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南方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十个败家子也挡不住我暴富

十个败家子也挡不住我暴富

风中幽兰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穿书小说《十个败家子也挡不住我暴富》是最新上线的一部古言逆袭作品,讲述了女主陈茜茜在穿书遭遇麻烦后绝地反转的故事,作者“风中幽兰”正在更新中,详情为:陈茜茜穿书了,但没穿到正经书里。在这本书中,原男女主一口气生下十一个孩子,随后便撒手人寰。无良舅舅把他自家小孩送到她家,随后消失得无影无踪。原主家人给她早早定下的婚约,现在男方天天上门退婚。就连家里的老管家,也不是正常人,是她家祖传系统。陈茜茜崩溃了,十个哥哥又怎样,她做不了团宠,不如做团坑!

主角:陈茜茜   更新:2022-07-16 02:2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茜茜 的女频言情小说《十个败家子也挡不住我暴富》,由网络作家“风中幽兰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书小说《十个败家子也挡不住我暴富》是最新上线的一部古言逆袭作品,讲述了女主陈茜茜在穿书遭遇麻烦后绝地反转的故事,作者“风中幽兰”正在更新中,详情为:陈茜茜穿书了,但没穿到正经书里。在这本书中,原男女主一口气生下十一个孩子,随后便撒手人寰。无良舅舅把他自家小孩送到她家,随后消失得无影无踪。原主家人给她早早定下的婚约,现在男方天天上门退婚。就连家里的老管家,也不是正常人,是她家祖传系统。陈茜茜崩溃了,十个哥哥又怎样,她做不了团宠,不如做团坑!

《十个败家子也挡不住我暴富》精彩片段

“咯~咯~咯!"

凌晨的公鸡打鸣从村头此起彼伏响到村尾,挨家挨户陆续传来起床的响动。

躺在稻草铺垫火炕上少女猛然间从炕上坐起,她看了看周围,叹息一声又做梦了后,目光就看向早等在门口的中年人。

“福伯,我睡多久了?”陈茜茜开口,嗓子有些着凉的沙哑。

中年人名叫陈福是她们家的管家。

但陈茜茜知道,这个看上去慈眉善目的中年人,并不是一个真正的人,或者说现在的他已经是一个系统!属于她家的祖传系统!

陈福脸上出现心疼的神色道:“小姐,你要不再睡会儿,这几天你实在是太拼了。”

“睡不着,种子能不能发芽这几天很关键,”陈茜茜语气坚决的说道:“天快亮了,我必须要去得最早,不然水渠里蓄了一夜的水又会和之前一样被那个混蛋强光的。”

“可是,他……”

“好了,别废话,我要出发了!”陈茜茜打断了想说什么的陈福。

“唉……”

陈福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好,那我陪小姐你一起去。”

“富贵呢,他还在睡吗?”陈茜茜忽然问道。

“没有,小家伙鸡没打鸣之前就扛锄头出门去了。”陈福说道。

“嗯,是个听话的孩子,可惜了……”陈茜茜起床简单用昨天剩余最后的冷水梳洗了几下后,就扛起锄头和水桶同陈福一起出门了。

今年大旱,地里几乎难见收成。

陈茜茜提着水桶来到水渠的时候,这里还没有村民,她来的最早,可是一米多高的水渠中的水却只积了不到脚裸处高。

有人说,今年的收成若是能有往年的一半就好。

但陈茜茜觉得照这个不下雨的情况,人恐怕是被渴死了,都挨不到可以秋收的时刻。

不过陈茜茜依然没有放弃,因为当下让地里的庄稼生长起来,是她唯一能和系统签订契约的方式。

她,陈茜茜,一个穿到了完结书的悲剧姑娘。

什么叫做完结书?

那就是,头上顶着十个男女主生的败家子作为哥哥。

坑人舅舅,丢下亲儿子独自跑路。

发现了系统,却需要完成主线任务才能和其绑定!

就在陈茜茜刚用瓢将水桶舀满,提着桶在泥地里脚下有些打滑的时候,一道人影忽然站到了土坎上方来。

“呵,你今天到是起得早!”来人一脸漠然,居高临下的站在土坎上。

听到声音,陈茜茜蓦然的回头望去,这个汉子长得又高又大,头上戴着片斗笠,身穿粗布的衣裳,手里抓着几只兔子。

只是看了一眼,陈茜茜就有些火大了!

呵呵,真特么阴魂不散。

这人不是她的未婚夫“傅司寒”又能是谁?

一表人才,剑眉星目,鼻梁高挺,唇红齿白,虽然穿得简陋,但那帅气的模样依然会让人眼前一亮,浑身上下还透着一股道不明的傲气,尤其衣服下那难以遮掩的肌肉紧迫感更是能吸睛无数。

只可惜是个渣男!

陈家家道中落陈茜茜回来后,就一直追着她解除婚约!

“有事?”陈茜茜斜睨着眼皮看了过去,撸了撸袖子,别以为长得帅我就不敢打你。

傅司寒脸上看不到半分表情,“解除婚约,我们不合适。”

陈茜茜回之以呵呵,“求我啊,求我,我就休了你!”这婚约是原著女主给原身订下的,结果弄得她来遭罪被嫌弃,这是什么理啊。

闻言傅司寒脸色当即就沉了下来,周围的温度仿佛都骤然的下降了几分,他双眸微眯的样子,有着说不出的可怕。

“咋地?咬我?”陈茜茜丝毫不惧,甚至扬了扬高傲的下巴,只要这傅司寒敢碰她一根头发, 她就敢讹得对方倾家荡产!这辈子都不要想好过!

只是就在她以为对方要怒起暴走的时候,傅司寒旁边忽然窜出来了个人影。

“准姑爷?”陈福满脸欢心的看向傅司寒。

“姑爷?”陈茜茜黛眉一扬,差点用瓢砸人。

“呵!”

傅司寒“呵”了一声,不屑的扫了陈茜茜和陈福一眼,扭头就走。

他那副“我已经看穿了你们伎俩”的模样,差点就让她暴走,要不是水桶里已经蓄水,地面倾斜,放下去她辛苦舀了一早上的水就会撒的话,陈茜茜绝对冲上去抓住他问他冷笑什么!

“小姐,要我帮你拿上来吗?”

陈福看了看傅司寒的背影,又心疼的看着她。

“帮?”陈茜茜冷笑,“你去帮我弄死刚才那个家伙!”

“这……恐怕不行!”陈福满脸尴尬,“他是我们家的准姑爷,我不能动手的,我最多只能帮你提水……”

“呵,那我谢谢你了。”陈茜茜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她若想作为系统载体的陈福帮她做事,陈茜茜就必须要给钱才行,如果白嫖,她就会连续走霉运十天,之前就试过,差点试试就逝世了。

在当下这个情况,陈茜茜已经觉得自己足够倒霉了,再倒霉的话,恐怕是中暑在太阳底下被暴晒而死。

她可不想开这种先例,所以自己的事情,还是自己动手的好!

至于傅司寒那混账家伙,等回头再找机会收拾他。

陈茜茜没搭理陈福,她费劲的将水桶提出土坎,来到她家最后那几亩荒地的位子。

远远的她就看到一个一米来高的小男孩,正拿着锄头在哪里嘿咻嘿咻的松土,陈茜茜脸上出现自穿越以来鲜有的笑容。

这的确是个好孩子,可却投了个不靠谱的爹。

想起那天亲舅舅把孩子丢给他,偷她最后五十文钱跑路的场景,陈茜茜就气不打一处来。

但也正是因此,她才知晓了陈福是她家祖传系统的载体,因为当时给她发布了任务,收养表弟陈富贵,奖励一两银子。

陈茜茜听到陈福说这话的时候,当时就震惊了,合着在她穿书过来之前,这老陈家已经败得连系统都亲自下场来拯救了。

结果么,就是陈茜茜的那些哥哥们,将家缠万贯的陈家败空,最后甚至连原著男女主置办的大宅都抵押了出去。

轮到她上杆子穿越过来的时候,正好是被债主逼上门,赶出去的时候。

“富贵,来,先喝口水!”陈茜茜从桶内单独隔出来的夹层舀了一瓢干净的井水递过去。

地里正在翻土的小男孩闻言后,抿了抿干裂的嘴唇,摇摇头,就继续耕起了地来。

陈茜茜看见后,也不多说什么,拿起另一把锄头也跟着翻起了土。

整个过程,就只有陈福一个人站在土坎上加油、鼓励,陈茜茜听烦了之后,就让他闭嘴。

随着时间推移,地里来的人也越来越多,陈茜茜和小福贵也终于将干土都翻了一遍,再挨着浇水,这样水份可是渗透得更深一些。

但即便这样,一桶水他们很快就用去了大半多,这还是她掐算着才余留了一些留着回家做饭。倒不是她不去再提一桶水,而是水就只有那么点,她陈茜茜还没自私到自顾自家地,不管别人死活的地步。

来时扛着锄头,此时已变成了她回家杵路的拐杖。

然而还没等他们一行人往回走多远,就看到一个穿做破旧的男人,从旁边树荫下跳到了她面前,双眼放光的盯着陈茜茜手里的小半桶水:“妹妹,妹妹,快给哥喝……”

只是这人还没能够把话说完,就看到一把硕大的锄头悠远而近,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脸上。

“啊!”陈维康整个人向后翻仰了下去,他没想到自己的亲妹妹动作这么干脆!劲还超出想象的大!

只见本就有气的陈茜茜提锄头、甩锄头,再重新杵地上走的动作一气呵成,毫无停顿的干脆……眼瞅着挨打人都还没有躺倒地上,陈茜茜就已经杵着锄头走出了五六步去。

陈维康仰着脸躺在地上,被打的地方隐隐作痛,但他有点想不明白。

就算是自己抵押了那几百亩地,可一直贴心可人的妹妹也不会这样对他才对,妹妹难道真的生自己气了?

她要是生气了,那自己这次回来要找谁借银子翻本?陈福么?他有银子吗?应该有吧?

咦,妹妹又回来了,难道是刚才没认出我?

陈维康慌忙的坐起来扭头看去,同时用袖子擦脸上的污垢,想让自家被看清楚,可他看到的陈茜茜却是提着锄头,冷着脸走了回来。

陈茜茜原本是没打算回头的,可刚才陈福却对她说道:“任务,将水拿给四哥。”

她当时就抽了两口冷气,竟然在这个时候给自己发布了这种任务!

看到锄头,陈维康有些慌了:“妹妹……有话好商量,怎么说我也是你亲四哥啊……”

陈茜茜眯起眼睛看了他一小会儿,见周围没有其他村民。

“你想要水?”陈茜茜问道。

陈维康眼睛立马就亮了起来:“想!”

“好,给你!”陈茜茜直接把水桶塞到了陈维康的怀里去。

陈福乐呵呵的拿着一张牛皮纸页小跑过来,说:“任务完成,奖励家用物品欢乐抽奖大礼券一张,可用于抽奖!”

陈茜茜接过图样印着“家庭物品”的抽奖礼券,愣了一愣。

陈维康不明所以,但看那并不和钱有关后,就拿起水桶里的水瓢准备得意两声:“还是妹妹会心疼哥哥……”

可话还没说完,陈茜茜就一把连瓢带水桶一起抢了回去,然后杵着锄头扬长而去。

陈维康:“???”

他看着陈茜茜三人逐渐远去的背影……她这是生了什么大病吗?!不然图个啥啊?


因为半路杀出陈维康的事情,陈茜茜他们回村的时候已经快接近了正午,村里挨家挨户也都升起了炊烟,路过别家的时候,甚至还能嗅到空气中做饭的香味。

“陈家小妮子,现在才忙完啊?”

当陈茜茜他们一行三人走回村的时候,有村民和他们打招呼,那是住隔壁的许大娘,虽然才搬回这个祖屋不久,但她也深深领悟到古代这种乡里乡亲的大娘本领。

基本是几张嘴就能把死的说成活的,活的说成死的,就她回来老家的事情,都被传成了陈茜茜的爹娘不要她,嫌弃是个女儿……

不过她也懒得解释,毕竟人都死了,当下还是思考怎么活下去才是最紧要的。

“富贵,你去后院摘一根白菜,用我们剩余的水洗干净,然后煮饭!”陈茜茜一进家门就吩咐道。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小福贵虽然才十岁,可却有一身力气,这些天相处下来,倒也帮了她不少事。

听到她的吩咐,小福贵放下锄头,从陈茜茜手里接过水桶后就往后院走去了。

她家祖屋是一座三合院,由一间主屋配置的左右两间东、西厢房,厨房挨着后院种有少许白菜的小园子。

等目送小福贵去忙了之后,陈茜茜这才关好门,拿出刚才的牛皮纸页来,对着陈福询问道:“这东西怎么用?”

陈福样子看着很沮丧,他有些无奈道:“小姐,您刚才那样做,是不行滴,是违规滴……”

“怎么用?”陈茜茜眼睛一瞪。

陈福立马解释道:“使用的方式很简单,小姐您只要拿着抽奖券对我说抽奖,然后就可以抽进行奖了。”

“就这样?”陈茜茜将牛皮纸页拿了出来,对着陈福说道:“抽奖!”

“哗啦啦~哗啦啦~哗啦……”陈福平衡起双手,在原地直接旋转了起来。

陈茜茜当时就迷了,说好的大转盘,你怎么就自己转了起来,逗我呢?

可是下一秒,她就看到在陈福的四周开始有一个个六面图画着“?”号箱子陆续凭空出现!

箱子出来后就开始围着陈福在转,陈福本人也在往反方向转,并且他还用嘴巴在那儿人工哗啦啦。

“小姐,开心大抽奖,只要你喊停,我就停了。”陈福一边哗啦,一边说道。

这惊人的操作,就算是陈茜茜也忍不住沉吟了两秒,“那这里面哪个箱子的奖励是我当下最需要的?”

“小姐,我们不能作弊啊!”陈福苦口婆心。

“那你这样转着晕不晕?”

“唉,这变成人以后,和是系统的时候不能比,转久了是真有点晕。”陈福老实说。

“好,”陈茜茜点点头:“那你接着转吧。”说完,她拿起放在地上的锄头就进了内屋,徒留下陈福一脸懵逼的在原地转圈。

他连转圈的动作,都明显停顿了那么一下,眼睁睁看着陈茜茜走近内屋里去忙别的事情,就不管他了?

“小姐!”

“小姐!!”

“小姐诶!!!”

等喊了好几声后,陈茜茜才从内屋里走了出来,斜睨了他一眼,“咋了?”

“小姐,我想通了,”陈福嘬着牙花子,一本正经道:“我觉得那个红色箱子,是对小姐最有用!”他说着,同时围着陈福旋转的那一堆箱子中,一个箱子突兀间变成了红色。

陈茜茜马上就露出了笑容,但却没有急着喊停,而是问道:“那下回我再抽奖……”

“下回不抽了,不抽了,再也不抽开心大转盘了,”陈福转着圈,忙摇头道:“下回,作为辅助小姐的贴心系统,我一定会把小姐需要的奖品单独准备好。”

听到这话,她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一个系统真当自己治不了你了一样,她等陈福旋转着手直到红色箱子的时候,开口喊了声停!

“哐当~”一声,陈福晕得摔倒在地,而箱子也从虚影变成了实体,一下砸在了地面上。

陈茜茜如同女生拿快递一样小跑了过去,将箱子打开,可等扒开里面的东西后,她脸色立即就黑了下来。

“这就是你说对我最有用的奖品?”将箱子里那巴掌大的小瓶对准陈福,她感觉自己被忽悠了。

这么小一个瓶子里,装了能有什么对她有用?

而且瓶身上那“大力”两个字,是什么意思?确定是拿给女生吃的?

“不是……”

“果然不是我用的!”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陈福一看陈茜茜去拿锄头,马上就解释了起来,“小姐,这是公司生产的大力丸,吃下去能增加力气,原本您在这个阶段是抽不到这个东西的,但我考虑小姐您行事作风实在太招人恨……哈哈,太招人喜爱了,所以我害怕小姐您被别人惦记,出于安全考虑,我就特意向总部提前申请了这枚大力丸!”

“要知道,您的母亲,就是我前一任宿主,她可是做完了第一条主线任务,才得到了这个奖励的!”

“你有这么好心?”陈茜茜瞟了陈福一眼,见他不像说假话后,也认真看了看手掌里的瓶子,在瓶子的下方的确是有个使用和效果说明,到是和陈福所说的一样。

“我所做的一切,当然是为了小姐着想!”陈福拍着胸脯保证!但他电脑版苦啊,他觉得现在的宿主到底怎么了,怎么连一点宿主与系统该有的信任都没有?

大力丸,陈茜茜将瓶盖拧开,从中倒出一枚火红色,看着就像糖果一样,还带着芬芳的药丸子,这就是吃下去增加力气的药丸?

吃还是不吃?

陈茜茜忽然把脸转向,在旁边一脸期待的陈福,问道:“我吃下去,不会像小说里面那些吃灵丹妙药的主角,给我来个什么易筋洗髓,然后浑身弄得脏兮兮的吧?”

陈福连忙罢手:“不会,绝对不会,本公司生产的大力丸没有任何的副作用,小姐您吃下去只会感觉跟没吃一样!”

“好,那你吃!”

“啊?”陈福狠狠一愣,结果就看到陈茜茜乐呵呵的张口将大力丸吞下了肚子。

随着一股热流入腹,陈茜茜就再没感觉到丝毫的异常,正在她想询问陈福是不是这就可以了的时候,她家的大门忽然被人从外面踹了开来。

“陈茜茜,你什么意思,你竟然敢这样对你四哥,你眼里还有没有我们这几个当哥哥的!”

门口,陈维康被一个怒气冲冲的男人搀扶着闯了进来。

陈茜茜回头一看到他们俩,脾气马上就变得暴躁,手里的锄头对着就甩了出去,“会不会敲门?!”

铿锵~

锄头把一下就插在了二人脚跟前的泥巴地中,溅起的土渣直接划破了陈维建的脸。

他神色当即猛地一变,看了看满脸怒容的陈茜茜,又看了看像标枪一样插入地面的锄头,双腿当时就哆嗦了一下,马上带着陈维康一起九十度鞠躬:“小妹,对不起,是哥哥们打扰到你了!”


谁来告诉我,这真的是我那娇小可人的妹妹么?在线等,挺急的!

陈维建和陈维康兄弟两个人此刻都慌得一逼,将锄头把插进泥巴地里并不可怕,但这隔着五六米甩过来还能插进地里,这得是什么气力才能做到?

陈维康靠在三哥陈维建身上想溜,他先前就和对方商量好了,一个人装受伤,一个人撒泼,两个人配合起来对陈茜茜打一波组合,只要她心一软下来,就伺机开口要钱。

这办法他们过去屡试不爽,自己家这傻妹妹每次都上当,见他受伤、生病就会痛快的给钱、给首饰,让他俩去快看大夫。

尤其这一次他是真的受伤了啊,而且还是陈茜茜亲手用锄头敲的,半边脸都还肿着呢!

只是他们怎么都没想到的是,傻白甜的妹妹怎么忽然变得这么彪了,那凶狠的眼神,他们只在母亲活着的时候见到过。

“你们来做什么?”陈茜茜冷冷道,面无表情的目光扫过二人,因为这两个家伙一起不知道败掉了多少家产。

“没……没事,哥哥就是路过……”陈维建看了眼脚边的锄头,忽然感觉自己和老四是不是有些草率了。

倒是靠在他身上头铁的陈维康,半眯着眼珠子打量了陈茜茜几眼后,目光就被她发髻的一抹白点吸引,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是娘留的那支珍珠鎏金钗!

要知道在古代社会,黄金都不一定比珍珠金贵,尤其陈茜茜发髻上的这枚钗子他还知道价格,曾经家里做成皮毛生意后,爹送给娘的第一个礼物,二十两银子!

“老四,我们走?”陈维建细声说道,虽然是兄弟,但他们两兄弟之前从来不那么客气。

“走……”陈维康摇了摇头,看了眼对面的陈茜茜没别的动静后,他低声道:“老三,你看见小妹那支钗子没?是娘留下的,现在至少能卖七八两银子让我们翻本!”

“七八两?!”陈维建眼睛当时就冒起了精光,一下子也看到陈茜茜发髻上的珍珠鎏金钗。

两兄弟只是扭头对了一个眼神,瞬间就懂了彼此内心中的想法。

陈茜茜站在原地,他们俩并不知道的是,当服下大力丸之后,陈茜茜的感官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他每一个动作和悄悄话,都被她发现了。

呵,跑自己这儿来碰瓷了!

陈茜茜心理冷笑着,她是那种看上去就很好骗的傻白甜么?

就见靠在陈维建身上的陈维康,一下子缩到了地上去,嘴里发出病痛的呻吟,“哎呦,三哥,我头痛!”

“四弟,你怎么了四弟!”陈维建连忙把他扶住。

“可,可能是刚才被小妹用锄头敲了一下,被打坏了……”陈维康有气无力的哼唧。

“四弟不能有事啊四弟,”陈维建眼泪水一下就流了出来,痛心疾首:“娘临终前要我们兄妹十一人相亲相爱,如今大哥不认我们,你可千万不能再出事了,否则你就是对不起爹娘!”

“三,三哥,我不行了,”陈维康眼睛半眯,仿佛随时都会断气一样,“以,以后小妹就交给你了,我,我最不放心的就是她……”说着,他软弱无力的抬起一条胳膊往陈茜茜那边招手:“小,小妹……”

“福伯!”陈茜茜轻唤了一声,旁边福伯马上走了过来,她道:“去给我三哥搭把手,把我四哥抬走!”

“小姐,是要把四少爷抬进你的屋么?”福伯问道。

陈茜茜摇了摇头:“抬门口去,挖个坑埋了!”

陈维建:???

陈维康:???

陈福:???

“算了,我自己来。”陈茜茜眼看三个人都楞在原地,她直接走过去把锄头拔了出来,对着院子里的泥地就开

挖了起来,几锄头下去就翻出个深半米,能躺半个人的坑。

陈维康都有些震惊了,自己这还没死,小妹就急着帮他挖坑了?

他不得不慢慢撑起身子:“水,小妹,我想喝口水……”

呵呵,陈茜茜冷笑一声,蹲下来抓起一把地上的泥巴:“没有水,口渴就吃口泥巴填填,也不至于让你做个饿死鬼!”

此时就连站在一旁的陈维建都惊呆了,什么时候开始,自家小妹变得这么无情了?受伤想要进屋喝口水都这么难?

他忙过去把陈维康半个身子抱了起来,败坏的瞪向陈茜茜:“小妹,你四哥平日里真是白疼你了,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白眼狼!”

“但是他脑袋上的伤是被你打的吧?所以你给钱让我带他去看大夫,没钱你就用你头上的钗子来抵,从今往后我们兄妹各走各的。”

陈维建心想这丫头恐怕是有些疯了,听说疯掉的人力气很大,所以自己要什么就明着和她说好了,她或许能听得懂。

然而他话刚说完,就看到陈茜茜脸色变冷,手里的锄头瞬间就举过了肩头……

陈维建和陈维康当时都惊悚了,但是在旁边的陈福忽然凑到她耳朵边说了几句什么后,自己的妹妹的脸上忽然间,出现了过往才看到甜美笑容:“你们想要娘留给我的钗子?”

陈维康瞬间嗅到了一种似曾相似的味道,但他还没有反应,陈维建就忙不迭点头:“不错,那钗子还值点钱,可以拿去给你四哥看大夫。”

“好,不过,”陈茜茜话说着脸上忽然就恢复了平静,双眸如深渊一样看着两人,直把他们看得发毛后,才开口道:“但是我记得看大夫的花费,就一两银子不到……反到是娘给我的钗子起码要值七八两,所以你们拿去换钱看病抓药后,至少还剩五两,这钱你们得给我带回来!”

“带回来?”陈维康和陈维建都是一楞。

反应快的陈维建,马上就跟着表示只要还有剩余一定会拿回来还给陈茜茜。

陈茜茜却摇了摇头,道:“口说无凭,你们得立个字据,就写收了娘留给我的钗子,欠我五两,我就把钗子给你们。”

一听这话,两个人心理都忍不住好笑,东西到他们手里,还有拿回来的?看来小妹还是和以前一样傻乎乎的啊!

对视一眼,陈维建拍着胸脯看向陈福:“福伯,去拿纸和笔来!”立字据就立字据,到时候钱花光了,陈茜茜还能吃了他们不成?

可是福伯你那是什么眼神?

陈福长叹了一声,转身就去屋子里取来纸币,陈维建和陈维康他们俩个虽然败家,但文采还是不错的,尤其前者更是写了一手秀娟的小楷,字体端正好看。

“本人陈文建今收妹妹陈茜茜珍珠金钗一枚,欠妹妹五两银子,待四弟病愈回家时归还。”陈茜茜冷笑着读完这张有漏洞的欠条。

但她没有在意,伸手就从发髻上将钗子取了下来递给陈文建,“给你!”

“走,”陈文建扶起陈维康就转身走,但却被陈茜茜叫住了,她道:“钗子给了你们,难道不说声谢谢么?”

“呵,那就谢谢小妹救济了。”陈文建和陈维康一起仰着下巴道,钗子到手,他俩也懒得再继续演戏了。

谁知道他俩的话刚一讲完,陈茜茜一步就追到了他们跟前,伸手就将珍珠金钗抢了回去,这时候在后方的福伯一脸唉声叹气的走了过来,将一张牛皮纸页递给陈茜茜:“恭喜小姐完成任务,将珍珠金钗给三哥和四哥,并得到对方的谢谢。”

“小妹你把钗子还给我……”陈维建瞪起眼睛。

陈茜茜一拳就将近十公分厚的大门门板打穿,眯起眼睛看着他们:“把什么还你们?”

陈维建和陈维康两个人满脸不服,也跟着用拳头去打门板,两个人来回连踹带打的都没能撼动那门板丝毫,反而还震得手痛。他们终于发现,自己两个人好像加起来都惹不起眼前的妹妹啊……

而陈茜茜则指着门板上被打穿的位子,平静的看着二人,道:“把我门打坏了,请你们修好再离开!”

“小妹,你不要欺人太甚,这大门明明是……”

陈茜茜抬手就将锄头架在他们的脖子上,沉吟了两秒道:“看着我的眼睛,重新给你们一次组织语言的机会。”

嘶!

陈维建和陈维康当时就连抽了几口冷气,咋滴,道理讲不通就要用武力来解决事情了吗?

呵,女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