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南方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愿你日日皆欢喜

愿你日日皆欢喜

嗜甜如命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陆言欢一直以为自己的婚姻幸福美满,可直到三年之后,幻想中的美好婚姻彻底破灭……离婚成了她最无奈却也是必须做的选择,为了保全最后一丝颜面,她选择了净身出户。没想到离婚之后,她竟发现自己怀上前夫的孩子,决定生下来的那刻起,陆言欢便清楚这辈子怕是无法与周鹤凛断干净了。

主角:陆言欢,周鹤凛   更新:2022-08-22 11:3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言欢,周鹤凛 的女频言情小说《愿你日日皆欢喜》,由网络作家“嗜甜如命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陆言欢一直以为自己的婚姻幸福美满,可直到三年之后,幻想中的美好婚姻彻底破灭……离婚成了她最无奈却也是必须做的选择,为了保全最后一丝颜面,她选择了净身出户。没想到离婚之后,她竟发现自己怀上前夫的孩子,决定生下来的那刻起,陆言欢便清楚这辈子怕是无法与周鹤凛断干净了。

《愿你日日皆欢喜》精彩片段

七月的江海市,连空气都是烫的。

陆言欢从车上下来,抬头看了眼面前金碧辉煌的荣耀城。

两天前,她还信誓旦旦的和周鹤凛说,绝对不会签字离婚,然而,今晚她便不得不主动找上周鹤凛。

几分钟后,陆言欢在荣耀城经理的带领下,站在一处标为“888”的包厢门口。

经理推开门:“周太太,请进。”

陆言欢微颔首,说了声谢谢,抬脚走了进去。

包厢里,正放着欢快的爵士乐,里面人声嘈杂,烟酒气很重。

陆言欢进去,便吸引了不少的视线,她没过多理会,只是平淡的四处搜寻自己要找的人。

包厢内很大,人也很多,陆言欢找了几处,才在牌桌上找到周鹤凛。

姜颜衾一袭红色吊带裙,就坐在周鹤凛椅子扶手上,妖娆多姿。

最先发现陆言欢的是周鹤凛对面的男人。

他视线在陆言欢身上停留了一瞬,轻佻的吹了个口哨,阴阳怪气笑道:“周总,好像有人找你呢。”

经他提醒,牌桌上其他人才朝陆言欢看了过来。

“周总,是你太太。”牌桌上另一位男人意味深长笑道。

在座的没有几个不认识陆言欢的,更没有几个不知道她是周鹤凛的太太。

三年前,周鹤凛和陆言欢的婚礼可谓是轰动一时。

周鹤凛盯着陆言欢看了两秒,收回视线,抛了张牌出去,“九条。”

陆言欢走到周鹤凛面前,姜颜衾抬手搭在周鹤凛的肩上,大半个身体亲密的贴着周鹤凛,红色指甲油在黑色衬衣上分外显眼。

姜颜衾弯着红唇笑道:“言欢,你怎么来了?”

陆言欢并未理会她的话,也没心思去管其他人看戏的眼神,只看着周鹤凛面无表情冷峭的侧脸,淡声道:“我想跟你谈谈。”

周鹤凛眼皮都没抬一下,“谈什么?”

陆言欢抿了下唇,“离婚的事。”

话毕,她将签好的离婚协议放在周鹤凛面前,“我已经签好了,随时都可以去民政局办手续。”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和周鹤凛说离婚的事情,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而且显而易见她是被抛弃的那个。

可是,她等不了了。

陆言欢知道周鹤凛是个心狠手辣的男人,向来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可从未想过,周鹤凛对她也是如此,她自以为是觉得,周鹤凛多少会念及几分夫妻情分。

周鹤凛垂着眼皮,并未去碰面前的离婚协议,也没开口说话。

陆言欢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牌桌上一时间有些诡异安静。

“嗤”的一声响,打破了平静。

姜颜衾朝对面看了眼,只见男人嘴上咬着支烟,擦了根火柴漫不经心的点着火,他微微低头垂着眼皮,火光映着他的脸。

旁边的男人也想点一根抽着看戏,却发现烟盒空了,于是身体倾斜了下,好声好气说:“璨璨,给我根。”

沈璨撩起眼皮乜了他眼,似笑非笑说:“一根十万,抽不抽。”

“你他妈这烟是镶钻的吧?”秦睿拿起空烟盒朝沈璨脸上砸了去。

沈璨手一挥,挡开了,然后烟盒猝不及防的砸在了陆言欢头上,跟着掉在了地上。


秦睿轻咳了声,瞪了眼沈璨,嬉皮笑脸说:“周太太、啊,不对,陆老师,抱歉啊,我并不是想扔你。你要是不高兴,麻烦找沈璨,都是他的错。”

陆言欢终于从周鹤凛身上转开了视线,先看了眼秦睿,又看了眼沈璨,后者眉梢挑了下,耷拉的眼皮漠然看她,略显挑衅,没有半点要道歉的意思。

陆言欢不带任何情绪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轻描淡写的移开了视线。

秦睿觉得有些无趣的砸吧了下嘴,原本以为有好戏看的。

陆言欢重新将视线落在周鹤凛身上,“如果你不想姜小姐受到伤害的话,我建议你给我几分钟时间。我在外面等你。”

不管怎么说,陆言欢和周鹤凛还没离婚,姜颜衾和周鹤凛哪怕再爱,也只是一段见不得光的关系。

陆言欢说完,转身走出了包厢。

她在包厢门口等了几分钟,周鹤凛才从里面出来。

他眼神又深又沉的盯着陆言欢看了会儿,并未开口说话。

忽然,有人从旁边经过,大概觉得他们之间的氛围有些诡异,过了片刻,径直迈开腿往幽暗的长廊深处走去。

陆言欢停顿了几秒,她才跟上去。

周鹤凛停下,点了支烟夹在指尖,他看着燃烧的火光,并未抽,“我改变主意了。刚才那份协议不作数。”

陆言欢眉心微不可察的皱了皱:“什么意思。”

周鹤凛掀起眼皮,毫无波澜的看着她,“言欢,你应该很清楚,我这个人最讨厌被威胁。离婚协议我会让律师重新拟一份,你父亲在监狱也会平安,不过,你净身出户。”

听到这话,陆言欢忽然笑了,到底是讨厌被威胁,还是因为那个人是姜颜衾?

“成交。”

原本她就没想要从周鹤凛那儿得到什么,她签过的那份协议上周鹤凛给了她什么条件,她压根就没仔细看过。

只不过,听到周鹤凛这番话,陆言欢还是挺难过的。

这三年的婚姻对周鹤凛到底算什么,连丁点的情份都没有吗?

\

一道闪电劈开夜空,紧跟着一道雷声震耳欲聋,转瞬一场暴雨袭来。

陆言欢麻木的走在暴雨中,脑海里浮现的全是三年来和周鹤凛在一起的画面。

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下,她猛然摔在了地上。

膝盖上的疼痛让陆言欢好一阵才缓过来,她撑着地面想要起来,却发现全身仿佛脱力一样,完全使不上劲儿。

暴雨中,车辆行人都匆匆的,只有陆言欢跪坐在雨中,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像一尊雕塑。

“滴!滴!”

两声尖锐的汽车喇叭声,让陆言欢收回了思绪,她手撑着地有些摇晃的站了起来,也就几分钟的时间,她身上的衣服就湿透了。

站稳后,她才侧目看了眼,旁边的非机动车道停着辆银灰色跑车。

雨太大,陆言欢看不清车内的人。

突然车窗半降,露出驾驶位上男人的半张侧脸,他朝陆言欢看了眼,说:“周太太在这儿玩自虐呢?可惜了,周总如今美人在怀,也看不见呐。”

男人眼神有些冷,语气漫不经心,很欠。

陆言欢好像没听到对方讽刺的话,她静静看了男人一会儿,突然走上前去,说:“沈璨,今晚你有时间吗?要不要跟我去开房?”

惊讶从男人眼底一晃而过,跟着沈璨靠着椅背,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女人身上穿着雪纺衬衣和黑色阔腿裤,衬衣扎在裤子里,显得身材比例极好。

因为衣服都湿了的缘故,雪纺面料贴着皮肤,即便穿了吊带背心,姣好的身形轮廓依旧一览无余。

他笑了笑:“周太太,你哪来的自信觉得我沈璨会上一个周鹤凛不要的二手货?”


沈璨讥诮的哂笑了声,车窗在陆言欢面前缓缓关上,跟着,车子启动,快速碾过一个积水的低洼,溅了陆言欢一身的水。

脏水溅到脸上的时候,陆言欢本能的闭了下眼睛,再睁开眼,忽然就清醒了过来。

她大概是疯了,才会对沈璨说出那样的话。

陆言欢淋了雨,回到家就感觉到身体不舒服,洗漱完上床休息,一晚上浑浑噩噩梦不断,都是些以前的事情,真实的、虚幻的交织。

第二天,她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打电话来的是周鹤凛的律师,说已经拟好新的离婚协议,马上就到了。

意思很明显,让陆言欢提前最好准备,尽快签字完事。

陆言欢没让律师跟上次一样,被她扫地出门,这次律师将离婚协议给她的时候,她只大概扫了眼,便利落了签了字。

离婚协议一签,周鹤凛的电话便打了过来,说民政局那边已经约好,下午四点过去办手续。

真是急不可耐。

陆言欢到民政局的时候,距离四点还有五分钟时间,周鹤凛还没到,她在门口站了会儿,然后便看到一辆熟悉的车停在路边。

两侧的车门几乎同时打开,和周鹤凛一起来的还有姜颜衾。

姜颜衾一身大红色的挂脖连衣裙,裙摆很短,露出两条细长的腿儿,她皮肤雪白,尤其在红色的衬托下,摇曳生姿。

姜颜衾等着周鹤凛走到身旁,她才亲密的挽着周鹤凛的手臂朝她走来。

陆言欢觉得这个画面格外的刺眼,刺的她眼睛酸疼,和周鹤凛结婚这几年,她挽过周鹤凛无数次,可没有一次,周鹤凛用这种眼神看过她。

浓烈的、粘稠的占有欲,满心满眼都是身旁的人。

周鹤凛是个很冷情的人,对谁都是,除了姜颜衾,好像将他所有的热忱都给了她一样。

剥离开来看,其实周鹤凛和姜颜衾很般配,俊男美女,一个冷情一个热烈,光站在一起的时候就足够养眼了。

陆言欢恍惚想着,两人已经走到跟前。

姜颜衾弯唇对她笑了笑,“抱歉啊,言欢,让你等久了。都怪周鹤凛……”

她半个身体依偎在男人身上,娇嗔的瞥了眼,眉眼间尽是风情。

陆言欢抿着唇,没说话,脸色苍白没有丝毫血色。

周鹤凛看了眼姜颜衾,脸上没什么表情,眼神也没任何波动,只是格外的深沉。

跟着他淡淡看了眼陆言欢,说:“进去吧。”

陆言欢没看他,转身就进了民政局。

周鹤凛眼神在她身上停留了片刻,姜颜衾笑了笑,“怎么,舍不得?”

周鹤凛没应她的话,手臂扣紧了她的腰,几乎是不容抗拒的带着她进去。

二十来分钟后,周鹤凛和姜颜衾先出来,陆言欢落后了一段距离。

两人先上了车,姜颜衾拿了车钥匙在手中把玩,看到陆言欢出来,她转头对周鹤凛,像个女王一般,命令道:“亲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