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南方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星沉眠于时光里

星沉眠于时光里

夏云起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期待已久的婚礼,变成了另外一个女人的葬礼!唐星言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而一切的主使者竟然是她最心爱的男人!仅凭一张照片,她便被定了罪,最终在婚礼当天,被新郎官亲手送进了监狱。多年以后,唐星言重获自由,她以为一切都会是新的开始。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季影沉竟然还没有打算放过她……

主角:唐星言,季影沉   更新:2022-07-16 07: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星言,季影沉 的武侠仙侠小说《星沉眠于时光里》,由网络作家“夏云起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期待已久的婚礼,变成了另外一个女人的葬礼!唐星言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而一切的主使者竟然是她最心爱的男人!仅凭一张照片,她便被定了罪,最终在婚礼当天,被新郎官亲手送进了监狱。多年以后,唐星言重获自由,她以为一切都会是新的开始。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季影沉竟然还没有打算放过她……

《星沉眠于时光里》精彩片段

星沉里。

唐星言孤零零的站在黑色地毯上,看着眼前黑衣肃穆的满堂宾客,俨然一场黑色的葬礼,此时她一袭洁白的婚纱反倒成了异类。

妈妈精心为她准备的用来结婚的别墅庄园,居然被人糟蹋成了这样?

她强忍着内心的悲愤,朝着黑毯尽头那一抹修长孤傲的背影走去:“季影沉,你到底在做什么?今天是我们的婚礼,你就算有再多的不满,也不必搞成这个样子吧?”

“婚礼?”季影沉冷笑:“是婚礼没错,但应该是我和楚楚的婚礼,现在她死了,被你害死了,而这偷来的婚姻你觉得心安理得?”

唐星言浑身一颤,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是汪楚楚的黑白照片。

如花的笑靥永远被刻在了玻璃框内。

所以今天,是她唐星言的结婚典礼,也是汪楚楚的一场葬礼?

周围高高架起的摄影机,正在现场直播。

她脸色一白,身体却站的笔直,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个让她爱了近乎二十年的男人:“季影沉,你可以不娶我,可以不爱我,但是你凭什么说我杀人?”

“凭什么?”

季影沉凉薄的唇角勾起一抹弧度,讽刺,嘲弄。

紧接着,婚礼现场直播的屏幕换了画面,全都变成了一组幻灯片,是唐星言伸手推汪楚楚下楼的照片……

唐星言顿时脸色惨白,看着照片许久,颤抖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周围一阵阵的唾骂声纷沓而至:

“真没想到,唐家大小姐竟然是一个杀人凶手。”

“听说照片上的这位汪小姐才是季总真心相爱的女友,这唐大小姐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逼得人娶她就算了,还把人杀死了,这是有多恶毒的心?”

“听说是唐家对季总有恩,这女人就是以恩情相逼,才会逼得季总娶她。”

“我呸!真不要脸!”

一时民怨四起。

有人踢她踹她,有人往她身上扔东西。

唐星言跌倒在地上,如同一只过街老鼠,狼狈不堪。

季影沉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性感而薄凉的唇角掀起一抹冷笑:“铁证如山,唐大小姐还有什么话可说?”

“铁证如山?好一个铁证如山!”

唐星言抬头看着他,忽然笑了起来,冷冷的,笑的支离破碎:“季影沉,你用一张照片定了我罪,我不怪。我十七年情深换不来你的信任,我也不恨。但是天网恢恢,若是有一天,你知道你对不起我,到时候,已无岁月可回头……”

“我对不起你?我怎么会对不起你?是你对不起楚楚,你这辈子都欠楚楚两条命!你唐家欠我季家的,这辈子都还不清!”

两条命,汪楚楚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她和季影沉两个人的孩子。

唐星言哈哈大笑:“我欠她两条命?季影沉,你以为她汪楚楚是什么好东西?兴许她肚子里的孩子根本不是你的!我杀她都是脏了我的手!”

“唐、星、言!”

他被她激怒了。

想到他那个可怜的孩子,他忽然蹲下身来,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与她四目相对。

向来凉薄的眸底,染上一抹嗜血的恨意:“你好毒的心!”

那一刻,唐星言差点以为他要捏碎她的骨头。

他蓦地笑了,宛如一个地狱归来的恶魔,笑道:“你就不好奇,你唐大小姐的结婚典礼,为什么你最亲的家人却没有到场吗?想不想看一看,你唐大小姐的婚礼变成你唐家的炼狱?”

“你,你要对我的父母做什么?”

唐星言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什么都还来不及想,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走了过来,对季影沉道:“季总,一切都办妥了,唐氏医馆涉嫌多条人命,整个唐氏集团现已被法院查封,唐氏夫妇也已经被带走协助调查。”

“你说什么?”

唐星言脸色煞白,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提着裙摆就朝外面跑去。

然而,人还没有跑出殿堂的大门,迎面走来两个身穿制服的警察。

他们来到唐星言的面前拿出了手铐:“唐小姐,我们怀疑你跟一起谋杀案有关,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不由分说,冰冷的手铐已经拷在了她的手上。

她没有说话,回过头去看向季影沉。

那一瞬间,她忽然就崩溃了,怒视那个男人:“季影沉,你有天大的恨意都冲我来,为什么要对我父母下手?他们一辈子救死扶伤,养你育你,最后却要被你这样污蔑陷害,季影沉,你的良心被狗吃了?”

“你——”

“唐小姐,跟我们走吧!”警察面无表情的说。

唐星言欲哭无泪,欲诉无门,她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跪那无辜的被她连累的父母,她仰起头,对天嘶声呐喊:“啊——”

晴空之上,只听到轰隆一声,暴雨倾盆而下。

“爸!妈!对不起!”

“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杀人!”

唐星言仰天发出歇斯底里的呐喊:“我是冤枉的!”

但是无人回应,只有暴雨倾盆。

唐星言崩溃大笑:“季影沉,你恩将仇报狼心狗肺,你会遭到报应的!你会后悔的!”

季影沉没有说话。

她笑着喊着又哭了:“铁证如山又如何?季影沉,我如果有罪,也是罪在我爱你……”

她最终还是被警车带走了。

只剩下季影沉,还站在大雨之中,脸上终于分裂出一丝笑意:“楚楚,孩子的仇,报了。”

可是为什么,他却觉得心里空洞难受,仿佛破了一个缺口,只有一句话,盘旋在这空旷的园子里,回荡在他的耳边:

季影沉,我如果有罪,也是罪在我爱你……

唐星言最终还是走进了监狱的大门,没能见到父母最后一眼。

她的世界,分崩离析。


三年牢狱生涯,是暗无天日的人间炼狱,看不到光明,看不到希望。

她被人殴打,被人残害,一千多个深夜,她无数次噩梦惊醒,漫天火光弥漫在她的世界里,染红了她的眼睛,她却连哭的权利都没有。

而每当她奄奄一息之际,总有一个声音在她耳边说:唐星言,你还不能死!作为唐家唯一的幸存者,还有太多的事等着你去做,你没有权利选择死亡!

如今,她终于走出来了。

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走到她的面前:“夫人,季总在等您,请跟我走吧!”

唐星言冷笑,季影沉,动作够快的。

她抬起头,迎上太阳刺眼的光芒,一幕幕的场景在她眼前闪过——

爸爸含冤莫白,在监狱被枪毙的时候。

妈妈申冤无门,被逼跳楼自杀的时候。

她的宝宝不足三个月,在她肚子里活活被打死的时候。

还有她……

唐星言冷冷的笑了,放在腹间的手猛的收紧,季影沉,从这一刻起,不是你不放过我,而是我绝不放过你!

她转向男人:“季大总裁要见我,我哪儿敢不见?不过,我一个刚出狱的女人,满身晦气,这么去见季总怕不合适,总要给我一点时间洗个澡吧?”

男人微微皱眉。

唐星言也没搭理他,也没上车,径直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隔一条街的不远处就是一所破旧的旅馆,条件是要多差劲有多差劲。

唐星言也没拖拉,进去半个小时又出来了,素衣素颜,随着男人上了车。

他们来到一个破旧的小酒馆面前,应该是年久失修,让人看不出它的本来面目,也无法揣测里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男人下车去打开了朝外上锁的大门,对唐星言做了一个手势:“夫人,请吧!”

唐星言心生警觉,前脚刚刚踏进去,背后就被人狠狠一推,紧接着,门被关上了。

同一时间,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在门口不远处停下,敞篷里露出一张五官分明如精心雕刻般完美的侧脸。

男人走过去:“季总,人已经进去了。”

季影沉没说话,浑身清冷孤傲的气息,让人在三尺开外都不敢靠近。

直到那仓库里传出一连串淫邪的笑声,他缓缓转头,看向那一扇紧闭的大门——

唐星言,这里当不比监狱里更舒服吧?

……

唐星言背靠着房门,看着狭小脏乱的院子里,每一个角落都蹲着三五个男人,他们衣衫褴褛浑身脏乱不堪,应该是被关在了这里很多年了。

他们看着她,眼中露出贪婪的欲望,陆陆续续的站了起来,朝她走来。

足足十四个男人。

唐星言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强装镇定面不改色,手也伸到了背后去拉扯门扶手,但是这扇门已经打不开了。

男人们一脸淫邪:“大哥,今天什么日子,居然给兄弟们送了个女人过来,咱们已经多少年没尝过女人的滋味了?”

唐星言顺着他的目光看向那个一脸刀疤的男人,这应该就是为首的大哥了。

她冷冷的注视着他,看着他们越走越近,她心里飞快的盘算着,她身上唯一能保命的利器就是她刚才去宾馆里拿来的十三根银针。

但是这里的男人整整十四个,这也就意味着,她最终必须会有一场近身搏斗。

她必须出其不意,也许还有一线生机,只能搏一把了。

眼看着那刀疤男距离她只剩一步之遥了,她嫣然一笑:“看来我今天是逃不掉了,如果各位硬来,那还有什么意思?不如我们玩玩?”

“你想怎么玩?”

刀疤男警惕的看着她,又前进一步。

唐星言依旧笑着,伸出一根食指在他眼前晃了晃,笑道:“当然是来点刺激的。”


刀疤男只觉得一阵心神恍惚,脚步顿时停在那里。

唐星言则主动上前一步,在他耳边低声道:“反正我今天只能任由你们为所欲为了,当然是您想怎么样都可以。不如我们玩个游戏,我每问一个问题,只要您回答对一个,您就可以提出一个要求,可好?”

刀疤男还没来得及说话,唐星言紧接着头部微微前倾,不轻不重的声音中充满了魅惑:“可以是任意一个要求,您说怎样便怎样,不好玩吗?”

周围一群男人被她勾的气血翻腾,恨不得立刻上前,刀疤男立即阻止了他们,看着她:“你想知道什么?”

“三年前,是谁指使你们去强奸汪楚楚?”唐星言直截了当的问。

“唐家大小姐,唐星言。”

“你确定?”

“当然!”刀疤男一阵恼怒,“那个臭娘们,害得我们在这里过着猪狗不如的日子,我怎么可能忘记?”

“这么说来,是唐星言当面和你们交易的咯!”

“当然!”

唐星言没再说话,目光之中充满了冷意。

这样的结果,毫不意外。

三年前如果不是这群男人一口咬定是她唐星言指使的,她也不可能仅凭那一张照片就坐了三年的牢。

刀疤男被她问的不耐烦了,道:“你想知道的太多了,我看你就别再拖延时间了,乖乖就范吧!”

“最后一个问题!”

唐星言问:“你认识我吗?”

“老子怎么会认识你?”刀疤男下意识的道,这才察觉到不对劲,紧接着问:“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

唐星言冷笑:“那你们可听好了,我就是唐家大小姐,唐、星、言!”

此话一出,所有人脸色一变。

而唐星言迅速的从腰后抽出三根银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射向其中三个男人的颈部。

根本没有人反应过来,她紧接着又快速的出手,十三根银针全部射出,全场顿时一片哀嚎。

只剩下唯一完好的刀疤男,看着这瞬息万变的局势,还来不及出手,一把锋利的小刀已经抵在他的脖子上了。

此时的唐星言,环视在场所有人,眼中只剩一片冰冷的恨意。

这十三根银针,是她在监狱里治病救人的工具,也是她能够防身的唯一武器,所以她这三年来苦练飞针技术,没想到今天,真的变成了杀人的利器。

刀疤男似乎也看出她飞针用尽了,也不慌乱,冷笑一声:“你以为这样你就能逃出去了?”

唐星言:“我怎么出去你不用管,倒是你不想看到你这么多兄弟生不如死的活着吧?”

众男人:“大哥,这女人惯会花言巧语,你别再被她骗了,替兄弟们报仇。”

唐星言冷笑:“放心,我一个刚出狱的女人,不想再进去一次。这针上的药是我自制的,不会要你们的命,但一定会让你们痛不欲生!”

“臭娘们!”

刀疤男无视她架在他脖子上的刀,猛的抓住了她的手臂,就要给她一个过肩摔。

唐星言反手就是一个漂亮的反摔。

但她还没有把他摔倒,人已经被他按到墙上了,一双眼睛恶狠狠的盯着她:“老子还没有被一个女人这么侮辱过,他娘的,老子现在就上了你!”

“大哥!上了她!”

“上她!上她!上她!”

一声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而此刻唐星言已经快要虚脱了,豆大的的汗珠顺着脸颊滚落下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