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南方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我磕了我和影帝的CP

我磕了我和影帝的CP

祈愿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时盐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喜欢顾南野了,为了离自己喜欢的人更近一步,她甚至进入了娱乐圈。男神是朵高岭之花,不好接近,更不好追。不过时盐没有放弃,就算是被顾影帝当成了私生饭,她还是默默的关注着他。喜欢一个人就是要持之以恒,梦想一定要有的,万一就实现了呢!顾影帝当众示爱时,她知道自己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了!

主角:时盐,顾南野   更新:2022-07-16 08:5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时盐,顾南野的武侠仙侠小说《我磕了我和影帝的CP》,由网络作家“祈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时盐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喜欢顾南野了,为了离自己喜欢的人更近一步,她甚至进入了娱乐圈。男神是朵高岭之花,不好接近,更不好追。不过时盐没有放弃,就算是被顾影帝当成了私生饭,她还是默默的关注着他。喜欢一个人就是要持之以恒,梦想一定要有的,万一就实现了呢!顾影帝当众示爱时,她知道自己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了!

《我磕了我和影帝的CP》精彩片段

娱乐圈是个大染缸,他可以让人一夜暴富,也可以让人声名狼藉,至于最后的结果,是摘得桂冠,还是息影退圈,就是要看你自己如何选择了。

时盐上飞机之前,还在和经纪人交涉电视剧的事情,因为这一次,他没有选择听从公司的安排,反而是私自接了一部电视剧,也是因为这件事情,导致他和公司现在闹得很矛盾,很可能面临的结果就是,赔付巨额的违约金。

你要是问时盐后悔吗,他不后悔,因为这很可能是他距离顾南野最近的一次。

随着一声嗡鸣,飞机稳稳的降落到了B市的机场,时盐拿上行李箱以后,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新消息,里面有经纪人长篇大论发来的信息,时盐没有看消息的内容,而是直接点击了一键清空,随后打开了和剧组的联系人的消息。

之前剧组和他交涉的时候问了一下他的航班,表示会安排人接他,时盐的航班是凌晨三点,由于时间的问题,时盐觉得实在是太晚了,不想要麻烦别人,所以表示自己可以回到酒店,但是他走出机场的时候,看见了一辆黑色的车,车上挂了个横幅,横幅上面写着《南山传》。

时盐所要拍摄的电视剧正是《南山传》,同行的时候也没有听说有其他艺人会做凌晨三点的航班,所以时盐以为这是剧组派来接他的车辆。

“你好,请问这是去往青桔的酒店吗。”

时盐带着口罩拎着行李箱敲了一下司机的车门。

“是的,我是南山传剧组的司机,制片人刘总特地吩咐的,让来这里接您,快上车吧,我把您送到青桔酒店。”

“好的,麻烦您了。”

时盐把自己的行李箱放进了车厢里,随后上了车,他其实也没想到,剧组还会在这么晚安排一辆车来接他,还是制片人吩咐的,他一个小配角居然能引起这么大的重视吗。

“顾老师,您跟电视里长的不太一样啊,感觉您好像比电视里小一点啊。”

司机准备点车打火的时候,从后视镜里看着时盐,跟时盐搭了两句话。

他觉得顾老师好像跟传闻中不太一样,制片人吩咐他的时候,那是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不要乱说话,说顾老师这个人脾气不太好,他觉得,这个顾老师,没有制片人口中的那么不好啊,挺有礼貌的啊。

“顾老师?”

时盐迟疑了一下,顾老师,既不是他剧中的角色,也不是他本人,他会不会上错车了?

“啊?您不是顾老师吗?”

司机准备打火的手也放了下去,同样疑惑,转过头问时盐,也是害怕自己接错了人,到时候被辞退。

“您说的顾老师,是哪个顾老师?”

“就是顾。”

司机的话还没有说完,车门就被打开了。

时盐坐在车座上看到了打开车门的陈烨,随后又看到了陈烨身后的顾南野,见到顾南野的时候,时盐知道了司机要接的顾老师人是谁了,是顾南野,年纪轻轻就斩获了影帝桂冠的头衔,而且,为人善良热衷公益事业,在圈子内的风评很好,出道以来没有黑料。

顾南野是凌晨三点下的飞机,为什么要选择凌晨三点这个时间呢,第一是为了不给机场的工作人员造成拥堵的麻烦,减少不必要的麻烦,第二是保证通行的安全,为了他们自己的安全,也为了群众的安全,减少踩踏事件的发生。

顾南野带着口罩,穿了一身黑色的衣服站在马路上,眼神有些懒散,因为在飞机上没有睡好觉,本来想着落地以后赶紧去酒店补觉,加上又出现了这件事情,所以兴致缺缺。

凌晨三点的灯光有些昏暗,没有看清楚坐在车里的人到底是谁,顾南野还没开口说话,反倒是顾南野的助理陈烨先开了口。

“追到车上了,我说你们这些私生还真是胆大妄为,这都能被你们追到,你赶紧下车,你要是不下车,我可就报警了。”

陈烨也是因为凌晨光线的原因,在加上时盐坐在车里面的时候,还带着一个口罩,根本看不清人脸,陈烨也是理所应当的以为,是私生饭追着顾南野追到了车上。

时盐一开始还坐在车上,想要开口和顾南野打个招呼,但是招呼还没打成,他就被顾南野的助理陈烨误会了,时盐看了一眼顾南野的神情,一直淡淡的站在马路旁边,没有说话,时盐想,可能顾南野也误会他是私生了,他想要跟顾南野解释一下。

“抱歉,这里面有误会。”

时盐弯腰从车上下来,想要和顾南野解释一下。

“还敢跑,有胆子追车没胆子去警局吗。”

陈烨看见时盐下车的动作,下意识的以为时盐是听见了自己要报警,是怕还自己被送警局,所以害怕想要逃跑,所以陈烨瞅准时机,在时盐刚刚从车上下来,准备逃跑的时候,反剪住时盐的双臂,将时盐擒拿住。

“看你还敢不敢跑。”

陈烨将时盐按在了车窗上,时盐被掣肘的一瞬间,想要抬起手肘反击,又看了一眼在旁的顾南野,悄悄抬起的手肘又慢慢的放下了。

这一切的小动作被顾南野看在了眼里,只是他并没有说话。

“抱歉,这里面真的有误会,我不是私生,我是剧中罗络的扮演者,时盐。”

“你是时盐,我还是糖精呢。”

陈烨的脑子还没有消化掉时盐的话语,等到陈烨反应过来,才想起他确实看过演员表,里面是有一个演员,叫做时盐。

陈烨反应过来以后,一下子松了手,将时盐放开了,与此同时,原本在车上一脸懵的司机也下了车,几个人搞不清楚状况。

时盐被松开双臂以后,摘下了口罩,开口道。

“我不是私生。”

陈烨这回是站在路灯下的,看清了时盐的容貌。

“还真是时盐,不是私生啊,抱歉啊,刚才实在是太黑了,没有看清,不好意思。”

陈烨看过演员表,自然也是做过一些功课的,虽然不能保证说认识娱乐圈的每个人,但是一些准备和顾老师,已经和顾老师拍过戏的人,陈烨表示自己都认识,所以也是在时盐摘掉口罩的第一时间认出了时盐。

“抱歉,我不知道这辆车是来接您的,我看到上面写着南山传,所以上了车,并不是有意的。”

时盐走了两步到顾南野的面前,开口向顾南野解释清楚,他不想因为这件事情,让顾南野对他产生不好的印象。

“那个,也有我的责任,是我没问清楚就让这位小兄弟上了车。”

司机也不太好意思的摸摸头,有些尴尬。

 


顾南野站的有些累了,加上自己有些乏累,所以在陈烨和他们交涉的时候,就靠在路灯上依靠,期间也看到了时盐想要反击却又默默放下的手,等到时盐向顾南野解释清楚的时候,顾南野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那,顾老师您先走吧,我等下一辆车。”

时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是他和顾南野第一次说话,他对顾南野还是很尊敬的,唯一害怕的就是会在顾南野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

顾南野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上了车,陈烨也跟着上了车,在车上的陈烨舔了舔嘴唇,思虑再三开口。

“顾哥,要不要叫上时盐啊,我刚才还差点把人给打了,正好和我们不是一个酒店吗,就是顺路。”

陈烨有些局促的开口,而且越说到最后,声音越小,陈烨不知道自己提出的这个要求会不会被顾哥驳回,主要是陈烨觉得,顾哥虽然平时冷冷的不爱说话,也不想其他一人有那么多的事情,但是这并不代表顾南野平易近人啊。

车上的顾南野经过陈烨的提醒,像时盐的方向看了一眼,看见了在路灯下面的时盐,一张巴掌大的小脸,十分清秀,紧皱的眉头显示他此刻有些焦躁不安,但是挡不住好看。

顾南野许是善心大发,竟然同意了陈烨的意见,在陈烨说完话以后点了点头,陈烨看见顾南野点头以后,连忙道了声谢,随后下车邀请时盐上车。

时盐一开始听说要和顾南野坐一个车,有些开心,又有些难过,开心的是,他绝对的这件事情并没有给顾南野留下不好的印象,难过的是,他今天穿的很朴素,为了坐飞机方便甚至连妆都没有画,他觉得自己可能有点丑。

时盐思虑再三还是没有上车,现在的他和顾南野待在一个密闭的空间内是会紧张的。

顾南野在车上等的有些不耐烦了,他不明白为什么上个车会这么墨迹,不上就坐下一辆,他还要赶回去睡觉呢。

“陈烨,他不想上就不要强人所难了。”

“那好吧。”

陈烨邀请不了时盐,就上了车,准备关上车门。

顾南野在车门即将关闭的时候看了一眼时盐,他从时盐的眼神中看到了失落,只不过很短,只有一瞬间,而时盐也睁着眼睛看着顾南野,一点一点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里,最后在车门关闭的时候,阻挡住了两人的交汇,随后这辆车扬长而去,时盐一个人拿着行李箱,看着这辆车越走越走,后知后觉,才有些后悔。

他拒绝掉了顾南野的车,而且顾南野的语气好像还是有些生气的,他好像,又把事情搞砸了,本来是想在明天的时候,好好的跟顾南野打一声招呼的,再介绍一下自己,结果,这次的见面并不是很愉快。

时盐叹了一口气,从机场附近打了一辆车回到了青桔酒店,在回酒店的路上,时盐将车窗摇了下来,任由微风轻轻的拂过他的面颊,吹起他的碎发,他看着城市的倒影飞快的向后闪退,不由想到了。

他喜欢顾南野,已经九年了。

时盐到达酒店的时候已经快要天明了,他简单的梳洗了一下,定了闹钟,准备简单的睡一会,结果梦里全部都是不好的事情,吓得他出了一身冷汗,在看了一眼时间,也快到了他订的时间点。

时盐关闭掉闹钟,洗漱一下,换上衣服去往了剧组。

时盐到了剧组以后,先是进行了导演安排的剧本围读,再然后是简单的进行了一下介绍,中午大家在一起吃了盒饭,下午就开始准备拍摄第一场戏。

“第一场戏是南野和时盐的,两位演员准备一下。”

导演拿着大喇叭开始喊人了,同时一些其他场景也已经布置妥当,时盐这个时候已经做好了妆发,拿着剧本在温习他的台词,早在他接到这个角色的时候,时盐就已经将所有的台词背熟,只是第一场戏是他和顾南野的第一场对手戏,他想要在熟练一些。

“演员就位,机位已经摆好了。”

时盐听见导演第一次喊人的时候,就已经在场边候场了,只不过那个时候,顾南野还没有做好造型,等到导演第二次喊人的时候,顾南野已经做好造型出来了。

时盐看见了顾南野,他在心里小小的震撼了一下,以前只有从电视里才能见到的顾南野,现在穿着古代太傅服饰站在他面前。

顾南野穿着墨色的缎子衣袍,袍内露出银色镂空木槿花的镶边,腰系玉带,手持象牙的折扇,好似一幅美人春景图。

顾南野剑眉星目,下颚线明显,加上顾南野身材高挑,穿上这个衣服很衬人,一点也没有违和感。

“时盐,发什么呆呢,准备开拍了。”

导演叫了一声时盐,发现时盐一个人呆愣愣的蹲在场边,叫了一声也不回应,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对面,也不知道在看什么,所以又叫了一声时盐的名字。

“抱歉,有点走神。”

时盐是真的走神了,没有听到导演在叫他,准备开拍的时候时盐深呼吸了一下,算是给自己加油打气,这是他和顾南野第一次对手戏。

时盐在候场走神的时候,好想听见顾南野好像轻笑了一声,等到时盐转过头再去看的时候,顾南野还是那张万年不变的脸,也不知道是是不是时盐听错了。

顾南野从做好造型出来以后,就看到时盐蹲在场边一直盯着他看,甚至看到了走神,他对时盐的标签又多了一个,那就是不务正业,准备拍戏还能走神,除了脸长得好看,恐怕,一无是处。

时盐所拍摄的电视剧叫做《南山传》,是一个叫做穆南山的人,辅佐太子登基称帝的故事,在登基的过程中遇到了很多的阻挠,而最大的障碍,就是摄政王罗络,最终穆南山铲除了罗络的势力,帮助太子登基称帝也收获了爱情的故事。

时盐扮演的是罗络,顾南野的扮演的是穆南山,他们剧中有很多的对手戏,而第一场戏,就是穆南山准备杀死罗络的戏。

 


“南山传,第一镜一场一次,action。”

随着打板的声音降落,顾南野扮演的穆南山手持一柄长剑,向罗络挥剑而去,这个时候的罗络已经丢盔弃甲,跟随他的人也已经瓦解。

时盐扮演的罗络步步后退,后退的过程中脚步不小心绊倒了一起,随后“砰”的一声撞在了剧组创造的假山石壁上,时盐表情没变,眼神紧紧盯着穆南山。

顾南野看了一眼时盐,眼神状态转变的很快,开始说台词。

“罗络,姜国有此祸害,永世不得安宁,今日,我就替天行道,将你这恶贼,诛之。”

穆南山的长剑抵在了罗络的肩膀上,此时的罗络已经身负重伤,脸上混合着泥土和鲜血。

罗络咬破嘴里的血包,鲜血从嘴角流了下来,开始说台词。

“穆南山,你以为你做的很对吗,你扶持的那个草包太子,最终只会让姜国走向破灭,简直愚蠢至极,我真后悔,后悔当初救了你,就该让你被城外的野狼咬死,也好过,现在要杀我。”

罗络眼神犀利,说话也是断断续续的,一直扶着自己的伤口,试图阻止鲜血不在蔓延。

“你救我一命我会还的。”

穆南山收回长剑,挽了一个剑花,随后直直的扎向了自己的心口,罗络看见这个情景大惊失色,下意识的飞扑了过去。

穆南山看见罗络的动作,以为是要逃走,所以挽的剑花瞬间变了一个方向,直直的穿透了落落的心脏,而在那个时候,罗络的右手也抓住了穆南山想要刺进心脏的长剑。

罗络的嘴里喷出了一口血,眉头皱了皱,想说什么最后也说不出来,最后怦然倒地,手里,还紧紧抓着长剑。

“卡,不错,特别棒,时盐,本来这场戏打算用半天的时间跟你磨出来的,没想到啊没想到,太漂亮了,那眼神,那情感,这个场景表现很有感染力,很多人第一次和南野搭戏,那都是被压着的,年轻人,未来可期啊。”

导演看完这场戏以后对时盐赞不绝口,很少有新演员和影帝飙戏还能不落下风。

“谢谢导演夸奖。”

时盐表达了一下感谢,导演让时盐去化妆间先换一下衣服。

时盐拎着戏服去了化妆间,他在南山传里是属于男三的一个角色,戏份不多不少,今天就一场戏,拍完收工以后就可以回去了。

时盐走向化妆间的过程中,顾南特地细看了一下,刚才在拍戏的过程中,顾南野能感觉到时盐炽热的情感。

时盐到了化妆间以后换下了古装的服饰,简单的把脸上的妆给卸了一下,随后自己拿了一个小板凳,坐在场边看着顾南野拍戏。

顾南野的助理陈烨也在场边等着下戏,看见了时盐也在路边,就拿上两瓶水去找了时盐。

“刚才看你拍戏一直没有喝水,给你拿了瓶水。”

陈烨将水递给时盐,时盐接了过去,道了声谢谢,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只不过在聊天的过程中,时盐的余光总是注视着顾南野。

“昨天那件事情,不好意思啊,天太黑我也没看清,在加上我们又急着回去,还没来得及好好跟你道歉呢。”

陈烨摸了摸头,觉得自己真的是太不好意思了。

“没事,是我自己上错了车的,被当成私生也正常。”

时盐笑了笑和陈烨说着。

“昨天看你就是一个人,今天也是,你没带助理过来吗?”

陈烨看见时盐一个人坐在场边所以问了一下,环视四周确实没有时盐的助理,怎么说也是个男三啊,比时盐咖位低的都带了两三个助理,所以陈烨有些疑惑,就随口问了出来。

“我的助理放假了,所以我就一个人,过几天就来了。”

“这样啊。”

陈烨点了点头觉得自己听懂了,觉得时盐的话有道理,顾哥有时候看他们很累也会给他们放放假,没到节假日还会给他们发红包,那待遇简直不要太好了。

“诶,那你。”

陈烨刚开口说话,就听见手机铃声响了,时盐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

“抱歉,我接个电话。”

“哦,好的。”

时盐拿着手机向外走去,顾南野刚下了一场戏,看见时盐走了出去。

时盐拿着手机走到了片场外,一个空旷没有人的地方,接听电话以后,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消失了。

“时盐,你这是打算跟公司闹掰吗,放着好好的男一,一个讨喜的角色不去演,你偏偏要跑到南山传去演南三,还是个反派,南山传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一个二线小生去做配,你知不知道男一那场戏是投资方指定要你的,现在你让我怎么去跟公司交代,怎么去和投资方说。”

时盐的经纪人王宇连珠炮似的开始往外说,现在的王宇已经憋了一肚子的火,好友来黑不回消息,电话也不接,这是要急死人的节奏啊,公司好不容易捧起了一个摇钱树,结果跑去演男三,公司的老板把王宇骂的跟个孙子似的,王宇也不敢说话,下达死命令,一定要让时盐回来。

“投资方投了多少钱,我补上,但是我绝对不会从南山传剧组离开,直到拍完所有的戏份。”

时盐的语气虽然冷淡,但是有着不容反驳的坚定,就在他和南山传签订协议的时候,他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很可能会被资本抛弃,但是他不后悔,他就是想和顾南野近距离的接触一次,哪怕最后会被公司雪藏。

“这不是钱的问题,现在是投资方不乐意了,扬言要封杀你,要是真的封杀你,你连南山传也拍不了了,你明白吗时盐,投资方现在就是想强压你低头,让你回来。”

时盐的经纪人王宇急的转圈圈,这位祖宗什么时候和南山传剧组搭上了线他都不知道,连夜去往B市,助理一早过去的时候,人早就跑了,一个助理也不带,消息也不回,现在公司上下急得团团转,这位摇钱树,可千万不能出事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