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南方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我和七个女神的荒岛生活

我和七个女神的荒岛生活

焦公子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林落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做得不对,新的科研成果被人窃取,不光被同事冤枉,还成为了美女老板的眼中钉。不过事情很快有了反转,却也因此差一点丢掉性命。公司组织外出度假,飞机失事后林落流落荒岛,其他的生还人员还有七位绝色女神,其中就有那位看他不顺眼的总裁苏妙音。因为有求生经验,他带领大家艰难的活了下来,同时得到了老板的青睐……

主角:林落,苏妙音   更新:2022-07-16 16: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落,苏妙音 的武侠仙侠小说《我和七个女神的荒岛生活》,由网络作家“焦公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落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做得不对,新的科研成果被人窃取,不光被同事冤枉,还成为了美女老板的眼中钉。不过事情很快有了反转,却也因此差一点丢掉性命。公司组织外出度假,飞机失事后林落流落荒岛,其他的生还人员还有七位绝色女神,其中就有那位看他不顺眼的总裁苏妙音。因为有求生经验,他带领大家艰难的活了下来,同时得到了老板的青睐……

《我和七个女神的荒岛生活》精彩片段

“哗……”

冰冷的海浪犹如巴掌一般拍击到身上,林落一个激灵睁开了双眼。

“我不是在飞机上被围攻吗?怎么到这里了……”

“啊……”

他的思绪还未恢复,一股剧烈的刺痛之感自腰部传来。

“呼哧……呼哧……”

林落爬在礁石上,大口大口的喘息了片刻,这才恢复了记忆。

他跟随公司去海外参加一个项目研讨,没想到同事田甜甜假装暧昧盗取自己的项目成果,被自己发现之后,气急败坏诬陷自己非礼,加上赵鹏那小子煽风点火,林落遭到了整个公司的羞辱。

就在空警出现之时,飞机意外失事坠落到这座荒岛之上。

“田甜甜,赵鹏,你们这对贱人,别让哥再碰见你们!”

林落面色愠怒,这次社会的毒打,才让他知道什么叫人心险恶。

“哗啦……哗啦……”

海浪拍击着礁石,阵阵寒意袭来。

林落看了一眼那灰蒙蒙的天空,不由得眉头微皱。

“看来,得赶快搭建个简易庇护所了!”

言罢,他扶着老腰摇摇晃晃的爬了起来。

“咦,有人!”

刚走出礁石,林落便看见一道人影躺在浅滩之上。

他紧走几步,到了近前。

这是个女人,身材窈窕,长相娇美,尤其是那一双修长的大腿更是惹人眼目。

“苏妙音?”

眼前不是别人,正是林落老板,美女总裁苏妙音。

只不过这位美女总裁此刻面色发白,衣衫褴褛,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不知死活。

“死了吗?”

林落拍了拍苏妙音的脸。

“可惜了,这么漂亮的脸蛋身材!”

扫了一眼那白皙的大腿,林落有些悸动,这女人无论身材气质颜值都是极品,尤其是此刻衣裙破碎,大片皮肤外漏,饶是林落都忍不住有些想法。

“要不……趁热?”

他笑着摇了摇头,自己这腰,有心无力啊!

林落旋即伸手探了探苏妙音的天鹅般的玉颈,想要确认一下这位美女总裁还能不能抢救一下。

就在此时,苏妙音陡然睁开双眼。

“林落?”

她先是一愣,旋即羞愤的拍开了林落的手。

“混蛋,你这人渣,是不是对我做了什么?”

苏妙音双手护在身前,一脸愤怒。

“呵呵,我倒是想!”

林落目光往下瞟了一眼。

“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别过来啊!”

苏妙音慌乱的抓起一根木棍,一脸戒备之色。

“轰隆……”

就在此时,远处天空陡然一道雷声传来。

林落瞳子一缩,看着逐渐西沉的落日,他脸色微微有些凝重。

“马上就要下雨了,一旦入夜,温度降低,在这种荒岛上淋雨发烧是十分危险的事情,我们必须立刻找个避雨的地方!”

“你别过来,离我远点!”

苏妙音目光凶狠:“我是不会跟你这种人一起的,我们分头走!”

“随意!”

林落摊了摊手,转身朝着岛上走去。

在这种地方,女人反而是负担,若非他对苏妙音印象还不错,他才懒得自找麻烦。

看到林落竟然真的不在理会自己,苏妙音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哎呀……”

她起身的瞬间,脚步一个趔趄直接摔到在地上。

“啊……我的脚……”

听到苏妙音的叫声,林落扭头看了一眼。

这女人昏迷了这么久,全身早就麻木,不活动一下就直接起身走路,不崴脚才怪呢。

“喂,需要帮忙吗?”

看到林落回头,苏妙音赶紧举起了棍子。

她咬着嘴唇,强忍疼痛。

“哼,不需要!”

“我警告你不要有什么非分之想,我可是练过跆拳道的!”

“好吧,我怕了你行吧,女强人!”

林落无语的摇了摇头,转身走进树林之中。

“啊……好疼啊!”

林落离开片刻,苏妙音再也忍不住叫出声来。

这时一阵海风袭来,让她忍不住冷的浑身打颤。

“得赶紧离开这里!”

苏妙音艰难的拄着棍子站了起来。

目光环视四周,她瞬间有些不知所措。

面前是荒无人烟的孤岛,身后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往什么地方走。

“苏妙音,不要怕,你可是商业精英,你可是天之娇女,一个小岛而已,怎么可能困得住你!”

苏妙音给自己打了打气,但下一刻,她眼睛就红了。

她终究是个女人,并且从小娇生惯养,在这种地方孤苦伶仃一个人,是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折磨。

“苏妙音,不能哭,你怎么能这么没用,现在连林落这人渣都比你强!”

苏妙音自我安慰着,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沙滩上那一串脚印。

她纠结了片刻,旋即拄着木棍跟了上去。

“芭蕉树!”

看到石坡之下的几株芭蕉树,林落眼睛一亮。

芭蕉树可是好东西,不光果实能吃,树叶更是搭建庇护所最佳的材料,只要将芭蕉叶以鳞状排列几层,就拥有很好的避雨效果。

说干就干,林落上前直接撸了一堆芭蕉叶扛在肩头。

目光环视四周,林落很快便找到了搭建简易庇护所的位置。

一颗倾斜的大树倒在土坡之上,下面形成了天然的藏身空间。

林落放下芭蕉叶,捡起一只木棍,将树下清理干净,然后拽了一些干草铺在下面。

他旋即收集了几根枯树枝,架在土坡和树干之上作为顺梁,然后将芭蕉叶一层又一层的铺设到上面。

“沙沙……”

就在林落搭建庇护所时,苏妙音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

“咦?女强人,不是说分头走吗?你怎么又跟过来了!”

林落一脸调笑。

“哼,路又不是你家的,我路过不行啊!”

苏妙音撅着嘴巴狠狠瞪了林落一眼。

“我还以为你是来蹭我的庇护所呢!”

林落笑了笑,继续搭建了起来。

“咦?这家伙好强的动手能力!”

看到短短时间内,林落竟然已经搞出了一个栖身的位置,苏妙音眼中露出一抹惊异。

“切,谁稀罕你的破茅屋!”

目光扫到不远处的山洞,她不由得眼睛一亮,旋即拄着木棍便要上前。

“你不会今晚想在山洞里过夜吧?”

“呵,要你管!”

苏妙音脖子一扬:“我告诉你,山洞是我先发现的,你不许抢!”

“你想多了!”

林落摊了摊手:“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野外山洞一般都是毒蛇蝙蝠这类生物的栖息地,没用明火,人类进去被袭击的几率很大!”

“什么?毒蛇……”

苏妙音脸色停住了脚步,她最害怕的就是这些东西了。

“完工!”

看着搭好的庇护所,林落一脸满意,虽然有些简陋,但至少可以防风防雨。

“吧嗒……吧嗒……”

就在此时,豆大的雨点滴落在脸上。


“哗啦……”

倾盆大雨顷刻而至。

林落一个激灵,赶紧钻到庇护所之下。

任凭外面狂风暴雨,这狭小的藏身之地,却是不动如山。

尤其是地上提前铺了干草,保持干燥和温暖的同时,还不至于太咯背。

庇护所之外,苏妙音瞬间便被浇成了落汤鸡,寒风夹杂着暴雨拍打在身上,让她感觉透心凉。

她纠结看着远处的山洞,终究没有勇气进去。

“这混蛋,也不说请我进去!”

苏妙音气的跺了跺脚,纠结片刻还是躬身钻进庇护所之中。

狭小的庇护所,四目相对,两人的脸近乎贴在一起。

“啊……你干什么……”

苏妙音反应过来,赶紧缩到了边缘。

“大姐,应该是我问你干什么好不好!”

林落一脸无语:“你不是说不进来吗?”

“我……”

苏妙音脸皮一黑。

她仰着脖子一脸倔强:“这芭蕉叶子又不是你家的,凭什么不让我进来!”

“行吧,你强!”

林落摊了摊手,脱去了潮湿的外衣。

“你脱衣服干什么?”

苏妙音娇喝一声,戒备的抱起了棍子。

“睡觉啊,大姐!”

林落说完,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干草上。

“哼!”

看见林落把腿伸过来,苏妙音抓起棍子在地上划了一条线。

“我告诉你,今天晚上,你不许越过这条线,不然……小心对你不客气!”

苏妙音凶恶的龇着小虎牙,呆萌的模样不光没有任何威胁,反而莫名可爱。

林落笑着摇了摇头,直接抱着干草呼呼大睡起来。

他们差不多已经半天没有吃饭了,在加上没有火源取暖,温度和能量会飞速流失,野外生存最重要的就是保持体力,他此刻才没闲心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呼噜……呼噜……”

“轰隆……”

庇护所外电闪雷鸣,庇护所内呼噜连天,在这喧嚣的雨夜却是显得格外和谐。

但这一切对苏妙音这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来说,却显得不是那么友好。

她一方面要抵御寒冷,另一方面还得提心吊胆的注意着林落这个涩狼,可谓是身心俱疲。

“这家伙……真的睡着了?”

看到林落沉睡,苏妙音却丝毫没有舒心的感觉。

她在庇护所的边缘,寒风呼啸,身上那湿漉漉的衣服飞速流失着她的体温,不一会,苏妙音便冻得小脸惨白。

腹中剧烈的饥饿感让她难受至极,偏偏此刻受伤的脚踝犹如被蜈蚣咬中了一般,不断传来阵阵刺痛之感。

“好……好冷啊!”

苏妙音抱着木棍,浑身瑟瑟发抖。

她此刻又冷,又饿,又疼,瞬间有种想哭的感觉。

苏妙音虽然野外生存经验不多,但也明白这样下去的后果,在这种地方一旦感冒发烧,很有可能是致命的。

“呼噜……呼噜……”

看着一旁呼呼大睡的林落,苏妙音咬着嘴唇纠结片刻,最终还是忍不住凑了过去。

即便还隔着一段距离,苏妙音依旧能够感受到淡淡的温暖,此刻的林落在她眼中,俨然变成了一只移动小火炉。

“不行,林妙音,你怎么能抱一个陌生男子呢,更何况,他还是个涩狼……”

“不行……绝对不行……”

呼……一阵寒风袭来,吹的苏妙音浑身一机灵。

她再也控制不住,一把抱住了林落。

瞬间一股温暖袭来,那感觉……真舒服。

林落眯眼一笑。

他陡然一个翻身,直接将苏妙音压在身下。

苏妙音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到了,她反应过来慌乱的挣扎起来。

“这混蛋果然是个人渣,我就知道不该相信他!”

“难道本小姐一世清白,就要毁在这人渣手里不成?不行……绝对不行……”

“林落,你个人渣放开我……老娘跟你拼了……”

苏妙音手舞足蹈,拼命的扭动起来。

“别动!”

“你休想,老娘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的!”

苏妙音咬着牙挣扎的更是猛烈了几分。

林落一脸无语。

“大姐,就你这小身板,我要是想动你,还用得着等到现在?你不会真以为这世界上所有人都对你有兴趣吧!”

“那你摸我腿……”

苏妙音面颊绯红。

“我是想帮你脚踝复位好不好!”

林落一脸冷漠:“这可是荒岛,你的扭伤不及时处理,很快就会化脓感染,到时候引起并发症,你就完了!”

“啊?”

苏妙音皱着眉头一脸怀疑。

虽然她依旧不相信林落,但不得不承认,林落若是想对自己用强,自己恐怕真的反抗不了。

“看什么看,躺好!”

林落毫不客气的握住了苏妙音的脚踝。

“哦!”

苏妙音条件反射的往后躺了躺。

反应过来,她面色瞬间变得有些奇怪,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的听了这小子的话。

轰隆……轰隆……

雷光闪烁,借着的一瞬的光明,苏妙音偷偷打量着林落。

她以前从未发现,这小子虽然算不上帅气,但长相也是棱角分明,有股子阳刚野性的帅气。

“啊……”

陡然一股刺痛传来,让苏妙音瞬间回过神来。

“疼……疼死我了,你就不能轻点!”

“忍忍就行了!”

林落面无表情,手上的力气更是大了几分。

“哎呀……”

苏妙音疼的直吸溜。

“帅个屁,林落,你就是个辣手摧花的混蛋!”

苏妙音心里刚骂完,忍不住再次吼了起来。

“啊……”

“咔啪……”

听到那细小的骨骼复位之声,林落长舒了一口气。

“你的脚踝已经好了,好好休息吧!”

说完,不等苏妙音拒绝,林落一把将她抱在怀中。

“你放开我……”

“别动,睡觉!”

苏妙音挣扎了几下,脸色变得怪异至极。

她原本以为林落会趁机做些什么,没想到这家伙竟然真的抱着自己睡着了。

“呼噜……呼噜……”

富有节奏的呼噜声再次响起。

苏妙音目光复杂至极。

“老娘国色天香,沉鱼落雁,这小子竟然真的对自己没有任何兴趣?”


“林落,你想干么?”

苏妙音惊恐的发现自己双手被缚,动弹不得。

林落一脸阴沉的笑容。

“想!”

他狞笑一声,犹如饿狼一般扑了过来。

“不……”

苏妙音惊叫一声,陡然睁开了眼睛。

“扑棱棱……”

野鸟惊飞,暖暖的阳光有些晃眼。

“还好是梦!”

苏妙音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

“嗯?”

看到身旁的林落,她脸色瞬间变得怪异至极。

林落竟然正在解着自己手上的劳力士。

“咦,你醒了啊!”

林落咧嘴一笑,抓起劳力士打量起来。

“林落,你个混蛋,都这个时候了,你竟然还偷我东西,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

苏妙音赶紧后退了几步,戒备的抓起木棍。

林落懒得解释太多,他将劳力士平放在手心,然后时针对准了太阳,研究片刻,然后将目光落在了插在地上的棍子之上。

伴随着太阳的移动,棍影也缓缓移动起来。

林落蹲下身子,捡起一只木棍计算起来。

“麻烦了!”

林落脸色微微有些难看,根据早晨北极星的位置以及太阳影子测量,他大致能确定这座荒岛的位置大致位于大平洋中部,北纬十度到二十度之间,据他的记忆,这片区域礁石密布,根本没有轮船航线通过。

“这家伙,在干什么呢?”

看到林落根本就不理会自己,苏妙音更是不悦。

“哼,林落,你不要以为不说话,就可以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我告诉你,本小姐对你很失望,等回去之后,有你好看的!”

“回去?”

林落苦笑着摇摇头。

他一言不发的走到一旁芭蕉树之前,捡了一块石头开始撸起了芭蕉皮。

“喂,你是聋子吗?”

苏妙音又骂了两句,有些自讨没趣。

“这家伙,怎么奇奇怪怪的!”

“嗡嗡……”

就在此时,头顶之上一道略显刺耳的噪音传来。

“飞机……有飞机……太好了……”

看到云层中若隐若现的飞机,苏妙音一脸惊喜。

“喂,我在这里……快来救我呀……”

“这里……这里……”

她跟着飞机的方向,高兴的挥舞着手,又蹦又跳,大叫不止。

林落揉了揉耳朵,一脸无奈。

“别白费功夫了,这是一架客机,飞行高度在海拔八千米以上的平流层,在他们眼中,你还没有蚂蚁显眼!”

“别走啊……我在这里……”

眼睁睁看着飞机飞走,苏妙音声嘶力竭,无力的瘫坐在地上。

“我早就说过了,没用的!”

林落摇摇头。

看到林落,苏妙音气不打一处来。

“林落,我看你就巴不得别人跟你一样,永远离不开这里,我看透你这种人了!”

“永远留在这荒岛吗?”

林落眯着眼睛苦笑一声。

或许比起勾心斗角的城市,他内心深处真的更喜欢荒野这片净土。

林落摇摇头,继续撸芭蕉树。

看着那落寞的背影,苏妙音一愣。

“我刚才说话是不是有点太重了啊?毕竟他也是好心提醒我!”

苏妙音纠结着要不要跟林落道个歉之时,突然想到了什么,她脸色变得怪异至极。

“我的脚……竟然……好了?”

她不可置信的盯着自己的脚丫

脚踝之处的肿胀已经消失无踪,除了有些淡淡的酸麻之感外,毫无异样。

“真的好了?”

苏妙音蹦了几下,一脸惊喜之色。

刚才看到飞机太激动,她甚至都已经忘了自己脚上还有伤的事。

“这家伙也太厉害了吧!”

苏妙音目光闪烁的看向林落。

就在这时,林落掏出一物扔了过来。

苏妙音顺手接住,正是自己的劳力士。

“林落你……”

苏妙音刚要开口,被林落打断。

“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在太平洋中部北纬十度左右,这里处于主流海运航线之外,碰到客船的几率很低,所以我们想回去的话,唯一的机会就是找到飞机残骸,看看里面的求救装置还能不能使用!”

“嗯?你怎么知道我们的位置?”

苏妙音一脸好奇。

“你以为我刚才在干什么?”

林落无语的摇了摇头。

看了一眼手中的劳力士,苏妙音一愣。

“难道……你刚才是在用手表推算经纬度?”

“一会我们就出发去寻找飞机残骸,这荒岛的路可不好走,你还是先好好休息,保存体力吧!”

林落答非所问。

他说完,抓着石头继续撸起了芭蕉树。

“这家伙怎么什么都会?”

苏妙音呆呆的看着林落,目光复杂至极。

搭建庇护所,治疗扭伤,更是通过手表判断经纬度,这些技能都赶得上求生专家了。

这还是他们公司那默默无闻的小职员吗?

虽然苏妙音跟林落接触的时间并不长,她发现眼前这家伙似乎很不简单,他真的是骚扰女同事的人渣吗?

“咕噜!”

腹中一阵饥饿感传来,直接打断了苏妙音的思绪。

“啊……好饿啊!”

本来昨天就没吃饭,刚才跑了一会更是消耗了大量体力,现在看到飞机的激情褪去,她只感觉整个人都要被掏空一般。

“太难受了……”

“咕噜……咕噜……”

苏妙音捂着肚子,越是感觉饥饿,那空腹之感就越是难受。

“不行,不行,得吃点什么,不然要饿死了!”

“可是,吃什么呢?”

平日里吃的面包牛奶都是成品,现在这荒郊野外的,哪有这些东西。

“咦,蘑菇?”

目光瞟到树干之下的几只小雨伞,苏妙音眼睛一亮。

白嫩的蘑菇上沾着晶莹的水珠,在阳光照射下,愈显鲜艳犹如。

苏妙音身手将几只小蘑菇扒了出来。

“咕咚……咕咚……”

闻着那淡淡的草香,她狂吞了几口唾沫。

“吃!”

苏妙音再也抑制不住饥饿,张嘴直接生啃了起来。

就在蘑菇快要咬如口中之时,一只黝黑的大手猛然拍来。

“哗啦……”

苏妙音手中的蘑菇瞬间飞了出去,落入泥泞之中。

“我的蘑菇……”

反应过来,她一脸羞愤。

“林落,你干什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