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南方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寒门绣户的富世恩宠

寒门绣户的富世恩宠

肥少的小娇妻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童灵在醒来之后有些懵,此时她正躺在一处古香古色的房间里,身上还穿着湿哒哒的大红喜服。此情此景让她确定了一个事实,自己竟然穿越了!原主大婚当天,与夫君双双落水,夫君与原主皆被淹死,只不过她的到来让原主捡回了一条命。外面有男男女女的吵嚷声,他们似乎正在争吵原主的归宿问题。就算无家可归,童灵也没有在怕的,掌握现代知识的她一定会在这里闯出一番天地!

主角:童灵,楚斯年   更新:2022-07-16 09:1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童灵,楚斯年 的武侠仙侠小说《寒门绣户的富世恩宠》,由网络作家“肥少的小娇妻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童灵在醒来之后有些懵,此时她正躺在一处古香古色的房间里,身上还穿着湿哒哒的大红喜服。此情此景让她确定了一个事实,自己竟然穿越了!原主大婚当天,与夫君双双落水,夫君与原主皆被淹死,只不过她的到来让原主捡回了一条命。外面有男男女女的吵嚷声,他们似乎正在争吵原主的归宿问题。就算无家可归,童灵也没有在怕的,掌握现代知识的她一定会在这里闯出一番天地!

《寒门绣户的富世恩宠》精彩片段

童灵醒来的时候,首先觉得身上一阵阵发冷。

这种冷就像是冬天在健身房游完泳,从泳池出来时正好遇到冷风吹过,激得她忍不住打哆嗦。

但眼前并不是她常去的健身房,而是一间陌生的破屋。

破屋的墙壁上已经出现了明显的裂痕,从那裂痕中弥散进来淅淅沥沥的雨声。

同样从裂痕里不断散逸进来的,还有来自不知何人的争执声响。

……这是哪?

童灵想起今天早上才看到的打拐热搜,立刻联想到,自己是不是被拐卖到深山里了?

不应该啊……

她记得她跟闺蜜一起出国旅游,在海滩上,闺蜜蹲在那里给她拍照,她忽然听见身后传来听起来很不对劲的海浪呼啸声。

她最后的印象,是闺蜜带着惊恐的表情向她跑来,伸出手拼命想要抓住她,但她被身后的海浪猛地卷走。

难道她被巨浪卷走后,没有淹死,然后又被什么人卖到深山里了?

可她明明听见外面在争执的是汉语。

她可是去国外旅游了,难道她在国外落海后,有人不远万里把她运回中国卖了?!

怎么可能?!

冷意渐浓,童灵不由得缩了缩身子,这一动才发现,自己身上穿着湿漉漉的火红嫁衣。

……

这身嫁衣是什么鬼……

外面的争执声不断地刺激着她的耳膜——

“童灵连喜轿都坐了,就算没拜堂,也不能算童家人了。这世上哪有出嫁了的女儿还留在娘家的道理?”

“他二弟啊,灵儿已经是刘家的媳妇了,她这辈子,生是刘家的人,死是刘家的鬼,咱们现在就把她送回刘家去!”

“大哥,且不说现在刘家不愿意要灵儿,就算刘家愿意,灵儿去了,就是守一辈子寡,我怎么舍得……”

“刘家的喜轿都把人接走了,童灵就不算是黄花闺女了,刘家凭什么说不要就不要童灵?!我去跟刘家说,让刘家把童灵接走!”

“大嫂你这是什么话?!我的灵儿怎么就不是、就不是……”

“行了行了,他二弟啊,你大嫂不是那个意思。”

“大哥!我琢磨着,灵儿这个情况,就让我待在我身边吧,我养她一辈子!”

——我是谁?我在哪?他们在说什么?

我该不会是穿越了吧……

原主的记忆开始涌入童灵的脑海。

原主也叫童灵,今天正是原主的大喜之日。

一切变故的开端,都在于迎亲队伍途径涨水桥。新郎官刘宝骑马在前,童灵乘着喜轿在后。

为了在大喜之日取个一马平川的好意头,刘家才借了这匹惹祸的马。

雨天路滑,刘宝的马滑了一跤,把刘宝给跌下了桥,马蹄子还蹬到了轿夫,轿夫也滑了一跤,轿子便失去了平衡,连带着轿子里的原主一块翻滚入水。

雨天里河水格外湍急,刘宝淹死了,原主也淹死了。当原主和刘宝一块从下游三里的地方被捞起来时,刘宝已经死了,昏迷的童灵也死过一次了。

这叫什么事啊?!新婚当天双双淹死,这也太倒霉了吧!

外面的三个人还在吵架——

童灵的大娘田丽娘质问道:“你养童灵一辈子?!笑话!你哪有银子养童灵?!”

童壮涨红了脸,气得不行:“大嫂,你……”

童灵的大伯童强和稀泥:“行了行了,丽娘你少说两句,他二弟你也少说两句……”

童强看似和稀泥,实际上是在帮自己媳妇。毕竟,要是童壮继续说下去,不占理的是童强夫妇,所以童强才急着堵住这个话头。

毕竟,童强夫妇好吃懒做,家里全靠童壮一人辛苦贩卖丝线赚钱。

但如果童强夫妇不打算掏钱养童灵,童壮自己还真掏不出钱来,毕竟家里的银子都在童强夫妇手里。

童壮辛苦赚的钱都要交给童强,这是已经去世的童老头子定的规矩。

童老爷子是三年前死的。

童老爷子命苦,媳妇给他生了童强和童壮两个儿子,生童壮的时候,因为童壮头太大,媳妇难产死了。

童老爷子独自拉扯着这两个儿子,不知受了多少累,靠贩卖丝线所赚的银子勉强能喂饱这两个小子的嘴。

童老爷子当了几十年的鳏夫之后,童壮不幸也成了鳏夫,童灵的娘因病去世,只给童壮留下童灵这一个女儿,家里的香火只能全指望童强。

童强夫妻俩也争气,儿子一个接一个的生。

童老头子死的时候,还为此特意嘱咐童壮:“他二弟啊,爹命苦,膝下福薄,咱们家延续香火就指望你哥了,你可得全力帮衬着你哥啊……”

这话让童壮心里不是滋味极了。童强夫妇好吃懒做,家里全靠童壮贩卖丝线过活,童老爷子临死了,都还想着嘱咐童壮继续帮衬童强。

童老爷子又说:“力儿是我的大孙子,可我福薄,不能看着他娶妻生子,你可要替我关照他,务必让力儿替童家延续香火啊……”

童壮心里再不是滋味,也不能顶撞将死的老父亲,只好点了点头。父命难违,孝字加身,谁能逃过?

眼下,田丽娘冷笑道:“他二弟,你不能太自私,你只为你家童灵着想,怎么不为家里的香火着想?”

“我留灵儿在家,怎么就是不为香火着想了?”

“如今正是给力儿说亲的时候,要是让人知道力儿家里还有童灵这样一个堂妹,谁家还会把姑娘嫁给力儿?!你家童灵福薄,难道还要连累我家力儿?”

“你……”

“你家童灵就是福薄!刘宝死了,都怪童灵不祥!是童灵克死了刘宝!你非要留童灵在家里,难道是还想让童灵再害死我的力儿吗?!”

“不准你再给我的灵儿泼脏水!灵儿才不会福薄……”

“你要是非留童灵在家,亲戚四邻都会议论咱们,都会嫌弃咱家出了个不祥之人!到时候咱们一家子都不用抬头做人了!”

“嫂子,我敬你是我大嫂,不想与你多计较,可你不能这样说我的女儿啊……”

然后,屋外三人又陷入了新一轮的激烈争执中。

回应

 


现代人童灵坐在屋里的炕上,不敢吭声。

她是头一次经历这种场面……

现代人童灵出生在一个平平无奇的家庭,父母恩爱,生活小康,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和哥哥都很疼她,家庭关系和谐而简单,家人之间一直很相亲相爱。

像当下这种明枪暗箭的场面,童灵是头一次经历,她是真的懵,也不由得替原主心寒,很想冲出去为原主父女俩抱不平。

但这里不是现代,她不了解这里的规矩礼教,要是贸然帮腔,万一被说成是晚辈顶撞长辈,有理也会变得没理,她只能暂且忍着,听听外面的情况再说。

外面三人争执了半天,忽然被一阵更吵闹的声音打断。

先是几声巨响,似是什么东西被砸了,然后几十个人气势汹汹地冲进了童家!

来的正是刘家人,个个面色铁青,显是来者不善。

“童灵呢?童灵在哪?让童灵出来!”这架势,简直像是下一刻就要大动私刑处置童灵一样,屋子里的人吓得气都不敢喘

童壮护女心切,壮着胆喝问:“你们要干嘛?”

刘宝的爹扯着袖子猛喝道:“童灵害死我家宝儿,叫她出来,一命偿一命!”

屋子里的童灵听到了这一切,从未遇到过这样幅泼皮无赖样子的人,吓得浑身都僵硬了起来,

童壮气得眼睛都红了:“刘宝的死明明就是个意外,难道你们还要怪到灵儿身上不成?”

刘宝的娘嚎叫道:“我家宝儿水性好极了,怎么可能说淹死就淹死?!要不是你家童灵克人,我家宝儿根本不会死!”

“刘家兄嫂别急,有话慢慢说。”田丽娘假意劝道,又冲着童灵所在的屋子喊道:“童灵,你婆家人对你有些误会,你快出来迎一下,好好跟他们解释解释。”

顺着田丽娘所示的方向,刘宝的爹猛喝:“童灵在那间屋子里是不是?!”不等答话就要往童灵所在的屋子里冲,那架势,完全就是想直接弄死童灵。

童灵立刻就意识到田丽娘心肠之歹毒!先是想把童灵赶出童家,遭到童壮反对,就干脆想借刘家人的手弄死童灵!

“都不准动我的灵儿!”童壮一声猛喝,但已被刘家叫来的几个帮手给牢牢控制住,根本无法赶去保护童灵。

“干什么呢?干什么呢?!”忽然,又有一拨人进了院子,斥责刘家众人。

是童家的族长带着几位族亲来了!

德高望重的童老族长中气十足地斥责刘家人:“咱们已经通报官府了,官府的人一会儿就到,你们难道还敢在这里闹出人命来?!”

童强和童壮素日里与族里走动得并不热络,也就是逢年过节互相拜访一下的交情罢了,但毕竟都姓童,族里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刘家欺负到童壮头上。

见人数足以压制自己的童氏族人,刘家人倒是消停了。

童灵已被刘父扯着手腕拎出了屋子,趁着刘父看着人数众多的童氏族人愣神的功夫,童灵挣脱了出来。

童灵躲到童壮身后,刚刚被刘父从屋子里扯着手腕抓出来,童灵觉得自己的手腕都要断了!

抬起来手腕一瞧,只见上面已经印上了鲜红的指印!

童氏族人一来,变成了两相对峙的局面。刘母一瞧,登时坐地哀嚎不已——

“你们姓童的仗着人多欺负人啊!你家童灵克死我的宝儿,她欠我家一条命啊!童灵得给我的宝儿偿命啊!你们姓童的不讲道理啊!”

老族长铁青着脸说:“人命官司的事,哪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官府的人一会就到,咱们把事情交给官府,让官府来评断!”

“那怎么行?”刘母立刻就急了。

刘母心里认定,自己儿子熟识水性,如果不是因为童灵克人,自己儿子断断不会就这么轻易地死了。

但刘母知道,官府从不承认刑克一说,也断断不会因为自己儿子的死而对童灵做出任何处置。

“不成!不能等官府来,童灵必须现在就跟我们走!”刘母说完,刘父等刘家男人便冲着童灵围了上来。

刘家人像是要撕碎羔羊的狼群一样,童灵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就在这时,官府的人终于到了!

两个捕快简单地问了几句,然后毫无悬念地带走了来找茬的刘家人。

刘家人一走,童灵后怕地蹲在地上。

童壮也后怕地抱着童灵的肩膀,想要为童灵挡住一切恶意,像是拼命护住孩子的公鸡。

被刘家闹了这一下,童家的院子里一片狼藉,到处都是被砸碎的碗碟碎片。

老族长看着童壮和童灵,老练的族长也一时沉默下来,不知道该说什么。跟来的族人站在老族长身后,看着这对父女的眼神也多了几分异样。

田丽娘敏锐地察觉到这一点,眼珠子一转,立刻招呼道:“众位族亲今日辛苦了,来来来屋里坐,我给大家倒点水喝,大家润润嗓子!”

老族长等人被田丽娘热情地迎进屋子,在不大的屋子里挤作一团,田丽娘一边给众人送解渴的水,一边给族人使眼色,示意众人劝劝童壮。

老族长叹了口气,酝酿了许久的措辞,无奈地开口:“童壮啊……”劝童壮的话都想好了,临到嘴边却实在说不出来。

“族长,您别说了,我离开就是。”童灵忽然一脸平静地说。

“灵儿,你说什么呢?”童壮的眼睛都红了。

童灵正色道:“爹,若是因为我的关系,害得力哥娶不到媳妇,断了咱家的香火,那便是我的不孝。到时候,不孝女就是万死也难辞其咎。”

童灵此言一出,童强夫妇都快要笑出声了,族长和族亲们不忍地看着可怜的童灵,却也无人出言劝阻,只有童壮神情悲切万分,看向童灵时不舍又绝望。

童灵却一脸平静。

她心里明白,事到如今,她被童强夫妇逼迫,被族里人嫌弃是不祥之身,这些人都怕被她连累,都盼着她离开,凭她和童壮两人根本无法抗衡这么多人。

事已至此,她没有别的选择。

回应

 


次日,老族长被童壮邀请过来。这其实是童灵的意思,童灵说了,自己身为童氏族人,今日跟童氏一族彻底断绝关系,族长应该来做个见证。

童强童壮家的主屋里,老族长坐在上首,童强夫妇坐在一侧,童壮和童灵坐在另一侧。

“什么?!他二弟你要分家?!”童强夫妇异口同声,脸色立刻变得十分难看。

“是。”童壮平静地说:“灵儿一个姑娘家,离开家里怎么过活?所以我想跟她一起离开。大哥大嫂,咱们今日便分家,我们父女与童氏断绝关系。”

“不是……他二弟你……”童强急了,连忙求族长:“族长啊,您倒是帮着劝劝我家他二弟啊……”

童强夫妇好吃懒做,家里的开支全靠童壮贩卖丝线赚来,一旦分家,童强一家就再也不能靠童壮养活了,童强夫妇又不傻,怎可能答应分家?

族长皱眉问童壮:“童壮啊,你分了家,还怎么对得起你爹临死前的嘱托?”

童壮叹了口气,坚决地说:“族长,我爹让我照顾我大哥,我始终都记着呢,可灵儿是我亲闺女,这手心手背都是肉,我也实在没办法了。”

族长只好无奈地点点头,对童壮说:“罢了。童强是个男人,靠自己也能养活一家子,而童灵只是个小姑娘,又只有你一个亲人,你选童灵也是应该的。”

“别啊……”童强干着急却说不出话来。

童壮看着童强说:“大哥,在咱们分家之前,你还得把刘家的聘礼还给我。”

半年前,童灵和刘宝婚事定下后不久,刘家就把聘礼送来了童家,可童壮和童灵还没来得及看看都有啥,就被童强夫妇给尽数搬走了。

童强说,童力到了说亲的年纪,刘家送来的聘礼正好给童力将来的媳妇当聘礼用。

既然童强搬出童力的婚事当借口,童壮也不好说什么。

一听童壮想要回聘礼,田丽娘急了,道:“他二弟啊,那聘礼不是都说好给力儿用了吗?你把聘礼要回去,力儿还拿什么讨媳妇啊,这不是耽误咱家香火吗?”

既然有分家的打算,童灵自然早已想到童壮一家会打聘礼的主意。

昨天晚上,童灵给童壮上了一宿的课,可这句话童灵没教过,童壮只好看向童灵,向童灵求助。

童灵收到讯号,立刻假哭起来,说:“大娘,我是个苦命人,好好的婚事没有结成,刘家定不会善罢甘休,肯定会讨回聘礼的。”

“大娘,若是那聘礼真的给力哥讨媳妇了,等刘家上门讨要的时候,我只能打发刘家去力哥的岳丈家去要,力哥的岳丈会怎么看待力哥?”

“正是为了力哥的婚事着想,才不能把聘礼给力哥用。既然力哥用不了,大娘也没有留下聘礼的理由了,便把聘礼还给我们吧,我们得把聘礼还给刘家了。”

童灵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看起来无助又可怜,说出的话却逻辑缜密,句句堵死了道理,丝毫不给田丽娘狡辩的余地。

“这……这……”田丽娘又气又急,她压根没想过童灵这么屁大点的孩子会这么有主意,却反驳不了。

族长看不下去了,出言主持大局:“行了,人家童壮父女说得有道理,童强啊,你们两口子这就把童灵的聘礼还给人家吧。”

“好吧。”童强灰溜溜地应下,满脸不情愿。

童灵给童壮递了个眼神,童壮反应过来,接着说道:“聘礼的事就这么定了,还有一事,既然要分家,房契地契自然是对半……”

“什么?!”童强夫妇差点跳起来!

分了家,童强一家不仅不能再靠童壮养活了,家产居然也要被分走一半?

这怎么行?!

童强这边一共五个儿子呢,儿子娶媳妇可是要本钱的。

不分家的时候,童强可以理直气壮地用家里所有的积蓄给自己儿子娶媳妇,可要是分了家,童强就只有如今一半的家产,这哪够给儿子们娶媳妇的?

田丽娘在旁急的跳脚,半天憋不出一句话,这两兄中童壮一直都是老实本分,有啥苦活累活都是抢着干的,怎如今变得比她还会盘算。

“他二弟啊,咱们哥俩一起长大,哥舍不得你,你不能跟哥分家啊。”童强实在没办法了,只能退让一步:“这样吧,你别走了,灵儿也别走了。”

“对对对,咱们不嫌弃童灵。他二弟和童灵都留下,咱们以后还是好好的一家人!”田丽娘从旁帮腔,眼下只得先稳住,只要不分家,家里做主的人还得是她这个大嫂。

童灵一副被感动哭的表情,说:“大伯大娘不嫌弃我,我高兴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童强夫妇嘴角都在抽搐。

“可是,我身负不祥之名,留在家里肯定会耽误力哥说亲的,我怎么忍心连累力哥?”

“没事没事!”田丽娘的表情像是吃了苍蝇,硬着头皮说:“一家人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这话说出口,田丽娘自己都要吐了!

“即便大伯大娘不嫌弃,我也不能拿咱家的香火来冒险。这样吧,大伯大娘既然舍不得我们父女,那就让我爹留下,我自己离开这个家。”

“什么?!”田丽娘的眼睛都亮了,还有这等好事?!童壮留下?童灵独自滚蛋?田丽娘拼命控制表情,可嘴角还是忍不住上翘。

“只不过……”童灵话锋一转:“我若是独自和这个家断绝关系,那不就是让我爹绝后了吗?那我岂非大大的不孝?”

???

童强夫妇愣在原地。

这是个什么意思?难道……

果然,童灵一脸真诚地说:“这样吧,大伯大娘把财儿过继给我爹吧。不然的话,为了力哥的婚事,也为了我爹不绝后,我爹和我只能一起离开这个家。”

“你……”童强夫妇的脸登时就五光十色起来。

童财是田丽娘的小儿子,还不到一岁,童壮和童灵居然打起了童财的主意?!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