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南方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一替成婚席少宠妻如命

一替成婚席少宠妻如命

素心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苏谨是苏家处处被人看不起的私生女,席家指名要苏家大小姐履行婚约,苏家父母舍不得把自己唯一的女人嫁给一个残废,于是费尽心机的把苏谨从乡下接了回来,准备李代桃僵,让她替嫁。她宁死不从,却被亲姐姐和心上人一起推下悬崖,九死一生。再度归来时,她不再唯唯诺诺,任人拿捏,她主动找到席瑾言,履行婚约,开启复仇之路!

主角:苏谨,席瑾言   更新:2022-07-16 12:1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谨,席瑾言 的武侠仙侠小说《一替成婚席少宠妻如命》,由网络作家“素心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谨是苏家处处被人看不起的私生女,席家指名要苏家大小姐履行婚约,苏家父母舍不得把自己唯一的女人嫁给一个残废,于是费尽心机的把苏谨从乡下接了回来,准备李代桃僵,让她替嫁。她宁死不从,却被亲姐姐和心上人一起推下悬崖,九死一生。再度归来时,她不再唯唯诺诺,任人拿捏,她主动找到席瑾言,履行婚约,开启复仇之路!

《一替成婚席少宠妻如命》精彩片段

“小涵看到我回来,也不知道会不会骂我?难得给她这么大一个惊喜。”

江北市,一栋单身公寓2楼走廊上,中等身材,长相清秀的陈阳,一边拉着黑色的行李箱,一边心里暗暗想道。

和女朋友许若涵已经同居两个月了,他们也恋爱了两年,虽没当面见过彼此父母,但双方父母照片是看过的。

因为老家外公去世,陈阳请了一周假回家奔丧,可是五天丧事就办完了,他呆在老家也没事,特意早点赶回上大学的江北市,给女友一个惊喜。

陈阳走到203公寓的门口,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心想:“小涵要看到我提前回来了,肯定会高兴吧。”

陈阳从兜里掏出了钥匙,可谁料,就在这时,公寓房的门从里面被打开了。

陈阳愣了下,收回钥匙,心想,嘿嘿,出门了,正好!

陈阳站好,准备迎接许若涵看到他时露出的惊讶的脸,只是,当门完全打开,眼前的一幕却让他傻眼了。

他看到了什么?

穿着银色睡袍的许若涵竟被一个秃头老男人给搂着,两人的脸上,还都面带笑容,像是已经相处很久了。

陈阳脑子轰的一声。

耳旁更响起了晴天霹雳。

“许若涵,怎么回事?”陈阳一脸严肃的问道,他在努力的压制着心里的怒意。

“老子被绿了?”

这个声音,一直在陈阳脑海里回响,他怎么也无法接受,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有一天,竟会发生在他的身上。

许若涵皱着眉问道:“你怎么提前回来了?”

陈阳真想笑。

怎么提前回来了?

就是说,老子撞破了你们奸情了呗。

陈阳双手紧紧攥成拳头,看了一眼她身边的秃头李军,肺都快要气炸了。

李军是许若涵两个月前进的红太集团的总经理,而许若涵则是总经理助理,许若涵当时能找到这样一份好的工作,陈阳还为此和许若涵庆祝了一番。

怎么会想到,短短两个月,许若涵就被这老男人给‘征服’了。

“爱钱的贱女人。”陈阳愤怒骂道。

许若涵倒也不隐瞒道:“是,我是爱钱,你现实一点,这世上谁不爱钱,你敢说你不爱钱吗?”

“我爱钱,没到你这下贱程度。”陈阳骂道。

许若涵拧了拧眉,她也是真生气了,指向房间里道:“既然被你看到,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把屋里你东西收拾收拾,走。”

陈阳双拳攥紧。

看着眼前无情的女人,心在滴血。

可再看李军呢?眯着眼,一脸老狐狸的表情,陈阳真想撕烂他的脸。

陈阳心头涌动着愤怒的火焰,他努力的压制,再压制,可最后也没能压制得住:“你给我等着。”

留下一句,陈阳大步走进房间里,把自己的东西全都收进了行李箱,冷冷看了一眼许若涵和李军,大步离开了。

陈阳一走,李军使劲的拽了拽许若涵的手道:“这小子,不值得你跟他在一起。”

“哼,死了才好。”许若涵也是一点感情都没有的骂道。

再说陈阳,离开了单身公寓楼,看到一个破旧的啤酒罐,把它踢的很远。

他的肺都快要气炸了,心里发誓,一定要报复那贱女人,一定要报复。

可是,要怎么报复呢?

陈阳脑子里并没有一个概念。

他找了个花坛,坐了下来,脑子里尽是许若涵和李军牵手的画面,头发气的都快要烧着了。

叮铃~~。

可谁料,就在这时,他的脑子里传出机械的声音。

接着,类似女机器人的声音在他脑子里响起:祖传签到系统,成功激活。

“三,二,一……系统正与宿主融合。”

“系统融合成功。”

“恭喜宿主,签到第一天,获得五个女神姐姐。”

这突然响起的机器人的声音,暂时的转移了他的注意力,让他眼里升起了一抹困惑。

“祖传签到系统?什么鬼?”陈阳内心默道。

他思考了一会,忽然想起,五天前,他回老家哭丧时,看到外公的眉心钻出一豆子大小的绿点,钻进了他的眉心。

当时,他还以为那是幻觉,也没多大在意。

难道那绿点就是祖传签到系统?

“喂,系统,系统……”陈阳用意志沟通,可是他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陈阳摆摆手,心说,不管了,管那么多干嘛?有个系统在手说不定能帮我大富大贵呢?正好给那贱女人看看。

“可是……”

陈阳想到这,心里奇怪了。

要是有系统就能大富大贵的话,那他外公为什么一辈子就一普通高中老师?

这祖传的系统对陈阳来说,还有太多未知秘密未解。

嗡~~。

就在这时,又一件奇怪的事,转移了他的注意力,就见一辆黑色炫酷的玛莎拉蒂朝他驶来,缓缓停下,好像是冲着他来的。

陈阳微微一愣,只觉得眼前这车也太吊了吧。

玛莎拉蒂车门缓缓打开,就见一个长发披肩,眼睛炯炯有神,皮肤雪白的像是瓷娃娃似的女人,弯腰从车里钻了出来。

陈阳乍见这女人,脑子里升起两字,女神,绝对的女神!

眼前的美女,无论是五官,还是气质,都是女神级别的,比社会上那些残花败柳,完全不是一档次的。

陈阳正欣赏着美女,可谁料,美女竟朝他走来,到他面前,更伸出白皙的手掌,微笑道:“你是陈阳吧……”

“我?”

陈阳一脸懵逼,心里默道,什么情况?

对了,他忽然想起,刚刚系统说签到第一天,送了我五个姐姐,莫非……?

陈阳只觉得这事太过离谱,不过表面上他和美女手握了一下:“你好?您是?”

苏欣悦微微一笑:“我姓苏,你可能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你叫陈阳,江北大学建筑系3班大四生,你爸叫陈广龙,对吧?”

“一年前因为在工地上意外不幸,你爸临死前答应把器官捐献,很幸运,我妈因为他的心脏获得了新生,她叫我们五姐妹无论如何都要找到陈先生在世唯一的儿子,就是你,要我们拿你当亲弟弟看待,要是没你父亲的善举,我妈很有可能不在了。”

“我们五姐妹经过一致商量,认你当干弟弟,你……不会嫌弃我们吧。”

看着眼前貌若天仙的苏欣悦,陈阳脸都白了。

这样一个大美女,认他当干弟弟还嫌弃?苏欣悦这玩笑开的有点大了。

不过,说到一年前不幸意外的父亲,这永远是陈阳心里一个痛,他父亲这事也给陈阳一个很大的刺激,但人死不能复生,他陈阳又能怎么办呢?

“是吗?”

陈阳冲苏欣悦苦涩一笑,提到父亲的事加上刚刚被许若涵给绿了,多少让他心情格外的郁闷憔悴。

苏欣悦也是见陈阳有些不大对劲,笑着问道:“你心里有事?说出来,是不满意我们私自认你当干弟弟了?”

陈阳赶忙摇头:“能有您这样大美女当我干姐,我求之不得,不是因为你们,哎……不说了,心烦。”

苏欣悦聪慧的看了陈阳一眼。

见陈阳不想说,没再逼他。

看了一眼天色,马上就到中午了,她主动帮陈阳拉开后车门,笑道:“不管你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待会吃饭,我要你开心一点,走吧,上车吧,我请你吃顿好的。”

陈阳气都给气饱了,哪有心情吃饭?

只是,见苏欣悦也是好心,他勉强答应道:“嗯,好吧。”

苏欣悦微微一笑。

恰在这时,李军搂着许若涵从单身公寓门口走了出来。

快到中午吃饭点了,李军也是想带许若涵去高档餐厅潇洒潇洒,反正不管吃多少钱,他回公司都能跟出差费一起报。

只是,许军刚走出单身公寓楼门口,看到了顶头上司苏欣悦,脚步一顿:“草,她怎么在这?”

许若涵也是见李军看向苏欣悦方向,她也看向苏欣悦。

苏欣悦实在长的漂亮,有气质,连许若涵作为女生也被惊艳到了。

许若涵见李军对苏欣悦甚是恐惧,不禁好奇道:“李哥,她谁啊?”

李军眉心一拧道:“待会你少说话,她是我老板。”

许若涵脸都黑了,老板?她的李哥竟会在单身公寓楼前撞见他老板?点子也太背了吧?

李军调整好心态,便点头哈腰跑向苏欣悦,一边跑,还一边叫道:“苏总,苏总。好巧,好巧。”

苏欣悦,陈阳一起转身看向李军。

当陈阳目光停留在李军那张老脸上,眉心顿时一拧,拳头也情不自禁紧攥了起来。

苏欣悦眼见陈阳好像跟李军有仇,好奇道:“你认识李经理?”

陈阳目光一直停留在李军的脸上,咬牙切齿道:“不瞒你说,刚刚他抢走了我女朋友。”

苏欣悦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

李军,抢了陈阳女朋友?

作为商界女神,苏欣悦情商颇高,单单从陈阳这一句话,她就把陈阳刚刚为什么不开心,还有见到李军为什么会生气,全都联系起来了。

苏欣悦目光寒冷看向李军。

相比起一个人品有问题,可有可无的公司经理,苏欣悦自然更站在陈阳这边。

她心里暗道:“敢得罪我的人,李军,你死定了。”

李军见陈阳挡了他路,拨开陈阳,到苏欣悦面前,一脸谄笑道:“苏总,太巧了,你怎么在这啊?”

“你不想看到我?”苏欣悦发难问道。

李军连忙摆手:“说笑,说笑,苏总,您说笑了,呵呵。”

“你在这干嘛?”苏欣悦异样的目光看向李军问道。

李军脸不红心不跳的解释道:“不是有个乡下来的亲戚住这,要我帮忙,我过来帮帮忙吗?”

“是吗?都帮床上去了,对吧?”苏欣悦淡淡道,犀利的眼神直刺李军内心,李军眼神一下子慌了。


疼,撕心裂肺的疼。

时倾澜眼睫微颤,逐渐恢复意识,朦胧的眼前隐约是天花板熟悉的吊灯。

“澜澜……你是我的了!”

薄煜城薄唇轻启,他墨色的瞳仁里逐渐迸发出光芒,缱绻着无尽的深情与爱恋,“你终于彻彻底底是我的了。”

时倾澜逐渐转醒……

看到卧室里熟悉的装潢,嗅到熟悉的冷香,她终于回过神,映入眼帘的果然是那张如镌刻般精致的脸!

“时倾澜,这次就算是你想要我的命,我也绝不可能再放你离开了!”

薄煜城紧紧地将她搂在怀里,将下颌抵在她的发顶,心有余悸地轻蹭着,“我们今天就去结婚,你今天就嫁给我好不好……”

结婚?他们还没有结婚吗?

时倾澜眉心微皱,抬眸望见挂在墙壁上的日历,终于恍然自己重生回五年前!

这天,沈如雪利用她对邵明哲的倾慕,以此为借口骗她到学校旧楼里赴约,实则是为了胁迫她捐献骨髓给自己治病!

结果却意外导致大火,她身陷火海被房梁敲到脑部,导致彻底变成了痴傻,所幸薄煜城仍然对她不离不弃。

可她非但没有感激,反而继续疯疯癫癫、作天作地,甚至还相信了沈如雪和邵明哲,让她最终落得被抽干骨髓惨死的下场!

不过幸好她重生了!

重生后她逃得及时,薄煜城也来得及时,她现在心智正常,也没有被烧傻……

“时倾澜。”

薄煜城察觉到她走神,狭长的眼眸倏然眯起,捏住她的下颌,抬起她的脸蛋,“我警告你不准再想别的男人。”

女孩红唇轻启,“阿城,我……”

尚未等她解释,仅是一声阿城,便让他的心瞬间软得一塌糊涂,眼眸里的阴鸷神色逐渐消散,染了些许深情与妥协。

“澜澜,你乖一点嫁给我好不好?”

他用指腹轻轻描摹着女孩的五官,每寸肌肤都像是在他心上刻了烙印,而她的每次拒绝,就像毒液侵心,剜得他发疯发狂。

“阿城……”

时倾澜倏然搂住他的脖颈,“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闻言,薄煜城瞬间怔愣住了。

“澜澜……”他眸色微深,看到女孩眼眸里潋滟的诚挚与坚定。

虽然那原本应该倾城祸国的娇媚容颜,此刻既不修边幅又在火场沾染了黑灰,但一双清魅绝美的眼眸却依旧璀璨如星。

就算是被她骗,他也被骗得心甘情愿。

薄煜城绯色的唇瓣缓缓勾起,他低沉地轻笑着,暗哑的嗓音里溢满了宠溺与满足。

“呵……”

他缓缓抬手,白皙的手指穿入女孩的青丝间,“澜澜,你已经将我的心偷走了。”

他嗓音含笑,但那份意味深长的凉意却似是警告,绵延幽长,“若是不还清,你这辈子都别想再逃离我的手掌心……”

“否则,我会用很多种办法惩罚你!听清楚了吗,嗯?”

“嗯,我不会再逃了。”女孩红唇轻翘,那笑容随即夺了男人的魂。


乔紫染快速检查了一遍自己,已付完好,身体也没有任何异样。松了口气,随即苦笑一声。

谁会相信,她一个“未婚先孕”的女学生呢?

身体没有其他异样的疼痛,她决定跑路。

“醒了么?”

乔自然猛地回头,这才注意到角落中穿着西服的男人。

“你是……”

下一秒,一瓶不知名的液体就全部灌入了她的喉咙中。

“咳咳……”乔紫染痛苦的趴在床上,他不是不想挣扎,但对方的手,犹如铁钳。

“好好享受吧。”

他就这样居高临下的睥睨着眼前乔紫染,看着面前这个清秀好看的女孩子眼神渐渐迷离起来,本来苍白的脸上因为药剂的原因也染上了淡淡的绯色。心里虽然觉得有些内疚,可是他也没办法,只能对不起这个女孩子了。

天旋地转,乔紫染还未来得及说下一句话,就彻底倒在了床上。

等温言见到乔紫染的时候,她就已经穿着一身真丝睡衣躺在他的床上了。

第一眼,温言只觉得眼前这个女孩子长得极好,肤白貌美,那露在被子以外的肌肤简直是吹弹可破。最美的,是她的一双眼睛,大大的眼忽闪忽闪的,虽然年纪很小可是已经学会了足够蛊惑人心的风情。

他不自觉的就被着眼前的风景所吸引,轻轻地滑动轮椅来到床前。细长的手指轻轻地从乔紫染的脸上流连着,而乔紫染就像一只需要主人爱抚的傲娇的猫咪一般,嘴唇是轻轻地嘟起,一双眼睛迷蒙着,也不知是瞧见他了还是根本就未曾在意他。只是那样半眯着的若即若离着。

温言的手不自觉的向下,随即被乔紫染轻轻地拉住,紧紧地抓着。而乔紫染此时只觉得身体很热,她想要纾解这种类似中暑却比中暑难过得许多的情绪,正巧,有个冰冰凉凉的物体接近了她。她在那物贴上来之前还未曾感觉自己像是个大火炉一般,而对比出真知,彻底贴上去之后,她才发现原来自己真的是这么热。

可为什么这么热屋子里竟然还不开空调呢?她混混沌沌的脑子正在迷迷糊糊的想着。清醒只是一瞬的,下一秒,她又开始不知所以的全凭身体的本能去贴近那能纾解她身体火热的降温的源泉……

而面对这么火热泼辣的女孩,让一向霸道的他竟然也有点小小的羞涩。温言抿了抿嘴,冷静的向着床上不断向他示好的女孩子靠了过去……

次日一早。乔紫染清醒的时候,就面对着这样的场景。一个非常英俊的男孩子正在她床前很是纠结的瞧着她。她一愣,还以为是自己在做着什么不靠谱的梦,还特意揉了揉眼睛再看,可整个眼里还是那个长相英俊的男孩。

她就呆愣在那里。

而温言也很是纠结,他在碰见那层薄薄的膜之前,一直以为昨夜这个热情泼辣的女孩有着十分老道的经验了,结果没想到……他瞧着眼前十分痛苦的女孩也很是疑惑惊讶。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而身下的触感实在是太好了。一直以自控力为骄傲的他,也不得不承认在这种情况下,自控力这种事简直就是笑谈。

“可惜了……”他想。

“价钱,就找你们之前谈好的算。”明明灭灭许久的眼睛沉了沉,他这样对还在床上躺着的她说,随即控制着轮椅安静的出了房间。

乔紫染感觉整个人都很蒙,同时也很是生气。这语气,以为自己是上帝么?!一边生着气的她,一边龇牙咧嘴的给自己穿上衣服。

“嗯……昨天你技术不错,我很满意。”乔紫染别扭的昂起头,努力装作一副熟手的样子,努力想扳回一局。

反正自己已经一无所有,眼前帅哥长相很和自己胃口,就当是舒缓压力。

温言颇有兴趣的挑起眉,嘴角勾勒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乔紫染走出了房间,看见大门还是紧闭着,可是旁边的栅栏却是缝隙很大,而且上面竟然没有回勾。

她轻盈的攀上围墙,轻轻一跃就到了墙外。而后很是嫌弃的冲着这幢别墅竖了竖手指,扶着腰慢慢的走远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