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南方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深夜郦国京城靖王府

深夜郦国京城靖王府

喜花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夫妻七年,秦筝以为自己足够了解楚承稷,就算他们之间感情慢慢淡了,多年的夫妻情意摆在那里,两个人也不至于弄得太难堪。结果,她低估了楚承稷对另外一个女人的爱慕程度,新人出现时,她这个旧人的存在,变得碍眼,变得多余。一纸和离书,终结了所有过往,若是人生可以重来一次,秦筝不会再爱上他了!

主角:秦筝,楚承稷,祝明月   更新:2022-07-16 08:5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筝,楚承稷,祝明月 的武侠仙侠小说《深夜郦国京城靖王府》,由网络作家“喜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夫妻七年,秦筝以为自己足够了解楚承稷,就算他们之间感情慢慢淡了,多年的夫妻情意摆在那里,两个人也不至于弄得太难堪。结果,她低估了楚承稷对另外一个女人的爱慕程度,新人出现时,她这个旧人的存在,变得碍眼,变得多余。一纸和离书,终结了所有过往,若是人生可以重来一次,秦筝不会再爱上他了!

《深夜郦国京城靖王府》精彩片段

深夜郦国京城靖王府

言晏独自坐在床头,摸着肚子,笑容有些苦涩。

可惜,这个孩子,来得不是时候。

突然,外间响起了脚步声。

言晏愣了愣,难掩欢喜地抬眸看去。

定是他回来了!

只见,孟耀庭推门走进寝殿,神色冷凝,浑身像是裹着寒气。

言晏看见他,瞬间被欣喜淹没:“阿庭,你总算回家了。”

说完,她才注意到对方的脸色,笑意不由得一僵。

“回家?”孟耀庭微微扬眉,径直走到床边,语气同神色一样冷,“我只是来同你和离的。”

言晏的笑容彻底僵在脸上。

“……你不要开这种玩笑。”过了好久,她才勉强找回自己的声音,“这一点也不好笑。”

她仔细地看着对方的神色,想从他的脸上找出丝毫玩笑的痕迹。

可惜,她没能找到。

成婚这么多年,她太了解他了,他这表情,代表着认真。

“我没有同你玩笑。”孟耀庭居高临下地看她,从袖中取出一张纸随手扔向半空,“即刻收拾好东西,今晚便搬出去。”

言晏猝不及防地被纸打到脸,取下一看,上面的“和离书”三个大字,就像一只大锤,狠狠地砸在她的脸上与心窝。

言晏只觉得心中疼痛万分,便是她当年上阵杀敌负伤,也没有这样疼过。

她的声音颤抖着:“为何?”

孟耀庭沉默一瞬,道:“我爱上了一个女人,要娶她。”

言晏痛苦地闭上眼,满心凄凉:“是你从江南带回来的祝明月吗?你将她养在外间还不够?孟耀庭,当年你我成婚时,你的承诺,都忘了吗?!”

当年,是孟耀庭主动求娶她的。

他曾同她承诺,要与她一生一世一双人,绝不二娶,更不纳妾。

曾经的浓情蜜意尚在眼前,可这个男人怎么就变了呢?!

孟耀庭拧眉,避而不答,只道:“本王不会让阿月做外室。”

本王?

现在他已经要和她这样撇清关系了吗?!

“那我呢?!”言晏愤怒地坐直,眼底燃起怒火,“你只在乎你的祝明月是吗?那我呢?你我这么多年的感情又算什么?!”

“……是本王对不住你。”孟耀庭眼中闪过一丝愧疚,道,“但你出自言氏名门,自幼出色独立,就算没有本王,你也能过得很好。可阿月不同,她柔弱不能自理,若是没有本王,她会活不下去。”

“哦?”言晏怒极反笑,口不择言,“可她在遇见你之前不照旧活得好好的……”

“啪!”地一声,言晏被打得脸重重地向一边,整个人像是僵住了,迟迟没有动弹。

寝殿空寂一片。

孟耀庭声音响起,冰冷含怒:“言晏,你不该这样诋毁阿月。”

言晏,阿月。

这称呼上的亲疏显而易见。

那一巴掌打得言晏突然冷静下来,心中有个地方仿佛空了,冷风呼呼地往里灌,却再无知觉。

“我不会同你和离的。”

言晏捂着脸回头,抬眸同他对视,那双眼漆黑,仿佛没有一丝光亮。

她一字一句道:“你我是陛下赐婚,和离等同抗旨。就算陛下宠你,也容不得你这般放肆!”

言晏是言大将军的嫡女,曾为国上战场厮杀过,立下赫赫功绩。

当年,她同靖王孟耀庭的婚事办得很大,举国皆知。

他们要是和离,那是打陛下的脸!

孟耀庭越听脸越黑,到最后,反而笑了:“若是无因无由,我自是休不得你。”

“可你嫁我七年,一无所出,还不允许我纳妾。无子,善妒,哪一条我休不得?”

仿佛有人拿着刀插进心脏里肆意搅弄,疼得言晏几近崩溃,泪流满面。

当初相爱时,是他主动许诺不二娶不纳妾,也是他让她先不要生的。

如今他不爱了,就成她善妒了?无子也成她的错了?

“那真是让你失望了。”言晏声音颤抖嘶哑,喉咙干涩得像是能磨出血来,“你休不掉我了,孟耀庭。”

“因为……我有身孕了。”


孟耀庭脸色骤变,不敢置信地道:“怎么可能?!我分明……”

“怎么不可能?”言晏见他反应,就知道他并不想要这孩子,不由得惨然一笑,“当年你说,女人产子是一道鬼门关,要我先不急着生子,等到准备好再说。”

“你离京南下后,我自认准备好了,便断了避子汤。”

到后来,她越说越怒:“你若是不信,大可以去请太医来给我诊脉!自己算算日子!”

这话掷地有声,孟耀庭像是承受不住她这怒意,向后退了一步。

半晌,他恼怒地一挥袖:“罢了!我靖王府又不是养不了闲人!你既不愿和离,那就搬到别院去住,免得日后碍我与阿月的眼!”

——

自那夜孟耀庭离去后,言晏就被迫搬到了府中一偏僻废旧的别院里,甚至不被允许出门。

孟耀庭也没有再来见过她。

言晏独自一人在别院养胎,只有婢女阿园照顾她。

“小姐,咱们回言家吧。”阿园拎着饭盒回到别院,为言晏摆上饭菜,生气道,“老爷夫人定心疼您的遭遇,会为您讨回公道,您何必在这里受窝囊气!”

阿园同言晏一起长大,还作为言晏的副将上战场厮杀过,说是主仆实是战友、姐妹。

所以阿园在言晏面前从不遮掩什么,说起孟耀庭的坏话也不怕。

言晏闻言只是笑笑:“这是我自己的事,何必去让爹娘兄弟烦心。”

“何况……回去找爹娘又能如何?”言晏说得风轻云淡,心中却沉重苦涩,“以他们的脾气,要是知道了我的遭遇,定会上门来闹。靖王府不比别家,是正经的皇室府邸,靖王又圣眷正浓……”

“他们若是上门闹事,那是大不敬。”

“那又怎样?”阿园不解,“咱们为陛下征战沙场那么多年,劳苦功高,此事又是王爷理亏,陛下不会动咱们的。”

“陛下是不会动言家,可……”言晏说到一半,突然噤声。

可陛下又不是什么宽广性子,心里都记着呢。

言家征战沙场多年,是劳苦功高,可多少也有些功高震主了,实在不宜再生事端。

她身为言家女儿,出嫁后就再未上过战场,给爹娘兄弟助力,如今断不能给家里添麻烦。

阿园不懂,有些难过:“奴婢是心疼您。”

她们家小姐是多惊才绝艳的人物啊,提枪策马,杀敌无数,以女子之身坐稳将军之位。

她的世界本该在天地之间,庙堂之中,而不该困于后院的一亩三分地,更不该被负心人折辱得移居别院,给那外室让位!

言晏见她几要落泪,心中有些好笑,哄道:“好了好了,不哭了,不就是在这里憋久了吗?今天我就带你出去玩玩,散散心。”

阿园恼了:“我又不是为了出去玩……”

言晏逗她:“真的?那我们就不去了?”

阿园一愣,顿时松口:“哎呀,那,那还是要去的,小姐您可是一言九鼎,不能言而无信!”

言晏失笑。

如今,阿园是她身边仅有的欢乐了。

作为一名将领,要从一座生活了多年的府邸中偷溜出去,是极容易的。

言晏先前一直安分地被关在别院,只是因为她懒得起争执而已。

到街上,她俩给自己买了个帷帽戴上,开始瞎逛。

突然,言晏盯着街边的某间店铺,不自觉地停下脚步。

那是一间首饰铺子,孟耀庭和一粉裳女子并肩而立。

他手中执着一支发簪,神色温柔又专注地为那女子戴上。

掌柜在一旁吹捧:“这发簪戴在夫人头上可真好看,这位郎君,就给自家娘子买下吧”。

女子羞红了脸,道:“他其实……”

孟耀庭却已经搂住了女子的腰,轻笑道:“这发簪我家娘子戴得的确好看,包下吧。”

轰——

仿佛天边响起惊雷。

言晏愣愣地瞪着店中的那两人,迟迟回不过神来。

那女子生得美貌无双,杏眼桃腮,螓首蛾眉,十分秀雅清艳。

但最可怕的是,她同言晏,有八分相似!

言晏不禁想起从前,她与孟耀庭初见,孟耀庭眼里突然绽放出的光。

她记得,初见后,孟耀庭就像着魔似的追求她。

她记得,孟耀庭最喜欢看着她的脸,夸她美丽。

他说她最美的模样,便是含羞垂首时。

他说喜欢她笑,连笑都有要求。

他说她穿粉色最美,要她天天穿给他看。

他的要求那么多,全部汇总起来,足以将本就八分相似的人变成十分相似!


他的要求那么多,全部汇总起来,足以将本就八分相似的人变成十分相似!

-------------

言晏浑浑噩噩地站在原地,好像有人握住了她的手,声音颤抖着说,“小姐……我们走吧。”

另一头,孟耀庭同祝明月出了铺子,走向另一边,全然没注意到身后两个戴着帷帽的人。

他柔声道,“还有什么想要的?”

祝明月神色顿时黯淡下来,眼中哀愁一片:“我想要的,你难道不知道吗?”

孟耀庭顿住,心疼又愧疚:“对不起,阿月,是我对不起你。当年你被贼人绑离京城,可我却以为你已经……是我没守住当年同你的承诺……”

……当年的承诺?

言晏的脑海中迟钝地回响着这几个字,却无法理解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不用道歉,阿庭。”祝明月连忙捂住孟耀庭的嘴,美目含泪,道,“你们是陛下赐婚,她又是郦国功臣,如今还有了身孕,你的确不该抛弃她……”

孟耀庭眸中闪烁着感动,紧紧将人搂进怀中。

“同她相比。”祝明月靠在孟耀庭的怀中,语调哀伤,眼底却闪过一丝恶毒,“我又算得了什么呢?”

是啊,你又算得了什么呢?

言晏感觉自己像是变成了一块石头,浑身僵硬,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夫君同别人相拥。

我同孟耀庭成婚七年,恩爱温存,满京都羡慕。

你算什么?

“阿月,我不许你说这样的胡话,你是我孟耀庭此生最爱的女人,是世间最好的姑娘。”孟耀庭连忙哄她,“任那言晏在外人眼中再好,也不过是你离去后,我排遣寂寞的替身罢了。”

言晏费力地眨了下眼,泪珠滚落而下。

那人的一字一句都像刀子,狠狠剜开她的心,将她的胸口搅得血肉模糊,连痛都成了奢侈。

替身?

原来,这么多年,她只是个替身?

孟耀庭认真道:“阿月,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去巫山不是云。纵得晏晏类卿,亦不过是隔镜观月。我爱的,从来都只有你这轮明月罢了。”

晏晏类卿……?

哈哈哈哈!好一个晏晏类卿!!!

“你——大爷!!!”一旁,突然响起阿园的咒骂声。

言晏猛然回神,下意识地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将人拖进街边的巷子里。

孟耀庭听见动静,回头看去,自是什么也没看到。

巷中,言晏死死地捂住阿园的嘴,双眼猩红得像是能滴出血来!

原来……什么琴瑟和鸣,神仙眷侣,什么京中人人艳羡的夫妻,都是假的!

根本没有什么移情别恋。

她的夫君,从头到尾,爱的都是别人!

这么多年的恩爱与情意,终究是错付了……

言晏只觉得脑中一片混沌,胸膛与腹部都钝痛一片,像是有人伸手在里面乱搅,痛不欲生。

她算什么?

只是不幸同祝明月生得相似,所以被孟耀庭求娶回来,做替身罢了!

眼泪顺着脸颊流下,过往种种,倏地扭曲错乱,光怪陆离。

当年,千般柔情,万种爱意,怎么突然,她就成替身了呢?

一股暖流沿着腿流了下来……

言晏低头一看,衣裙已被血浸湿。

眼前一黑——

再度醒来,她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醒了?”身旁响起男子低柔关切的声音。

言晏浑身一震,循声望去。

只见一穿着月白锦袍的俊美男子正向她走来,气质清润优雅如月光,眼中的心疼与温柔清晰可见。

“你怎么会和阿园独自在外?你王府的侍卫呢?”

“……齐佑诚?”言晏见震惊地看着他,甚至来不及伤感,警惕道,“你怎么会在郦国京都?”

齐佑诚一愣,苦笑:“言晏,如今风郦两国交好,你我已不是敌人了。”

言晏不置可否。

当初,她上战场,就是与风国交战。

她与齐佑诚是在战场上认识的,她深知眼前这个如月光般温柔的男人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这样无害。

他是风国最出色的皇子与将军,也是当初战场上她最大的劲敌!

不管风郦两国究竟是否交好,齐佑诚的危险都是不可忽视的。

只要他是私下入京,就不可不防!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