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南方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龙门神婿林瑞

龙门神婿林瑞

千机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林瑞一直被认为是个不祥之人!他出生时母亲难产而死,当天父亲在外地发生了意外。除此之外,还有一件非常可怕的事,他出生时,有一条白色的大蛇跪在家门口!林瑞的爷爷是德高望重的风水师,可是在他出生之后,老人家再也没有离开过村子。后来村子里怪事频发,直到爷爷为林瑞定了一门娃娃亲,村子才开始变得风调雨顺起来……

主角:林瑞,赵灵儿   更新:2022-07-16 02:5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瑞,赵灵儿 的女频言情小说《龙门神婿林瑞》,由网络作家“千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瑞一直被认为是个不祥之人!他出生时母亲难产而死,当天父亲在外地发生了意外。除此之外,还有一件非常可怕的事,他出生时,有一条白色的大蛇跪在家门口!林瑞的爷爷是德高望重的风水师,可是在他出生之后,老人家再也没有离开过村子。后来村子里怪事频发,直到爷爷为林瑞定了一门娃娃亲,村子才开始变得风调雨顺起来……

《龙门神婿林瑞》精彩片段

我叫林瑞,出生在湘西的一个普通的村落里,是一个从出生便被视为不详的人。

出生的时候,我娘难产死了。

九条人臂粗的白色大蛇进了村子,跪在我们家门前头。

村里人都说我是个妖物。

三岁生日的那天,我爹在山里开石头,被掉下来的乱石砸中了身子。

半拉身子都给砸没了,等爷爷抱着我到了现场,老爹已经没气了。

村里人更觉得我是个灾星,想把我赶出村子,要不是爷爷德高望重拦了下来,估计我长大都是个问题。

爷爷是名相师,师承太一玄门,以前一直在城里给达官贵人看相,名气通五湖三江,但从我出生之后再也没有离开过村子。

也是我三岁那年,爷爷在城里给我寻了一门娃娃亲,自那以后我的霉运消散,村子也风调雨顺。

爷爷曾经告诉过我,务必要在二十二岁之前和女孩赵灵儿完婚,否则不管是我还是赵家,都躲不过那一年的劫难。

我曾经问过爷爷,我爹妈是不是被我克死的,爷爷说我是白帝金天命,命中大劫大福,我爹妈的命薄,担不起我的命格。

后来爷爷开始传授我太一门的奇门之术,并嘱咐我十八岁之前不能给人看相,驱凶避难,否则泄露天机,害人害己。

学习太一门相术的人多犯五弊三缺,就连爷爷这种风水界的巨擘晚年的时候也是多灾多病,但爷爷说我命格异于常人,正好可以传承太一绝学。

《太一神鉴》是我从小便研习的一本风水相术,爷爷大概在四十岁的时候有所大成,但我似乎天生就是学习相学的材料,十五岁之前已经融会贯通,甚至目光所及,便能观人气运。

由于我从小学的东西和见识的东西完全不同于正常孩子,所以我朋友极少,村中流言的缘故,我也一直受到被人的冷落。

身怀异术,无处施展,这种煎熬对于我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是很难承受的。

十六岁的时候,同村的孩子去村东头的池塘摸鱼,早上我去林间晨练,意外碰到。

同行的四个孩子,印堂发黑,面如黑枣,一看便是大凶之兆。

我想起爷爷的嘱咐,没有多说,只是劝了几句,让他们注意安全,他们不屑的说我是小神棍。

下午的时候,村里就传来了噩耗,四个孩子死了三个,还有一个据说在水里看到脏东西,人被吓成了傻子。

还有一次,是有关高中对我最好的女老师,张秀娟。

上早读的时候,我看见她眉心中一道隐藏的黑气,这是被邪祟缠身,有了上次的教训,我忍不住告诉了张老师。

张老师并不在意,还让我把心思放在学习上。

回家她犯了邪病,没有意识的跑到屋顶跳了下来,整个人摔成了瘫痪。

后来打听才知道,老师出事前的前几天,家里翻盖新房子,在墙角挖出了一窝子小黄皮子。

懂风水的人都知道,黄皮子又叫黄大仙,这玩意邪气的很,遇到这种情况,一般人家会请得道的高人把小黄皮子放生山林。

结果张老师的父亲却浇上汽油,活生生的把那几只黄皮子给烧死了!

有人看见,当时一只半人高的黄皮子当时就站在不远处的土丘上恶狠狠的看着。

没过几天,张老师的父亲在石灰厂上班,失足掉进了石灰池之中,整个人烧的面目全非,在医院里哀嚎了三天三夜才断气的。

我气不过,便想着帮张老师一下,结果到了张家,起了卦坛,那一卦还没卜完,我整个人就直愣愣的栽倒了地下。

我昏迷了三天三夜,醒来的时候,爷爷就在我床头,像是瞬间老了很多一样。

原本黑白参半的头发全部花白,他跟我说事情替我了了,但这种事不到我十八岁,绝对不能再碰了。

过了没多长时间,爷爷就过世了,爷爷临走的时候攥着我的手,告诉我一定要把赵灵儿娶进家门。

按照爷爷生前的嘱咐,族里的人把爷爷埋在了山里的老林中,棺材半埋。

我知道那是半龙葬,爷爷是将一生福祉全留给了我一个人。

我推算过爷爷的寿元,他本来有百年的长寿,可就是为了我,硬生生的折损了三十年的寿命。

爷爷的死对我打击很大,我拿到了名牌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但我没有去念。

三年的时光,我一直在家中潜心研究相学风水,为爷爷守孝扫墓,生活一直都是靠姑姑接济。

直到我二十二岁生日前的几个月,一行人找到了我的家。

那是一辆我从来没见过的豪华轿车,后来我听人说起,叫劳斯莱斯,是我们整个村子所有人家砸锅卖铁加起来也买不起的东西。

车上下来了一个长相甜美却身材火爆的女孩,一身俏皮的萝莉装,大步走进了我们家的院子。

身后还跟着一个身材高大威严的中年人,样貌和小姑娘有几分神似。

女孩探着脑袋,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好奇的东张西望。

走进院子,颇有兴趣的玩起了我们家的碾盘。

我放下了手里的相书,迎了出去。

“你好,有事吗?”

男人走了过来,冲着我十分有礼貌的一笑:“是小先生吧,我们找林正老先生有点事情。”

林正是我爷爷的名字,不过这人消息也太不灵通了,老爷子过世都三年了,居然现在还来找他。

“爷爷已经过世了,你们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

我早已经年满十八岁了,给爷爷三年的守孝时间也到了,也该是我出山的时间了。

听到这话中年人脸色微微一变,眼神中闪过些许的失望。

“是我这个做晚辈的不周到,老人过世了,我都没来吊唁。”

我看了男人一眼,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的确是大富大贵之命,不过右眉处却有一凶痣,被点掉留了疤痕。

应该是爷爷给他改变的命理,否则他活不到这个年纪。

“没事,爷爷的坟就在林子里,有时间你们可以去上柱香。”

男人点了点头,刚要开口,这是姑姑领着鲜鱼走了过来。

姑姑看见那个男人便一脸的惊喜:“亲家公,你怎么来了,别在院子里站着了,来屋里坐吧。”

亲家公?

我只有一个表妹,亲家公的意思是说他是赵灵儿的爹,汉江省首富赵凌天。

那个漂亮姑娘就是我的未婚妻,赵灵儿!?


说实话,当时的我的确有些慌神。

我之前经常的想,爷爷给我定的这门亲事到底对不对,万一对方是个丑八怪呢?

当我看到赵灵儿的一刹那,所有的顾虑在顷刻之间全部消失不见了。

我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赵灵儿,我是林瑞,你好。”

赵灵儿很有礼貌的点了点头,上下打量我一番,嬉笑着说道:“你比我想象中要帅气一些。”

听到这话,我心中自喜。

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有女孩当我面说我长得帅。

“对了,进来坐吧,别再外面站着了,怪累的。”

我连忙回屋子收拾了一下卫生,搬出来几个小马扎。

姑姑见是赵家人来了,急忙支上锅子,把我姑父买的鲜鱼炖上。

赵灵儿对我们家的东西有一种高度的好奇,看看这个,碰碰那个,没办法我只能跟在她后面。

家里有些东西是爷爷之前镇压邪物留下的,要是不小心放出来了,非同小可。

赵灵儿进了爷爷生前的房间,看到爷爷牌位的时候,先是磕了几个头,然后上了香。

我顿时对赵灵儿的好感加深了几分。

接着赵灵儿看见旁边放的几个坛子,上面用黄符封着,刚要拿起来看看,我一个箭步上前拦了下来。

“赵小姐,有些东西你不能乱碰,我还是带你到其他房间里看看吧。”

看着我一本正经的样子,赵灵儿噗嗤一声笑出了声来。

“得了,看把你吓得,这些东西早就过时了,这世界上哪有什么鬼啊,怪啊的,都是你们这些江湖人说出来方便行事的而已。你这是封建迷信啊。”

我叹息了一声,现在人早就没有多少敬畏之心,我也不介意赵灵儿是这种想法。

不过我总感觉,赵灵儿和他父亲来,不光是看看爷爷那么简单。

“小瑞,灵儿,别玩了,出来吃饭吧。”

“好。”

我答应道,然后拉着赵灵儿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看见我们很合的来,姑姑说不出的高兴。

用一个特大号的碗给赵灵儿弄了满满一碗的鱼汤。

“灵儿,这些鱼都是野生的鲜鱼,味道好得很,亲家公,这是你的,趁热吃。”

赵虎成端着碗,脸色有些尴尬,最后像是下了决心一样,开口说道。

“大姐,本来是我们赵家遇上了点麻烦,想找林正老先生帮一下忙,没想到老先生过世了。”

姑姑听了之后,拿着筷子指了指我。

“虽然老爷子不在了,不过他一身的本事都传给这孩子了,都是一家人,有事你让这孩子做就行。”

赵虎成上下打量我一番,可能是觉得我年轻,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是我不相信林瑞,只是事情的确有些棘手,林瑞太年轻了。而且本来我们就是来想找老先生解除婚约的......”

一听这话,姑姑夹起来的菜一下掉到了碗里。

“赵先生,不用我说您也知道,当年我爸他为什么出手帮你们赵家改变气运,为的就是这孩子,您现在出尔反尔,真当老爷子不在了,我们林家好欺负吗?”

姑姑是出了名的火爆脾气,现在这种情况能不掀桌子,已经是给足了赵家人面子了。

“林姐,你听我说,不是我们赵家背信弃义。关键您看看现在这年头哪里还有娃娃亲啊,两个孩子之间一点交流都没有,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都不相同,我,我不能把我女儿的一生的幸福给毁了呀。”

说着,赵虎成便从口袋里取出了一张支票。

“再说,气运这种东西,看不见摸不着的。虽说当年是老先生给我们指点迷津之后,赵家才飞黄腾达的,但是我赵虎成也敢说这些年来我兢兢业业,没有半分懈怠。”

赵虎成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就是他们赵家的今天是靠着他双手打拼得来的,跟爷爷的指点没有直接的关系。

“这是三百万的支票,请您和林瑞务必收下,也算是我们赵家的一点补偿。”

姑姑没有说话,而是看向了我。

三百万的,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来说,是三辈子都攒不下的钱。

我将那张支票往前一推:“赵先生,把钱收起来吧。并不是我一定要沾你们家的便宜,主要这是我爷爷的遗愿,我不能违背。”

听到这话,赵家父女两人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林瑞,说实话,虽然我讨厌包办婚姻,但我不讨厌你。只是我们之间有太多的不同,学历,阅历,还有我们生活的环境,我们在一起是不会幸福的,你懂吗?”

赵灵儿的话十分婉转,时刻注意不触碰到我的自尊心。

实际上我根本就不在意,轮学识阅历,我一点都不必赵灵儿差,只是我没有去念大学而已。

“赵灵儿,既然你也是这么想的,那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我回到爷爷房间,对着爷爷的牌位磕了三个头,然后从抽屉里把当年赵家给我们的那封婚书拿了出来。

“赵先生,丑话我说在前头,我爷爷是什么人,你很清楚,当年他定下的东西,如果这么破了格局,后果你能承担得起吗?”

赵虎成思量了一下,干脆的说道:“这个你放心,如果我们赵家有什么,绝对不会怪在你的身上。”

这几天,赵虎成已经联系好了国内有名的几位相术大师,有他们坐镇,根本没什么好担心的。

“好。”

我点了点头,当着两人的面,直接将婚书撕的粉碎。

也就是在这一刻,我胸口一阵剧痛,爷爷说过要是我不和赵灵儿结婚,两家都会有劫难。

不过,强扭的瓜不甜,与其死皮赖脸的娶了赵灵儿,两人终日冷眼相对,还不如给彼此之间留下一点空间。

爷爷说过,我和赵灵儿是天盟地锁缘,不是说拆散就能拆散的。

看着我撕了婚书,赵虎成漏出一脸的笑意。

“林瑞,多谢了,以后有什么事到我们赵家来找我,我一定会鼎力相助的。”

我摆了摆手,赵家父女二人留下支票便迅速离开了。

姑姑一脸怨气的说道:“小瑞,你心底太软了,就这么便宜赵家人了?”

我看着赵虎成离去的背影,血光冲天,淡淡的回应姑姑:“没事,姑,他还会求着咱们的。”


爷爷的话一点都没错,这段婚姻关联着赵家人的气数。

现在看来,不久赵家就会有血光之灾。

帮着姑姑收拾完碗筷之后,我把支票递给了姑姑。

姑姑本意不愿意留,我软磨硬泡的说就当是我的老婆本,让她帮我存着,她才勉强收下。

我回房间,喝了一碗安神茶便睡了过去。

下午的时候,姑姑带着妹妹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

只见妹妹眼神呆滞,我喊了她好几声,妹妹都没有回应。

我眉头紧皱:“小雨干什么去了,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姑姑就这一个姑娘,更是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上午的时候,小雨去山里挖蕨菜,我回家不见她回来,我去山里找她,她蹲在个冢子上,嘴里不停念叨着什么,我带她回来,就这个样子了。”

冢子就是坟头,一听这两个字我就知道准没有什么好事。

我掐指一算,果然妹妹今天正冲阴煞,不宜出门。

忽然间,妹妹的嘴巴里像是塞进去什么东西一样,涨了起来。

“小瑞,这是咋了!”

我急忙上前,一把扼住小雨的脖子,然后将其用力按在了墙上。

“姑,帮忙。”

此时,小雨的力气大的惊人,我们两个人用尽了气力才将她按在了墙面上。

我用力抵住小雨的下颚,另一只手想要掰开小雨的嘴巴。

一团浓浓的阴气伴着浓浓的尸臭味,从他口中喷了出来。

那团黑气直接冲着我飞了过来,几后退几步,掌心化出掌心雷。

“着!”

爆喝一声,手中的掌心雷和那团黑气接触,那团黑气立刻发出一阵的凄厉的惨叫,像是深渊厉鬼一般。

姑姑被眼前的景象给吓了一跳。

“这,这是个啥!”

接着小雨的瞳孔瞬间收缩,一把挣开了姑姑的收手。

伴随着姑姑的叫喊声,小雨身体跟动物一样,四肢并用,快速的往院子外面跑去,速度和身法根本就不像是个人。

我怎么可能看着妹妹出事。

我一回头,一把取了灵台上的浮尘,便追了出去。

绝对不能让妹妹出事。

“天圆地方律令九章,拂尘一出万鬼伏藏!”

我一个跃身,浮尘直接缠在了小雨的脖子上,硬生生的把小雨从半空中给摔了下来。

《太一神鉴》中的伏鬼驱魔咒,没想到有天会用到自己妹妹身上。

小雨脸上青筋暴起,发出阵阵的嘶吼,双眼赤红,手指也生出了红色的指甲。

来不及怜惜,我一脚踩在了妹妹的脸上。

咬破手指,一滴清血甩在了小雨的眉心。

“金血护身,驱邪缚魅!”

口诀念完,一股黑烟从小雨的脑门上窜出,迅速的往外跑了出去。

小雨瞬间像是泄了气一样,整个人立刻没了力气。

“哥,你踩我脸干嘛。”小雨刚醒就生气的说道。

我没有时间管妹妹,目光冷凝,望着不远处的东西。

那东西转头看了一眼我手中的拂尘,心中些许不甘,不过很快便消失在了旷野之中。

把小雨扶起来,她还一个劲的埋怨我。

“你干啥呀哥,我都十八了,你还欺负我。”

我叹息了一声:“你想想你刚才在干什么。”

这时小雨的脸色像是蜡纸一样,煞白。

“我记得我在林子里挖蕨菜,然后有个冢子上有颗蕨菜特别大,我就上去,然后突然间冒出个青面獠牙的东西......吓死我了。”

姑姑也连忙询问:“小瑞,那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啊。”

“是山魅,咱们通常说的魑魅魍魉里的魅就是这种东西,一般生活在深山老林里,不怎么走动,但会缠上那些霉运极重的人。”

小雨一脸的惶恐,拽着我的胳膊就问道:“哥,你说我要倒大霉了吗?”

我摇了摇头:“是我倒霉。才会牵连到周围和我有关的人。”

这时候,我才回过味来,爷爷说得对,我和赵家的确不应该解除婚约。

“姑姑,小雨,我不能呆在村子里了,要不然你们还会遇上祸事的。我给你们留下几道灵符,你们贴在家里的门框上,每天给祖师爷爷上香,敬茶。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我必须要抓紧走,否则,村子里还不知道要出什么大乱子。

“我得去城里找赵家人,把这件事情解决。”

姑姑想了一会儿,最终无奈的点了点头。

“要去你就去吧,到时候别忘了把侄媳妇给我带回来就行了。”

我回头一笑:“放心吧,姑姑。”

我回到房间,拿了几件法器,带上《太一神鉴》,便去镇上坐汽车了。

看着待了二十多年的村子,我有种舍不得的感觉。

不过我的命理之中,山村并不是我的归宿,我必须要出山。

来到城里之后,我按照以前爷爷给我的地址,去了他之前在城里的店铺,星月堂。

那是间二层的小楼,从外面看和一般的店铺没什么不同,进去之后才能发现里面别有洞天。

所有的家具都是老桃木打造的,桌子上摆着一些占卜算卦用的铜钱,一副硕大的祖师爷画像悬挂在中堂之上。

爷爷之前安排了人每逢初一十五都要来这里打扫卫生,给祖师爷上香,所以整个屋子看上去焕然一新。

我把东西放好,躺在二楼的床上,想着该怎么去找赵灵儿把事情出清楚。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外面传了过来。

“什么人,好大的胆子,敢入星月堂!”

我连忙起身,只见一彪形大汉,面如重枣,大步流星的从台阶上走了上来。

看见我的一刹那,那人目光闪烁激动。

“你,你是林瑞,你是小主人?”

我看着眼前的大汉,周身散发着一股血煞之气,身边亦有几缕残魂,说明此人曾经杀过人!

但此人阳气极重,人火极旺,一般的邪气根本无法入身。

“你是?”

“我是张彪啊,老爷子过世的时候,我曾经见过你一面。”

张彪?我一下子想起来了,不光爷爷去世的时候他去过,而且他还是爷爷委托打理星月堂的人。

说的简单一点,他是我们林家的仆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