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南方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高冷大叔当老公

高冷大叔当老公

我是鱼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作为为朋友两肋插刀的热血性格,盛湘在得知好闺蜜遇见渣男之后怒不可遏,并且义愤填膺的决定为其报仇!于是她来到了医院,找到了那个渣男医生,一段狂轰乱炸,甚至差一点大打出手!可让人不解的是,她竟然找错了人?虽然是一场乌龙,但是某位被误会的医生却不想就此罢休。当火星撞上了地球,二人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主角:盛湘,程穆烽   更新:2022-07-16 04:3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盛湘,程穆烽 的武侠仙侠小说《高冷大叔当老公》,由网络作家“我是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作为为朋友两肋插刀的热血性格,盛湘在得知好闺蜜遇见渣男之后怒不可遏,并且义愤填膺的决定为其报仇!于是她来到了医院,找到了那个渣男医生,一段狂轰乱炸,甚至差一点大打出手!可让人不解的是,她竟然找错了人?虽然是一场乌龙,但是某位被误会的医生却不想就此罢休。当火星撞上了地球,二人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高冷大叔当老公》精彩片段

盛湘穿着黑色的紧身T恤,白色的牛仔裤,拿着手机走在圣仁医院里面,她对着手机道,“哭哭哭,有什么好哭的?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不想办法解决,就知道躲在学校卫生间里面抹眼泪,就你这点出息,我要是那个男人,我也欺负你!”

手机中传来叶夏至哽咽的声音道,“我也不知道怎么会成这样的。”

盛湘来到医院的大堂,站在标有各门类的位置分布图前,她停顿数秒,然后迈步往电梯处走去,“现在的问题不是你怎么会这样,而是那个男人竟然敢甩给你三万块就打发你,他当你是什么?”

叶夏至光是哭,也不说话。

盛湘皱眉道,“行了,我要坐电梯上去了,回头再跟你说。”

盛湘挂断电话,进入电梯,不多时,电梯叮的一声打开,她迈步走出来,对面的牌子上标有妇产科的字样。

没多久,盛湘就在一扇排了十几个女人的房门前,看到了上头挂有李昶名字的标牌。

眉头一簇,盛湘面露不悦。

李昶,这个彻头彻尾的混蛋,她今天就来会会他,看他到底长的什么人模狗样!

“哎,你们是不是专门挂了李医生的号,就是为了看他长得帅不帅?”

“可不是嘛,前几天我朋友来这里看病,说这个李医生的颜值爆表欸,我也是好奇,到底是多帅,刚才在走廊照片墙上面看了一眼,啧,真是帅啊……”

“我也是来看李医生的,其实我那个病早就治好了。”

盛湘听着身后一帮女花痴的对话,只觉得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她真想回头跟她们说一声,里面的不是人是人渣,对女人一点都不知道负责。

怒气直线飙升,正在盛湘独自腹诽的时候,房门打开,从里面出来一个年近四十的中年女人,她拿病例挡着嘴巴,但饶是如此,还是能从她那双笑的只剩下一条缝的眼睛,看出她是多么的心花怒放。

她出来的同时,已经带上了房门,众人见状,几乎是齐声道,“怎么样?”

中年女人一边露出娇羞的样子,一边道,“帅,真是帅……”

她们越是夸李昶长得帅,盛湘就越是来气,就在房间里面传出男人的声音,“下一位。”

本来应该是排到顺序的人进去,但是盛湘却一步抢在前头,闪身进了房间。

盛湘进去之后,关上了房门,本应该轮到顺序的女人直接愣了三秒,随即就是大力的拍门,“哎,你怎么回事?哎,里面的人,轮到你了吗?”

盛湘关门之后,就顺带上了锁,也不顾外面拍门的吵闹声,径自看向对面办公桌之后的男人。

男人穿着一袭白色的医生服,他垂着头,从盛湘的角度,她只看到他两侧修剪的很短的柔顺黑发,前额处垂着刘海,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依视路的黑色细边框眼镜。

盛湘的视线扫过男人白色医生服前,挂着写有李昶二字的名签。

迈步走过去,盛湘一把拉开桌前的椅子,力气大到椅子腿在地面划出了刺耳的声响,她直接坐了下去,翘起二郎腿,双手环抱,一眨不眨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男人被刺耳的声响弄得眉头微不可见的一簇,抬起头来,透过黑框眼镜,他看到坐在自己面前,隔着一张桌子的女人。

她长的很白,标准的瓜子脸,五官无一不精致到极处,梳着马尾辫,穿着一件黑色的紧身T恤,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那双大大的杏目中,正迸射出灼热的怒焰,而她发怒的对象……好像是他。

短暂的眼神交汇过后,男人垂下视线,拿着病例道,“你是王慧女士?”

盛湘抿着粉唇,嗯了一声。

男人再次抬头看了她一眼,出声道,“你今年三十五?”

盛湘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的脸,又嗯了一声。

男人这次低下头,径自道,“病历上显示,三年前你得了乳腺增生,其中有肿块,现在怎么样了?还会不会胀痛?生理期呢,正不正常?情绪会不会时而焦躁,时而愤怒,喜怒无常?”

盛湘随着男人的话,深吸了一口气,抿着粉唇,一声不吭。

半晌没等到盛湘的回答,男人抬起头来,看着她道,“乳腺增生的手术就算成功也会有复发的几率,你回去之后有没有按照医生说的做?”

盛湘听着他的话,心底更是厌恶。

眉头一簇,她终于开口,出声道,“我现在那里没事,倒是别的地方有些不舒服,想让你帮忙看一下。”

男人放下病例,看着盛湘道,“什么地方不舒服?”

盛湘道,“我怀孕了,但是我男朋友让我打胎,你觉得我应不应该打呢?”

男人俊美的面孔上带着波澜不惊的淡然,薄唇开启,他出声回道,“从专业的角度来来讲,乳腺增生是不影响女性怀孕生产的,不过基于你病历上三十五岁的年龄而言,你已经算是大龄产妇,不建议你要这个孩子。”

盛湘眸子中闪过了一抹寒意,她勾起唇角,似笑非笑的道,“那如果是你的女朋友怀孕了,你会不会让她打掉呢?”

男人闻言,他身子微微往后面的座椅一靠,眼镜背后的眸子中已经闪过了一抹不快之色,他强忍着情绪,出声道,“王慧女士,我希望你能理解医生的工作,还有珍惜大家的时间,门外还有很多的患者在等待,我没有时间回答你这种假设性的问题。”

盛湘听到这话,眼神陡然一变,声音也是提高,她出声道,“你的时间很宝贵,宝贵到连别人怀了你的孩子,你连见一面的时间都没有,只是拿出三万块钱就想打发了是吧?怎么长的人模狗样的,办的事却猪狗不如呢?瞧瞧你这副道貌岸然的样子,还好意思坐在这里给别人看病,你没去心外科检查检查你自己,你还是人吗你?你没有心吧?!”

此话一出,男人眼镜之后的漂亮眸子中,很快的掠过了一抹惊诧之色,只见他眉头微蹙,随即出声道,“小姐,你是走错科室了吗?这里是妇科,不是神经科。”


盛湘腾地一下子站起身来,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不透明的瓶子,还不待面前的男人说什么,她将瓶盖拧开,朝着他就泼了过去。

一边泼,盛湘还一边骂道,“死人渣!”

男人反应极快,一把拿起桌上的档案夹挡住,不过饶是如此,还是有一片鲜艳的颜色,溅在了他的下巴,领口和眼镜上。

绚丽的色彩,但却不是油漆,而是美术生画画用的颜料。

盛湘美目圆瞪,伸手指着男人道,“李昶,你他妈还是人吗你?虎毒还不食子呢,你竟然拿钱就想打发掉一条生命?我告诉你,今天我是泼颜料,明天我就是泼硫酸!我看毁了你这张男狐狸精的脸,你还拿什么出去妖言惑众!”

男人已经从座位上起身,他将手上沾满颜料的档案夹扔到垃圾桶,然后伸手脱着医生服,虽然他一句话都没有说,但是从他咬肌隐现的侧脸,已经不能看出他是在强忍着愤怒。

盛湘还没解气,刚要继续说些什么,就在此时,只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几秒之后,一个高大帅气的男医生出现在门口,看到屋中的景象,他直接愣了。

“穆烽……出什么事了?要不要叫保安过来?”

穆烽?!

盛湘几乎是下意识的扭头看向刚刚被自己泼了颜料的男人,只见他脱下一件医生服之后,里面还穿着一件,那上面的名签,赫然写着程穆烽三个字。

门外堆满了看热闹的病人,程穆烽摘下眼镜,面色阴沉的道,“关门。”

站在门口的男医生本要出去,但程穆烽却道,“你留下。”

盛湘看向门口,那个男医生关上门,转过身来的瞬间,她一眼就看到他胸前的名签,上面写着李昶!

房间中只有程穆烽,盛湘和李昶三人。

李昶一脸‘你也有今天’的表情看着程穆烽。

程穆烽拿起桌上的纸巾,低头擦拭着溅上颜料的眼镜,他微垂的视线中,带着一抹嫌恶和不屑,薄唇开启,出声道,“看你的样子,年纪轻轻,应该不超过二十岁,十八九就怀了别人的孩子,还跑到医院里面大吵大闹,你这样的女人我见的多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盛湘闻言,眼睛一瞪,微张着唇瓣,但却一时间没有说出话来。

擦拭完眼镜之后,程穆烽双手随意的插在医生服的口袋中,看似无意,但却句句诛心的道,“你自己不怕丢脸也就算了,但多少也为你的爸妈考虑一下,别让外人以为你是没有父母教养,是个没家教的小太妹。”

盛湘看着程穆烽的眼睛中,瞳孔骤然紧缩,就连拳头上都露出了丝丝青筋,她抿着唇瓣,一声不吭。

盛湘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双双出车祸去世了,甚至她现在记忆中的父母,都是靠她拿着双亲的照片,听着爷爷和三叔的描述脑补出来的,从小到大,每个人都是小心翼翼的不想戳伤她,而这个男人……他竟然这么说?!

程穆烽说完之后,迈步往门口走去,他看着一脸迷茫的李昶,目光清冷的道,“这是最后一次。”说罢,他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待到房间中只剩下李昶和盛湘两人,李昶看向盛湘,本想问她是谁,但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盛湘已经来到了他面前,勾起了右拳,一下子打在了李昶的左侧肋骨上,那一瞬间,李昶唔了一声,弯下腰去,盛湘又抬起膝盖,一下子顶了上去,李昶张开嘴,涨红了脸,但却发不出别的喊声,这是痛到了极致。

盛湘本就恨李昶恨的牙根痒痒,如今因为他,还连累着自己被一个陌生人给损了一通,新仇旧恨加在一起,怎能让盛湘不下狠手。

盛湘拿过墙角的一个拖把,一脚踹在了拖把的下端,只听得咔嚓一声,拖布和木棍的把手脱离,盛湘握着手臂粗的木棍来到李昶的面前。

李昶疼的额头上青筋爆出,他弯着腰,余光瞥见两条细腿站在自己面前,还有一根那么粗的木棍。

盛湘看着李昶道,“我问你,你当叶夏至是什么?”

李昶强忍着肋骨和难忍的疼痛,抬起头来,红着眼睛看着盛湘,不答反问道,“是她让你来的?”

盛湘眉头一簇,一张漂亮的脸上写满了不耐烦和不满意,话还没说,她已经抬起手来,一棍子打在了李昶的手臂上,李昶啊的叫了一声,本能的往后退去。

盛湘出声道,“我问你话呢,你当叶夏至是什么?”

李昶脸上终于露出了恐惧之色,面前的盛湘看起来只有十八九岁的样子,但是浑身散发出的气场,却像是在社会上混了很多年的女痞子。

他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来头,只能先应声道,“夏至是我女朋友……”

盛湘闻言,当即美眸一眯,开口骂道,“你他妈当她是你女朋友了吗?”

李昶看着盛湘,或者说看着盛湘手上的棍子,他吓得喉结上下翻滚,咕咚咽了口口水,出声道,“夏至生我的气了?其实她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就是让她先拿钱买点好吃的……”

李昶的话还没说完,盛湘就拎着棍子迈步向他走来,一个大男人愣是被她吓得往后退去,直到后背抵在了玻璃的器械柜上面,退无可退。

他伸手比划着不要再往前走的动作,而盛湘则站在了他面前一步远的位置,将棍子的底部压在了李昶的鞋面上。

李昶吓得一动不敢动,盛湘微抬着头,一双黑白分明的美眸中,满是骇人的压迫和冷漠,唇瓣开启,她声音不大,一字一句的道,“夏至脾气好,可不代表她好欺负,她愿意跟你是她看得上你,而你在她怀孕之后就不要她,这是人渣,一般人渣的下场是什么样的,你自己说?”

李昶比盛湘高出半个头,但却被这么一个小女人,或者说是女孩子给逼到了绝路,他是真的害怕了,他毫不怀疑,如果他敢说什么不中听的话,她一定会把他打个半死。

短暂的沉默之后,李昶道,“我会去找夏至好好谈的,是我的错,是我冷落她了,我一定把这件事妥善的处理好。”

盛湘临走之前,用棍子指着李昶的头说,“你要是再敢欺负夏至,我就一把火烧了这里!”


迫于盛湘的威胁,李昶隔天就找了叶夏至,不过不是求得她的原谅,而是给了她一张五十万的支票,希望此事到此为止。

盛湘气疯了,非要去圣仁医院找李昶,但却被跟她和叶夏至从小玩到大的另一个死党景小媛给拦下了,理由是如果逼急了李昶,他跑到枫林大学来闹,怕是叶夏至就倒霉了。

叶夏至自己也看开了,与其跟一个人渣掰扯清楚,还不如收下这五十万,因为她来枫林大学读美术系,让本就不富裕的家庭背负了更多的外债,父母几乎把能借钱的亲戚借了个遍,她早就想还上这笔钱了。

如今就当花钱买了个教训。

盛湘暂时忍下这口气,跟景小媛一起陪叶夏至去打胎,叶夏至身体弱,需要住院,盛湘就跟景小媛请了假,留在医院里面照顾她。

叶夏至大夏天七八月份的天气,非要吃冬天才能买到的番石榴,盛湘跟景小媛顶着大太阳开车出去给她满枫林的找,但却好死不死的在路上撞见了带着新女友开房的李昶。

这回可是真的惹毛了盛湘,她当时就要冲下车揍她。

景小媛拦着她道,“你忘了夏至跟死人渣已经分手了?你现在冲过去打他,只能让他说咱们是没事找事,这种死人渣,不配咱们明里出手!”

盛湘听到明里二字,立马明白她是什么意思,她当即拿出手机,打给她三叔盛云皓的手下佟南飞,交代佟南飞去收拾李昶。

这边盛湘和景小媛刚回到医院,盛湘就接到了盛云皓的电话,她满脸笑容,精神饱满的叫了一声,“三叔。”

手机那头传来一个男人好听的声音,“湘湘,在哪里?”

盛湘笑着回道,“我啊,当然在学校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呢。”

盛云皓道,“是么,这么乖,你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吗?”

盛湘顿了一下,几秒之后,她幡然醒悟,瞪着眼睛道,“呀,我忘记了,今天是陪爷爷去医院复查的日子!”

盛云皓道,“我在你们学校门口呢,出来吧。”

盛湘闻言,又是美眸一瞪,什么?盛云皓在枫林大学的校门口?

站在盛湘面前的景小媛也听到了,她用口型对盛湘说了一句话,盛湘顿了两秒,随即回道,“啊,三叔,你等我二十分钟,我收拾一下出来找你。”

盛云皓笑着道,“二十分钟?这么久?”

“女孩子出门总要打扮的嘛。”

盛云皓道,“好了,你快点吧,我等你。”

盛湘挂断电话之后,立马拿过一边的包包,迈步就往门口冲,叶夏至喊道,“哎,你拿的是我的包!”

景小媛赶紧把盛湘的包递过去,然后道,“你别着急,二十分钟足够你开车从这里赶到学校后门了。”

盛湘道,“你照顾夏至啊,我陪我爷爷检查完身体就过来。”

景小媛道,“没事,你放心吧,路上开车小心。”

盛湘风风火火的从妇产医院赶回到枫林大学的后门,但却万万没想到,盛云皓的车就停在后门。

看到盛湘从红色的奥迪A9中下来,穿着白色衬衫和黑色西裤的盛云皓斜倚在车边,抱着双臂看着她。

盛湘真是有种当头棒喝的感觉,慢慢朝着盛云皓走去,她在心底一万遍的骂自己倒霉。

盛云皓一张帅气的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道,“这是打哪儿来啊?”

盛湘从小是被盛云皓带大的,这个只比她大十岁的亲叔叔,实则像是哥哥一般,他了解她的全部,哪怕是她的一个细小动作,他都了若指掌。

盛湘早该知道自己骗不了盛云皓的,在他面前,她的所有伪装不过是跳梁小丑和雕虫小技。

漂亮的脸上带着一丝尴尬,盛湘道,“三叔,你知道我不在学校啊。”

盛云皓道,“你从小到大,我就没见过你化妆,还说什么打扮,是不是逃课跑到外面疯去了?”

盛湘道,“这回不是逃课,是请了假的,我是真有事。”

盛云皓道,“有什么事跟我说,我帮你解决。”

盛湘就知道盛云皓最宠她,她立马笑眯眯的道,“不用,我们女孩子的事情,哪儿用得着三叔动手啊。”

盛云皓宠溺的笑了一下,出声道,“行了,别拍马屁了,你爷爷这会儿已经到医院了,我们赶紧走吧。”

盛湘上了盛云皓的车,两人一路开去圣仁。

盛湘的爷爷盛远,因为年纪大了,前些年得了脑梗,许多家大医院的主治医生和教授,都不赞成采取手术治疗,怕担风险,不过不手术,可能盛远的生命最多只能延迟五年。

盛云皓当时找遍了国内外的顶级脑外科医生,只有圣仁愿意冒着风险给盛远做手术,而且奇迹般的,盛远的手术非常成功,而且近几年的身体都维持的很好,去医院做复查,也是例行公事。

很快,车子就停在了圣仁医院门前,盛湘跟盛云皓一路乘电梯来到脑外科,电梯打开,两人往走廊里面走去。

在挂有脑外科副主任办公室字样的牌子门前,盛云皓敲了敲门,只听到里面传来一个男声道,“请进。”

盛湘听到这个声音,莫名的觉得有一些耳熟,还没来得及思考为什么会觉得耳熟,盛云皓已经推门进去,盛湘紧随其后。

这一抬眼,看到坐在办公椅上,穿着一袭白大褂的男人,盛湘一脸的愕然,终于知道她为什么会觉得刚才那个声音听起来很耳熟了。

原来办公室中坐着的男人,竟然是程穆烽!

程穆烽看到盛湘,黑色眼镜框下的眸子,也是很快的闪过了一抹什么。

盛云皓跟程穆烽很熟的样子,他直接走到程穆烽身边,倚靠在办公桌上,拿起桌上写有副主任字样的桌牌,笑着道,“你应该说进,这样才有领导范儿。”

程穆烽面色淡淡的道,“我又不知道外面敲门的人是谁,万一是主任呢?”

盛云皓闻言,扑哧一声笑出来。

笑过之后,盛云皓又道,“我爸已经来了吧?”

程穆烽应声,“我叫人带伯父去做脑CT了。”

盛云皓跟程穆烽说了几句,随即一回头,看着仍旧站在门边不远处的盛湘,招手道,“站那么远干什么,过来。”

盛湘还记着程穆烽上次说她没家教的仇,看他不爽,眼中带着一抹不情愿,她迈步走上前去。

盛云皓对盛湘道,“湘湘,这是三叔的好朋友程穆烽,也是这家医院的脑外科副教授,前些年你爷爷做的脑部手术,就是他主刀。”

盛湘把目光落在程穆烽脸上,心里面顿生纠结,他竟然是盛远的主刀医生,那换言之,他是盛家的恩人了?

正在盛湘眉头微蹙的时候,程穆烽开口了,他出声道,“她就是盛湘?”

盛云皓帅气的脸上带着一丝诧异的表情,他看着程穆烽道,“你们见过?”

程穆烽坦言道,“不仅见过,她还说下次见面,要泼我硫酸呢。”

盛云皓一听这话,下巴都快掉了。

询问过前因后果之后,才知道是盛湘认错了人。

程穆烽也直言不讳,“上次我不知道她是盛家人,还说了她没父母教养,给家里面丢脸。”

盛湘从小没有父母的这件事,已经成为整个盛家的一根刺,也正因为这样,盛家全家上下,才都对盛湘加倍的呵护和宠爱。

程穆烽跟盛云皓是好朋友,也知道盛云皓大哥大嫂当年双双出车祸身亡的事情,但却没想到那么巧,那天他骂的人,就是盛湘。

盛湘也没想到程穆烽会如此的‘坦白’,一时间也不好说什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