、投怀送抱也就算了,她昨晚居然还偷窥穆玖琛沐浴!

偷窥就偷窥,她竟然还啥也没看见,白白受了穆玖琛一掌,成功地将她送到了……跳入陷阱的蒙面黑衣人脚下。

简直就是天降助力,蒙面人顺利地以她小命相要挟,逃了。

颜清欢凉凉一笑,他是逃了,可她惨了。

穿过来就要面临被遣送回“老家”沙城的局面,若真是被送去沙城了,她还如何背靠大佬崩剧情,直接灵魂出窍等着看尸身腐烂吧!

唉!生活不易,阿欢叹气啊。

颜清欢吸了吸鼻子,她是一定不可以被送回沙城的,所以得想法子让气上加气的大佬消气。

一气好办,给他来一场“花痴少女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表演就是,她人已经候在这儿了,就等目标大佬出现咯。

二气她就难搞了,大佬好像挺看重那个从他陷阱里逃出去的人,可那个人究竟是谁,大佬又为什么要抓他?

颜清欢想不出来,现在才墨阳国康定三年十一月中旬,除了与漠北的战争、平渊王的叛乱,没发生过什么大事。

男女主未有交集,第一批大臣嫡系子女被掳还没发生,没有灾害,没有官银失踪,第二批大臣嫡系子女被掳也还没发生……这些统统都还没出现。

颜清欢蓦地摇了摇头,想不出的问题,那就挪后再想,先把垂涎美色的错给认了。

只是大佬怎么还不出现,她都快冻死了!

长时间立在那里,被风吹得久了,颜清欢本就没有血色的小脸,由着大红斗篷的映衬,更显苍白。

终于,在她颤抖着冰冷的眼睫,心里念念叨叨,快要站不住的时候,穿着一身暗红色圆领官服的俊美男子走了进来。

眉目传神,面如冠玉,浑身透露出一股清冷矜贵的气质,正是她心心念念的穆玖琛。

颜清欢倏地松了一口气,水汪汪的桃花眼里不可自抑地漫上喜色,快速替换掉了初见那人的惊艳。

等他消气了,她一定要做他最贴心的小棉袄,轻轻松松地蹭气运。

穆玖琛一跨过门槛,便注意到了院中迎风而立的颜清欢,目光落到她额上缠着的布条时,稍稍顿了下,随后冷冷地移开。

脚下的步伐一刻也未停,径直地朝着自己的月华苑走去,没有半分要搭理她的意思。


颜清欢半张着的嘴还没吐出声音来,那人就已经背对着自己了,距离越来越远。

她心中蓦地一哽,将一双桃花眼睁得溜圆,随即无奈地鼓了鼓脸颊,秉承着“只要脸皮厚,冰块也能化成水”的原则,挪动着僵硬的双腿自行跟了上去。

一边追还一边喊:“哥哥……”

“王爷……”

“等一下!”

“我是来认错的!”

穆玖琛听到身后的动静,身形顿住,黑眸中闪过一丝不耐烦,下一刻又重新动了腿,步子迈得又快又长,没走几步便将颜清欢甩得老远。

颜清欢见他停下,差点就以为对方要搭理她了,结果他就真的只是停一下而已。

小棉袄顿时一口气堵在胸腔之中,上不去下不来,等她好不容易把气儿顺了,抬眸一瞧,对方的影儿都没了。

颜清欢那叫一个郁闷,气得扬了扬拳,又狠狠地跺了下脚,“什么人啊这是,一点都不怜香惜玉,注孤生啊这是!”

发了通牢骚之后,她倒是冷静下来了,知道不能怪他对自己视而不见,人家现在可气了。

要怪,就怪不断在死亡边缘疯狂试探的原身,给她留下了一堆烂摊子。

颜清欢想着,气愤地吹了吹额前的碎发,然后眸光逐渐坚定,既然郎心如铁,那她就多担待一点好了。

不就是月华苑吗,原身的记忆里有路,她自个儿摸着去。

带伤等在前院也不过是想着,穆玖琛可能会看在自己冒着风雪等他的份儿上,稍微心软一下的,结果失算了……

等到颜清欢单手叉腰喘气站在月华苑院门外的时候,守苑的两名护卫,面无表情地将裹着剑鞘的佩剑,交叉在她面前,一副“就不许你进”的架势。

颜清欢一脸黑线,嘴角一抽一抽的。

她就纳闷儿了,既然有人守在这里,那昨晚原身摸进穆玖琛浴房的时候,怎么就没碰到人。

而且,能不能不要用那防备色狼似的眼神看着她啊!

眼馋穆玖琛身子的人又不是她!

颜清欢心里忿忿,将伞微微偏了一下,躲在伞檐下快速地翻了个白眼。

待心情平复之后,她抬手扶了下垂落在脸颊的碎发,在脸上扯出一抹算得上端庄的笑容来,温声软语地说道:“两位大哥,我是来向王爷赔罪的,可否行个方便,让我进去一下。”

“王爷有令,此后不许清欢小姐踏入月华苑半步。”

颜清欢笑容不变,“我说我是来赔罪的!”

“王爷有令,此后不许清欢小姐踏入月华苑半步。”

颜清欢微微咬牙,“我……”

“王爷有令,此后不许清欢小姐踏入月华苑半步。”

跟个复读机似的!

瞧着两侍卫一板一眼的模样,颜清欢咬了咬下唇,藏在衣袖里的左手捏拳蠢蠢欲动,很想一手一个将他们扒拉开。

但很遗憾,她武力值比不过人家。

颜清欢憋屈地轻扯了下唇,但转念一想,她也不用在意这点小小的失利,撒泼不行,那就耍耍嘴皮子。

于是她笑得愈发的温柔,“两位可曾听过负荆请罪的故事?”

说完轻闪眸光,也不管两人是何表情,飞快地讲起了负荆请罪的典故,声音还拔得老高,时不时咳嗽一声,想引起某人的注意。

穆玖琛负手立于院内,冷着一张脸听她讲话,心知她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本不欲搭理,可脑子里莫名闪过她挺直脊背立在前院的样子。

明明冻得不得了,巴掌大的小脸,毫无血色,却偏要候在那儿。

眉宇间的坚定,像极了以死换他生的颜叔。

穆玖琛兀地握紧了拳,眸光微微失神,神色几经变换,终是如了颜清欢的意,现身在了院门处。

一双狭长的丹凤眼如利剑般地看向颜清欢,将她上上下下扫视了一圈,最后将视线落在她空空如也的左手之上。

霎时,穆玖琛的眸中映出讥讽之意,俊脸一片冷凝。


从未认过错的人,他根本就不该对她抱有任何期待!

“这就是你所谓的负荆请罪。”

声音清清冷冷,语气十分平静,却让颜清欢猛然悬了心,一个不留神,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咳咳……”

他虽厌恶着她,但做不到全然不管,所以颜清欢有猜测过,他可能会在附近。

但他出现得也太突然了吧,她都还没做好准备,伞还在头上呢……

颜清欢面上犹带惊惶,白嫩嫩的小手轻轻拍着胸口,眼神颤颤地瞄了穆玖琛一眼,心里寻思着……我该表演了。

她的样子落在穆玖琛眼里就是在心虚,激得他心中怒气更盛,不待颜清欢辩白,下一句又砸了过来,“本王看你是在空手套白狼!”

“没有的事!”颜清欢回得又快又狠,生生将穆玖琛的话音给压倒了,他俊美的脸庞有片刻的僵硬。

趁着他被自己吼得愣神,颜清欢以单身二十年的手速抖落了伞盖上的积雪,迅速将其收拢,然后双手相托,微躬着身,举过头顶。

动作一气呵成,流畅无比,像是在心中演练过无数遍。

“清欢已知错,特来请罪,请王爷责罚!”

颜清欢说完紧抿着失了血色的樱唇,秀气的眉毛悄悄扬了下,她就不信他会真的打!

她这番就地取材的行为,使得穆玖琛微挑了下眉,垂眸拢了下衣袖,缓缓从月华苑内走了出来。

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长,他便已站在颜清欢面前,目光扫过她发髻上的片片雪花,凉凉地落在高高举着的油纸伞上,还有她轻颤的手指……

“你以为,本王打不得你?”

语速轻缓,偏生语调冷冽,还夹着淡淡的讥讽。

听得颜清欢头皮发麻,心里划过一丝不安,正想说点儿什么缓和一下,手上蓦然一轻。

颜清欢瞳孔微缩,立马抬头望向穆玖琛,水润的眸中不自觉地添上了惊恐之色。

飘落的雪花砸在她的肌肤之上,瞬间融化成水,冰冰凉凉,她却丝毫没有感受到。

此刻映入她眼里的穆玖琛,微微偏着头,右手握着伞柄,左手抚着伞身,目光随着左手而动,一寸一寸地扫过伞身,嘴角轻勾,带着冷意。

渗得她出了一身冷汗,十指蜷缩,艰难地咽了下口水,心里直打突。

她有种错觉,他看的不是一把伞,而是一把剑,一把随时等着将她大卸八块的利剑。

呜……狗男人,不会真的打女人吧。

原身不认错他不打,她主动认错了还要挨打,这么一算,好像有点亏……

而且!她这么娇弱!这么可怜!这么美丽!他怎么下得去手!

颜清欢在心里哭唧唧,想退又不敢退,然后她便眼睁睁地瞧着狗男人将油纸伞竖了起来,冷漠无情地朝她扬了过来。

还是朝脸!

如此没风度的行为,让她又惊又怒。

情急之下,连忙将两只冻得冰凉无比的玉手捂在脸上,果断地旋身蹲下去,拿后背对着穆玖琛和他的作案工具油纸伞。

忐忐忑忑好一会儿,意料中的痛意却始终没有传到她的神经。

身后倒是传来了穆玖琛冷冷的陈述句,“既已知错,为何要躲。”

不躲是傻子!

这大冬天的挨一棍,那简直要痛到骨头里,她像是那么傻的人吗?!

颜清欢撇了撇嘴,有轻微的不满,却也只敢在心里不服气地怼人,迟迟不将遮脸的手撤下,最后从双手缝隙里蹦出一句万分虚弱的话来。

“咳咳……我身子不好,现在头也痛,脚也痛,手也痛,实在是害怕王爷这一伞下来,我就熬不过这个冬天了。不如等来年暖和了,王爷再责罚吧!”

语气越说越轻快,最后一句话里的憧憬简直无法忽视。

穆玖琛闻言,眉心隐隐一跳,只想送她八个字:厚颜无耻,想得太多。

甚至,某一瞬间,他还想将伞撑开了来,怼她脸上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