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南方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顶流团宠的每日离婚计划

顶流团宠的每日离婚计划

桃笙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两世为人,宁子芜最爱的从始至终都是傅骁衍!上辈子,她从年少时便对他情根深种,长达十年的时间里,她丢了一颗心,同时也因此丢了命。今生,虽然对那个男人依旧留有幻想,可最终理智占了上风,宁子芜决定再不会为了谁而傻傻付出,只要不去爱,便不会受伤害……

主角:宁子芜,傅骁衍   更新:2022-07-16 02:5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宁子芜,傅骁衍 的女频言情小说《顶流团宠的每日离婚计划》,由网络作家“桃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两世为人,宁子芜最爱的从始至终都是傅骁衍!上辈子,她从年少时便对他情根深种,长达十年的时间里,她丢了一颗心,同时也因此丢了命。今生,虽然对那个男人依旧留有幻想,可最终理智占了上风,宁子芜决定再不会为了谁而傻傻付出,只要不去爱,便不会受伤害……

《顶流团宠的每日离婚计划》精彩片段

害死孩子的凶手还活着!

宁子芜周身弥漫起骇人的寒意,心痛到窒息。

一股摄人的气流从车窗外逼近,宁子芜不顾身后车子的长鸣拉下手刹,双眸紧紧地盯着眼前那座大厦。

害死她孩子的凶手,即将会从这里走出来。

她要替她的孩子报仇!

而车窗外,一个纤长的身影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昏黄的灯关打在他的身上,如同银雾中的一位神祗。

“宁子芜!你又在搞什么?!”

低沉得如鼓音般的声音一下子把她拉回了现实,外界的一切她都可以不管,可是这个声音!

宁子芜心头一震,这个声音从年少时就在她的心底盘桓。

直到现在。

可不同的是,年少时的她,是宁家尊贵的大小姐。

如今的她,却是他眼中依靠下药才嫁进傅家卑鄙货色!

她爱了他十年,没有一秒得到他的眷顾,他的温柔全都给了他的青梅竹马陆秋。

就连陆秋害死她女儿的那个夜晚,傅骁衍都只是温柔地对她说了一句“我相信你”。

而她宁子芜就是个笑话!

她恨!

宁子芜抬眸看着他,眼底的火焰一下子熄灭了。

她想说话,但由于模糊的意识,她只能抿着唇不发一言,竭力在他面前维护着最后一丝尊严。

“你想死,就赶紧,别在这耽误别人时间。”男人只低低地说了这么一句,眼底的厌恶丝毫不掩,随后他迈开修长的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哈哈哈……”宁子芜大笑起来,往日的一切在她的脑海里闪烁。

凭什么自己沦落至此,而这个男人却依旧高高在上,甚至对他们孩子的死没有一丝情绪波动!

一想到这,她的喉咙仿佛被人狠狠地掐住了一般喘不过气来,往日婴孩的音容笑貌依稀浮现。

宝宝,是妈妈没有保护好你,才三个月,就让你死在摇篮中……

她爱他爱了这么多年,爱他爱到失去自我,如今,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替她的女儿报仇!

杀死她女儿的凶手,在哪里?!

宁子芜直直地看向不远处的那个身影。

陆秋。

她出来了!

宁子芜毫无顾忌地松开刹车,狠狠地踩下了油门。

车子飞一般地向前冲去,而在路边正畅想着自己豪门生活的陆秋,看着飞驰而来的汽车,脑子瞬间空白。

“不!不……傅哥哥救……啊!”

陆秋被一个结实的手臂掳走,有惊无险地跌在地上,看着不远处那辆四分五裂的汽车。

熊熊大火瞬间将车燃尽。

陆秋将头埋进男人的怀抱,惊惶地低下头去,她微不可察地勾起嘴角,从今往后,再没有人会跟她争傅家太太的位置了。

巨大的轰炸声夺走宁子芜的听觉,炙热的烈火燃烧了着她的身体,仅存的意识逼迫她睁开了眼,却看到不远处的陆秋正被傅骁衍牢牢地护着。

她能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在慢慢地变轻,甚至像一捧烟雾抛去了天空瞬时消散。

“想装死?呵,劝你别在我面前耍这些把戏。”

怎么是傅骁衍的声音?

她没死?

宁子芜猛然睁开双眸,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薄凉的男人。

她瞳孔微缩,第一反应就是迅速地往角落里缩去,和他离得越近,她心中的厌恶与恨意就越浓。

“躲我?想要欲拒还迎么?”傅骁衍看着她眼底瞬时闪过的厌弃,眉头微蹙道,“这又是你的新手段?”

什么欲拒还迎?

宁子芜的目光逐渐四散,当她看到房间里熟悉的一切时,整个人都懵住了。

这不是……她和傅骁衍的婚房么?

依稀记得,天花板是她选的自己最爱的花色。

可是她的孩子被害死后,她早就搬离了这个如同牢狱的地方。

还没等她深思,男人高大的身影打在她的头上,一股居高临下的压迫感扑面而来。

宁子芜视若不见,反倒向旁边避开了些。她还没有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

而傅骁衍却不耐烦起来,单手扣住她的手腕,覆身而上,“不用在我这耍手段,你想要做什么我成全你,但是如果你再敢动陆秋一下,你就等着宁家给你陪葬吧。”

“陆秋?”宁子芜狭长的双眸微眯,她狠狠地咀嚼着这个名字,紧紧地盯着傅骁衍手腕处的绷带,一道明显的鲜红印染开来。

好熟悉……

很像五年前,她刚刚嫁入傅家的时候。

如果她没猜错,今天应该是在剧组里,陆秋主动挑衅她,最后陆秋吊上威亚的时候,在离地面不足一米的地方摔下。

傅骁衍刚好抵达剧组,直接空手接住了那个女人,因此受了伤。

他还听信了别人诽谤宁子芜的话,认为是她对威亚做了手脚!

宁子芜的噩梦,也是因此而起。

后来傅骁衍自作主张宣布自己退圈,并且还把陆秋提拔成了女一号。

而他今天来,也只是警告宁子芜的。

傅骁衍凝眸看着眼前的女人,细碎的发丝安静地搭在两旁,凌乱却不显得狼狈。

她晦暗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前所未有的坚定与淡然。

这个女人,好像哪里不一样了。

傅骁衍看得喉结一动,随即他的攻势更加猛烈起来,男人的手按在她不足一握的盈盈小腰上,大有游走的趋势。

宁子芜感觉到他喷薄的气息,只觉得一阵恶心。

她想到自己死去的女儿,用尽蛮力想要将面前的人挣脱开来:“你不是爱陆秋爱了十年了吗?你还对我做这些,你不怕她伤心吗?”

闻言,傅骁衍一顿,脸色瞬间冷漠起来:“宁子芜,你觉得激将法对我有用?如果不是你对我下药,对外发通稿逼婚,我会娶你?”

是啊。

她险些忘了。

当年,她也遭人陷害被下了药,意外和傅骁衍一夜春风还被拍到。她这么堂堂正正的一个人,绝不容许这些肮脏的手段出现在自己的身上。

她去给傅骁衍解释,但是对方连个正眼都没给她,认为她诡计多端,为了嫁给她不惜以傅家和宁家的名声做爬梯!

可是后来,傅骁衍主动提出要娶她,她满心欢喜地认为自己的爱感动了他,可是哪知,他只是为了止住那些对傅家不好的传言!

宁子芜周身的温度骤降,她凝眸看着傅骁衍勾起一抹冷笑:“那刚好,我不介意再发一次通稿逼你离婚。”

她既然重活一世,就要把前半辈子受的苦和陷害一一讨要回来!

最重要的是,要为害死她女儿的凶手报仇!

“你又在发什么疯?”

傅骁衍拧住她的下巴,然后宁子芜毫不客气地扣住他的手腕,眼看两个人视线中的火药越来越浓烈,门外忽然传来了助理的声音。

“傅……傅总,陆小姐来了。”


宁子芜看着身上顿时僵住的男人,笑得意外地嚣张:“做人还是专一一点,免得你的陆小姐伤心。”

说罢,宁子芜一把推开他,嫌恶地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兀自踏出房门。

是她失职了。

作为傅家的少夫人,居然能让一个女人随意进出傅家。

“秋儿她不好好养伤,来这里做什么?”傅骁衍盯着那个矜贵的背影,心底一阵烦躁,说出来的话也带着些责备。

助理心里一惊,连忙道:“陆小姐夜里睡不安稳,说打不通您电话,于是就吵着来这里找您了。”

楼下。

陆秋正坐在大厅里,坐姿优雅,神色凄然,从外表根本看不出她心肠的歹毒。

“傅哥哥……”陆秋听见动静,以为是傅骁衍,满目垂泪地望过去,却看到宁子芜那张清冷淡薄的面容。

她脸色一僵,收紧指尖,“宁姐姐你在啊,今天都怪我不好,是我自己没注意威亚,还让傅哥哥误会了你,所以我特意做了个蛋糕,来求姐姐原谅。”

“哦?可是我刚才听说是你打不通傅骁衍的电话才找过来的,怎么,夜不思寐,思你前辈的男人?”宁子芜剐了一眼陆秋,好像万千的冰刀子像对方扎了过去。

陆秋心一颤,敏感的察觉到今天的宁子芜似乎不太一样。还未深思,她扫到那个高大的身影正在下楼,连忙装作一副急切的模样:“不是的姐姐,我真的想来给你道歉的……”

她慌乱地拆开带来的蛋糕盒子,切开一块,急匆匆讨好地递到宁子芜的面前。

不出陆秋所料,那个身影果真先一步拦住了她的举动。

傅骁衍温柔地盯着她:“秋儿,你怎么不好好养伤?还如此折腾,给这个女人道什么歉!”

“傅哥哥。”陆秋眸中泛起涟漪,所有的不安瞬间消失,还好,这个男人还牢牢地掌控在她的手里。

“我不想因为我,让你们俩个不愉快,毕竟,你们才是真正的夫妻……”

陆秋越说,声音越是可怜,又忽然惊叫道,“啊,傅哥哥,你怎么受伤了?疼不疼?”

听,有些话她就是手到擒来,连篇的谎话编都不用编。

正如陆秋害死宁子芜孩子的那夜一样。

她也是这般楚楚可怜地说着话,说那孩子是自己从摇篮里翻了下去的,跟她毫无关系。

可是宁子芜的孩子才三个月!

连翻身都还不会的年纪,怎么会自己从有着高高护栏的摇篮中摔下来呢?

更可恨的是,陆秋次次这般柔弱,傅骁衍次次都信。

不过,傅骁衍有疼人的心,她宁子芜可没有。

宁子芜脸色一沉,平静地从一旁抽出一盘蛋糕。

她径直走向陆秋,一把扯动陆秋的肩膀,周围的空气骤降几度。

“啪!”

宁子芜毫不留情地把手里的蛋糕拍在了她的脸上,似乎是用上了几分气力,清晰的声音在安静的空间里响起。

油腻的奶油沾了陆秋一身,从动作来看,她似乎很慌。

宁子芜勾起唇,她淡声道:“疼不疼?”

“姐姐,陆秋做错了什么?”她错愕道。

宁子芜还想扯住陆秋的头发,只可惜傅骁衍快了一步,把人拦在了身后。

“宁子芜,你干什么!”

可以听出傅骁衍很愤怒,声音冰冷没有一丝温度,但是宁子芜不在乎,反而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爽快!

“傅骁衍,你作为傅家的继承人,连清理门户这点事情都做不好,你爹你爷爷是怎么指望你管好傅氏的?”宁子芜的气势丝毫不差,甚至还能压过傅骁衍几分。

傅骁衍脸色沉郁,他晦暗的眸子闪烁片刻,如同雾气一般看不见底。

这个女人,和平时的唯诺忍让全然不同。

甚至眉间有着少见的英气与潇洒。

“陆秋,这里是傅家,我是傅骁衍明媒正娶的夫人,无论你和傅骁衍私底下有什么爱恨情仇,今天,你都得滚出去!”

宁子芜指着大门,目光冷淡得像是看一条与自己无关的野狗。

陆秋傻眼了,但是多年的经验告诉她,现在必须哭哭啼啼地跑开。

饶是这样,她也被宁子芜震慑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是陆秋逾矩了……”陆秋噙着泪,头也不回地冲出了傅家的大门。

傅骁衍凝眉,一把扣住眼前的女人,恶寒之气冒上心头,“宁子芜,仅此一次。”

说罢,他迈开步子追了出去。

宁子芜看着空荡荡的傅家,心底忽然松了一口气,活着踏实的感觉涌上心头。

她低头看着自己白皙健康的身体,没有因为营养不良而枯黄干瘪,一切都如初般美好。

宁子芜恍惚间眼底已经噙满了泪。

真的太好了。

上天还可以给她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她还能弥补自己对爷爷、哥哥的亏欠。

他们那么爱自己,可上辈子她却瞎了眼般,一心铺在傅骁衍的身上整整十年,做出多少让他们失望痛心的事情。

爷爷这时候正因为她的不自爱,气得都不愿意见她一面。

好像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回宁家看看爷爷了,是该回去了。

她挑了些补品,驱车前往宁家。

宁子芜推开宁家的门,静悄悄的让她难以习惯。

以前她在家的时候,她会和哥哥打闹,爷爷会在一旁训斥,不知道有多热闹了!

怎么她嫁了人,就变了样呢?

“爷爷,哥哥……”

宁子芜呼唤两声,倒是把一张尖酸刻薄的脸给叫了出来。

“哟,这不是子芜吗?攀了豪门也知道着家啊。”陈香梅阴阳怪气地盯着宁子芜,全然没有好语气。

她一看到这个宁子芜就觉得触了霉头,真是扫兴!

“陈姨。”宁子芜淡淡地叫了一声,脸上没有不耐和烦躁,只有无尽的冷意,险些都忘了,这个宁家还有她那糊涂的爹,和这个恶毒的后妈。

陈香梅探头看了看她的身后,哼了两声:“你才嫁出去多久啊?新婚燕尔的,那个傅骁衍也舍得让你一个人回来?现在可是人人都知道,你是插足傅骁衍和陆秋爱情的第三者,还有脸回来?真给宁家丢人!”


宁子芜自顾自放下了东西,然而陈香梅似乎没有放过她的意思,嘴里还在讽刺个不停。

宁子芜微微扯开一个笑,“我记得我爸刚娶你的第三天不就出去找女人了么?我比你还好点,至少我是傅骁衍明媒正娶的。”她停了停,眼神上下打量着陈香梅,“不像陈姨你,那时候当着我爸的小三,天天盼着我妈死。”

陈香梅没想到宁子芜说话这么毒,气得脸都绿了,叉着腰指着宁子芜骂了起来:“你个没良心的东西,好歹我也是你明面上的妈,你就这么对长辈?”

宁子芜薄凉的目光扫在她的身上,眯起眸子正准备说些什么,不远处忽然传来两声惊呼。

“子芜!你回来了!”宁子丞的脸上满是压不住的高兴,他迈着大步匆匆从陈香梅的身边擦肩而过。

“哎,你们……”陈香梅一个不注意,被他撞到了一边,她愤愤地指着面前这对兄妹,正准备破口大骂,那边就出声了。

“陈姨,爷爷还在休息。”宁子丞淡淡地开口。

爷爷这二字一出,陈香梅瞬间噤声。在宁家,她就算有点手段,也不敢在宁老爷子头上杂耍。

宁子丞直奔到宁子芜的面前,拉着她上上下下地看了一番,温润的脸上总算有了点颜色。

“子芜,你都瘦了。”他长长地叹息了一口,随后安抚道,“刚才陈姨说的话你别放在心上,要是知道傅骁衍那个负心汉在你们婚后还放出自己和陆秋的情史,让你变成第三者,我说什么也不会同意你嫁过去受委屈的!”

“没事,不过都是传言,我可不怕。”宁子芜爽朗一笑,看到哥哥清瘦了不少,心里面还是有些难过。

她记得,爷爷和哥哥都因为这件事情没少跑前跑后。

宁子丞微微笑,他恍然想起什么,又连忙道:“哦对了,我去给你做点好吃的,好久没吃我做的菜了吧?子芜你等我会……”

说罢,他似乎生怕下一秒宁子芜就会拒绝一般,又急吼吼地飞到了厨房做了一大桌美食。

宁子芜静静地坐着,她的鼻尖萦绕着熟悉的香气,肚子不争气地咕咕大叫起来,一桌子的美食,全是她爱吃的。

她忍住眼头的酸涩,看向哥哥道:“我能先见见爷爷么?”

宁子丞脸色一僵,将她强压在座位上,扭开话题道:“快尝尝这个照烧,你最爱吃的。”

宁子芜深吸一口气,她知道自己和爷爷之间的隔阂想要修复不是那么简单的,于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夹起自己最爱吃的美食,囫囵吞枣地咽着多年没有触碰过的家的味道。

“叮铃----”

突兀的铃声打断了短暂的美好,宁子芜拿起手机,看到那个刻在心底的号码,毫不犹豫地挂断了。

只可惜,那头似乎很执拗,一连打了好几通,就在宁子芜要把傅骁衍拉黑的时候,宁子丞忍不住说道:“子芜,毕竟你和傅骁衍是夫妻,有什么事,还是多沟通沟通吧。”

宁子丞只是以为他们吵架了,宁子芜才回了宁家看看。

闻言,宁子芜的手顿住,划开了通话。

“宁子芜,马上给我来医院!”

傅骁衍充斥着冷意的声音冲进她的脑海里,她兀自翻了个白眼,懒声道,“什么事?”

如果不是哥哥的面子,宁子芜现在一句话都不想跟他讲!

“陆秋出事了,需要你来给她输血。”

那头急切的声音,仿佛在陈述一件天经地义的事一般。

宁子芜记得,上辈子她可没少充当陆秋的移动血库,正是因为她和陆秋的血型一样,一样稀少。

可是在她生孩子的时候难产大出血,也没见傅骁衍舍得陆秋给她输一滴血,险些害得她命丧手术台!

呵。

她果断地挂了电话。

谁都别想打断她在宁家的温馨生活。

电话又一响起,宁子芜直接将那人拉黑,接着大口大口地享用眼前的美味,满足地和哥哥聊起了天。

不到半刻钟,宁家的大门被砰砰敲响,傅骁衍怒气冲冲的身影一下子出现在了宁子芜的眼前。

傅骁衍诡冷的气场散发出来,他淡漠地看了一眼宁子丞,微微点头示意,随后低下头,盯着宁子芜。

他漆黑的瞳孔里似乎是深不见底的漩涡,稍不留神就会把人吸进去。

“跟我走。”傅骁衍不容置疑地握紧宁子芜的手腕,一用力就将她瘦小的身躯带动。

宁子芜咬咬牙,用力挣脱开他的束缚,向后退了两步,和眼前这个阎王般的男人保持了距离。

“你又想玩什么把戏?又是拉黑,又是出走。”傅骁衍口中满是不耐,“只要你现在跟我走,你想要什么直说就行。”

宁子芜轻蔑地笑了笑,看来傅骁衍还没有认清情况。

“我不想要什么,我就想在家里陪我哥哥吃顿饭,傅骁衍,你打扰到我了,请你离开。”宁子芜平静地坐了下去,接着吃那桌香喷喷的饭菜。

“以后你想吃多少顿饭都可以,现在你必须跟我走!”

傅骁衍还是这么霸道。

但他只会因为自己爱的人而霸道。

就比如现在,他逼着宁子芜去给陆秋输血。

“凭什么?”她动也不动,心底微微抽痛。

傅骁衍的眸子深了几分,“陆秋因为你才从威亚上面摔下来,昨晚你又刺激她导致伤口崩裂,你不承担责任去给她输血,谁去?”

宁子芜啪地一下把筷子摔了出去。

气氛骤然降至冰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