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南方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报告夫人沈少又在装傻

报告夫人沈少又在装傻

周pp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养父既舍不得把自己的亲生女儿,嫁给沈家的傻少爷沈曜,又舍不得已经到手的十亿彩礼,于是设计将养女唐苏送上了婚车。逃婚,偶遇,一个神秘男人从天而降,救她于水火之中。一来二去的,唐苏竟然跟他谈起了恋爱。直到唐苏发现某人的惊天秘密,沈家的傻少爷沈曜,好像与跟自己谈恋爱的神秘男人长得一模一样……

主角:沈曜,唐苏   更新:2022-07-16 09:5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曜,唐苏 的武侠仙侠小说《报告夫人沈少又在装傻》,由网络作家“周pp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养父既舍不得把自己的亲生女儿,嫁给沈家的傻少爷沈曜,又舍不得已经到手的十亿彩礼,于是设计将养女唐苏送上了婚车。逃婚,偶遇,一个神秘男人从天而降,救她于水火之中。一来二去的,唐苏竟然跟他谈起了恋爱。直到唐苏发现某人的惊天秘密,沈家的傻少爷沈曜,好像与跟自己谈恋爱的神秘男人长得一模一样……

《报告夫人沈少又在装傻》精彩片段

烈日当空,迎亲的队伍已经在唐家别墅等待多时。

“爸,我不管什么娃娃亲的,反正我不要嫁给傻子,呜呜呜……”

唐雷看着怀里哭得上惨兮兮的女儿,心中疼痛万分。

犹豫了片刻,便做出了决定。

“不想嫁就不嫁了,你在房里呆着别出去,我出去向沈家赔礼道歉,顺便把送来的嫁妆一并归还,就是把彩礼还回去,公司就没有资金可周转了。”

唐心雨立马直起身子:“爸我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可以不用归还沈家10亿彩礼,又不需要悔婚。”

唐雷将信将疑:“什么办法?”

按理说,心雨既然早就答应了这门婚事,怎么突然就反悔了呢。

“让唐苏嫁到沈家不就行了,反正她也是唐家的女儿。”

“可她是养女啊!”

“谁说养女不行了?沈家也没有指名道姓让我嫁过去啊。”

“爸你别忘了,我们现在正需要资金周转呢。”

“而且我们养她这么大,也不能白养啊!”

……

唐苏醒来时头痛欲裂,宛如要炸开般,身体伴随着滚烫的热度,让她不由自主的呐呐:“热……我好热……”

“夫人,需要我把空调再调低一些吗?”

陌生的声音让唐苏猛然睁开了眼睛,伸手直接扯掉遮挡住视线的红色盖头。

看清了眼前的景象,唐苏心下一沉,她强忍着燥热,颤着声音:“你刚才叫我什么?”

司机愣了一下,还是毕恭毕敬回答:“您是唐心雨小姐,今日出嫁到沈家,我理当称您夫人。”

“停车!”

“啊?夫人您怎么了?”

“快停车,我不是唐心雨,我是唐苏!”

她早该想到,唐心雨怎么会出嫁时突然给自己敬酒。

什么冰释前嫌!

原来是想让自己替嫁到沈家,和那个智商只有三岁的傻子结婚!

“夫人别闹脾气了,我们家少爷不像外界传的那样,总之……您嫁过去就知道了。”

司机压根没听过唐家有两个女儿,只当她是听了外面的闲言碎语才不愿意嫁过去,只好苦口良心劝说着。

“我都说了我不是唐心雨!”

“你快停下来!”

眼看着司机不为所动,随着体内不可控制的燥热,唐苏当机立断,打开车门跌在马路上。

“夫人!”

不管身后的官家怎么喊,唐苏就是不回头,一瘸一拐努力的向前跑着。

她正值芳华,决不能替唐心雨嫁给一个傻子!

另一边的国际机场。

几十名黑衣保镖神情恭敬严肃的等待着什么,直到一名男人从飞机上下来,高挺的鼻梁,冷峻的五官轮廓,凑在一起宛如谪仙下凡,连远观都是一种亵渎。

所有人见状都纷纷低头:“沈少!”

男人抬眸,狭长的丹凤眼淡然的瞥了眼:“太吵。”

手下立马领会,挥手让众人散去。

“沈少,老爷子交代我们要早点赶回去,毕竟今天是您的大喜之日。”

“当然。”

手下闻言,长长的松了口气,感叹着终于可以向老爷子交待了。

男人薄唇勾起:“今天人齐,回去宣布退婚,沈夫人的位置我早有所属。”

他的妻子,只能是那个女孩。

不然他甘愿一辈子孤独终老。

况且唐家愿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傻子’,到底用何居心,大家心知肚明,老头子年纪大了,怕是脑子也糊涂了。

回去的路上,手下想着说些什么让自家少爷回心转意,导致心不在焉的,完全没有注意到突然从巷口跑出来的唐苏。

等他看到,手脚慌乱快速踩下刹车。


回到侯府,陆尘霄就把自己关在了书房,谁也不见。

“素时,素时。”

苏九儿前前后后寻找,素时虽说没把她当主子看,可这清欢院就她一个女婢,凡事都得经她才知晓。

“这儿呢,成天的,叫魂呢?”素时懒散地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打哈欠,手里擒着一根树枝在泥土上随意画圈。

“前日送去换洗的衣裳怎么还没送来?”苏九儿不想找她的,可是她换洗的衣物不多。

“浣衣房的人说了,凡是清欢院送去的通通不洗,我都被你连累了,要洗,你自己洗去!”素时翻了个白眼。

她如今是侯府的罪人,人人喊打。

“你的也给我,我给你洗。”苏九儿在素时面前摊开手,洗一件跟洗两件没什么差别。

“你?”素时愣了愣,从没听过主子给奴婢洗衣裳的,随之她脑袋摇得似拨浪鼓,“不劳烦您了,您还是自己洗去吧,我怕您在衣裳上涂毒!”

苏九儿霎时面无血色,她确实是用了下三滥的手段进的侯府。

浣衣池旁有两女婢,各忙各的,苏九儿一句不搭话,抱着木盆到了池边,找到自己的衣裳,一丝不苟地洗着。

两女婢交换了眼色,洗好衣裳起身,从她身后经过。

“噗通。”

苏九儿猝不及防地栽进冰冷池水里,喝了两口浣衣的水,皂荚味刺喉。

她落汤鸡般浮起来,女婢站在池边笑得花枝乱坠,“瞧瞧,瞧瞧,我们的世子夫人怎么成落水狗了呢?”

苏九儿原本以为素时的不恭敬算是对她最大的仇视,这侯府里,看她笑话的又岂止素时。

她抹了把脸,女婢啐了口,“害了世子爷,气病了侯爷,定国侯府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才迎了你进门!”

侯爷病了?

她所居的清欢院距离太康楼比较远,一南一北,进进出出也碰不着面,侯爷卧床的消息,她是方得知。

衣裳没洗成,她一路惹得女婢家丁频频侧目,途径风和阁,就瞧见二房在训斥人,“都麻利点,产业全盘点好咯,陛下要削藩,日后就靠着那点产业过日子,学精明,别让那老贱人霸占了去,否则这日子可怎么活!”

陛下要削藩了……

苏九儿心底沉沉的,小时候苏俏上私塾,她贴着墙角学了那么两年,削藩这等大事她还是晓得的。

定国侯年迈多病,唯一的儿子陆尘霄也中了风,这公主不嫁,此时削藩无异于是压在定国侯府头上最后一根稻草。

天子无情,向来如此!

她避其锋芒,还没走开两步,就见大房柳夫人扭捏着莲步,那头上步摇晃动得快掉下来。

“你这家贼,老爷还没死呢!你们就着急分家产!那金银珠宝是你们能染指的吗?城东的太白楼,你们也敢要!”

大房出身名门,指鼻子骂人也是委屈巴巴的模样,这几日,她雍容不再,愈发的老气横秋,那盈盈目光还还能让人遥想到年轻时风姿绰绰的光景。

分家再所难免,本是定国侯府蓄养的五千精兵被朝廷召回,赐给世子爷的千亩良田以国库空虚为由收了回去。

面子皇家给足了,如今定国侯若不从,那就是一顶蓄意谋反的帽子。

“扶我起来,我看谁敢动侯府一根针,老夫要进京面圣,面圣!”

苏九儿端着汤药到了太康楼,远远就听到苍老的声音在咆哮,野兽困于荆棘,负隅顽抗罢了,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老爷,不生气,不生气,这气坏了身子可如何是好?”柳夫人在旁擒着丝娟给侯爷擦汗,火烧眉毛一介女流之辈又能做得了什么?

“爹,喝药。”

苏九儿凑上前,这府中丫鬟听了风言风语,被二房蛊惑都跟着她去了,许多地契在她那,日后下人还得仰仗她过日子。

“哗啦。”

定国侯大手一挥,连药带碗摔在地上,苏九儿躲闪不及,滚烫的药淋湿绣花鞋,火辣辣的疼。

“你怎么不去死?我侯府百年荣耀,全被你给毁了,毁了!”定国侯眼珠子瞪着,眼睛里满是血丝。

自打苏九儿进门,侯府劫难接踵而至,没有一天太平日子。

“好了,侯爷,您就别动怒了,都这时候了,还得您主持大局……”柳夫人犹如孤苦无依的浮萍,儿子中风,她暗自垂泪,如今侯府为难在即,也只能守着卧病的老侯爷。

“把她给我撵出去,都是她作祟,现在就给祭天!祭了天!”

老侯爷气急岔气,吼着吼着咳嗽起来。

这一口气上不来,直翻白眼,柳夫人急了,“来人呐,快,快传郎中!”

这日,侯府红妆还没挂多久,白绸子随处可见,侯府上空铅云低垂,待到老侯爷出殡,细雨空濛,哭嚎声响彻灵堂,有的惺惺作态,哭得最凶,那就是二房。

相较于大房则是暗自垂泪,苏九儿没有哭,跪在火盆前一张张纸钱扔进去,黑灰熏得她睁不开眼。

“世子爷呢?”

有人这么问。

“世子爷闭门谁也不见,这两日滴水不进,恐怕要步老侯爷的后尘。”

主心骨没了,这侯府什么大逆不道的话都敢往外言语!

“你们怎么说话的!”苏九儿猛地站起身,环视过交头接耳披麻戴孝的下人,怒火中烧,“定国侯府还在,你们拿的谁的薪俸,世子爷如何,轮不找你们置喙,若谁以后再多说半句世子爷的不是,侯府不养白眼狼,通通给我滚!”

一向寡言少语的苏九儿,被骂天煞孤星的苏九儿,竟一夕间犹如母夜叉般,硬生生喝得所有人闭了嘴。

二房夫人出奇地没有泼凉水,反而拭着眼角帮衬道,“谁要舌头长,就割了喂鱼去!”

说完,还给苏九儿投了记眼色。

“说罢。”

厅堂里,大房柳夫人坐着,泪痕未干,“你收了二房多少好处?让你来祸害侯府。”

祭天之人并非随意择选的,是那听蝉寺的老方丈临终卜算,她苏九儿就是灾星,若那日祭了天,这往后种种都不该发生!

 


周小洋心里正盘算着要怎么报复,瞥见车外的景色不断向后方流去,不禁有些纳闷。

“老爷爷,我们现在要去哪?”

听他这么说,老头眯着眼急忙介绍道:“少爷,我姓赵,是您的管家,我们现在要去百隆集团带您熟悉下公司的业务,也让公司的高管层认识下您。”

周小洋一听楞了下,瞪大眼睛屏气敛息的说道:

“百……百隆集团!?是我们市最高建筑的那个百隆集团么?”

赵管家微笑的点点头:“没错。”

周小洋彻底懵逼了,他每次坐公交路过的时候广播都会自动报一下“百隆集团到了,要下车的乘客请后门下车。”这时候,众人总会透过车窗抬头仰视着这栋巍峨雄伟的地标性建筑,露出顶礼膜拜之色。

——百隆集团

总经理廖凡正在紧张地指挥着十几个前台小妹和三个大堂经理,然后时不时在门口观望着。

他刚收到赵管家的通知,新的大股东即将要来接任董事长一职,百隆集团也将要迎来新的人事变动,这是十几年来从未有过的大风暴,况且通知这事的是赵管家,意义非凡,绝对不可以出一点点差错。

“廖经理,还在忙啊。”

这时,龙少搂着张雪从门口走入,看见廖凡忙东忙西的,赶紧打个招呼。

“是啊,你怎么来了?分公司里不好好待着,跑这来做什么?”

龙少搓着手恭维的弯腰笑道:

“嘿嘿嘿,我早从内部听说了,今天是新董事长接任的大日子,我来看看,说不定能巴结上关系呢?”

原来,龙少是百隆集团分公司的经理,他从上级那探听到总公司今天大换血,来了个年轻的董事长。他觉的这是个非常难得的机会,结果能巴结上,那岂不是飞黄腾达了。为此,他还想了个招,等新董事长路过时,故意将张雪推到对方身上,美女当前哪有坐怀不乱的,然后自己再上前介绍,如此,便搭上线了。

廖凡哼笑了一声,摇摇头:“哼,你小子尽琢磨着好事,小心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哪能呢,到时候还请廖经理帮忙多说说好话,日后少不了您的好处,嘿嘿嘿……”

廖凡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也就不管他了。

过了一会儿,黑色轿车稳稳地停在百隆集团门口,赵管家恭敬的打开车门,周小洋抬头仰望着这座白色的雄伟建筑,感叹何其的壮观。

“少爷,您先请进,我们把车停好就来。”赵管家说完,轿车便朝地下室驶去。

周小洋深吸了口气,觉的要翻开人生新的篇章,便竖起脊梁、踌躇满志的大步朝前走着。

可当他走到门口时,却愕然的发现龙少和张雪也在这里,顿时大吃一惊。

同时,龙少也看到了周小洋,立时仰起头,很是不削的讥笑道:

“哎哟,瞧瞧这是谁?追人追到这里来了,真是犯贱。张雪刚才不是都跟你说清楚了么,还死缠烂打干什么?”

“是呀,怎么追到这里来了,真是讨厌。”张雪捂着鼻子,一脸嫌弃。

周小洋听着很是生气,上前怒道:

“我不是来找你的,别往自己脸上贴金,我是来接管公司的。”

几人一听,微微愣了下,随即爆发出一阵大笑,特别是龙少,笑的东倒西歪。

“哈哈哈哈,周小洋你是穷疯了吗?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也敢来这里招摇撞骗。你连给这里的人提鞋都不配,还要接任公司?简直笑死我了。廖经理别理他,他就是个神经病。”

廖凡打量了周小洋几眼,看他穿着普通,也是觉的对方是个骗子,就嗤笑道:

“年轻人,我看你还是去其它地方碰碰运气吧,这里可是百隆集团,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说着,便朝保安扬扬手。

几个保安上前正要“请”周小洋出去,可他伸手一拦,说:

“我不该来?那他们又为何能在这里?”

龙少咧着嘴朝自己指了指,表情很是嚣张:

“说你是穷瘪三你还不信,睁开你的狗眼看看,我可是百隆集团分公司的经理,当然可以在这里啦。可你是什么东西,快滚快滚。”

说着,伸出手想把周小洋推出去,却被周小洋一把扭住手指,立马疼的嗷嗷叫。

“快放手周小洋,你居然敢对我这样,看我等下不弄死你,哎哟哎哟……”

廖凡一看情况不对,想要上前制止,立马被周小洋吼了一声:

“滚开,这没你的事,如果你还想待在这里工作就别惹我发火。”

他吼的很大声,附近的人听到声音都围了过来,指指点点。

一旁的张雪也急了,慌忙上前拉着周小洋使劲拽:“周小洋你快放手,万一把他伤了可怎么得了。你不要这样,我都说了我们不适合,你别对我这么痴情啊。”

“什么?我对你痴情?”听到这话,周小洋放开了龙少,仰起头冷冷的对张雪说:“呵呵,张雪你脸皮还真厚。之前我可能对你还保有真情,可是你却把我的真心当做驴肝肺,而现在的我,已经让你高攀不起了。看在四年夫妻情份上,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要跟我还是跟他?”

张雪见龙少捂着手指疼的不行,赶紧上前查看,“呀,都青紫掉了,”继而怒对周小洋。

“周小洋,不管多少次我都会选择龙少的,何必多问。你瞧瞧你自己那个样子,能跟龙少比么?跟着你受穷受苦不成?”

周小洋笑着点点头:“行,这是你自己选的,以后怪不得我,我们的缘分到头了。”

“到头就到头,谁稀罕呀。”

“很好。”周小洋心痛的笑了笑,然后抬头俯视着他们,神情严肃的开口道:“龙少,从今天起,你被开除了,以后不准到公司里来。还有你张雪,你也一样,从今往后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突然,他勃然大怒的爆喝一声:

“保安,把这两个人给我轰出去。”

保安们愣了愣,互相面面相觑。心中疑惑这位年轻人是谁呀?怎么敢在百隆集团的门口下命令,不会是个神经病吧?

廖凡也是很纳闷:“喂,年轻人,你到底是谁呀?在这里指挥我公司的保安,疯了吧。你说开除就开除,你谁啊你,够资格么?”

围观的众人私下里窃窃私语,都说周小洋不知天高地厚敢在百隆集团撒野,等下可有好戏看。

“我是这的董事长,你说我够资格么?”周小洋义正言辞的说道。

廖凡冷哼一声:“哼,你说你是董事长,谁能证明?”

“我证明。”

众人顺着声音望去,只见赵管家一脸煞气的正从门外走进来。

廖凡立马换了张脸,喜逐颜开的上前笑眯眯的说道:“赵管家您怎么来了?”

谁知赵管家上来就狠狠给了他一巴掌。

“啪——”

感觉自己莫名其妙的挨了一巴掌,廖凡捂着脸诧异的望着赵管家,怔怔的问道:

“赵管家,您……您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打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