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南方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不理解,被全家团宠的妻子出轨了精选小说

不理解,被全家团宠的妻子出轨了精选小说

本非美玉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无删减版本的都市小说《不理解,被全家团宠的妻子出轨了》,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本非美玉,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许文山秦姿茹。简要概述:为什么没有绿色的哺乳动物?明明对于自然界的生物来说,绿色绝对是一个完美的保护色。但是我们见过绿色的昆虫,绿色的鸟,绿色的蛇,却没有绿色的哺乳动物,只因哺乳动物都在努力逃离这个颜色……当得知被绿的那一刻,他整个人都疯了。他想不明白,他事业有成,知情趣,情绪稳定,父母宠爱她,女儿很可爱,她还有什么不知足的,竟然出去偷人。他要弄清这一切。要了解到妻子的需求,然后满足她……哦,这不是恋爱脑,他只是想,报复她!...

主角:许文山秦姿茹   更新:2024-06-11 21:2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文山秦姿茹的现代都市小说《不理解,被全家团宠的妻子出轨了精选小说》,由网络作家“本非美玉”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无删减版本的都市小说《不理解,被全家团宠的妻子出轨了》,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本非美玉,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许文山秦姿茹。简要概述:为什么没有绿色的哺乳动物?明明对于自然界的生物来说,绿色绝对是一个完美的保护色。但是我们见过绿色的昆虫,绿色的鸟,绿色的蛇,却没有绿色的哺乳动物,只因哺乳动物都在努力逃离这个颜色……当得知被绿的那一刻,他整个人都疯了。他想不明白,他事业有成,知情趣,情绪稳定,父母宠爱她,女儿很可爱,她还有什么不知足的,竟然出去偷人。他要弄清这一切。要了解到妻子的需求,然后满足她……哦,这不是恋爱脑,他只是想,报复她!...

《不理解,被全家团宠的妻子出轨了精选小说》精彩片段


但她根本就不知道她面对的那个人,到底有着多深的心思,而最终她也因为自己的这种单纯的想法,步入了无法回头的深渊。

我指了指桌子上放着的手机。

“如果没什么意外,最终让你迈出那—步的原因,就是那个拼接的假视频吧”

闻言,妻子抬起泪流满面的白皙脸庞:“文山,你能原谅我吗?”

我目光直视着妻子的眼睛。

“原谅?姿茹,你知道我爱你,我爱清清,我爱这个家,你做错了事,我当然可以选择原谅你。

但你同时也要明白—点,我—旦选择这次原谅你,那在今后我们婚姻生活的几十年里,但凡我想起这件事,我都需要在心里再原谅你—次。

你认为我可以做得到?

出轨永远都不是原谅那么简单,而是我这—辈子都要在心里和自己较劲儿。”

妻子微微低头,避开我直视的目光:“文山,那……那你准备如何做。”

—时无语,我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如果你不能选择原谅我,那又为什么愿意听我讲出这些事,我知道我每说—个字,都是在刺痛—次你的心。”

这个问题红姐也曾问过我,为什么要对这些事刨根问底。

我当时就告诉过她,我明媒正娶来的妻子,也要健健康康的还回去。

这重要吗?对于我来说很重要。

—开始知道妻子出轨王二锁这件事,我内心只有屈辱,愤怒,不甘和无法理解。

但随着我慢慢了解王二锁的所作所为,我便对妻子从最初的怨恨,到现在更多的是怒其不争。

她明明有那么多次可以逃离的机会,但却每次都让王二锁轻松击败。

我缓缓开口:“姿茹,愤怒也许会让我—时冲动,但你知道我终究是—个理性的人。

从事情发生以来,我曾幻想过—切只是误会,当幻想破灭后,我又强行安慰自己,你是不是有什么把柄被王二锁抓住,或是他直接用强的。

可惜都不是,这—切全是你自愿的,我是应该很愤怒的和你争吵,或者像表姐夫那样使用暴力。

但这解决问题吗?

我最不希望出现的结果,就是看到王二锁这根刺永远扎在你的心里。

你自身固然有问题,不过更多的是王二锁对你心理的把控,而让你没有察觉。

在与王二锁的关系上,你天真的认为自己可以处理好,所以也不曾给我提起过。

以前你总嫌我太爱说教,但你从小到大真的是被呵护的太好,以为这个世界就是童话故事。

你根本不了解真实的社会和人性本恶的道理!

呵呵,姿茹我告诉你,这个世上最坏的就是人,我们讨厌老鼠,但换位思考,老鼠也只是为了混口饭吃。

常言说狗忠猫奸,但猫最坏也不过是不亲近你亦或是离你而去。

豺狼虎豹这四个字都是恶的代名词,但也从不伤害同类。

可你知道人呢?人,是真的会害人。”

—直沉默的妻子将目光转向—旁的窗户,像是在给窗外深邃的黑夜诉说:“当天晚上我就躺在清清旁边,无法入睡。

脑子里太乱了,—闭眼,脑中就不自觉的出现你和李雪诺在魔都缠绵的画面。

我强行让自己不去想这些事,告诉自己那些都是假的,也许你真的是因为忙,忘记给我回电话,也许你只是应酬到半夜,手机放在李雪诺那里保管……


妻子应该很清楚,我想让王二锁付出某些惨痛的教训是易如反掌。

但我直到现在都强忍着心里的怒火,就是因为我想给妻子一个机会。

当然,也是在给我自己一个机会。

但妻子的所作所为一次次地将我和她推得更远。

要知道任何没有表达出来的情绪,都只是被暂时活埋而已,一旦重新点燃,那一定是会以更猛烈的方式爆发出来。

……

到了和李江约定付钱的这一天,我依旧是约在了红姐的众鑫茶楼。

见识过红姐可爱睡衣打扮的模样,再次看到她一身御姐装扮时,总忍不住想取笑她。

红姐不悦的怼了我几句后便离开了包间,只留我一个人独自等待李江的到来。

我用中指关节不断敲击着桌面,脑海里思索着监控那件事。

真实的监控被删除,那妻子所看到的大概率就是一段假视频。

删除视频除了要造假之外,肯定还要掩盖进入休息室留下破损黑丝和小雨伞的事情。

至于是谁放进去的,不用想也能猜到。

我的休息室如果在我没有住的情况下,大概三天打扫一次,所以那天在我离开之后,王二锁带着所谓的证据就进入了休息室,在他做完这些事,便把当天的监控全部抹去。

他利用打扫休息室卫生的空档期,引诱妻子看了那段监控视频,再用休息室里的景象把我出轨的事情坐实。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一直在说王二锁所图的不光是肉体上的享受,他的目的是想取代我。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无论是我,还是妻子,在面对另一方出轨的这件事,我俩居然都没有按照他预想的那样直接闹崩,然后迅速进入离婚的那一步。

我在想明白这一点后,心里便更加不着急,正如我之前所说,离婚可以,但我绝对不能让王二锁的预谋得逞。

所以在妻子没有完全认识到王二锁丑恶嘴脸时,我一切的报复只会把妻子更快的推向王二锁。

当红姐第一次问我准备怎么处理王二锁的时候,那时就有一个画面出现在我的脑中。

妻子抱着被我揍的奄奄一息的王二锁,满眼怨恨地看着我,而王二锁享受着妻子温软的怀抱,嘴角满是得意。

毕竟是自己爱了十几年的妻子,我知道她对王二锁的感情应该很复杂,至少不能说是爱,应该是一种多因素混合的情绪。

她固然有着不可原谅的错误,但其中更多的是被王二锁欺骗和蛊惑,她在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被王二锁一步步引诱,直至堕落。

我无法接受王二锁最终完完全全得到妻子的身心,所以我必须要让妻子醒悟。

当然不可否认,我的心中最深处隐藏的那股愤懑,是我的不甘心,只是那时候的我一直不愿意面对和承认。

当李江推门进来时,我看到他正四处打量着,我当然知道他在找什么。

“钱肯定不会少你的,所有的备份你都删除了吗?”

李江掏出一个优盘晃了晃,表示备份就在这个优盘里面。

“你怎么能证明没有别的备份?”

李江在我的对面坐下,耸了耸肩:“无法证明,这个交易本来就是建立在互相信任的基础上,更何况,我才更应该有主动权吧。”

我嗤笑一声:“所有的备份都在这个包间里,你就不怕我在这里抢走,让你一毛钱都拿不到?”

李江一怔:“许老板怎么会是这样无耻的人呢?”

我被李江这句话给逗笑了:“做生意不无耻怎么赚钱?”

对面沉默了,片刻后我继续说:“所以你认为我相信你会把所有备份都带来?”

“那许老板是不是打算给钱了?”

“那倒不是,不过咱们还需要再谈谈。”

李江显然没有明白我说的话:“谈谈?”

我对着李江身后喊了一句:“小海。”

只见小海推门走了进来,黑塔一样的身影站在李江背后,压迫感十足。

此时的李江并没有惧怕,反而调笑道:“许老板要是这样谈的话,那夫人的曼妙身姿可要被无数人欣赏了。

啧啧啧,从后面看那两瓣能掐出水的翘起,不知道会出现在多少人晚上的梦里。

估计以后所有人看到夫人的背影,那段视频的画面就会不自觉的在脑中跳出,想一想都刺激。”

突然,话音未落的李江感到整个头如遭锤击,木然的回头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紧接着他身后的小海第二个巴掌再次扇了下去。

回过神的李江怒斥着:“许文山,你有本事就弄死我,你等着吧。”

我摸出一根烟点燃,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为什么你们所有人都觉得穿鞋一定会怕光脚的?

你们在社会打拼这么多年,难道还不明白这个社会本来就是不公平的,有人掌控的资源,是可以轻松拿捏别的人。”

小海趁着李江愣神,将他手上的优盘夺走,然后把他的手机摸了出来递给我。

我把李江手机里所有可以存储或是发布功能的app都检查了一遍。

不过我还是多虑了,他除了相册里存着上次给我看的视频外,在其他地方都没有备份。

李江一言不发地盯着我的动作,当我翻看完手机后,抬头不屑地对他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我向小海示意了一眼,后者立马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信封。

李江看到信封的那一瞬间,脸色变得煞白:“狗日的张大牛,真特么的靠不住。”

看他满脸愤怒的表情,我打断了他:“别忙着演戏,想着让我以为你只在你同乡的手里放了一份备份,顺便告诉你,你宿舍被褥下面塞着的那个存储卡,我已经掰碎丢下水道了。”

听到这句话,此刻的李江才一下瘫软了下来。

“你们上班的那家公司,说句不好听的,这些年一直都是我在养着,要不然为什么王二锁可以利用我妻子在那里安排你们去上班。

所以我想在那里查点什么事不算难,哦对了,你问我要一百万,你那个叫张大牛的同乡,我一万块就搞定了,生意人嘛,最精通算账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不断强调,我们一直都不对等,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格和我坐在一张桌子上喝茶?

就凭你那可笑的把柄?我做这么多并不是想要向你证明什么,只是我一向不喜欢被人要挟,所有的事情,最好还是掌握在我自己手中。

那么接下来,我们可以谈谈了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