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南方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绝宠倾世大小姐

绝宠倾世大小姐

陌妖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夏念是高高在上,身份尊贵的夏国郡主,她有一个秘密,她是一名拥有现代记忆的胎穿者。她不想腹黑,也不想与别人争抢什么,只想平静安稳的度过自己的一生。却不料,她遇见了骆孜英,两个人青梅竹马,情投意合,曾经一起并肩驰骋天下。骆孜英说过不会辜负夏念,可当他们的爱情与皇权起了冲突时,他还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天下,转身与她天涯陌路!

主角:夏念,骆孜英   更新:2022-07-16 02:2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念,骆孜英 的女频言情小说《绝宠倾世大小姐》,由网络作家“陌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夏念是高高在上,身份尊贵的夏国郡主,她有一个秘密,她是一名拥有现代记忆的胎穿者。她不想腹黑,也不想与别人争抢什么,只想平静安稳的度过自己的一生。却不料,她遇见了骆孜英,两个人青梅竹马,情投意合,曾经一起并肩驰骋天下。骆孜英说过不会辜负夏念,可当他们的爱情与皇权起了冲突时,他还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天下,转身与她天涯陌路!

《绝宠倾世大小姐》精彩片段

眼前一片白雾茫茫,季青绫站在原地转了个身,不禁蹙起秀眉,自言自语道,“这是哪里?”

记忆中好像正开着车前往C市,却在公路边见到一簇金光闪耀,出于好奇心将爱车停在路边只身走过去。这一走将近一个小时,等到池塘边才发现,金光穿过平静的水面射出来。手似乎受到吸引,竟然不自觉的伸向光源,待隐没在其中之后,想收也收不回来了。随之没有一丝一毫的疼痛感,季青绫陷入无边的黑暗。

浑浑噩噩间季青绫似乎听到一声尖叫,是个年轻女人的声音。“是谁!谁在那里!出来!”

一秒、两秒、十几秒过去后依然没有人回应。

即使是被亲人无数次暗杀过的季家年轻继承人也不免心里有些毛躁和恐慌。

思维游走的刹那间,眼前赫然放亮。雾气凝聚成一个巨大的荧幕,上面似乎在放映一场电影,意外让人感到真实,真实的像是发生在眼前,连烛火下微渺的尘埃都能够看得一清二楚。

耳边又传来一声尖叫,季青绫随着镜头看到木质的雕花床榻,上面有一名女子神情痛苦的扭动着身体。床前还围着两名中年妇女和三四位穿着古代服装的宫女,她们好像在手忙脚乱的为床上痛苦的女子接生。

“啊!”

都说女人分娩宛如在地狱走过,看来不假。季青绫见女人双手紧紧攥住身下繁乱的被褥,身子不停的扭动,豆大的汗水顺着本应该圆润的脸庞滑过,融进乱发之内。

“王后,用力啊!”一名稳婆俯身观察着胎儿动向,不停地催促。

忽然屋外传来嘈杂声,一名英俊的男子欲破门而入,宫女及时跪在地上拦住他的脚步,“王上,您不能进去!”

男子暴怒,看上去温文儒雅的人一脚踹开挡路的宫女,举步打算进入寝殿。“滚开。”

就在此时一位上岁数的嬷嬷成功用一句话彻底制止他的行动,她说,“王上,男子入内必定为妻儿带来血光之灾,请您为王后和即将出生的小殿下多多考虑啊!”

“董嬷嬷!”男子厉声喊道,最终踌躇片刻后退出去。

正看到兴头,季青绫忽然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身体猛然倾覆,翻江倒海般涌进一个黑色的漩涡中,巨大的压力几乎要将灵魂碾碎。

等再次有感觉的时候,季青绫躺在一个温暖的地方,试图想要睁开眼睛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目前是怎样的状况,可由于刺眼的光亮,让微微睁开的眼睛再次闭了回去。

“恭喜王上!贺喜王上!是位小郡主!”

“快,给本王抱抱!”

又是一阵天旋地转,季青绫感觉自己被换到另一个人怀中抱着,这一次的胸膛有些硬,不过更加温暖。只是,为什么自己会是以抱婴儿的姿势被别人抱在怀里?

“这是本王的女儿!”

浑厚好听的声音再一次传来,季青绫迫使自己睁开眼睛看看到底是谁在说话,下一秒彻底愣住。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王后快看,咱们的小郡主睁眼了!”

“是啊,这孩子长得像王上。”

说话的是之前从雾状屏幕上见到的女子,难不成?季青绫突然怕了,不会的一定不会是想象的那样,那种虚幻又传奇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可眼前这对年轻的夫妻该怎么解释,被男子抱在怀中也是错觉不成?

“王后,你说咱们的女儿取个怎样的名字才好听?”

床榻上女子虚弱的一笑,“王上决定吧。”

“那就叫……夏念好了。”男子将季青绫高高举起,他大笑道,“小念儿,本王的好孩子!”

这一次季青绫从男子身后的铜镜中看到了自己此时的模样,粉粉嫩嫩的一个小婴儿被包在红色锦缎的小被子中,小小的一团。

愤恨、无奈接踵而来,季青绫想不到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重生一次,老天爷是如此不公的让她带着上一世的记忆以新生的姿态来接受惩罚,难不成让她用这一世来还清上一世的罪恶嘛?

眼前的夫妻让季青绫想到自己的父母,他们彼此恩爱。也罢,来都来了还能怎样?

“恭喜王上喜得郡主!愿郡主长命百岁!夏国千秋万代!”

在接受万人敬仰朝拜的时候,季青绫当即决定,这一世要按照自己的意愿而活着。

这一世,季青绫便成了夏国的郡主夏念。

 


“母后,妹妹醒了!”

婴儿一日从早到晚都在睡,当然饿的时候会吃,拉粑粑有人管,反正作为婴儿夏念是不用操心的。

刚说话的小男孩夏念认得,是她的哥哥夏照,也是父王的长子,夏国的世子殿下。

“小念儿许是饿了。”

夏国的王后兰诺唤来奶娘,“小郡主可能是饿了,你们抱下去喂奶吧。”

很快眼前晃出来一对波涛汹涌的雪峰,夏念咬牙切齿的张开小口恶狠狠地朝红珠咬上去,似乎还是不解气。

“小郡主是真的饿了呢。”奶娘笑嘻嘻的对站在一旁的董嬷嬷说道,“董嬷嬷您看小郡主,吃得多用力。”

吃饱喝足的夏念被再一次抱回到王后所居的朝凰殿。

董嬷嬷道,“王后,小郡主吃饱了。”

“妹妹!妹妹!”夏照在一旁不停地呼喊着,一双明眸瞪得向铜铃一般大小,煞是可爱。

王后兰诺温柔的将儿子揽在怀中,对他嘱咐着,“照儿,无论何时何地你都要保护好自己的妹妹,记住了?”

“母后,照儿记住了!”

听到他们母子俩人的对话,夏念说不敢动是假的。上一世虽然也有个哥哥,奈何他去的早,连记忆都模糊不清,所以对近在眼前的夏照,夏念有一种说不出的依赖和信任,以及喜欢。

“咿……咿呀呀……”

“王后,您快瞧,小郡主在跟您和世子殿下说话呢!”

一眨眼,夏国的小郡主夏念已满周岁。

抓周宴,偌大的紫檀木桌上摆满各式各样的小物件,书、毛笔、刺绣、胭脂、珠花、元宝、糕点等等很多,能想到的应有尽有。

望着眼前玲琅满目的珍宝,夏念迷茫不知道应该去选什么才好,对父王和母后才是一种合格的交代。

这一世,重新轮回过的灵魂,带着上一世的记忆和伤口,浴火涅槃重生。

望着满眼宠爱的父王和母后,夏念下定决心,这一世要变得足够强大,强大到可以张开羽翼将想要保护的人全部护起来。

一旦做出决定,坐在桌子边缘的夏念便不再犹豫,扭动着胖胖的小身子朝桌子最里面爬过去,因为那里才有想要的东西。

穿过文房四宝,拨开珠花步摇,扔掉金叶元宝,望着离自己愈来愈近的英华短匕,夏念越发笑得灿烂明媚。

至终,夏念才将夏王随身携带的英华短匕紧紧握在小手掌中。并且暗中发誓,要用此物保护想要保护的人。

站在夏王身边的王后兰诺实在想不明白女儿为何选了一把男孩子使用的利器,她将夏念抓到身前,看着女儿小小的身子蹒跚两下方才跌坐,不禁好气又心疼的埋怨道,“念儿……”

手中的英华短匕并未因为夏念跌跤而松开。

夏王大笑数声,抱起坐在桌上的夏念,高高托起宠溺道,“本王的好念儿!”

因为曾经失去过才格外的珍惜,却又害怕再次的失去,夏念知道自己贪恋父王和母后所给予的温暖,让她心安。

也许,新的轮回,会有不同的命运在前面等待着。

 


慢慢了解着往后要生活的国家,才发现彻底的被架空历史,拥有前世记忆的夏念对西亚皇朝一点都不了解。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夏念还是懂得其中道理的。

这一年,夏念长到三岁。

坐在母后怀中,夏念老老实实看着父王过问夏照的功课,当他背到,“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时打了磕巴。

吃着母后喂来的葡萄,酸甜可口,夏念睁着大大的眼睛见他半天背不出来,脑子一热出声接道,“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看着夏王和王后惊讶的眼神,夏念才知道祸到临头了,怎样也不该忘记自己不过三岁的年纪,又如何会背《孟子》呢。

“念儿是如何会背《孟子》的?”

果不其然,夏王发问了。

“啊,念儿……是听哥哥背过,所以记得。”

“这样啊,本王的念儿真是聪颖。”夏王兴高采烈的将夏念抱在怀中,可谁都不清楚夏王心中的担忧,数年前南方漆黑的夜空之上有一颗星辰急速陨落,西亚皇朝的国师曾预言道,“朱雀降世,倾尽绝尘,乃天煞孤星。”

看着怀中活泼的小女儿,夏王心头蒙上一层尘霜。

世人都认为朱雀降世的预言所指的是夏国世子夏照,一开始夏王也是这般认为的,直到夏念出生。那天夜晚,王后兰诺最后一声痛呼停止,婴儿第一声啼哭响起时,夏王似乎见到南方的天空中有一丝诡异,说不出来形容不了,却绝不寻常。

“启禀王上,熙妃带着二公子前来请安。”裴公公尖锐刺耳的声音让人听着极为不舒服,但是听惯了也早不已为然。

“让他们进来吧。”

在夏王的后宫中,只有王后兰诺和熙妃产下两名男孩,因夏照乃是嫡出长子故被立为太子。也只有熙妃一直虎视眈眈的为自己儿子觊觎夏国世子的位置。若是夏照去世,世子的位置自然而然的会落在有些木讷的夏淳身上,可她似乎忘记夏国第三任君王就是位女王,夏照即使坐不上夏王的位置,还有夏念在后,是怎么样也轮不上夏淳的。

“给王上请安,王上吉祥!给王后请安,王后吉祥!”娇艳的女子跪在地上,中规中矩的请安,唯独娇滴滴的声音像先喝了蜜水。“见过世子殿下,小郡主又长高不少。”

“熙妃娘娘吉祥。”夏照弯腰见礼,小小年纪就要端着世子的架子也不容易。

无论是夏照还是夏念见到熙妃都是不用行跪拜大礼的。夏念从王后的怀中跳下来,屈膝见礼,声音听不出起伏,“熙妃娘娘吉祥。”

“行了,坐吧。”

在西亚皇朝,除去皇族、王族王后,其余王族妃嫔的孩子是不能被称为殿下的,当然除非是庶出的世子。

夏王唤了二公子夏淳至身前询问功课。这一次问得比较简单,“子曰:‘人而不仁,如礼何?’后面是什么?”

见儿子答不出来,熙妃神色一凛催促道,“淳儿,赶快告诉你父王。”

清脆的声音在低沉的环境下突兀的出现,夏念心中冷笑,既然不喜欢熙妃,也不必给留了面子去。“人而不仁,如乐何?”

这句话里面包含了很深刻的道理,夏念猜想父王是借此机会告诉眼前娇艳的熙妃一些做人的道理。

下一刻,夏念恢复一名小女娃该有的甜甜语调,撒着娇攀着王后要葡萄吃。“母后!母后!葡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