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南方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极品毒妃

极品毒妃

海妖麻麻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前一世,孟府千金孟慕晴,在最美好的年纪里,下嫁皇子为妃。她以为自己能够收获圆满的幸福,结果却发现一切皆是假象,渣男和心机女害她家破人亡,害她无辜惨死。再次睁开眼睛,她重生回到父母皆在的十三岁,这一世,谁也别想掌控她的人生,谁也别想算计利用她分毫。重活一世,孟慕晴守护家人,报血海深仇,活成了自己最想要的模样!

主角:孟慕晴,高尘   更新:2022-07-16 15:5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孟慕晴,高尘 的武侠仙侠小说《极品毒妃》,由网络作家“海妖麻麻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一世,孟府千金孟慕晴,在最美好的年纪里,下嫁皇子为妃。她以为自己能够收获圆满的幸福,结果却发现一切皆是假象,渣男和心机女害她家破人亡,害她无辜惨死。再次睁开眼睛,她重生回到父母皆在的十三岁,这一世,谁也别想掌控她的人生,谁也别想算计利用她分毫。重活一世,孟慕晴守护家人,报血海深仇,活成了自己最想要的模样!

《极品毒妃》精彩片段

“孟水筠!高湛!你们这对狗男女一定会遭报应的!你们会不得好死!”一个满身血污的女人瘫倒在地上,凄厉的嘶吼着。

她双眼充满了愤怒,如同地狱死神般的眼神死盯着端坐在前的孟水筠与一群手持棍棒的奴仆。

“哼?不得好死?你们孟府全府可是全数斩首了!你那疼爱你的双亲,你那三个哥哥,可都人头落地了呢~哈哈哈哈......”端坐在檀木椅上的女人,一身华服金饰,艳丽非常。“孟慕睛,如今天下人皆知到底是谁更不得好死!”

“你......你......你们这些畜生、畜生,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父亲......母亲......扇儿......”孟慕晴叫骂着,神智竟有几分糊涂起来。

下人们看着地上人那狼狈的样子,心中嗤笑。这位前主子性子温软好欺,从正妃跌为妾侍本就是主子股念旧情了,谁知她还想不开去下毒毒害主子,这下可非得打死了才好。

“孟慕晴,昔日你是大阳首富千金,贵不可攀,可看看你现在的样子,算个什么东西?还不是得趴在我脚下,求我饶命?”孟水筠笑得畅快,一路走来,终于觉得堆积在心中的愤懑在今日一泻而出!

即使她孟慕晴出身比她好,家世比她好,那又如何?最终还不是败在她的手下?

“呵......求你饶命?孟水筠!你娘带着你来孟府投靠,我们孟家对你处处善待,你却狼心狗肺,你终有一天会有报应的!任你再高傲,你永远都只是一介庶女,就算你爬得再高,以你的身份,永远都只能屈居人后,不会变,不会变的,哈哈哈哈......”血顺着她的嘴角不断流下,孟慕晴笑得癫狂。

这庶女二字深深刺痛了孟水筠。她娘是庶女,总被孟慕晴她娘压着一头,她也是庶女!可是!她终究是压了孟慕晴一头,她现在是三皇子的正妃!将来还会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孟慕晴?

“哼,临死还嘴硬?我倒要看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给我按着她!”她走到孟慕晴身边蹲下,对着她的脸就是数个掌掴,鲜红的豆蔻如血液一般,指甲沾着划破她脸颊时带下的血丝,像是恶鬼的双手,显得尤其可怕,一脸狠毒的模样更让人见了为之心惊。

孟水筠揪着孟慕晴破败的身体就是一顿暴打,她最厌恶的就是这个贱人总是一副清高的模样,自以为多么尊贵?嫡女?千金大小姐?还不是照样被她踩在脚下,孟慕晴,事实证明,你永远都不可能赢我,永远都不可能!

孟水筠得意地看着她破败的残躯,慢慢靠近。

“你知道吗?那日,你的爹娘......还有老夫人,三人都跪在我和夫君的面前求饶呢!他们就那么跪在了地上,一遍又一遍地磕着头,求王爷饶命,求王爷善待你......可是,王爷压根连看都不看一眼,就让人把他们拖了下去。结果......你猜怎么着?”

孟慕晴瞪着厉鬼一般的双眼,像是要将孟水筠生吞了一般。

“他们不走,王爷便差了人将他们打走。一棍一棍,打在那三个老不死的身上,尤其是你爹,要护着你娘和你奶奶,结果被打得满身都是血......牙也掉了,却还死死......死死护着,肋骨也断了三根,最后被两个半残的女人拖了回去,又被官兵丢尽了那湿冷的牢里等死......”她犹如恶鬼一般的声音漂浮在她的耳间。

“孟水筠!我要杀了你!!!”孟慕晴突然暴起,双手死死掐住了孟水筠的脖子,被拉扯间吐血的嘴直接咬上了孟水筠的耳朵,像是暴戾的小兽。

绝望让她的力气无比地大,三个大男人一起扯了好久才扯开她的手,而孟水筠却尖叫了起来——她的耳朵竟被孟慕晴死活咬掉了半只,顿时血淋淋的。

孟慕晴的嘴里还留着半只她的耳朵,一口将嘴里的血肉吐开,孟慕晴看着孟水筠狂笑起来。

“你,就该配这样的容颜才是啊!啊哈哈哈......”像疯子一般撕咬掉耳朵的孟慕晴狂笑地让所有人都全身发抖。

那一身青紫色的肌肤暴露在空中,却让她看上去更如厉鬼。

孟水筠捂着剧痛的耳朵,看着血泊里的人气得发抖,突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孟水筠退开几步,笑得妖娆。

“你不是很清高?今日我倒要看看,你该怎么清高!来人!将她的衣服给我全部剥了!”下人们闻言一个个上前,跟着孟水筠的侍卫们眼里放出淫威,这女人,怎么也是皇子玩过的女人......

孟慕晴死命护着自己最后一丝尊严,却也阻挡不住大力的拉扯,几个拉扯之间就光了身子。

“孟水筠,你扒了我的衣服又如何,想来你主动脱了衣服爬上别的男人床上的事也不少吧!就是不知你口口声声说的与高湛真心相爱,又有几分真心?说不定你肚子里怀的还是别的男人的孩子呢!哈哈!”孟慕晴裸着身子看着孟水筠疯狂地笑着。

孟水筠以往与一些男人们的交往浮上心头,每一个男人几乎都能为她所用,她与那些男人之间难道就完完全全都是干净的关系?谁知道她是不是遗传了她娘淫荡无耻的性格!

绝望之下的孟慕晴也不过是为了抹黑孟水筠,毕竟这些都是没有证据的事。

却没想到这话一出,孟水筠竟脸色大变。

孟慕晴看着她突变的神情,大笑出来。她还真没想到临死前还能炸出这样的丑闻来!

孟水筠竟然真的与其他男人有染!还生下了别的男人的孩子!

高湛!你放在心尖尖上疼爱的女人原来也不过只是个妓子!

堂堂的三皇子!竟被心爱的女人带了绿帽!更替别人养孩子!?

孟慕晴大哭又大笑,全然像是个疯子。下人们看着,心里不禁唏嘘。

孟府突遭劫难,昔日首富唯一的嫡女千金一夕之间地位一落千丈,又生了死胎,被王爷降为了侍妾。而这一位连旁家小姐都算不上的孟水筠却得了王爷的喜爱,接进府里百般疼宠。不仅生下了儿子,还母凭子贵被王爷抬为了正妃。真真是同人不同命......

而至于今日的秘闻,倒是让一些丫鬟生了心思,若是王妃偷人......

“给本宫乱棍打死这个贱人!”

孟水筠一声令下,孟慕晴那如枯木一般残缺的身躯,就这么被乱棍打死在了三皇子府里的花园后院里。

昔日风光,如今全化作烟云消散。

烟花三月的苏州,孟府中正一阵慌乱。

“夫人,小姐醒了,小姐醒了。”

妇人听闻立马奔了过去,牵起了踏上人的双手捧在怀里,一边落泪。

“娘?”一睁眼就看见自己娘亲抱着自己落泪的模样,孟慕晴呆了呆,有些没反应过来。

“晴儿,娘的宝贝,还好你没事,还好你没事......”妇人一边落泪一边拍着孟慕晴的脑袋说道。

“是啊,幸亏悠悠反应快,一把将小姐给捞了上来,不然可遭殃了!”一个皮肤黑黑的丫鬟扯着一张胖嘟嘟的脸笑得一脸傻气,惹得众人破涕而笑。

看着这熟悉的一切,孟慕晴恍惚地看着众人,心里却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摸着身子滚烫的热意,狂喜之下,她竟无言地流起泪来。

她回到了从前,回到了从前!

“娘......”她似是不敢相信,又唤了一声,得来回应,才揪着娘亲的衣角一边笑着,一边哭了起来。

众人却都只当她吓坏了。娘亲拍着她的肩膀安慰,却没人知道。她前一刻还在炼狱里痛苦、悔恨,这一刻却回到了娘亲温暖的怀抱里......


“小姐,马车已备好了。”飞茗撂着帘子进来,手上还端着碗解暑的绿豆汤,参了冰块,在这炎热的六月看着就清凉。

孟慕晴放下手中的书,接过来喝了几口,又看见身边悠悠那嘴馋的模样,调笑着递了过去。

悠悠眼前一亮,接过去自个儿吃起来。飞茗看那不成器的样子,气得上前拍打了两番。

“好了,左右不过是碗汤水,飞茗陪着我一起去吧,悠悠留在府里就好。”

飞茗瞪了眼悠悠,陪着孟慕晴往门外走去。

马车不一会儿就从孟府里摇曳而出。街道上满是热闹的商贩,孟慕晴微微掀开帘幕,静静看着帘子外的景象。

醒来后,孟慕晴算是弄清楚了自己所处的时间。

高永二十年,她竟然又回到了十三岁。

如今在这府里过了一年,她却时刻准备着......

“小姐,今日里还是去湖上泛舟吗?”飞茗问道。平日里小姐出门都是去湖上泛舟,要不就是百花园里赏些新开的花,可这天气,花园里着实太热了些。

“恩,昨日母亲不是定好了。”自从一年前落水,母亲看着她性情沉闷了许多,整日就知道捧着书看,于是总时不时催她出门,换了别家,怕是巴不得女儿家们安安静静呆在家里才好......想到母亲,孟慕晴的眼神就温暖了起来。

木船内,孟慕晴看着摆好的笔墨纸砚,笑望了一眼飞茗。小丫头害羞地低下了头。

“这不是怕小姐无趣吗......”

“竟胡说,怕是你和悠悠又想着偷偷寻张模子练字吧。”她这一年来静心时常常练字,没想一手簪花小楷竟被这丫头惦记上了,每每从她这里偷偷拿了去当范本练,后来练得少了,竟时不时想着法子催她写字。

飞茗没想到自家小姐竟然都知道,立马惊慌地跪了下来。

“小姐......”

“罢了,你们俩这性子......”孟慕晴就着软榻坐下,飞茗立马顺着杆子磨起墨来。

思考一会儿,孟慕晴提笔在纸上写了起来。不过一炷香时间,一手漂亮的簪花小楷就跃然纸上。字迹娟秀清雅,看得人舒服极了。

水积春塘晚,阴交夏木繁。

舟船如野渡,篱落似江村。

静拂琴床席,香开酒库门。

慵闲无一事,时弄小娇孙。

“小姐文采真是越来越好了呢!”飞茗艳羡地看着那一手漂亮的诗句,一句一句读了出来,想着不知何时自己才能写出这么一手好字来。

孟慕晴看着她羡慕的眼光,哑然失笑。

“你这小丫头片子,这一年跟着识了不少字,倒是还会赏起诗来了,真是要做才女不成......”取笑间,湖上微风四起,正拿了压轴要拿起题字的飞茗惊呼了一声。

孟慕晴望去,只见那纸张直直飞出了窗外,不知掉到哪儿去了。

“糟糕,都是我笨手笨脚的。”

孟慕晴拉住要往外的飞茗,摇了摇头。

“不过一张纸,回去我再写给你好了,可别误了这风景。”

飞茗心有不舍,不过小姐都这么说了,那纸飘进了湖里怕是捡起来也是碎屑一堆了,便也作罢。

没想过那纸压根就没飘进湖里。而是落到了一个黑衣人手里。

“爷。”单膝跪地的黑衣人递上纸张。

那白衣银面的人拿着宣纸,看着那一手娟秀的簪花小楷。

“下去吧。”白衣人一挥手,黑衣人便消失在了船内,也不知隐藏在了哪儿,不过心里却嘀咕今日爷怎么这么有兴致,对那女儿家船上飘出来的东西都感兴趣......难道是动了春心?

这么想着,忽然打了个冷颤,黑衣人赶紧收敛心神隐了起来。

船内,刻着华丽图卷的檀木桌上,白玉压轴正四四方方地压着一张宣纸,上书一首五言诗,字迹清丽。

再看船内,竟无了那白衣银面人的身影。

小半日,孟慕晴不过出门游了趟湖,没想到回门就看见母亲来门外接她,身后跟着做梦都恨不得撕碎了的两人。

“她们怎么在这儿?”她心里大惊,故作平静地问飞茗。

“小姐,姨母和表小姐说是来拜访,但下人们说好像是家道中落了来投靠孟府的呢......”早已经将八卦都打听好了的悠悠一早就跑出府门接小姐,这下刚站到孟慕晴身后,就听她发问,立马压着声音悄悄说道。

呵,竟来的这么早。莫不是因她的缘故......

“晴儿,快来,这是你表姐和姨母,以后可就住在我们家了,你们姐妹俩从小少有见面,以后可有得作伴了。”母亲看起来似乎是真心喜欢这对母女,孟慕晴眼眸深了深,拉着母亲的手向两位道好。

“表姐好,姨母好。”

孟慕晴一身暗花细丝褶缎裙,远远看着普通,近了看却奢华地很,那一身的纹路竟都是用金线绣的。头上插着富贵双喜银步摇,耳边配着两条一模一样的金碧莲花链,配着那素色的衣服,显得既好看又贵气。

再加上孟慕晴本就容貌绝佳,这一年来气质变得愈发好。

如此一来,本来姿色不错的孟水筠与她比起来,差别犹如云泥之别。


“哎哟,我这侄女儿可真是出落地漂亮,将来可不定有多少傻儿痴郎要上门求娶呢!”亲昵拉过孟慕晴的手,张姨母的眼睛打量着孟慕晴一身上下,摸见她手上一对绞丝银镯,眼里透出羡慕和贪婪来。

至于孟水筠,一开始的温柔神色在看见孟慕晴的时候晃了一晃,想不到以她自傲的姿色,比起孟慕晴这一身来,竟然逊色不少......

“表妹好,慕晴表妹真是漂亮,以后我常来找表妹聊天,表妹可别嫌弃我~”莺声燕语衬着那剪水双瞳,明明是俏皮的话,却生生给她说出几分柔弱的滋味来。

男人最是喜欢这份滋味。

若说孟慕晴这淡扫蛾眉的模样仪态万方,适合做正妻主母。那孟水筠那一身千里挑一的媚骨则是做妾的好料了,偏偏一双剪水双瞳总是充满着柔弱的气息,比起一般青楼的花魁来,还多了分气质,男人心中的宝应该便是如此。

可惜,再美不敌心如蛇蝎。

“哪里,表姐花容月貌,我们感情自然是好的。这次来江南游玩,我当然得好好招待,让表姐你尽兴而归啊!”这话一出,两人脸色具变,带着些难堪,张氏想起自己还没和女儿说过,所以有些尴尬,连忙打圆场。

“这大日头的,你们姐妹俩体己话进屋里说,可别晒伤了才好。”众人都进了府,张氏又介绍了一些府内情况,孟慕晴也没再提前面的话,这才让两人脸色好了些。

孟慕晴眼里看着两人,心中不屑。

家道中落来投奔,本就是低人一等,娘亲顾着他们的面子,竟然还故作清高?前世里她怎得这么傻?只觉得两人孤儿寡母的可怜,从没想过人家母女两是怎么看待孟府的。

这母女两看不起他们孟府商户之家,心里却还贪着孟府的家财万贯,面上又做出一副清高的模样来,这模样不就如那既要做妓子又要立贞洁牌坊的?看着真是让人心生恶心!

“姨母和表姐的住所,我看不如排在含笑居如何,那里春暖夏凉,爹爹平日里都舍不得让别人住呢。”听这话,两母女一喜,只觉得这妮子心好地傻气,心里却十分受用的。

张氏觉得有些不妥,那里虽然是最好的院子,却是给客人住的,而且清冷了些。

孟慕晴看着两母女的脸色,心中冷笑。

自然是好的,爹爹带回来的客人可少有能住到那里去的。

“就是清净了些,不过我想着表姐姨母的性子,都是端庄含蓄的,大概喜静不喜闹,省得我院子里的丫头们整日吵闹惊着了表姐。”这么一说张氏也就释然了,索性这府里上下都是她在做主,不会亏待了两人去,住的地方也好,见两人乐意,也就这么定了。

于是喊着下人们搬着行李一路风风火火地到了含笑居。

这清冷的模样......可真正地清冷!

母女两个脸色大变,看着这满院子的鲜花,脸色却高兴不起来。

这位置在府里,算是偏远的了,离着主母住的住院差了不少路。而且这院子看起来美则美矣,却是客居。

客居!这说明什么?她们不过是来做客的,算不得孟府的小姐,住着也是名不正言不顺!

张姨母有些不满地看向张氏,明明说好了是进主院的,竟然还来了这偏远的客居!

“姨母和表姐快进去看看,这里可都是按着苏州院子里那些文人雅士们最喜欢的模样造就的。平日里来了客人爹爹可都舍不得让人住呢......”孟慕晴向前一步,挡去张姨母望过来的眼神,笑着说道。

既然是文人雅士,放些钱财俗物岂不是污了那份气质?

张姨母不满,进了屋看了那些字画摆件,更是气得咬牙,不说金银,古董摆饰总得有几件吧,这寒酸的模样,真是......亏她还以为来投奔这个好骗的嫡姐,好歹也能分上一杯羹!

孟慕晴一个转眼就看清了她眼底的气愤,让人将行李摆好,动作快地两人都来不及阻止。

“含笑居是爹爹取的名字,意为纯洁、矜持之意,姨母和表姐一身仙风气质,这院子风雅,最适合两人住了,不知表姐可喜欢?”孟水筠嘴角一僵,想着委婉嫌弃这里太过素净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不喜欢?那不就是说孟家家主没品位?不就是说她不喜欢纯洁矜持?可孟慕晴眼里的笑却总让她觉得参着讽刺,不禁脸色有些难看起来。

张姨母却还没注意到这茬,只顾找张氏再说,却被孟水筠拉住了。

那边,见两人满意,张氏也放心了,又说道了一阵才和孟慕晴离去,心里是满心的欢喜。

孟慕晴看着她那模样却深深皱起了眉,母亲一向最是重亲情,想来短时间内要赶那对母女出去,是不可能了......

看来她还得从长计议!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