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南方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重生嫡女嫁对郎

重生嫡女嫁对郎

鬼月幽灵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沐玖芸的好姻缘被姐姐霸占,甚至母亲留给她的嫁妆都被其夺走。起初她还以为就算失去了身外之物也无所谓,毕竟她得到了爱人的一颗真心。可是直到被关进囚牢,她才明白,原来竟然是她痴傻,被那二人蒙骗而不自知。一朝重生,她开局便遇见了杀人的顾铖钰!第二次见面,他们结为了夫妻……

主角:沐玖芸,顾铖钰   更新:2022-07-16 09:1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沐玖芸,顾铖钰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嫡女嫁对郎》,由网络作家“鬼月幽灵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沐玖芸的好姻缘被姐姐霸占,甚至母亲留给她的嫁妆都被其夺走。起初她还以为就算失去了身外之物也无所谓,毕竟她得到了爱人的一颗真心。可是直到被关进囚牢,她才明白,原来竟然是她痴傻,被那二人蒙骗而不自知。一朝重生,她开局便遇见了杀人的顾铖钰!第二次见面,他们结为了夫妻……

《重生嫡女嫁对郎》精彩片段

阴暗的角落里,到处充满腐朽的臭味。

沐玖芸坐在角落里,等待死亡将至。

门外继姐不耐烦的推门而入,一股血腥味冲入鼻尖。

她赶紧上前,看着沐玖芸手腕上的割痕血流一地。

她立刻抓起沐玖芸的衣领气急败坏的吼道:“你死都不肯交出芸家香典?”

沐语娇此刻完全没有贵妇形象,就像恶鬼一样面容狰狞。

看着将死都平静的沐玖芸,她心里的那抹不甘心更让她难受。

“你不是爱我夫君么,为了他你甘愿当妾,为什么就不肯交出芸家香典?”

沐玖芸用最后的力气推开恶鬼般狰狞的沐语娇。

从来都一身傲骨的她,即使死都不肯低头。

“你霸占了本该属于我的姻缘,霸占了我的嫁妆,还不知足么?”

“胡说。”沐语娇怒道:“离城哥哥爱的是我。”

沐玖芸摇头:“顾离城那样的人渣配你正合适。”

“沐玖芸你找死。”

她疯了一样掐住沐玖芸的脖子,即使沐玖芸被她踩在泥地里,都无法掐掉她的一身傲骨。

门‘嘭’的一声被踹开,一个高大的身影进入。

疯狂的沐语娇,被人强行拉开。

当她看见外面站着的人时,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是顾离城同父异母那个可怕的大哥,帝都传言帝师首辅杀人如麻嗜血如命无人敢惹,他怎么回来了。

难道他现在回来报复顾家了么?那么顾家完了完了。

“快叫大夫。”

顾铖钰上前,将奄奄一息的沐玖芸抱起来。

沐玖芸看到她,露出久违的笑容。

她道:“不用了,我想哥哥,想父亲,想母亲了。”

顾铖钰好看的薄唇紧紧抿着,没有说一句话。

沐玖芸伸手触碰到他的脸,眼泪流出:“如果,如果我早一点遇见你就好了。”

“我这辈子做过最愚蠢的事,就是爱上一个人渣,甘愿给他当妾被他们践踏。”

“如果有来生,我希望能更早的遇见你,你是我在这冷漠的顾家宅院里唯一的温暖。”

顾铖钰:“我愿用一生幸运来换来生与你相守,即使世俗不容,我金戈铁马踩断千万骸骨也要冲破那世俗!”

……

鸟语花香,百花齐放。

玲珑精致的亭台楼阁,清幽秀丽的池馆水廊,还有错落有致的假山、戏台、观景台!

即使耳边都是嘈杂的声音,都无法掩盖住沐玖芸此刻的惊讶。

这景色,人物,竟然那样的熟悉。

她重生了,回到这个被毁掉的起点。

顾离歌还在轻蔑的嘲笑道:“沐玖芸你是怕了么?怎么猜不出这些牡丹花名你就承认是草包。”

此刻好多夫人公子看过来,这沐玖芸是出了名的草包,肯定不知这些牡丹花名。

今日定北城主夫人办的赏花宴,这沐玖芸又会丢大脸。

沐玖芸记得,这是牡丹春宴,定北城有头有脸的官家商户都到齐了。

她十五岁这年,她在这里丢人甚至被人设计堵在屋里与人苟且,被当众退婚。

“沐玖芸,你倒是说呀?难道你承认你自己是蠢货所以不说话了。”

沐家大伯母看到侄女被欺负,气的要过去。

可沐家二夫人江氏也就是沐玖芸的继母,赶紧拉住沐大夫人的手道:“大嫂,听说您可是有一手好的画技,画出来的花儿跟真的似的,今日我们不知可否见识一下。”

城主夫人看过来,笑道:“我也早有耳闻,就是未能一见。”

沐大夫人看了江氏一眼,岂会不知这江氏故意拖住她。

可这么多夫人看着,她也不好推辞,于是只能点头应画。

这边几个公子哥起哄道:“我们定北城第一公子顾离城,没想到有一个草包未婚妻。”

顾离城觉得面子难看,当众说道:“你们胡说什么,她不是我未婚妻。”

众人一听,纷纷看过来。

有人道:“这定北城谁不知道你顾二公子的未婚妻是沐家小姐。”

顾离城正是少年锐气,从小被人恭维长大,向来自负。

他为人俊雅却薄凉,又怎会让沐玖芸给他的身上留下污点。

当时就大声说道:“沐家小姐又不是沐玖芸一个,不是还有沐语娇么!”

众人一听,这意思就是顾离城的未婚妻,其实是沐语娇并非沐玖芸。

上一世听到这样的话,自己根本承受不住,背着草包的名头哭着跑了。

这一世她绝对不会再让这些人欺辱自己。

顾离歌依旧嚣张道:“沐玖芸你就承认你是草包废物,我们就放过你。”

继姐依旧一副扮作好人的样子,上前解围道:“离歌,我家妹年幼学历太浅,你们就不要为难她了。”

沐玖芸听到这跟前世如初一辙的话,只觉浑身气血翻涌。

看似给自己解围,实则是踩低自己来捧高她。

“妹妹,姐姐帮你。”

沐语娇一副好姐姐的模样,要帮助妹妹获得一众好评。

顾离城看向沐语娇眼眸中都是欣赏之色:“沐家大小姐人美心善,又是这定北有名的才女,简直是定北城女子之楷模。”

沐语娇心里得意,故意挑衅的悄悄看了沐玖芸一眼。

沐玖芸压下心中的仇恨,道:“妹妹知道自己才华不及姐姐,母亲虽然常常教导女子无才便是德,可跟在大伯母身边耳濡目染多少懂得一些。”

一句话再次掀起千层浪,母亲教导女子无才便是德?

试问只要有些头脸的人家,会把家中女儿教导成草包。

沐语娇的面色微变,这沐玖芸不应该哭着跑开么?

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她最敬重母亲,怎敢当众说母亲?

沐玖芸走到台上,看着各色鲜艳的牡丹栩栩如生,就如同她获得新生一般娇艳。

阳光细碎的光点照在她的身上,仿佛给她都上一层光晕,虽然青涩,但美的不可方物。

一身淡绿修身百褶裙,长发如同瀑布一般垂下,白玉腰间紧束,更显婀娜多姿。

一瞬间,众人竟然看迷了眼睛。

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这沐玖芸原来如此之美?

她轻轻嗅了嗅黄色的牡丹道:“这是姚黄,若黄金满地寓意富贵。”

她又指绿色的:“这是豆绿,若情窦初开装满少女情怀。”

接着她走到红色的牡丹前,芊芊玉手轻摘下一朵道:“这是酒醉扬妃,若女儿醉酒红的娇艳。”

她转身看向身后:“这是赵粉、魏紫,对了,还有这二乔,墨池金辉,宝楼台,白色带粉的叫香玉……”


介绍完后,她回头看着众人满是不可置信的脸,嘴角微扬,浅浅梨涡若隐若现更显娇媚。

此刻,沐语娇的脸色难看的如同遮住晴天乌云。

沐玖芸走下台阶,道:“都说花开富贵人比花娇,你们说是这花美还是人娇?”

说话之时,沐玖芸已经将摘下的一朵醉酒扬妃放在沐语娇的面前。

众人看过去,刚看看到沐语娇此刻黑沉的脸,与如笑的娇花刚好做了一个明显的对比。

“姐姐不开心?刚刚不是还要帮妹妹解围么?怎么此刻却不高兴呢?”

众人一听,再看看沐语娇的面色。

想想刚才沐语娇的话,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踩着妹妹捧高自己。

现在人家自己回答出来了,她却不高兴了。

沐语娇反应过来,发现自己怒形于色了。

赶紧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牵强道:“妹妹想多了,姐姐怎会不高兴。”

“哼!就算知道这牡丹花名又如何,我们顾家是不会要这种不尊长辈德行败坏,没有规矩的女子进门。”

妇人的冷声呵斥,瞬间将气氛点燃。

所有人都看向她,定北贵族都知道,她是顾知府的夫人,顾家主母顾陈氏。

陈氏上前冷眼看着沐玖芸,眼眸中的冷意嫌弃十分明显。

沐玖芸看到她的那一瞬间,浑身打了一个冷颤。

前世自己处处小心伺候,在她面前唯唯诺诺只为讨好。

可是在她心里沐语娇就是天上的月,而自己则是地下的泥。

明明花着她的嫁妆,可嘴里却念着沐语娇的好。

她稳定心神,前世陈氏对自己的打骂苛责已经过去,现在的她绝对不会再让半分。

她上前一步,笑容客气疏离看向陈氏,不再讨好。

问道:“顾夫人这话说的小女实在不懂。”

顾陈氏皱眉看向沐玖芸,发现她今日见到自己没有再讨好。

沐玖芸又沉下脸道:“还有顾夫人,请您说话前想清楚,要进入你顾家门的是家姐,并非我沐玖芸。”

“我家九儿说的不错,顾夫人您儿子可是说了与他有婚约的人是沐语娇,您刚刚说道德败坏的难道是她?”

少年走来纨绔张扬,帅的一脸张扬。

沐玖芸看过去,正是大哥沐芸挚。

他一身宝石蓝云锦华服,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

只是大哥纨绔的名声,让他与定北四公子之名失之交臂。

只可惜前世,大哥哥被继母所骗最后死的凄惨。

他走过来,傲然看向顾陈氏道:“顾夫人,您要训诫的人在那边。”

顾陈氏被这兄妹俩气的不行,一对草包兄妹,简直连最基本的礼仪都不懂。

“你如果还想嫁给离城,就给本夫人跪下。”她直接看向沐玖芸,试图用这种方式压制沐玖芸。

大哥沐芸挚立刻看向妹妹,他知道在妹妹心里顾离城的份量,就怕妹妹依旧犯傻。

沐玖芸看向顾陈氏,一副不解的模样道:“顾夫人,您在教训我还是您未来儿媳妇?”

顾陈氏皱眉:“有何不同?”

沐玖芸看向顾离城:“想必您家二公子会跟您解释。”

这边的动静太大,已经叨扰到城主夫人那边。

城主夫人听说知府夫人在这边被人冲撞,就赶紧带着众位夫人过来了。

“这是怎么了?”城主夫人花李氏问道。

沐大夫人看到玖芸兄妹,赶紧过来低声问道:“怎么回事?”

看到沐大夫人,沐玖芸只觉鼻头一酸。

前世自己只顾跟继母亲近,却怠慢了真正将自己视如己出的大伯娘。

她眼泪一瞬间流出来,如同看到母亲一般搂住沐大夫人就哭了起来。

看着丫头哭的伤心,沐大夫人断定这丫头受了大委屈。

当时就看向顾陈氏道:“顾夫人,不知我家九儿哪里惹您生气了,让您如此动怒。”

顾陈氏冷然,感觉今天面子被踩在地上。

当时就没有好气道:“今日沐家小九的母亲在,还轮不到你一个隔了房的伯母说话。”

这是完全没有给沐大夫人面子。

沐玖芸又怎会让大伯母人前丢了颜面。

可此刻当着众位夫人的面,自己如果太过强势反而被人闲话。

于是她借着现在的眼泪抽泣着,低声说道:“我伯母是沐家大房,将来是沐家当家主母,就算母亲也要听伯母的话,这会为何说不得?”

说道这里,她又看向城主夫人。

一双哭红的月眸更显动人美丽,可怜的让人心疼。

“城主夫人,刚刚顾夫人说小女不尊长辈、德行败坏、没有规矩,可直接绕过沐家未来当家主母行事又是什么规矩?”

众人面面相觑,这不明显反骂顾夫人不懂规矩。

顾家夫人被沐玖芸气的不行,当时就道:“你之前说,你母亲教你女子无才便是德,这是私下诽议母亲,不是不敬长辈道德败坏是什么?”

刚想出来卖个好的江氏听到这句话,有些不敢相信这是沐玖芸那个傻子说的。

沐玖芸立刻看向江氏,一副委屈天真的样子。

说道:“母亲您教育女儿,女子当无学为荣,女子当娇为荣,女孩子就应该享福无作为才讨人欢心,这字字金句难道不能与人共享?”

众人都不可思议的看着江氏,都说江氏贤德兼备,教子有方。

可这样教沐玖芸简直就是将人养废了啊!

各位夫人心领神会,这是后宅内院为了巩固名声惯用的捧杀。

只是突然被揭发出来,那名声就差了。

江氏显些维持不住脸上的笑容,看向沐玖芸呵斥道:“不许胡言,赶紧给顾夫人磕头道歉。”

沐玖芸看着这个一向慈悲,脸上含笑的继母,竟然没有笑意,心里就痛快。

她一副倔强委屈的模样道:“母亲,女儿没有做错,母亲这样教女儿难道不对么?如果不对那就是母亲错了。”

江氏气的想要打人,这该死的沐玖芸今天怎么回事。

以前都是她说一是一,今天怎么就这么叛逆。

沐大夫人脸色难看道:“江氏,原来你就是这样教育我沐家子女的?女子以无才无德无能为荣?”


江氏面色难看,赶紧道:“大嫂这件事有误会。”

沐大夫人冷哼一声:“九儿可学四书五经,可学妇德女戒,可学琴棋书画、刺绣字画?”

不等江氏开口,沐玖芸就道:“母亲心疼侄女,说学那些太累不如吃喝来的舒服。”

江氏本来想说沐玖芸自己懒,可被沐玖芸先一步说,一时间找不到别的说词。

众人看向江氏的眼神变了变,有些夫人为了自己不被连累德行有亏,还自动退后离江氏远点。

顾夫人不耐烦道:“你们的家事你们自己回家处理,今日沐玖芸顶撞我这个未来婆婆算不算犯上。”

沐芸挚看向顾夫人冷哼一声:“顾夫人您要问问你儿子怎么说的,他可是说他的未婚妻是沐语娇。”

一句话让顾夫人下不来台,她赶紧看向儿子。

顾离城本来就自负,根本不认为自己错了。

当时就站出来道:“沐家女儿本来就不止一个,语娇才华出众,富有才女之称,这样的女子才配得上我。”

沐大夫人冷笑一声:“顾夫人您都听清楚,既然沐家女儿不止九儿一个,以后你们顾家与我家九儿无关。”

顾夫人跟江氏同时脸色一白,这玖芸不进顾家门怎么成。

城主夫人怕事情闹大,赶紧出来调解,将众人都劝退了。

各家小姐都聚集在一起讨论今天的事情。

沐玖芸找了个借口,要赶紧离开这里。

这天的事她记不清了,可清醒时就跟这城主府里的一个小厮衣衫不整被人堵住。

未免这件事再发生,所以她必须立刻离开。

离开需要经过后花园,可没走两步就感觉脚步虚浮。

大哥跟那些公子哥骑射去了,大伯母被那些夫人拉过去继续画作。

丫鬟青橘到现在都不见人,她内心开始慌乱。

她脚步越来越快,只是头晕目眩,感觉浑身燥热。

她仿佛听到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这应该是尾随自己而来的。

她忍住难受,赶紧往假山方向跑去,假山上面有不少山洞可藏人。

追过来的人见找不到人,就开始分头寻找。

沐玖芸也不管自己会不会丢,看见洞口就进,自己都不知道拐了几个洞口,都分不清自己在哪里。

忽听一声刺耳的尖叫,她猛然抬头,就看见一个男子将一个妙龄女子的手脚头颅砍下。

那画面要多惊悚就有多惊悚,她本来就无力,再被这么一吓,整个人直接坐在地上。

男子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

他如黑曜石般澄亮耀眼的黑瞳,闪着凛然的英锐之气,看人之时让人有种恐慌感。

手中的刀还在滴血,却步步逼近沐玖芸。

这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让沐玖芸心慌害怕。

顾铖钰,是顾离城的兄长,未来的帝师丞相首辅,是帝都跺一跺脚,地面都要抖三抖的人物。

她与他交集不多,即使他在顾府过的还不如自己,可依旧会偶尔帮助自己。

她印象里,顾铖钰大哥是温润和善的。

可,可现在他竟然如杀神般的存在。

两辈子,第一次见到如此血腥的场面,将沐玖芸吓的面色发白。

顾铖钰面无表情,淡漠的仿佛不将任何事情放在眼里。

杀人,对他来说仿佛吃饭那样简单。

他将带着血的刀架在沐玖芸的脖子上,美人好看的锁骨就这样断裂有些可惜。

只是他的表情没有丝毫怜悯,只需要杀人灭口。

“铖哥哥,我什么都不会说的,你相信我。”

沐玖芸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抬起手握住顾铖钰握刀的手。

温热的触感让顾铖钰微微皱眉,为何会有熟悉的感觉。

“铖哥哥,我不想再死一次,我还没有报仇,不要杀我。”

一直没有说话的顾铖钰,微微皱眉。

“你死过?”他说话只抓重点。

“你信么?”沐玖芸盯着他,一副很认真的表情。

“不信。”顾铖钰给出答案。

他手中的刀还在沐玖芸的身上游走,仿佛在考虑先从哪里下手。

沐玖芸有些慌乱,谁会相信她是重生回来,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于是看向顾铖钰的眼神里带着可怜的哀求:“可我有仇人,铖哥哥能否让我先报仇,再拿去我的命?”

“仇人是谁?”

“顾家上下,继母母女,还有那些曾经害过我的人。”

顾铖钰看到她说话时眼眸中的仇恨光芒。

仇人的仇人,另当别论,他收起刀问:“怎认识我?”

沐玖芸看向顾铖钰,闭上眼睛一抹清泪流下。

上辈子就认识了,可她却不能说。

顾铖钰皱眉,不知为何见她流泪,自己心脏会跟着她的难过收紧。

“你是顾离城的大哥,而我是沐玖芸。”

顾铖钰手掌突然收紧,竟然是她。

那个曾经在城隍庙外,冲着自己巧笑嫣然的小丫头长大了。

可她却痴迷顾离城,痴迷到整个定北城都笑话的地步。

他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这一命算是还了,我们两不相欠。

说完,就直接将沐玖芸给打晕。

沐玖芸醒来时,已经是日落黄昏。

身上的那药劲已经过去,再看对面那被截成几段的少女尸体已经消失。

她想起顾铖钰打晕自己说的那句话,两不相欠是什么意思。

离开假山这边,客人已经离去,城主府也没有之前热闹。

她顺着记忆里的路,悄悄离开。

回到沐府,她第一时间去给祖母请安。

刚刚进入祖母的院子,就听祖母道:“不行,不能换了这门亲事。”

父亲口气带着恳求:“那可是您的亲孙女,你忍心看着她跳进火坑。”

祖母的口气有些哽咽:“我又何尝不想我家九儿能一辈子顺心如意,可这婚事是你父亲生前定下的,绝对不能变。”

当初顾家老太爷救过祖父,所以无论如何祖母都不会违背当初祖父定下的婚约。

父亲没好气道:“母亲,今日大嫂跟挚儿回来,可是说了顾离城那小子说的混账话,还有顾家夫人对我们九儿的嘴脸。”

三婶杨氏是个活络的,当时就插话道:“当初父亲承诺的是九儿嫁给顾家,可并没有说嫁给顾家哪个儿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