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南方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逆天赘婿叶苍云

逆天赘婿叶苍云

一念禅空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五年前,叶家发生重大变故,父亲意外坠崖,母亲身患重病,叶苍云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入赘到王家为婿。入赘到王家后,他的日子并没有好过多少,王家瞧不起他这个上门女婿,处处欺凌刁难他,他受尽白眼。后来,叶苍云背井离乡,踏上一条腥风血雨之路。五年后,他强势归来,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卑微渺小的上门女婿。一朝回归,他守护真正的挚爱,掀起都市风云……

主角:叶苍云,姜嫣然   更新:2022-07-16 09:1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苍云,姜嫣然 的武侠仙侠小说《逆天赘婿叶苍云》,由网络作家“一念禅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前,叶家发生重大变故,父亲意外坠崖,母亲身患重病,叶苍云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入赘到王家为婿。入赘到王家后,他的日子并没有好过多少,王家瞧不起他这个上门女婿,处处欺凌刁难他,他受尽白眼。后来,叶苍云背井离乡,踏上一条腥风血雨之路。五年后,他强势归来,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卑微渺小的上门女婿。一朝回归,他守护真正的挚爱,掀起都市风云……

《逆天赘婿叶苍云》精彩片段

大夏帝国以北,一片荒芜的蛮荒之地。

这里是全世界五大帝国,都不敢轻易踏足的禁忌之地。

可此时,禁忌之地最深处的古老神庙内,八位禁忌首领齐聚一堂,紧张而又激动的看着前方那道身影。

曾经供奉古神雕像的位置,如今正坐着一名,面色略微发白的男子,仿佛刚刚大病初愈。

“叶王殿下,要不您再考虑下?”

八位首领中,最为年迈的奥夫走上前来,满脸媚笑道。

这模样,若是被外人看见,恐怕还要以为自己眼睛出了问题。

首领奥夫,这可是被称为‘血手’的怪物,曾经一个人端掉了猎鹰帝国五千人的海豹突击队。

可如今他的脸上,竟然充满了讨好和恳求。

“我对什么禁忌之主的位置不感兴趣。”

叶苍云淡淡说道。

“叶王殿下,如果您一定要走,可不可带上我们八大部族的公主,日后也好在路上服侍您。”

奥夫可怜巴巴的恳求着。

“再烦我,你以后就别用嘴巴了。”

叶苍云眉头微蹙,有些不耐烦。

奥夫一哆嗦,赶紧闭上了嘴巴。

其余的几位首领,同样紧张的低下了脑袋。

这位大人,可是说得出,做得到的。

刷!

朝阳终于升起,金色的阳光从天而降,洒落在神庙之中。

叶苍云感受着身上的暖意,缓缓起身。

借助禁忌神庙的阴阳之气,这段时间来他体内的伤也快恢复完全了。

现在,是时候去讨债了。

无形的威势散发开来,让整个神庙的空气,仿佛都开始凝固。

“恭送叶王!”

八位首领,纷纷单膝跪地,抱拳行礼。

“叶王殿下,您别忘了,这里还有八位公主在等着您啊。”

奥夫看着那远去的背影,激动的叫喊出声。

五日后,北疆飞往南域的头等舱内。

‘震惊:北疆叶王再出手,禁忌之地向大夏帝国俯首称臣!’

‘中州叶家再次发言,宣称叶王并非出自叶家,希望各位不要造谣!’

叶苍云听着广播里的新闻,漫不经心的打了个哈欠。

自从他被中州叶家逐出的时候,他就不再是那个前途无量的叶家大少了。

现在的他,是大夏帝国第四位封王,也是最年轻的封王,唯一不是世袭的封王。

一年前,为了解决破晓的阴谋,他孤身杀入禁忌之地,大战破晓强者。

粉碎了破晓组织的布局,却也身负重伤,暂时在禁忌之地修养。

“叶家,当年你们也急着将我丢弃,如今还是这么急着和我撇清关系。”

“我很好奇,日后我回中州的时候,你们是什么表情。”

叶苍云轻笑一声,懒得多想。

新闻广播完毕后,他取下耳机,这才听见后面普通舱有许多人在发牢骚。

原来,飞机已经晚点半个小时了。

没办法,这是航空公司的规矩,还有两位持着至尊钻石卡的客人尚未登机。

不论有多久,他们都必须等下去。

众人听了,也只能发发牢骚,却又不能做什么。

每一张至尊卡的持有者,身份都尊贵无比。

哪怕航空公司将飞机上所有人都得罪,也绝对要为至尊卡的客人,提供最好的服务。

十分钟过后,两名女子匆忙来到了头等舱。

为首者是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子,看起来二十左右,美丽的双眸动人心弦,一身的气质却又拒人千里之外。

哪怕叶苍云见过诸多美景,此刻也不禁多看了两眼。

直到目光,停留在女子身前。

一块青玉翡翠,雕刻着古老的文字,挂在女子的身前。

“青玉为信...竟然是姜嫣然。”

叶苍云的眼中,露出几分诧异之色。

没想到在这里,竟然看见了年少时的定情信物。

当年京都两大医药世家叶家和姜家联姻,准备将姜家小公主姜嫣然许配给他。

不过叶苍云被驱逐,这件事情也就没有后续了。

叶苍云当时年幼,连姜嫣然的面都没见过,不过眼前的这块青玉翡翠,他还是认了出来。

“小子,你再看一眼,就让你变成瞎子!”

姜嫣然的身旁,一名年轻女子,瞪大双眼的道。

叶苍云无所谓的收回目光。

现在他已经彻底告别了叶家大少的身份,过去的这些关系,与他无关。

那女子满脸傲然道:“哼,算你是识相,姜师姐可不是你这种癞蛤蟆能乱看的。”

“小晨。”

姜嫣然在旁轻语。

那名年轻女子连忙开始收拾行礼,不再理会叶苍云。

姜嫣然看了看自己的位置,竟然在叶苍云的身旁。

她皱了皱眉头后,只好坐了过去。

被称为小晨的女子,坐在了另一侧的位置上。

客人到齐,飞机很快就起飞升上了高空。

“嗯,竟然是你?”

姜嫣然的眼角,瞥见了叶苍云的登机牌,满脸震惊。

前些日子她准备南下的时候,就听说叶家弃子叶苍云就呆在南域。

据说五年前犯了什么事,被关进了监狱。

没想到在这趟飞机上,竟然遇见了他。

看在往日的情面上,姜嫣然正准备打声招呼。

却不料。

小晨身旁的男子,突然猛烈抽搐了起来,两只眼睛都开始反白。

“还愣着干什么,快来帮忙啊。”

小晨尖叫着起身,冲着过道旁叶苍云道。

哪知道,叶苍云竟然带着耳机,也不知是真睡还是假睡了。

“呸,算什么男人啊,遇事只敢当缩头乌龟。”

小晨低声叫骂了一句。

姜嫣然皱了皱眉头,直接从叶苍云的身前走出,来到男子身前。

她没有半点犹豫,取出银针手似蝴蝶穿花般扎了下去。

在她的针术下,男子逐渐恢复了平静。

“小晨,我们姜家的医训,就是要遇事不慌。”

“你随我出来,也该好好修心了。”

姜嫣然一边下针,一边叮嘱着。

小晨心里还是火气未消,瞪着叶苍云道:“师姐,我还不是被这个缩头乌龟给气的。”

姜嫣然看着还在睡觉的叶苍云,眼中也流露出一丝不悦。

‘被逐出叶家,连医道之人的准则,都已经忘记了吗?’

‘看来他,已经彻底放弃自己的身份了呀。’

姜嫣然收敛心神,关注着自己手中落下的针,不再多看叶苍云一眼。

“医者仁心,他既不是医道之人,我又何必以医道准则来要求他呢。”


等到飞机落地,机场医疗队上来后,姜嫣然想着和叶苍云打个招呼。

没想到,叶苍云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这种男人,还真是差劲。”

小晨看着空荡荡的座位,肚子里的火气又冒了出来。

刚才情况不明,缩头不帮忙也就算了,现在醒过来了,居然也不知道来帮帮医疗队。

“好了小晨,严于律己,要将目光放在优秀的人身上。”

“你有这功夫埋怨吐槽,倒不如多想想,我们要如何才能超越北疆医神。”

姜嫣然轻叹着,眼中浮现出几分神往和战意。

北疆药神,医武无双,帝国封王!

那个素未谋面的叶王,会是何等的风采呢?

“嫣然姐是我姜家最顶尖的天骄,这次北医南传,一定能够夺得南域医首!”

“超越叶王,肯定没问题。”

小晨笑嘻嘻的说道。

姜嫣然宠溺的拍了拍她的脑袋,没有多言。

医首医神,一字之差,其中的差距,却是天壤之别呀。

想到叶王,姜嫣然的心中,战意浓烈。

至于叶苍云,如今早已经是个平凡人,大家已经不在一个世界的了。

叶苍云下了飞机,接到电话

“叶王,您在珠市的住处已安排妥当,地点在临海别墅山顶龙首别墅,密码是926......”

“好,我知道了。我要先去看望一下谢叔。”

挂了电话,便朝着谢家走去。

谢家在珠市内,算是二流的豪门,而外人却不知晓,谢家家主谢擒虎,曾经是他父亲的贴身随从。

而谢擒虎能够在珠市发展这么快,和当年他和他父亲的扶持,也有许多关系。

此时停车场上,一辆显眼的黑色加长款大奔。

车前站着一男一女。

这两人,正是谢擒虎和他的女儿谢雅。

此刻谢雅看着出站口,不耐烦的说道:“爹,不就是个中州弃少吗,听说还坐了几年牢,您怎么还亲自过来接人了?”

“小雅,你不要这么说苍云,当年若不是他父亲...咳咳咳。”

谢擒虎话还未说完,又开始咳嗽起来。

谢雅赶紧走上前去,扶着自己的父亲:“爹,你别老是当年了,你现在的身子,就该好好休息,不然我们谢家谁来撑大梁啊。”

就因为接一个弃少,自己的父亲竟然不养病,亲自带着自己来机场迎接。

现在珠市不知多少敌对家族,可都盯着谢家的产业。

若是谢擒虎倒了,谢家都难以支撑下去。

而且最近她听到一些风声,似乎自己父亲想要将自己,许配给叶苍云。

想到此处,谢雅对从未见过的叶苍云,更是反感了。

就在此时,一声轻语打断了她的思绪:“谢叔,辛苦你了。”

一名清秀的男子,背着一个帆布包,面带微笑的走了过来。

不是吧?

这就是叶苍云?

谢雅有些不耐烦的打量了来人几眼。

还算是有些帅气,可身上的穿着打扮,别说是豪门了,就连普通的有钱人都比不上。

这种货色,在她的心中,也就是个废柴罢了。

‘和我圈子里的朋友比起来,他实在是太差了。’

谢雅心中,暗暗摇头。

她的圈子里,不乏有她的追求者,家里的生意至少也都是千万级别的。

可她的父亲谢擒虎,却是十分客气热情,不停介绍着谢家和珠市的情况。

就在前排的热聊,和后排的沉默中,车子来到了临海的一片别墅区。

当车子进入别墅区后,叶苍云的目光,不禁朝着山顶打量而去。

云雾缭绕之中,一栋古朴大气的别墅,若隐若现。

“苍云啊,这里就是我们珠市最奢侈的别墅区,临海别墅群。”

“当年托了你的服,我们谢家也算是能够挤进这别墅群山脚下的位置了。”

谢擒虎注意到叶苍云的目光,同样朝着山顶看去。

眼中,充满了羡慕之色。

“住在山上面的,全都是真正达官显贵,普通豪门连想都不用想。”

“至于最顶层的那一套,位于云山龙头之巅,是真正的龙王宝座,齐聚整个别墅区最好的风云气运。”

谢擒虎满脸向往的说着。

叶苍云背着行李,轻笑道:“谢叔,你要是喜欢,哪天有空我带你上去玩玩。”

“怕是难哦,听说那一套的主人,很有可能是某位王族。”

“从半山腰的位置开始,全都是那位的禁区,不准闲杂人等靠近。”

谢擒虎压低声音介绍着,似乎害怕声音太大,得罪了什么人。

谢雅在旁听着,不禁皱起了眉头。

别说顶层的那套龙头别墅了,如果不是有他们带着,这叶苍云恐怕连别墅区的大门都进不去。

‘不仅是个废物废柴,还喜欢吹牛装逼!’

她的心中,对叶苍云更是反感。

以至于,当几人进入谢家后,她一句话不说就进了自己房间。

此时的谢家大厅内,谢家众人齐聚一堂。

加上谢擒虎的妻子何白,足足十几号人。

“苍云啊,以后你就当这里,是你自己家。”

谢擒虎进门口后,便抓着叶苍云的肩膀,郑重的说道。

“谢叔...”

叶苍云心头一暖。

当年他被逐出家族时,若不是有谢叔在暗中打点,恐怕他的命都没了。

一番嘘寒问暖,谢擒虎介绍着自家人给叶苍云认识。

到最后,谢擒虎当着众人的面宣布,要将女儿谢雅嫁给叶苍云。

整个大厅,顿时一片死寂。

本来这件事,谢擒虎已经有意无意说了几次。

可如今正式说出来,还是让众人难以接受。

叶苍云同样也有些诧异,皱眉道:“谢叔,这有些不合适吧。”

“这有什么不合适的,如果没有你父亲,就没有今天的我。”

“你爹莫名消失,生死未卜,我如今能做的,也就只有护住你这独苗,有个轻松日子。”

谢擒虎大手一挥,认真的说道。

话音刚刚落下,一声阴阳怪气的声音突然响起。

“大哥,您现在身体不好,还不让小雅和那些大家族联姻,嫁给这么一个废物。”

“恐怕成婚之后,我们谢家的家业都要不保啊。”


说话之人,是谢擒虎的弟弟,谢长青。

谢擒虎眉头紧锁,满脸不悦。

可他还未发话,他的老婆何白就开口了:“二弟说的不错,咱家大门大户的,怎么可以随便嫁给这种没用的弃少。”

“听说他这些年都呆在牢里,指不定连人品都有问题。”

“是啊,真要让雅姐嫁给这小子,我们谢家都玩完了。”

有长辈开口,众多谢家的年轻一代们,也都忍不住附和了起来。

谢雅换好了一身白色的清凉短裙,站在自己房间的门口,一言不发。

果然,父亲还是做出了这个决定。

即便她的心中,与千万的不愿意,可出生在这样的大家族,婚姻也不是她能左右的。

“够了!我还没死!这个家还是我来做主!”

谢擒虎怒喝一声,逼得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他愤怒的目光扫过众人,随后柔和的看向叶苍云:“苍云,我已经给你打点好了,以你的医术,先去珠市东区医院实习一段时间,到时候让小雅先带你过去。”

“婚礼的事情,从现在开始操办,争取月底完婚。”

事情已成定局,众人也不敢反驳,只是看向叶苍云的目光,越发不善。

“唉,蒋公子才是雅姐的良配,为何要让雅姐嫁给这个废物?”

“大伯时日无多,也不好好为谢家谋条出路,竟然做出这么不明智的选择。”

“雅小雅姐这辈子算是完了,我们谢家也玩完了。”

一群小辈阴阳怪气的说着。

声音虽然不大,但还是被谢擒虎听在耳中。

“你们...咳咳咳...”

怒火攻心,谢擒虎猛烈的咳嗽起来,捂着嘴巴的手心里,尽是鲜血。

“当家的,你可不能倒下啊,我们这大家子人可都仰仗着你呀。”

随后,她看着这群小辈怒骂道:“你们这群废物,要是有小雅一半的本事,也不至于让我们家陷入危机。”

“哪怕你们,能找个治好你们大伯的医生来,也比在这里废话强。”

众多小辈被骂的,羞愧的低下脑袋。

可他们心中,仍然充满了不甘。

谢擒虎的病可是顽疾了,市里面最好的医院都没办法,他们能怎么办?

就在此时,一声淡然的声音响起:“谢叔,你的病,我能治。”

众人闻声看去,说话之人正是叶苍云。

只见他排众而出,走到谢擒虎的身前:“谢叔,只要几位中药,就能让你彻底康复。”

“小子,这就急着冒头了?你不过就是叶家弃少,还真把自己当叶家医术传人了?”

谢长青在旁冷笑道。

其余人也满脸不屑,根本不信。

对于其他人说什么,叶苍云根本不放在心上,他想让谢擒虎康复。

“好了,都别吵了,既然是苍云的一番心意,就让小雅带苍云去药材街青草阁走一趟吧。”

眼看众人又开始闹腾,谢长青挥挥手道。

不论如何,现在还是先让这些人冷静下来再说。

而且给两个孩子单独相处的空间,也能增进两个人的感情。

“走吧。”

谢雅从楼上走下,冷冰冰的对叶苍云道。

叶苍云神色淡漠的跟随在后,一同坐上了一辆白色奔驰小跑。

车子远离了临海别墅区。

谢雅突然丢了一张银行卡过来:“里面有三百万,足够你在珠市活下去了,今天你就当没来过我家。”

叶苍云看都不看一眼,淡淡道:“我不需要。”

“呵,现在这里没别的人,你就不要装了。”

“你就是叶家弃少,一个坐了几年牢的犯人,能有什么本事?”

“我母亲出自南域湘省何家,你觉得何家能同意我们的婚事吗?”

谢雅满脸傲然的说着。

叶苍云嘴角微微上扬:“如果我说,何家会求着我娶你呢?”

吱!

话音落下,刺耳的刹车声响起。

“你给我滚!”

让何家求他?

这种话,连珠市最顶尖的大少都不敢开口,叶苍云还真敢说。

“叶苍云,如果你不能恢复叶家大少身份,这辈子都别想娶我!”

谢雅毫不留情的说完,一脚油门踩下,直接消失在了街道上。

叶苍云无所谓的用手摆开尾气,转身便朝着药材街的方向而去。

药材街是整个珠市,里面汇聚了来自天南地北的药材。

而青草阁,正是这市场中,最大的药材铺。

“可惜了,这里没有治疗我自身的药材啊。”

叶苍云在市场内转了一圈,暗暗叹息道。

自己的内伤,现在已经好的七七八八,最后的这一丝伤势,普通的药材难以医治。

其他的铺子和地摊,同样不见谢擒虎需要的药材,他便进入了青草阁。

这座名满南域的药材铺,是一座古风古色的三层阁楼,内外摆设都颇为讲究。

一楼二楼的药材,相对比较普通。

叶苍云看了几眼,便直接朝着三楼而去。

三楼很是幽静,零散几个来看药材的,也都轻言细语。

一名看起来像是伙计的人,正在低头看着药方。

叶苍云走过去问道:“你好,我要买血参。”

这有些微胖的伙计,将手中的纸笔放下,抬头看了看叶苍云,脸上顿时浮现出笑容:“叶子,是我啊,徐胖子啊!”

“你是...徐荣,徐胖子!”

叶苍云看了两眼,也乐了。

这不正是他曾经的好友徐荣吗?

当年两人在学校就是睡上下铺的好兄弟,被叶家赶出来的时候,徐胖子还从南域赶到中州来。

“叶子,听说你进去了,你出来了怎么也不可兄弟说一声,兄弟好给你摆几桌接风啊。”

徐荣激动的说着。

曾经在学校,因为自己太胖,不知道被多少人欺负过,也就叶苍云每次为他出头。

叶苍云拍了拍他的肩膀,轻笑道:“今天有急事,晚点咱们再聚,血参有没有。”

“叶子,你来的可真巧了,上午刚刚从长白山运过来的百年血参。”

徐荣咧嘴一笑,当即拿出一个精致的木盒子。

盒子打开,淡淡的香味扑鼻而来,还带着几分鲜血的气息。

叶苍云闻了闻,直接说道:“不错,气味很正,包好我要了。”

“没问题,兄弟见面八八折!”

徐荣也颇为爽快,将血参包好,就给叶苍云打了结账单子。

而此时,一名穿着颇为讲究的年轻男子,也来到了三楼。

他用力闻了闻,激动的说道:“太好了,我终于找到血参了,我爹的病有救了。”

说完,他便要伸手去拿血参。

却不料,一道人影,挡在了他的身前:“不好意思,这血参我已经买了。”

男子眉头紧锁,猛然朝前一看,就看见叶苍云的面容:“卧槽,怎么又是你?”

“咳咳,你是哪位?”

叶苍云有些尴尬的问道,他还真不认识眼前人。

“我在飞机上半条命都没了,你坐我旁边不帮忙就算了,还说不认识我?”

男子气的快要暴走了。

要不是遇见了姜嫣然,恐怕他的命,都要交待在飞机上了。

“哦。”

叶苍云应了一声,转身看向徐荣:“胖子,多少钱。”

男子听了,眼神顿时一冷:“小子,你耳朵聋了吗,我说这血参我要了。”

“我说过了,这血参我已经买了。”

叶苍云的态度,淡然而又坚决。

“有意思,在南域,竟然还有人敢和我庞德抢东西。”

男子不怒反笑,满脸戏谑。

身为南域庞家的子弟,他要什么,只需一句话的事,今天买东西居然还有人要和他抢?

叶苍云懒得搭理,直接就要掏卡付款。

“小子,你是想死了不成?”

庞德脸都气红了,抬起手手来就准备打人。

徐荣赶紧凑上前来,连连道歉:“庞哥,给我们青草阁个面子吧,我这兄弟刚被放出来,不认识您的大名。”

说完,他赶紧压低声音道:“叶子,这可是庞家大少,这条血参你就让了吧,年底还有一批人要进长白山,或许还有新的。”

“那就让他等到年底吧。”叶苍云无所谓的说道。

“小子,你很有种啊。”

庞德怒的笑了起来。

“废话连篇。”叶苍云脸上一片淡然。

周围其他人见了,心中都一阵诧异。

这可是南域庞家啊,坐镇整个南域的大世家,连南域王族都要给他们几分面子。

放眼整个南域,哪有人敢去招惹这位大少?

“这小子是谁啊,竟然敢和庞大少横?”

“你没听见吗,他就是个犯人。”

“一个犯人,买得起血参吗,不会是来抢劫的吧?”

不少人在旁玩味的笑着。

叶苍云充耳不闻,只是示意徐荣帮他完成付款。

“很好,你等着...”

庞德眼中寒光闪烁,就准备打电话叫保镖们上来。

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呼喊声:“庞德,还不赶紧退下。”

众人闻言,无不侧目看去。

只见一名拄着虎头拐杖的老者,在一名短发女子的搀扶下,缓缓走上了三楼。

“老头子没几天可活了,既然这血参是小友先看上的,先来后到的规矩还是要讲究的,你不要抢了。”

庞德焦急的说道:“爹,姜神医说了,有血参就能治好你的。”

老者摇头轻笑,挥手示意他不用多言。

眼看老者许可,徐荣赶紧给叶苍云结了账。

叶苍云拿着血参,朝着楼梯口方向而去,丝毫不将庞德和那名女子愤然的目光放在心上。

只是,从老者身旁走过的时候,他突然停下了脚步。

“老头,你倒是个讲究人。”

“我就还你一场造化。”

老者还不明白,叶苍云话语中的意思。

一只巴掌,已经朝着他的胸膛拍来。

噗!

叶苍云手起掌落,老者鲜血喷洒,当场昏迷了过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