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南方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开局获得六个女神姐姐

开局获得六个女神姐姐

刘邦出王炸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江阳是个孤儿,从小没有体会过亲情的感觉,就算是入赘之后,与妻子也是貌合神离。突然有一天,一个长得与他一模一样的男人突然出现,原来这男人竟然是他的双胞胎弟弟!虽为一母同胞,但弟弟从小被送到了山上,他则被送进了孤儿院。如今弟弟不光要江阳顶替身份,同时还送给了他六位貌美的师姐……

主角:江阳,徐青青   更新:2022-07-16 10:5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阳,徐青青 的武侠仙侠小说《开局获得六个女神姐姐》,由网络作家“刘邦出王炸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江阳是个孤儿,从小没有体会过亲情的感觉,就算是入赘之后,与妻子也是貌合神离。突然有一天,一个长得与他一模一样的男人突然出现,原来这男人竟然是他的双胞胎弟弟!虽为一母同胞,但弟弟从小被送到了山上,他则被送进了孤儿院。如今弟弟不光要江阳顶替身份,同时还送给了他六位貌美的师姐……

《开局获得六个女神姐姐》精彩片段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

某中档小区门口,江阳手提一堆蔬菜,正准备回家给老婆做饭。

结果,就见前方拐角处,忽然冲出一个身穿精神病服的口罩男,正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他奔来!

“卧槽……”

“砰!”

江阳来不及躲闪,就被这精神病卡住了脖子,死死撞在冰冷的墙壁上。

“说,你是不是江阳!”精神病恶狠狠地说。

江阳被撞得七荤八素,心中一片凄凉!

完了!

精神病杀人不犯法!

“你这精神病是谁啊!”江阳晃了晃脑袋,皱起眉头。

精神病冷笑一声,一把扯下口罩,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庞,完美展露出来。

江阳却瞬间傻眼,楞楞地看着他!

因为这男人,竟然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

除了乱糟糟的发型,以及那身显眼的精神病服之外。

其他地方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这……

精神病竟是我自己!

“你敢骂老子精神病?”精神病怒容满面,抬起手就左右开弓,“啪,啪”两巴掌打在了江阳脸上,“还敢不敢骂了!”

江阳眼冒金星,咬牙切齿:“妈的!要不是老子三年之期未到,岂能轮的你这等鼠辈撒野!”

“……”

精神病一脸凶狠地揪着江阳的衣领,“弱鸡,听着!我是你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弟弟!”

“什么!我弟弟?!”江阳一脸惊愕。

精神病咬着牙道:“刚出生两个月,咱家发生了一场大火!事后你被送进了孤儿院,而我则被一个老头子给捡到了山上!”

江阳张大嘴巴,呆若木鸡。

以前总听孤儿院的老院长说,自己还有个同胞兄弟,没想到竟是真的!

而且,那场大火之后,所有人都以为他也和父母一起丧生了,没想到他竟还活着!

“你没死啊!”江阳又惊又喜。

“没死!但生不如死!”精神病咬牙切齿道,“你这些年活的倒挺好,从小在孤儿院吃喝不愁!长大了还能住进这么好的小区,娶一个大美女当老婆,你知道我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吗!你知道那老头子是怎么对待我的吗!”

江阳心中一惊:“那老头子难不成还有特殊癖好?”

“那老头子竟然天天让我给他唱喜羊羊!”精神病一脸惊悚,“如果只有这样我还能忍受,但他竟然不知道从哪,给我找了六个师姐……不!应该说是六个女魔头!你知道这几个女魔头,从小是怎么虐待我的吗!”

“怎么……”江阳咽了一口唾液。

但精神病却仿佛想到了什么不堪入目的往事,一下子就崩溃了:“啊!往事不提也罢!反正老子早就受够了这种日子!这些年来我不止一次偷跑下山,但多则一月,少则一天,我总会被她们给抓回去!”

“还好半年前,我灵机一动,躲进了精神病院,这才享了半年清福!在精神病院的日子,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精神病一脸幸福。

随即,就再次变得狰狞。

“但,好景不长!就在昨天,那些女魔头竟然再次找上来了!我简直快崩溃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可以过这种平凡快乐的日子!而我只能过那种被女魔头蹂躏的生活!这不公平!”

“所以现在,该轮到你替我承受这一切了!”

“啊?什么意思?”江阳疑惑。

精神病一脸狠戾,狠狠揪着江阳的衣领:“从现在开始,你来冒充我!咱俩长得一模一样,老头子和那几个女魔头,肯定认不出来!所以从现在开始,你就是那个偷跑下山的小师弟!你来替我承受这一切!”


“凭什么!”江阳惊呼出声。

精神病却一脸冷笑:“你拒绝也没用,反正我今天就会把你的行踪,泄露给那几个女魔头!她们不知道我是双胞胎,老头子没告诉她们这件事!所以等她们抓到你,即便你矢口否认,她们也绝对不会相信!即便你拿出证据,证明你的身份,她们也不会相信,因为我以前伪造过这些……”

“咱们可是兄弟啊!你怎么能坑害我呢!”江阳倒吸一口凉气!

“就因为咱俩是兄弟,所以你才应该替我承担一下!”精神病紧紧捧着江阳的手,打起感情牌,一脸认真道,“哥,你放心吧!我只是想去外面享两年清福而已!两年之后,我就会回来了!哥,求你一定要帮帮弟弟啊!你要不帮弟弟的话,弟弟就只能以死解脱了!”

这一声哥,直接叫到江阳心坎里了。

让从小孤苦伶仃的他,心底仿佛有什么东西被触动了……

这,就是亲情的感觉吗……

“好!既然你叫我一声哥,那哥哥就不能让你失望!”江阳脑子一热,一把抓住要撞墙头自杀的精神病,抬起头,一脸坚定,“想去哪里,你就安心去吧!这里有哥哥替你挡着!”

“哥,你太好了!”精神病欣喜若狂,“这是我的手机,里面有我给你准备的资料,你要仔细看一看,不要露馅了……”

精神病把一个破旧的碎屏手机丢给江阳。

“呜哈哈哈哈!老子终于解放了!老子要去撒哈拉沙漠看海!老子要去海里捞月亮!”

旋即,精神病双手举过头顶,发出一阵奇怪的大笑声,扬长而去!

看着他疯疯癫癫的背影,江阳呆若木鸡。

这……

自己是不是有点太冲动了,怎么突然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不过没关系,说不定这弟弟是个货真价实的精神病,刚才那一切都是他杜撰出来的。

他把破手机揣进兜里,就匆忙往家赶去。

一栋三室一厅的商品房内。

柔软的沙发上,一名裹着真丝睡裙的女子,翘着雪白的二郎腿,正在用染着红指甲油的修长手指玩手机。

“怎么这么慢才回来!”见江阳推门而入,她扔掉手机,一脸不耐烦。

“对不起,刚才路上发生了点意外……”江阳轻轻关门,低声下气道。

女人一脸嫌弃,摆了摆手:“行了行了!动不动就找借口,你还算是个男人吗!以前觉得你还算有点优秀,现在真是越看你这张脸越恶心!”

江阳低头,沉默不语。

面前这个肤白貌美的女人,就是她的老婆徐青青。

一年前,二人结婚。

那时候的江阳,还是一个小公司的主管。

野鸡大专毕业的徐青青,对他可谓百般顺从。

可自从徐青青去过他公司后,回来就变得有点不对劲。

先是对他的态度愈发疏远,再就演变成了非打即骂。

而江阳也因为和她吵了一次架,就莫名被公司降为了普通员工,这让他一直搞不清楚原因。

徐青青从沙发上站起来,带起一阵香风:“行了!你自己吃吧!我不在家吃了!”

“可我菜都买好了……”江阳皱眉道。

徐青青一脸厌恶:“没听到我的话吗!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徐青青摔门回房间换衣服了。

当她再出来时,已然换了一身十分性感的包臀裙,一双修长美腿还穿上了黑色丝袜,诱人的香水味仿佛能勾人魂魄,活脱脱一个尤物。

但江阳却愣住了。

因为他隐约看到,徐青青的挎包里面好像有个杜蕾斯一样的东西。

“你去哪?”江阳下意识就问。

“你管得着吗?”徐青青厌烦地看了他一眼,“我上次和你说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前些日子,徐青青告诉江阳,她家急需用钱,让江阳把房子卖了救急。

江阳一直拿不定主意,毕竟这房子可是用他半辈子的积蓄,再加上老院长的心血才买的。

“我再考虑一下……”江阳低声道。

“像个女人一样磨磨唧唧,你也配是个男人?”徐青青留下一句鄙夷的话语,摔门而去!

她前脚刚走,江阳就坐在还残留着徐青青香味的沙发上,陷入沉思。

就在刚才徐青青路过他时,他已清楚的看到,那就是一个杜蕾斯。

徐青青带这种东西出门干什么?

她不会绿了自己吧。

不!

应该不会!

徐青青不是这种人!

不过没多久,一通电话就结结实实打了他一个耳光。


“姐……姐夫,你在哪呢!”是徐青青的妹妹,徐欣欣。

“我在家呢,有事吗?”江阳疑惑道。

徐欣欣火急火燎道:“姐夫,你快来我们酒店看看吧!我刚才好像看到我姐,跟一个男人来酒店了!”

徐欣欣是一名大学生,目前在某个酒店当暑假工。

可能是还没有受到社会渲染的缘故,她仍旧秉持着嫉恶如仇的习性。

江阳瞬间愣住,一脸复杂道:“欣欣你看错了吧,你姐怎么会和别人开房呢……”

“姐夫,我说的是真的!”徐欣欣急了,“我刚才好像真的看到我姐了,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衣服……”

江阳打断了她,强颜欢笑:“欣欣你别说了,应该是你看错了……”

说完,不等徐欣欣再说什么,他就挂断了电话。

只是,刚一挂断电话,江阳浑身力气就像被瞬间抽走似的,整个人都瘫在了沙发上,头晕目眩。

他很清楚,徐欣欣和她姐生活了二十多年,怎么可能会认错人呢!

回想起今天的一切,江阳终于意识到,自己被这个女人绿了……

……

天水酒店,一张席梦思大床上。

徐青青依偎在一个肥胖男人的怀中,脸颊上还带着刚被滋润过的绯红:“钱老板,那废物不同意卖房怎么办?人家还等着卷了他的钱,就和你在一起呢……”

房产是夫妻共有财产,要双方都同意才能买卖。

钱伟在她雪白的天鹅颈上吻了一下,一脸坏笑道:“他那房子,至少也能卖个一百多万,你要真把钱都卷走,他可就一无所有了,一日夫妻百日恩,你真就忍心吗?”

“哼!老娘这么好的女人,照顾那没钱没势的废物一年,要他一百万怎么了!过分吗?”

徐青青哼了一声,继而撒娇道,“钱老板,你还是赶紧替我想想办法吧!”

钱伟眼睛一眯:“办法?简单!今晚你回去,再问那废物最后一次,他要还不同意卖房,明天我就让人先打断他两条腿,再强行让他签字画押!”

“钱老板!就知道你比那废物厉害多了!”徐青青主动爬上了钱伟的身上……

……

晚上。

徐青青踩着高跟鞋回到家中,再次变成了那副冷冰冰的样子。

看到坐在沙发上,一脸阴沉的江阳,忍不住嫌弃起来:“整天到晚苦瓜着一张脸,跟家里死人了似的,看见你老娘就心烦!”

江阳上下看了她一眼,就发现她腿上原本穿着的丝袜没了。

“你去哪了?”江阳沉声。

“关你什么事!”徐青青大大咧咧地坐在江阳对面,把挎包随意一甩,翘起二郎腿,“江阳,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卖不卖房!”

闻着徐青青身上昂贵的香水味,江阳沉默一阵:“那我也最后问你一遍,你今天究竟去哪了。”

“老娘去哪,用你这个废物管?”徐青青一脸厌恶,丝毫没有因背叛江阳而感到愧疚。

“不用我管是吧?好!那我也明确告诉你,这房子是我个人买的,我绝不会卖掉。”江阳突然冷笑一声。

他是个正常男性,徐青青给他带了绿,他绝不可能原谅徐青青!

徐青青一听这话,瞬间就怒了,一把抓起茶几上的水杯,在地上摔了个粉碎:“行!江阳,你行!既然你连我的话都敢不听,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看着徐青青摔门回房,江阳心中毫无波澜。

因为在他看来,用不了几天,他和徐青青就会分道扬镳了。

……

第二天,江阳照旧去公司上班。

这家公司规模不大,只有百十来名员工。

但在江海这座四线小城,也勉强算得上是中等企业了。

而老板钱伟,在江海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了。

此刻,江阳正坐在办公桌前,像往常一样工作,就忽然听到有人喊自己:“江阳,你过来一趟!”

抬起头,就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个肥胖的身影,正是他的老板钱伟。

江阳虽不明所以,但老板叫他,他只能放下手头工作,走了过去。

在老板的带领下,他进入了一间办公室。

不大的办公室内,此刻聚集了七八个人,各个五大三粗,纹龙画虎。

钱伟则坐回老板位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