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南方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穿书后五个哥哥求我原谅

穿书后五个哥哥求我原谅

花妖祖宗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满级大佬意外穿书,变成了陆家的真千金,明明她才是正牌千金,可父母和哥哥都宠着假千金,还为此要把她送走,原主气不过,在爷爷的寿宴上大闹一场,结果落水丧命,导致陆沫晚穿书而来。苏醒之后,被绑定了系统,开始全新的人生,四个亲哥哥是非不分,指望不上了,只能依靠文中的大反派陆景煜,他虽然是反派人设,但却是唯一一个宠爱陆沫晚的人。

主角:陆沫晚,陆景煜   更新:2022-07-16 13:4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沫晚,陆景煜 的武侠仙侠小说《穿书后五个哥哥求我原谅》,由网络作家“花妖祖宗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满级大佬意外穿书,变成了陆家的真千金,明明她才是正牌千金,可父母和哥哥都宠着假千金,还为此要把她送走,原主气不过,在爷爷的寿宴上大闹一场,结果落水丧命,导致陆沫晚穿书而来。苏醒之后,被绑定了系统,开始全新的人生,四个亲哥哥是非不分,指望不上了,只能依靠文中的大反派陆景煜,他虽然是反派人设,但却是唯一一个宠爱陆沫晚的人。

《穿书后五个哥哥求我原谅》精彩片段

 “晚晚,醒醒,快醒醒。”

一道低沉有力量的声音,一下子把陆沫晚唤醒了。

她似乎从一个沉沉的梦中终于醒来,映入眼帘便是一张俊美的脸庞。

她这是怎么了?

男人见她醒了,突然没了刚才着急的神色,一副严厉的训斥着:“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吓死二哥了,我还以为你真的淹死了。”

她张着嘴,正要说什么。

这时,不远处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漂亮女孩,着急的跑过来,满脸担忧,眼里挂着泪。

“姐姐,你没事跑到鱼塘干什么,要不是我刚才去喊人,你真的要出事了。”看着楚楚可怜的女孩,非但没有把陆沫晚扶起来,还一下子扑到这个男人怀里。

“二哥哥,我差点以为姐姐要出事了。”

这哭的委屈的小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落水的是她呢。

“好了,别哭了,”陆凌风又是哄又是安抚,目光冷冷的眼神瞄了眼地上湿漉漉的陆沫晚,眼底划过一抹鲜明的无奈。

“是晚晚不懂事,瞎胡闹,这次多亏了你喊人,不然晚晚可惹了大麻烦了。”

她落水,不该庆幸她活着吗?

怎么能是麻烦?

就在这时,眼前突然飘来一只可爱的皮卡丘。

【恭喜宿主进入穿书世界,我叫皮卡,宿主叫我卡卡就好】

“卡……卡卡。”好奇怪的名字,读的她都要卡喉咙了。

“我问你,我这是怎么了?”

【宿主莫慌莫慌,待我一一给你解释。】

【简单来说你已经死了,哦,是淹死的。但是你生前表现的非常优秀,我们帝渊领导非常看好你,觉得你是完成穿书任务的最佳人选。】

原来她死了。

她记得她是被自己的死对头给害死的。

脸上被划了十几刀,一张脸血肉模糊,最后又被她给按在了浴缸里活活给淹死了。

想想就觉得自己死的窝囊。

【宿主,你不要伤心,只要你完成穿书任务,就能重塑真身回去报仇。】

“真的吗?”陆沫晚眼底闪过一丝嗜血的光芒,这个仇她必须得报:“那我现在需要做什么?”

【先输送剧情吧。】

原主5岁时,真千金身份被确认,然后从孤儿院里被抱了回来。

当时原主的妈妈决定要把陆安心送走,可是养了五年的假千金又舍不得把她送到孤儿院,就一直留在身边。

长大以后,原主更加调皮捣蛋,不学无术,妥妥的学渣,与拿了各种音乐大奖的陆安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陆安心成为家人团宠。

而一直都不被宠爱的原主十分不甘心,处处找女主的麻烦,结果每次都被母亲扇耳光,让她给女主道歉。

四个哥哥们每次冷眼旁观,都觉得她很活该。

而且落水前几章,作者提了,原主的妈妈要把原主送到大山里一年时间,而且哥哥们也同意了。

原主气不过,因为这事跟家里人闹了一场,原主被妈妈扇了耳光,说她太不懂事了,就知道闹。

原主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所以今天才在爷爷的寿宴上,跑到鱼塘散散心。

结果落水了。

这本《获得四个哥哥宠爱的秘籍手册》小说,写到了原主落水抢救无效死亡之后,小说就断更了,导致读者怨念不断,他们想把恶毒女配召唤回来,回去虐渣打脸。

【宿主,你接下来每做一个任务都是由我来发配。】

【第一个任务,完成读者的愿望,反击白莲花女主,然后离开陆家。】

【任务完成之后有丰厚的奖励】

冰冷机械的声音突然没了,而另一道怒声又响了起来。

“陆沫晚,今天是爷爷的寿宴,你没事跑到鱼塘溜达什么?你非要在这个时候没事找事是不是?”

看着一直不说话的陆沫晚,陆凌风气不打一处来。

她要是在爷爷的寿宴上真的淹死了,那爷爷不得晦气死。

周围的宾客都是指责的目光,没有一个人上前关心她落水后的身体有没有不适。

陆沫晚自嘲的笑一声。

这就是原主无微不至都在关怀的哥哥?

瞧瞧这说话的语气,真欠揍。

她艰难的站起身,原主身体虚弱,站起身的那一秒,头晕目眩。

她冷冷的“哦”了一声:“不好意思啊,还真是给你们添了个……大、麻、烦。”

陆安心看陆凌风阴云密布的脸,连忙挽住他的手臂,娇声娇气的说:“二哥哥你别生气,姐姐肯定是要被送去山上去心情不好,所以才来鱼塘转转,可能是真的不小心才掉下去的,不是故意要添麻烦的。”

陆沫晚冰冷的眼睛,滑过不屑。

瞧瞧这乖巧又懂事的妹妹,怎么听着都比她这个没良心的妹妹,听得让人心里舒服。

陆凌风胸口拥堵,冷冽的寒光不带丝毫温度:“只是把你送到山上修身养性一年时间而已,又不是要了你的命,哥哥也是为了你的以后着想,你到底懂不懂哥哥的良苦用心?”

不好意思呢?我不懂。

“去大山修身养性真不错。”陆沫晚扬着苍白的小脸儿,可那双漂亮的星眸却亮的惊人。

“哎,对了,二哥哥,这个山是世外桃源那种,还是地图都搜不到的那种?二哥哥,你说的那个地方,蚊子是不是特别的多?会不会经常有毒蛇出现?”

陆沫晚话一落,宾客们开始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虽说这陆家大小姐脾气不好,说话难听也不至于送到那些犄角旮旯的地方吧。”

“谁家大小姐没个脾气啊,这做的未免也太过了。”

“哎,说的也是,听说送去要一年的时间,这孩子马上要高考了,这不是毁了孩子的前途吗?”

陆安心咬着粉唇,看着满脸阴沉的陆凌风,低低地喊:“二哥哥?”

陆凌风快被陆沫晚气死了,这是诚心让他下不来台!

陆沫晚心下冷笑。

若是世外桃源,陆凌风早就出声反驳了,怎么可能还会有一脸怨气呢?

陆安心上前,抓住陆沫晚的手臂,甜美的声音,仿若人间精灵。

“姐姐你别生气,二哥哥也是为了你好才同意的,你要是实在不愿意去,我去给妈妈求情。”


 “用不着。”陆沫晚甩开她,拍拍手臂上的尘土。

陆安心愣。

她这是被嫌弃了吗?

陆沫晚明亮锐利的眸,好犀利啊,并没有落水过后的恐惧。

以前,陆沫晚也是这样嫌弃她,但并没有像现在这样可怕。

哎,陆沫晚真是越来越变本加厉的不懂事了,怪不得哥哥们都不喜欢她。

“陆沫晚!”刚才陆沫晚推陆安心那一下,他真的忍无可忍了,“你会不会好好的说话,每次都这样欺负安心有意思吗?”

她刚才这叫欺负?

陆凌风的眼睛莫不是瞎了吧?

也是啊。

陆安心有强大的女主光环吗。

无论她这个恶毒女配做什么,就只是充当炮灰的角色,任何事情都会女主光环被碾压的粉碎。

原主一直都在乎着四个哥哥,无论哥哥们遇到什么困难,她总是在第一时间鼓励,耐心的陪伴。

可最后换来的却是什么?

只要陆安心划破了浅浅的口子,都成了她的错。

在他们眼里,她就是没事找事。

根本得不到什么关爱和信任。

“当然有意思啊。”陆沫晚冷艳一笑,漂亮的眼睛里勾着浓浓的嘲讽,“我又不喜欢她,你心里又没我这个亲妹妹,我还不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是真的很关心我,就不要摆出一副很在乎我的样子。”

“你也说了,去大山修身养性只需要一年的时间,那你怎么不让你最宠爱的妹妹去啊。哦,我给忘了,因为她优秀啊,她根本就不需要去。”

“那我就不一样了,我就是一个没人疼的孩子,动不动就挨着你们的巴掌生活,被你们逼破着做各种我不喜欢的事情,我算什么啊……”

“还要我继续说下去吗?我的亲……二哥哥。”

这声“二哥哥”喊的多么的讽刺啊。

陆家这么大的一个猛料。

宾客们震惊到了。

真千金,居然不受宠?

“陆家教育孩子的方式可真特别啊,今儿个可算是见识到了。”

“恐怕这陆家千金说的只是冰山一角吧,背后,这真千金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呢。”

“陆家这做的也太过分了吧,我家的小女儿还追在陆凌风呢,我看算了吧,我可不能把我的小女儿往陆家这个火坑里推。”

“是啊,鸠占鹊巢这么多年,还这么恬不知耻地霸占着陆家人宠爱,脸呢。”

“也别把话说得那么难听,人家年纪还小,还不知道这不属于她的东西。”

宾客们噗嗤一笑。

18岁还叫小,那已经是成年了好不好?

陆凌风堂堂陆氏集团的总裁,在这一刻瞬间颜面扫地。

而这一切,全部都是因为这个养不熟的白眼狼。

陆安心也像个过街老鼠一样,一下子被这么多人讨厌着,嘲讽着。

她都是被宠着长大的,突然被那么多人指指点点,就很害怕。

如果,不是陆沫晚又没事找事,她绝对不会被人用这样异样的目光看着。

她委屈的躲到陆凌风身后,那清纯的长相,立马涌现出一抹委屈,眼泪说掉就掉。

“陆沫晚,你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场合,竟在这里胡说八道,家里人什么时候这么对你了?”陆凌风气急败坏地咬牙,俊脸已经黑如锅底。

他万万没有想到,从来不会反驳他话的陆沫晚,像变了个人一样突然这么伶牙俐齿,还在这种重要的场合,让他各种下不来台。

陆沫晚嘴角噙着笑意越加浓烈,即要开口时。

陆安心突然打断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二哥哥……姐姐说的对,是我一直占着姐姐的身份,才惹了姐姐不高兴了。”那丝委屈的目光慢慢抬头看着陆沫晚,眼泪却不停的往下滚落。

她再次抓住陆沫晚的手臂,却反被厌恶的甩开。

“姐姐你别生气了,如果姐姐真的很讨厌我,我会马上离开这个家的。”

好一副绿茶的口气。

“那你离开啊,你本来就不属于陆家。”她眼里毫无温度,一张漂亮的鹅蛋脸也是冷冰冰的。

“陆沫晚,你闹够了没有,你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场合,是你在这里撒野的地方吗。”

宾客们看陆家兄妹要打起来了,个个睁大着眼睛看好戏,有点期待这个真千金,怎么打脸他哥哥了。

陆沫晚眼底火光浓烈。

原主怎么有这样一个没心没肺的哥哥。

关键这个原主也挺蠢的。

四个哥哥明明不喜欢她,她还不顾一切地讨好哥哥们。

她把皮卡呼叫出来。

“卡卡在吗?”

【在的宿主】

“我想打人可以吗?”

【只要不打残废就可以】

皮卡了解过这位宿主,论起战斗力,她绝对可以以一敌百,马甲多到数不过来。

只是它有点担心,这个陆安心能不能承受的住她的力量。

说着,陆沫晚抬手就给了陆安心一个耳光。

响亮的巴掌声落下,陆安心白嫩的脸颊,顿时红了一大块,嘴角顿时溢出一抹鲜血。

这一巴掌,瞬间让陆安心起了杀心,但又不得不维持着一种我见犹怜的模样。

宾客们也突然被这一巴掌给吓到了。

气场好强啊。

“安心,你没事吧。”陆凌风赶紧瞧瞧陆安心的伤势,看到嘴角那一抹绽放的血花,他转脸一副凶狠的目光瞪着陆沫晚,咆哮道:“你今天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是不是,谁让你动手的安心的。”

瞧瞧,瞧瞧。

这偏心一目了然。

宾客们都开始有些按耐不住要抽陆凌风的冲动了。

陆家,这养的什么玩意?

只允许自己的亲妹妹挨巴掌,却看不得亲妹妹反击一个与陆家无关紧要的人,这是个什么逻辑?

“你们不是说我经常老是欺负她吗,我得把这个罪名在外人面前给它坐实了呀,省得你这个妹妹撒谎的时候心虚恐慌,这样她给你告状的时候就可以理直气壮了。”

冷冷的说完,陆沫晚不屑的离开了人群。

陆凌风头顶上一片黑压压的云飘着。

人多,他又不得不碍于身份,按耐住暴躁的情绪。

这个陆沫晚简直要反了天了。

但是他现在又非常的奇怪,每天追着他跑的小姑娘,恨不得糖果都要分给他吃。

今天她怎么如此的冰冷无情?

仿佛,真的是一个陌生人。

沉思片刻,怀里响起委屈又无辜的声音,把他所有的心又拉了回来。

“二哥哥,我什么都没做,姐姐这么说我太过分了吧。”

陆安心这一哭,让陆凌风所有的疑虑都跑没影了,他温柔地安抚着她:“你放心吧,有哥哥给你撑腰,绝对不会让她再欺负你。”


 陆沫晚顺着原主的记忆,去爷爷的寿宴拿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这里。

她放的东西很显眼,就在自己之前坐的位置上,她伸手去拿时,突然有人拿走了她的东西。

陆沫晚抬头看着眼前穿着一身青花瓷旗袍的高贵女人,手里正拿着她的迷你小钱包,那双眼睛惊讶中带着严厉与无奈。

“今天是你爷爷的寿宴,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你怎么就不能学学安心,大家闺秀一点,整天就知道给我惹事儿。”

这副严厉的口气想必就是原主的妈妈了。

陆沫晚头顶好大一片“呵呵”飘过。

“妈,你不该关心一下我为什么会全身湿透吗?”

“肯定又是你贪玩了,安心都不会像你这样。”

真的和剧情说的一样,三句不离陆安心。

果然是团宠啊。

恶毒女配本来是当炮灰的,怎么能跟优秀的女主相比呢?

“妈,我死了。”

陆沫晚声音中带着一丝怨气。

这句话是替原主说的。

如果是原主,她也一定会这样说。

“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你怎么净说一些不吉利的话?平常你胡闹点没什么,今天我希望你闭嘴。”

陆沫晚连呼吸都感觉像在咽玻璃渣子,内心替原主一万个打抱不平。

“晚晚,你这是怎么了?”

急匆匆走过来的陆老爷子,看到他这个孙女全身湿透,赶紧派人拿了条毯子过来。

“爷爷,我没事。”

由于落水的原因,陆沫晚此刻的小脸儿苍白如纸,而她却笑得如一抹骄阳,璀璨耀眼。

陆老爷子感觉陆沫晚像是变了个人似的,笑得比以前温暖了。

“你看这孩子不是非常听话吗?你怎么又在这里训孩子?”陆爷爷一脸严厉地看着张敏芝。

张敏芝尴尬的挤出一抹微笑,“爸,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晚晚又开始调皮捣蛋,我就稍微的训了一下。”

陆老爷子露出冷冽的寒光,“我听说你要把晚晚送到大山里,还是那种蚊子满天飞的地方?”

张敏芝看了一眼陆沫晚眸中未有心疼,更多的是无奈。

“爸,我这也是没办法,晚晚太不听话了,整天不学无术,前段时间还把安心推下楼梯,害的安心精神状态一直不好。

“你说我这个当妈的总不能放任不管吧?”

“那里虽然环境不好,但是我听说好多名媛大小姐都是在那里学乖巧的,是个好地方。”

“简直胡闹!”听到这些话,陆老爷子变脸大变,甚至有种直接抽张敏芝的冲动。

哪个是真千金,这个当妈的眼瞎了吗?

陆沫晚也被这强大的气场震的睫毛一颤。

原主的记忆里,陆老爷子很疼爱这个孙女的,就是一天到晚见不着孙女的面。

“爷爷,我不想去那种鬼地方。爷爷平常吃斋念佛,一心行善积德,我跟着爷爷一样可以学到很多东西。”陆沫晚直接挽住陆老爷子手臂,星眸眨呀眨的,谁看了都不忍心拒绝。

“不行。”张敏芝拒绝的很快,上前就拧了一把陆沫晚的手臂,“你爷爷年纪大了,可经不起你这么折腾。”

陆沫晚巧妙地推开母亲的手臂,冷冷的反问道:“把我送到大山里的话,那我的高考怎么办?”

“就你那成绩,我都不指望你考上大学。”

陆沫晚脏话马上要飙出来了。

你怎么就知道我考不上?

【打脸,怎么能少得了考试一鸣惊人呢,请宿主完成任务】

真的是莫得感情的系统。

这才多久,又给她发配新的任务。

陆沫晚晃着爷爷的手臂,胸有成竹的说:“爷爷,这次我给你考一个全班第一名,让我跟着爷爷一起住好不好?”

考个全班第一名?

这话是认真的?

不得不说,他这个孙女吹牛倒是挺认真。

刚走过来的陆安心听到这话,立马皱起了眉。

就陆沫晚那个烂成绩,要是能超过她的成绩,她能做一个晚上的倒立。

“这可是你说的,这次要是考不好,你就给我乖乖的跑到大山里好好的呆着去,什么时候听话了,什么时候把你接回来。”

张敏芝就知道这孩子在吹牛,到时候考个全班倒数第一名,看谁丢脸。

“说够了没有!”陆老爷子满脸严肃。

张敏芝可不敢跟这位老爷子硬杠,乖乖的收住了嘴。

“晚晚,快去换衣服吧,再这样子下去会着凉的。”陆老爷子心疼了的目光,然后把陆景煜喊来,带她去换衣服。

两人边走边说话的时候。

陆沫晚冰冷的机械音又响了起来。

【文中大反派陆景煜已出现,请宿主好好对待】

陆沫晚抬眸看着这一张迷倒众生的俊脸,幽黑的瞳孔裹夹着冷厉,薄唇一勾带着张扬和宠溺。

原来这个男人就是,把原主宠得无法无天的大反派啊。

为了护女主,一点芝麻大点的小事,都要跟她那四个哥哥们作对。

淋漓尽致地展现了,什么叫做护妹狂魔。

“晚晚,刚才你落水了,是不小心掉下去的,还是有人推你的?”

他觉得这一次陆沫晚落水没那么简单。

根据接收的剧情来看,那名作者在写原主落水时,埋下伏笔,提了一句,是被人推下去了。

但是由于作者断更,真相也就只沉大海了。

不过她倒是有几个怀疑的对象。

“我心情不好到鱼塘走了走,突然就有人把我推下去了,我也不知道是谁推的我。”

陆沫晚看陆景煜时,陆景煜已经在打电话了。

“把家里,里里外外的监控调查一遍,不要放过任何细节,一定要给我找到是谁推的晚晚。”

接电话的人,如同接到了一个重级命令。

跟在陆景煜身边的人,谁不知道这位爷,把那个整天作妖的陆沫晚当宝贝宠,谁敢耽误。

“大哥……阿嚏。”

谢谢的话还没说出口,陆沫晚突然打了个喷嚏,可把陆景煜吓坏了,然后带她去了一个房间。

陆沫晚在衣柜里找不到女孩子能穿的衣服,只能穿陆景煜的运动装。

上衣还好,裤子老是往下掉,出门见陆景煜时,她还两手抓着裤子,生怕掉下来出丑。

“大哥,你……这衣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