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南方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近卫军首领

近卫军首领

风尘落雨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尘岳是从山村里走出来的少年,本想着早点出来赚钱,为家里减轻赋税,为自己攒点钱留着日后娶媳妇,没想到竟意外从军,走向了军营。心无旁骛,他全身心的投入到训练中,随着军功的不断积累,尘岳的身份也在一点点上升,大权在握之际,却遭遇国破家亡的时刻,对此他岂能坐以待毙。

主角:尘岳,马灵儿   更新:2022-08-22 11:3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尘岳,马灵儿 的武侠仙侠小说《近卫军首领》,由网络作家“风尘落雨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尘岳是从山村里走出来的少年,本想着早点出来赚钱,为家里减轻赋税,为自己攒点钱留着日后娶媳妇,没想到竟意外从军,走向了军营。心无旁骛,他全身心的投入到训练中,随着军功的不断积累,尘岳的身份也在一点点上升,大权在握之际,却遭遇国破家亡的时刻,对此他岂能坐以待毙。

《近卫军首领》精彩片段

大周朝边境,武关外

一处密林之中,人影错落,皆手执弓弩,腰悬利刃,好像在等待着什么,这时候想起一阵豪迈的喊声:“小岳子,紧张不,杀过人吗?”说完目光看向身旁一位面带青涩的少年。

“没,三个月前刚从军,这是第一次出任务,伍长,你说这伙蛮子是怎么窜进来的,是不是要打大仗了?”

少年嘴里应答着,眼睛却不时四处游荡着,握着弓箭的手已经开始出汗了,一眼就被人看出很紧张。

伍长摇了摇头不说话,看向了身旁衣着与普通士兵有异的百夫长,百夫长王贵是个老兵了,参军十年大大小小打了不少仗,但是功劳都被上头给吞了,不然早升校尉了。

百夫长吐了口唾沫:“边境这几年还算安稳,今年入秋以来燕戎不断向边境增兵,这伙估计是敌人斥候,打探军情来的,好不容易被我们发现了,估摸着太阳落山前就会经过这,宰了他们老子回去就能升千夫长了,这次谁敢跟我抢功,老子一定翻脸!你们这伙人给我放机灵点,不少新兵蛋子,老子也是晦气,手里被抽走了不少人补充到周将军麾下,换来一群娃娃!”

众人闻言都点了点头,随后密林中又恢复了平静,耐心的等待着。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来了!”先前被称呼为小岳子的年轻人直了直身子,手里的弓箭开始跟随着马队移动。这队骑兵大概二三十骑的样子,进了密林之后就放慢了速度,四处观察着,手也握住了刀柄。

百夫长见状就知道是队精兵,暗暗骂了一声。随着敌人慢慢进入了伏击圈,“放!”

“嗖嗖嗖”利箭从密林四处向燕戎骑兵射去,十几号人顿时应声落马,领头的见状不妙,双腿一夹马肚子就准备硬冲过去。

一支利箭射来,狠狠的扎进了他胯下的马腹中,战马轰然倒地,领头的斥候也滚落下马。这时从树上跳下来不少人影,把还留在马背上的人都扑了下来,为了防止他们真的打探到什么情报,百夫长事先进行了周密的安排。

“杀!”百夫长一声大吼,就当先冲了过去,小岳子也抽出腰刀往前冲,剩下来的十来个敌人围成一圈,想殊死一搏,为首的面露凶悍,毫无惧色。

两边开始了短兵相接,由于这边夹杂了几十号新兵,一个接触就有几个新兵受伤了,见状不太妙的百夫长当先朝领头的斥候砍去,一刀劈下,被蛮子一个侧身躲过,紧跟着一脚就踢在百夫长小腿上,百夫长一个踉跄险些没站住。

旁边另一个蛮子趁势举起马刀,眼看就要落在百夫长头上,小岳子一个前冲,一刀劈在了那蛮子的后背,蛮子应声而倒。

随着众人一拥而上,余下的十几个人在拼死一战之后都被杀死,没有一个逃掉。

战斗结束,百夫长心有余悸的喘着气,看着被鲜血染红的树木杂草,再次吐了口唾沫走到小岳子身旁拍了拍肩膀说道:“好小子,救了我一条命,第一次杀敌吧,怕吗?”

小岳子抹了抹衣服上的血迹:“不怕,大家都在,有什么好怕的。”

“哈哈,好样的,打扫战场,仔细检查有没有信件情报之类的。”百夫长转头对众人命令道。

看着己方也有十几个人的伤亡,百夫长暗自疑惑,这伙人身手不错啊,遇到伏击竟然还能有这么强的战力,应该不是一般的斥候啊。

这伙人深入到武关后,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小岳子,尘岳,凉州凤阳郡人,三个月前刚从军,简单的训练之后就被分到了百夫长麾下,这是他第一次执行任务,也是第一次杀人,说不怕是假的,回想着刚刚鲜血四溅的一幕,还是有点发怵的,但是好歹是铁骨铮铮的汉子,怎么能漏了怯。

众人打扫完战场,找到一封信,百夫长嘟囔着:“老子也不识字,也不知道写的啥。”尘岳挤了过来瞅了瞅:“好像是武关城防部署。”

百夫长愣了一下,先是疑惑你一个大头兵竟然还识字,随后皱起了眉头好像在思考着什么。尘岳心中也是一惊,武关是大周朝边境重要的关隘,怎么可能一伙斥候能打探到这种情报,难道?

尘岳甩了甩头,这也不是他一个大头兵该考虑的。

随后众人开拔,准备返回武关,为了追击这伙敌军斥候,已经离武关城很远了,都快进入燕戎地域了,而且战马都藏在了离此地不远的山谷之中,来回取马还需要时间,此地不是久留之地,万一遭遇大股敌人可就有来无回了,不过现在双方还是小规模试探,应该点子没那么背。

伍长来到尘岳身旁:“小子可以啊,身手不错还识字,说不定以后能混个校尉当当,到时候可记得拉老哥一把啊,说说,为什么参军啊?”

尘岳饶了饶头:“这几年年景不好,家里的收成也就差了,当兵可以免除赋税,还可以拿军饷,等我攒点钱,就回家成亲。”

“哈哈哈,毛还没长齐就想着成亲,回头哥给你抓个燕戎娘们,你家里一个外面一个,让你当两回新郎!”闻言众人都哈哈大笑,一扫刚刚战斗一场的紧张气氛。

百夫长也笑了笑,军营里的汉子,互相开开玩笑才代表融入在一起了,随即带着众人向武关进发。

这是大周朝武德四年,天下共有四国,大周、北金、南越和燕戎。

其中大周是疆域最为广阔的,地处中原,占据富饶之地,共分四十州,边境与三国都有接壤,其中南越和北金国土偏小,一直偏安一隅,与大周朝少有兵戎相见之时,唯独这个燕戎,原本是各自为战的几十个游牧民族,随着燕戎这一支强势崛起,四处征伐,短短十年时间一统草原,立国燕戎,国主慕云苍澜自称黄金可汗,统一草原之后依旧不满足,集结各部族向边境增兵,企图侵犯大周。

近些年大周朝内部其实也不稳定,几大世家朝堂上互相倾轧,争权夺利,党争频繁,各谋私利。军队因为安逸的太久,除了边军战斗力尚可,其他地方的驻军少有精锐,吃空饷,扣军粮的事常有发生。

此次燕戎蠢蠢欲动,原本边境就一直与游牧部落有摩擦,但是现在面对一个统一的游牧民族,不得不谨慎,大周为了以防万一,除了集结边军之外,在周围各州紧急征召士卒,尘岳就是此次征兵的时候从军的。

尘岳家在凉州的一个小村庄,凉州盛产军马,土地贫瘠,所以凉州人自古以来民风彪悍,很多男子自由练习骑射,参军的很多,由凉州士卒组成的军队,战斗力一直是上乘。

尘岳是家里的独子,爹娘淳朴善良,一直在家种地,偶尔会养几匹马然后卖给官府做军马,从小与村里的教书先生马丛之家定了娃娃亲,自幼与马家女儿马灵儿一起长大,马家女儿大了尘岳一岁,所以从小尘岳就一口一个灵儿姐。

因为这年头光景不好,地里没什么收成,两家人都快吃不饱饭了,更没钱交赋税,遇上征兵,在几经考虑之后,尘岳就出来从军了,当兵不仅免去了家里的赋税,还能让两家人都有口饭吃,走之前的一个晚上,尘岳轻轻地抱着马灵儿说:“灵儿姐,等我回来。”

怀里的佳人红着眼眶道:“一定要活着回来,等你回来,我们就成亲。”尘岳点点头,不由得抱紧了灵儿,享受着离别前的安逸。

想到这里,尘岳的眼眶不禁一红,看向家的方向,轻轻地呢喃一声:“等我。”接着拍马跟上了行进中的队伍。

 


远处响起一阵马蹄声,大队骑兵由远及近,进入先前伏击的密林之中。

这队骑兵虽然也是燕戎装束,但是与先前被截杀的斥候则完全不同,人人皆披软甲,手持长矛,要知道燕戎因为是游牧民族,虽然战力强悍,但是冶铁技术十分落后。

一般的燕戎骑兵作战只会穿戎服,戎服是本民族的服饰,样式为紧身窄袖的袍服,有交领和方领、长和短两种,长的至膝下,短的仅及膝。

这种戎服虽然轻巧方便,但是不具备防御能力,一旦短兵相接,非常容易受伤。而这队骑兵能披软甲,说明是一支燕戎精兵。

为首一人并没有穿铠甲,而是身着华服,透露着一股贵族气息。

他面色阴沉的扫视着没被打扫干净的战场,手一挥,顿时就有十几人翻身下马,四处搜寻着。贵族公子背着手,看向远方。

不一会儿,一名偏将在身后拱手而立:“公子,确定了,就是之前派出去的那队人,一个不少,尸体都在这了。”

“东西呢?”

“没有,都搜过了。”这名偏将犹豫了一下。又接着说道:“看这里的泥土被翻开的时间应该不久,根据末将推算,伏击顶多发生在两个时辰之内,按理来说他们还走不远。”

华服男子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这帮人胆子还真大,敢追这么远,既然来了那就别回去了,离这最近的应该就是武关了,你带三百精骑先行,一定要拖住他们,我随后就来。”

“诺!”偏将翻身上马,一队骑兵快速的朝先前尘岳他们撤离的方向追去。

时值初秋,天气还是挺凉爽的,太阳缓缓落山,天色开始阴暗下来,一场危险正在逼近。

百夫长王贵看天色渐晚,正琢磨是不是在这休息一晚,先前开玩笑的那名伍长侯勇拍马上前问道:“今晚是不是就在这里休息一下,明早再赶路,估计还要七八个时辰才能回营。”

王贵犹豫了一下:“不宿营了,大家先休息一下吃点干粮,争取天亮前回到武关。”心里想着那张武关的城防部署,王贵心里总有些不安。大家闻言都下马掏出了各自的干粮袋开始吃了起来。

尘岳一**坐在地上,掏出干粮啃了起来。吃着吃着突然察觉到一丝不对劲,转身朝远处看去,远处一队骑兵正朝着自己这边过来,一股肃杀之气扑面而来。百夫长霍然起身:“出事了!”

王贵看着那一队身披软甲的燕戎骑兵,大喝一声“上马!迎战!”

此时撤退已经来不及了,要是在逃跑的过程中,被敌军追上,那么用后背迎敌的结果就只有被屠杀的份了,唯一的希望就是在骑战中消耗对方的体力马力,并且自己还要活下来,才有可能伺机撤退。

所有人抽刀而立,默默的等待着命令,缓缓地排列成两队横列,总共不过百骑,毫无阵容的宽度和深度可言,百夫长心里清楚,今天必定是一场血战。

尘岳心里一紧,这是他第一次骑战,虽然从小就练习骑马,可是数百骑得骑兵对撞还是头一次更何况此次出来每个人都只配了弓弩和马刀,连长矛都没有,这样就缺少了第一次破阵时的优势,一寸长一寸强!

而且此时弓箭已经失去了作用,等不到你放完第一轮齐射,马队就能冲到眼前,到时候失去了冲锋的蓄力,己方的阵营一冲便垮,只能任人屠杀。

骑兵移动的非常快,转眼就接近了不少,王贵刀柄一挥:“冲!”说完就开始了冲锋,一整排的骑兵以王贵为中心,形成一个锥形的锋线,尘岳在第二排,因为老兵在前抗住第一波冲锋,新兵在后,避免第一轮接触就出现大量的死伤。

燕戎骑兵也默契的渐次排列成四条锋线,企图以人数的优势耗死大周骑兵。

“轰!”仅一个照面,双方便各自有十余骑落马,王贵这边因为没有长矛,伤亡还要更甚,第一波接触尘岳的压力被前方的老兵挡下了,第二波就没这么轻松了,一根长矛猛地刺来,尘岳一个侧身,用刀一个格挡,枪尖几乎是贴着胸口滑了过去,有惊无险。

跟着就是对方的第三波锋线,这次不可能躲过去了,尘岳恶狠狠的吐了口唾沫:“来吧!”迎面又是一根长矛刺来,尘岳俯身下探,一个井底捞月,一刀砍在了燕戎骑兵的腿上,燕戎蛮子一声惨叫落下马去,尘岳顺手握住长矛,一把夺了过来。然后摆成冲锋姿势,目光狠狠地盯着下一名燕戎骑兵,谁更狠,谁就活!

马过!人落!出阵!

一次穿阵,尘岳已经气喘吁吁了,看着胳膊上被划开的血口,心有余悸,刚刚再偏一点,死的就是自己了。他抬头一看,发现己方还活着的只有二十余骑,心头便是一凉,难道第一次出任务就要死在这了吗,绝对不行!

王贵看着剩下的这点人,胸中悲愤,要是自己完成任务就全速赶回去,就不会落得这般境地。还活着的基本上都是老兵了,新兵在这种劣势的交锋中,几乎不可能活下来。

他看向一旁正包扎着胳膊的尘岳,咬咬牙,从怀里掏出那份缴纳的情报吗,来到尘岳面前:“今天估计是走不了了,待会我们再度冲锋,你跟在后面,保留体力,这份情报你带回武关,交给骑军左都统周如海,一定要亲手交给他,其他人一概不给。要是回不去,就毁了它。”

“头,我不!”

“啪!”百夫长一个巴掌甩在了尘岳的脸上,“你知道这份情报意味着什么吗,带不回去,燕戎可能就会突破武关,到时候,数万大军,几十万百姓,生灵涂炭!

你以为我是为了你吗,我是看你机灵,身手也不错,活下去的概率大,别让我们这些兄弟白死!”

“诺”尘岳红了眼眶,狠狠的点了点头。

此时异变骤生,远处想起一阵号角声,只见先前的华服男子带着剩下的燕戎骑兵正在靠近,“还有援军!”百夫长和其他人对视一眼,不能拖了,必须立刻突围。

第二轮冲锋开始了,此时双方已经互换了位置,燕戎骑兵也重新整顿了好了队形。这边没多少人了,所以只排成了一条锋线,尘岳跟在了百夫长的身旁。

冲锋开始,大周骑兵原本笔直的锋线,慢慢的再度形成一条锥形,尘岳落后一拍,呆在了队伍的正后方。

“喝!”百夫长一声大喝,阵型再度变化,二十余骑形成两排,组成了一个略微厚实的阵型,紧紧的将尘岳挡在身后,尘岳紧握住之前抢来的长矛,吊在队伍的最后。

他知道,这一轮冲锋过后,将会无一幸免。到时候只有靠自己了,所以现在必须保存体力。

刀光火石之间,双方一错而过,转眼间,大周骑兵就纷纷殒命,就在最后百夫长落马的瞬间,尘岳一夹马肚,一矛刺死了左前方挡路的燕戎骑兵,随后速度再提,一口气冲出了敌阵,紧接着一口气冲到了对面的山坡上,随即勒马,回头看向刚刚血腥的战场。

华服男子已经到了战场,丝毫不在意战场上的血腥味,策马缓缓的行到队伍的最前方,偏将在他耳边低声说着什么,随后把最后一个活口拉到了阵前,尘岳一看,是百夫长,胸口被刺了一刀,鲜血不停的外流,奄奄一息。

华服男子一脚踩在王贵的胸口,缓缓的举起刀,猛地挥下,尘岳心头一颤,狠狠的盯了华服男子一眼,伸出手,在虚空一划,然后策马掉头,往武关方向奔去,两次冲锋,身上留下了好几个伤口,血已经快止不住了。再不走,就只能等死了。“头,我会给你报仇的。”尘岳心头默念着。

华服男子挑挑眉,笑道:“有意思。”

“要追吗?”偏将垂首问道。

“不用了,算了,追也追不上了,回吧。”偏将便不吱声,退到一边。

一阵微风吹过,吹起了男子的外袍,露出里面的腰带,一只雄鹰有八只爪子,栩栩如生的绣在腰带上。

八爪雄鹰,燕戎皇族!

 


夜幕笼罩着大地,在通往武关的官道上,尘岳正在飞马疾驰,他给自己的伤口做了简单的包扎,但是他的神智已经有些模糊,要不是心中活下去的信念在支撑着他,可能他已经倒下了。

这时迎面来了一队骑兵,尘岳一看是周朝的军服,便放松下来,从怀里掏出自己的号牌,大声喊道:“斥候营,王贵所属,骑兵尘岳!”话音未落,骑兵就来到了眼前,为首一人问道:“我们是周将军派来接应你们的,其他人呢?”

尘岳刚想回答,一阵无力感就涌上心头,栽下马去。来人赶忙下来扶住他:“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我要见周将军,遇袭,全队尽没!”说完最后一句话,尘岳便晕了过去。

来将一脸惊骇:“快,来两人扶住他,立即回营,我要见将军!”来得快去得也快,眨眼间,官道又恢复了平静。

武关城,左都统将军府

“我这是在哪?”尘岳不知道昏迷了多久,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浑身无力,但是能感觉到自己的伤口已经被处理过了。

“小伙子,你终于醒了,这是将军府。”旁边有一位四十来岁的人,身着便服,神情肃穆,不怒自威,正看着自己。

“将军府?这个人一看就是久经沙场之人?该不会就是周如海吧。”尘岳正思索着,男子又开口了:“你是跟着王贵一起出任务的士兵吧,我在你床边等你一天了,听说你在昏迷前要见我,说说吧,发生了什么事。”

“您就是周将军?”确认了心中的想法,尘岳突然心中疑惑,一个将军为什么这么关注百夫长的行踪。但随即就想起了昨天惨烈的厮杀,同袍战死,一股悲凉就涌上心头。

“昨天我们先是在密林中伏击了一队燕戎蛮子,然后......”尘岳仔细的诉说着出事的经过,周如海在旁边听着,看不出有什么表情,当听到王贵被杀时,突然浑身一颤,紧握了拳头。

“这就是整件事的经过,缴获的情报就放在我的衣服内衬里,百夫长交代,一定要亲手交给您,不能跟任何人讲。”说完就指了指自己被叠在一旁的衣服。

“东西昨天军医帮你清理伤口事我已经看到了,这件事你定要保密,不管是谁,都说没缴获任何东西,只是在外巡检时被伏击了。”周如海顿了顿“王贵,王贵啊,这次是我害了你。”

“将军,此话何意?”尘岳不解的问道。

“罢了,憋在心中多年,今天就跟你讲讲吧,你是不是听过王贵从军多年,也立了不少功劳,但是一直没有往上爬,到今天也就做了个百夫长。”

“是的,据说是被某个上司占了功劳,这混账东西,军营之中怎么会有这种人!”尘岳不忿的说道。

“哈哈,那个人就是我。”周如海大笑道。尘岳愕然。

“没关系,其实,当初我是和王贵一起参军,本来是很好的兄弟,后来我的姐姐嫁给了他,两个人很相爱,虽然聚少离多,但是日子也还过得去,但是在有一次王贵回家探亲时,夫妻两在路上遭遇马匪,我姐姐落得惨死,王贵也是重伤而归,从那以后我就恨他,恨他没有保护好我姐姐,他也深感自责,每次立了什么功劳,都主动让给我,其实不是他不想做官,可能这就是他补偿我姐姐的方式吧,就这样我一开始升的就比他快,再加上后来我扫平武关附近的马匪,攒了不少军功才走到了今天。王贵就一直止步于百夫长。这么多年过去,其实我已经不恨他了,本来这次的任务我认为万无一失,就派他去,这样回来之后就能趁机给他升个官,没想到出了这种事,唉!”周如海叹了口气,走到窗边,看着窗外,不再说话。

尘岳也静静的看着这道背影,原本驰骋疆场的将军,此刻却显得格外悲凉。

周如海任武关骑军左都统,其实这并不是真正的朝廷官职,实际上应该称为从四品武关骑军宣抚使。武关是凉州辖境内的重要关口,又是边境屯军之地,驻军较多,步军骑军加起来好几个宣抚使,喊宣抚使容易混淆,所以久而久之,官职名就不再称呼朝廷正职,都喊周都统。武关骑军分为左右两军各一万人,统军之人分为左右都统,步兵也分为左右两军,各一万五千人,也有左右两名都统,这五万人就是武关的野战部队,还有一些城防,治安部队,不过战斗力不强,大部分都是没打过仗的士卒。

周如海沉默良久,缓缓转过身来:“暂时你就做我的亲兵吧,情报之事可能有内奸,现在你呆在我身边比较安全,另外王贵既然选择让你活着出来,证明你还是有两把刷子的,我就当帮他最后一个忙了,你要是有能耐,就证明给我看,以后当的官肯定比他大。”说完就转头朝门口走去。

“好,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不管何时,只要有机会杀了那个华服男子给头报仇,您一定要让我亲自动手!”尘岳喊道。

一只脚已经迈出房门的周如海身形顿了顿,点了点头,然后就消失在门外。

“头,不会给你丢脸的!”这一刻,尘岳的眼神变得更加坚定和凶狠。

休息了几天,尘岳的身体终于恢复了大半,幸亏都是皮外伤,再加上身体不错,恢复的极快。尘岳开始下床活动活动,来到院子里扎起了马步。不一会儿周如海来到院子,饶有兴致的看了一眼:“到底是年轻了,这才没多久就又活蹦乱跳了。要是觉得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待会就去找亲兵卫队的校尉石汇,去熟悉一下卫兵的事务。”

“诺!”

锻炼了一会儿,吃了个饭,尘岳就来到了亲兵营找到了石汇,说明了来意。

“是你啊,我记得你,那天在武关外接你的就是我,当时周将军急吼吼的就把我派了出去,可惜了,王贵是个好汉子,你怎么样了?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石汇一脸的憨厚,身体也很壮实,尘岳上下打量了一下,心想:估计是粗中有细的人,要不然周将军怎么会任命他做亲兵校尉。

“还要多谢您的救命之恩呢,要不是您救了我,现在我就在黄泉路上了。”尘岳回答道,那天其实天太黑,哪还能记得接他的人长什么样。

“客气了,以后就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弟兄,来,坐,我给你讲讲亲兵的任务,我们可与普通的士卒不同。”石汇指了指一旁的椅子。尘岳点了点头,坐了下来。从参军到现在其实一直和新兵待在一起训练,直到前阵子才分到了王贵麾下出去出任务,亲兵更是一直没有接触过,所以他也很好奇亲兵是干嘛的。

石汇清了清嗓子:“亲兵在平时,主要负责保卫将军本人以及将军府的安全,重要消息的传递,以及在将军外出时随行护卫,我们亲兵营一共五百人,日常大部分都待在将军府,随时听候差遣,清一色骑兵,战马一部分放在营区,毕竟将军府放不下那么多战马,平时将军府里保持巡防就行了,但是应该没有不开眼的会进将军府闹事。但是到了战时,亲兵必须全部出动,在战场上更要时刻不离的跟随在将军左右,我们可以死,将军也可以死,但是我们一定要死在将军之前,按大周律令,主将战死,亲兵皆斩!”

尘岳闻言一惊,真是生死与共啊!

“周将军待人和善,平时时不时会给些赏赐,所以我们的日子比普通士卒要好过不少,更不可能被克扣军饷什么的。周将军嘱咐过,平时你就不用巡防了,做贴身侍卫就行了,听说你这次遇险,杀了好几个蛮子,身手应该是不错的。年纪轻轻,看不出来嘛。但是有一条,军令如山,而且不得过问,但凡是将军的命令,只需要服从,不需要问为什么!记住了吗!”石汇语气严肃的叮嘱着,担心尘岳第一次接触亲兵,怕他不懂规矩。

尘岳点了点头,心想:“这就成贴身侍卫了?按理说不是心腹之人才行吗,看样子周将军心中对于王贵的人品还是还信任的,就先当着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