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南方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美女的重生狂婿

美女的重生狂婿

布知火舞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八百年前,楚云经历了人世间的大悲之事。心爱之人自杀身亡,父母离奇失踪,孑然一身的他在心灰意冷下从高崖纵身一跃。机缘巧合中,奄奄一息的青年被师尊救下,自此踏上了仙途。修行八百年,在飞升之际遭遇雷劫,渡劫失败后没有因此殒命,反而重生回到了曾经生活过的世界。如今,楚云站在改变命运的那一天,他发誓要阻止悲剧的发生!

主角:楚云,萧雨琪   更新:2022-07-16 01:5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云,萧雨琪 的女频言情小说《美女的重生狂婿》,由网络作家“布知火舞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八百年前,楚云经历了人世间的大悲之事。心爱之人自杀身亡,父母离奇失踪,孑然一身的他在心灰意冷下从高崖纵身一跃。机缘巧合中,奄奄一息的青年被师尊救下,自此踏上了仙途。修行八百年,在飞升之际遭遇雷劫,渡劫失败后没有因此殒命,反而重生回到了曾经生活过的世界。如今,楚云站在改变命运的那一天,他发誓要阻止悲剧的发生!

《美女的重生狂婿》精彩片段

"景州车站已经到了,感谢各位乘客的一路陪伴,请大家带好行李,准备下车。"

熙熙攘攘的人群,列车里回荡着乘务员的甜美的嗓音。

车窗外,清风怡人,阳光正好。

提着行李,楚云走下车站,抬起头仰望着这处熟悉而又陌生的天地。

"八百年了,我离开地球八百年,没想到被雷劫斩灭后竟然又重生到了八百年前。"

感受到丹田中空空如也的元力修为,楚云清秀的面孔上却是浮现一抹苦笑。

"百年苦修,一朝湮灭。"

"也罢,既然重生,重修一世又何妨。"

"也正好,前世的那些遗憾,这一世便来弥补吧。"

楚云紧了紧身上的旅行包,一个转身,便混入了人群之中。

出了车站,楚云拿出手机看了看,公历,八月十五日。

刹那间,楚云浑身一凛。

今天,就是在今天。

前一世的厄运,就是在今天开始的。心爱之人自杀,父亲离奇失踪,母亲精神失常,自己更是心灰意冷绝望跳崖,最后被他的师尊救下,从此踏上修仙之途。

可现在,既然上天给了他一次重头再来的机会,楚云决不允许同样的悲剧再度上演。

"呼……"

楚云稍微平复下心情,想找个树荫给胖子打电话。

胖子是楚云发小,他父亲这几年炒房赚了大钱,从城里买了房子,知道楚云来景州,主动过来接他。而楚云家在乡下,到景州是来念书的。可离开学的日子还有几天,父母联系好,让楚云先在大伯家住几天。

楚云四处望了一下,找到一个树荫便走了过去。可到了那里楚云就后悔了,尼玛刚才没看到这里停着辆车,此时正在以一直莫名的节奏微微的颤动着。

路过的人摇着头纷纷投来异样的目光,几位学生装扮的年轻少女更是俏脸通红,神色慌张的匆匆走过。

有位穿着深蓝色连衣裙的清纯妹纸似乎是太慌乱,竟然没看到前面的楚云,不小心撞了个满怀,楚云清楚的感受到胸部传来的柔软与温热。

"对不起,对不起……"

少女这下脸更红了,低着头道着歉连忙跑掉了。

"哎……"楚云却是一阵苦笑,有看了一眼还在运动着的黑色越野车,然后拿起手机拨通了胖子的电话。

"胖子,我,你云哥。你说到车站接我的,你人呢?"

"这……这么快?不是四点半到吗?你现在……在哪,我马上去找你!"胖子有些喘,似乎正在着急向车站赶。

"你跑慢点,那么大托肉,别累着你。"楚云说笑道,然后看看了周围,"我在景州东站门口,这里有一辆运动着的沃尔沃越野车,看到它也就看到我了。"

那边突然沉默了一下。

"怎么了?"楚云疑惑。

啪!

这时车门突然打开了,一个圆头小眼满脸肉的小胖子把头伸了出来。

那一刻,四目相对。

车不在晃动,风不在吹拂。

这里,有些寂静!

"次奥!"

楚云黑着脸,看着那死胖子大骂。

--

车辆飞驰,路边树木在视野里匆匆而过。

楚云坐在副驾驶座上,胖子开着车讪讪的笑着,衣衫不整。后面坐着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黑色丝袜,包臀短裙。

"胖子,不是我说你。就算你精力再旺盛也得节制点,否则以后有你受的。"

前世胖子就是年轻时不加节制,后来身子虚的不行,三天两头往医院跑。

"云哥,你误会了,我和小雯只是在……"胖子嘿嘿笑着。

"行了,我懒得管你了。"

楚云翻了翻白眼,没再理会他。而是开始回忆"三千雷电决"的入门心法。

三千雷电决是仙界最强修炼功法之一,真元喷涌,雷芒闪烁,如电如光,攻击力远超其他修炼法诀。

现在重新来过,楚云自然轻车熟路。功法运转之间,丹田内便传来阵阵温热。淡淡的天地元力便顺着楚云的吐息缓缓汇聚于丹田处。

"云哥,"胖子突然打破这里的沉默,脸上表情竟有些严肃,全然没有了刚才的玩闹,"云哥,今天八月十五日,你……"

"我知道。"

"你打算怎么办?"胖子一脸的严肃,他知道这事对楚云来说很为难,若是处理不好,将是灭顶之灾。

那个势力,绝不是他们能抗衡的。

然而楚云没有回答胖子的话,而是神色突然冷了下来,眉宇中寒意悄然弥漫。

车里的温度,突然有些渗人。

"胖子,靠边停车。"

"他们,来了。"

楚云低沉的的声音,却让胖子满脸骇然。

楚云走下车,缓缓地关上了车门。车内,是瑟瑟发抖的胖子。

"云哥,我要不要通知我爸,让他来……"

楚云嘴角瞥了瞥,"胖子,没事儿。这只是开始,精彩的还在后面,现在喊你爸帮忙还为时过早。"

楚云风轻云淡的说道,胖子现在很佩服楚云,面对如此庞然大物竟然还能笑出声来。

可是胖子哪里知道,伏尸百万,血流千里的场面楚云都经历过,这点事情,对楚云来说又算的了什么呢?

"既然来了,就出来吧。"

楚云站在那里,负手而立,淡淡的声音,悄然响起。

只是楚云身边,除了胖子,并无一人。

就在胖子以为楚云搞错之时,一阵疾风乍响,路旁树木之间人影绰绰,刹那间竟然有数人迅速出现,曾合围之势,将楚云包在其中。

啪啪啪!

几声清脆的掌声,人群散开,一个西装青年笑着走来。

"楚云,不愧是楚老的孙子,这份胆色,倒是有楚老当年几份风范。"

楚云抬起头,看着他:"你是萧韩吧,雨琪的哥哥。"

"住口!雨琪是你有资格叫的吗?"西装青年瞬间冷了下来。

楚云淡淡笑道:"有没有资格,也不是你说了算。"

"很好,有胆色。不过我今天也不是来和你拌嘴的,至于来干什么,相信你也猜的出。"

"我这有一张纸条,上面有一句话,今晚你和我妹妹见面时,我希望你能说给他。"

"你若说了,我保你今生富贵荣华,衣食无忧!"

"但你若不说,"萧韩停顿了一下,然后一语爆出,"我让你横尸于此!!"

"你可答应?"

蕴含劲气的音爆声在此处炸响,萧韩直视着楚云,话语中威胁之意鲜明。

张嘴能喊出音爆之声,楚云记得前世自己这时已经被吓坏了。

可是如今,楚云却是淡淡一笑,他接过纸条,看了看。然后放在兜里,转身便回去了。

"我问你话呢,你可答应?"萧韩眉头紧皱,再次问道。

楚云没有回头,只是淡淡道:"我有选择吗?"

萧韩随即笑了:"很好,我喜欢与聪明人打交道。别给我耍花招,我已经给你们景州的地下龙头打过招呼了。你若是不听话,即便我不杀你,也有人会杀你。"

--

"云哥,没事吧,他们没为难你?"

萧韩他们已经走了,楚云回到了车上。

胖子开着车,但依旧心有余悸。

"没事儿,我父母对他们有恩,他们不谢我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为难我。"楚云淡淡一笑。

"那就好,那就好。"胖子长长舒了一口气。"可是,你真的不跟你父亲说一下吗。"

楚云摇了摇头:"没什么大事,不用说。还有你,也别往外声张,真后悔之前把这件事告诉你,看你吓的那熊样。"

"次奥,之前是你说你今天有生命危险的。你怪我?"胖子瞪眼,"不过云哥,到底什么事,你给我仔细说说。"

楚云之前只告诉他今天自己有危险,但没仔细说。

"都说了,没啥事。"

"云哥你不行啊,这。兄弟你都瞒着。"

楚云淡淡一笑,这时,手机突然响了,是一个短信。

"云哥哥,今晚七点,鸿运酒楼,不见不散。--萧雨琪"

终于来了!

楚云嘴角微微一笑,随后关上手机,靠在车座上,闭目养神。体内,却是在运转三千雷电决提升实力。

道路上,车辆飞驰。胖子拉着楚云朝他大伯家赶去。

车内却是没有人注意到,楚云手中的那颗纸条,已经被他揉的粉碎。

"雨琪,这一世,我绝不会再让你,离我而去!"

楚云手掌紧攥。

景州,柳园高档小区。

"爸,楚云要来咱家住?你为什么不给我说?"

说话的是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子,相貌也是极为出众,此刻白皙的脸庞上却是带着些怨气。

她叫楚楠,楚云大伯的女儿。

男人喝着茶,看向自己的女儿,安慰道:"楠楠,就让你表哥在咱家住几天吧,你三叔家在景州就我们一个亲戚,他来景州我们总不能置之不顾吧。"

"爸,这些我都知道。我不是不让你管他,而是让他在咱家住我很不方便。你知道我那些好友都是家境优越的人,楚云和我们根本没有共同语言,你想他来了之后。我们和他没话说,就坐那里干瞪眼,多尴尬啊。"

"那你让我怎么办?"楚利摊了摊手,表示无奈。

"让他去住宾馆啊,我们拿钱。"楚楠拉着父亲的手,撒娇道。

一旁的母亲韩玲却是听不下去了:"你这是什么话,家里有房间让人家小云去外面住,这要让你三叔知道了,还不得说我们嫌弃人家吗?"

"可是妈……"

楚楠还要说话,然而就在这时!


门铃却是已经响了。

"楚伯伯,韩阿姨,我把云哥送来了。"胖子还没进门就大喊。

"来了,来了。"韩玲回应道,随后嘱咐了下楚楠注意礼貌,然后便笑着去开门了。

"小云来了啊,快进来,坐了一夜的车肯定累了吧,快进来。"大伯母热情的接过楚云的行李,大伯也出来迎接。

楚楠也是尽量摆出笑容,对楚云表示欢迎。

少女的娇好面容让楚云眼前一亮,他微微打量了一下自己这个表妹。

楚云记得前世自己和她接触不多,只知道楚楠一生顺风顺水。

她之前姓韩,后来她母亲嫁给楚利后,这才改姓楚的,并不是大伯的亲生女儿。

不过说到楚楠,楚云还记得自己偷偷追过她,只可惜人家没看上,甚至连一点机会都没有楚云,直接拒绝。

毕竟大伯一家家境很好,楚楠后来又出国留学,放在这社会绝对是女神级别的人物。楚云前世混的极惨,怎么可能会看的上他呢?

"来,小云,喝茶。这可是今年新下来的毛尖,上千一斤呢,你大伯平时都不舍得喝。"

"谢伯母了。"楚云接过茶水,微微喝了一口。

这时候楚楠的手机响了,她看了一下,然后便站了起来:"爸,妈,茜茜喊我出去玩了。"

"明天再去,你表哥刚来,在家陪你表哥说说话。"韩玲看向女儿的目光中透露着责备。

楚云刚来,这妮子就走,总归是在礼数上说不过去。

"可是妈,明天人家就没空了……"楚楠小声说道。

"那就别去了,你们前几天不是刚出去玩过一趟吗?"韩玲说道。

"没事儿,大伯母。我又不是外人,不用这么客气。你们有事儿去忙就好。"楚云随和道。

"嗯,爸,妈,那我就先走了。楚云,我晚上回来再请你吃饭。"少女嘿嘿笑着,便急急忙忙跑了出去。

"这妮子……"大伯母叹了口气。

胖子坐了一会儿便走了,他女朋友还在车里等他。楚云和大伯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他看了看表,现在是下午三点半。

还有三个半小时。

今天晚上是楚云一生的转折点,前世一失足铸成千古恨,以致铸成心魔,在自己突破至尊境时,受其所困,死于心魔劫之下。

如今既然重生了,楚云自然要了却这份遗憾。

"大伯,伯母,我回房休息了。"

"嗯,去吧。"

楚云对他们礼貌一笑,然后便去了楚利给他准备的房间。

简单的卧室里,一片静寂。

楚云关上门,在床上盘膝而坐,三千雷电决在心中急速运转,丹田之内一阵温热。天地间,隐隐有着淡淡的灵气疯狂萦绕,汇聚在楚云身前,随着楚云的呼吸流进四肢百骸,汇进丹田之内。

若是此刻有人走进房间的话,一定会感受到一个巨大的旋涡在房间中疯狂旋转着,澎湃的力量随着这能量旋涡,汇聚于楚云体内。

而楚云,眉目紧闭,陶醉在力量快速增加的快感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安静的房间里,一道眸子豁然睁开,凌厉的光芒在楚云眼中一闪而逝。

"呼……"

一口浊气缓缓吐出,感受到丹田内的情况。

"体内生劲,是为内劲。我现在的实力,差不多是地球上的内劲期吧。"

仙界修仙,而地球上多为习武。

武道修炼,入门之上便是内劲期,再往上还有外劲。

外劲强者,劲气外放,吐气伤人,强悍无比。不过这些境界,对于曾经站在修行顶峰的楚云来说,却是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楚云站起身子,看了看表,下午,六点半。

还有半个小时。

这时候,楚云的手机又震动了一下。

是一条短信:"十分钟后,我派人去接你。"

楚云微微一笑。

她,终于来了。

楚云换了身清爽的衣服,便跟大伯说了一声,朝楼下走去了。

小区楼下,楚楠正好站在那里,似乎是玩完回来了。她的身边还站着一位少女,看起来和楚楠年龄相仿,但一身海外名牌,手臂上更是挎着LV经典款的包,连脚下的绑带凉鞋都不是凡品,浑身的每一处似乎在告诉别人老娘就是白富美。穷逼勿扰。

她就是楚楠的闺蜜,沈梦茜。此刻少女的神请似乎带着一丝厌恶,惊讶的问向楚楠:"你竟然让一个乡下的小子和你住在一个屋檐下,你还要今晚带他一块和苏大少吃饭,天啊?你疯了吗?"

沈梦茜满脸的不可思议,可楚楠却是无奈的瘫了摊手:"我也没办法。怎么说我爸都是他大伯吧。而且我答应楚云今晚请他吃饭的,苏凡那边又执意请我,我就只好带他一块去了。"

"小楠,你不知道,我听说乡下人几个月洗一次澡,我有洁癖,你离我远点……"沈梦茜作嫌弃状,开玩笑道。

"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苏凡的车来了。"楚楠望过去,只见一辆黑色的奥迪A6L开了过来。

楚楠走过去,将自己打算今晚一块带楚云吃饭的想法告诉了苏凡。反正今晚去聚餐的有好几人,都是楚楠的圈内好友,带着楚云也不算突兀。

听到楚云的名字,苏凡皱了皱眉头。

这时候楚云正好也从楼上走了下来。

"呀,楚云,你来了,正好我要去喊你呢?说好的今晚去请你吃饭的。"

楚楠的声音传了过来,楚云望了过去。

目光却是与苏凡碰到了一起。

感受到苏凡眉宇中的那抹敌意,楚云却是淡淡一笑。

这个苏凡,是楚云的小学同学,他和楚楠也是那时候认识的。后来父母升了官发了财,这才进了景州。不过那时候因为苏凡这家伙比较装逼,楚云和胖子他俩没少因此揍了他。前世楚云记得,苏凡一直追求楚楠,而且两人差一点就结婚了。后来自己落魄了,这家伙更是落井下石,多次当着楚楠的面羞辱自己。

"哈哈,是楚云啊,好久不见?"

"本来今天我和小楠是打算请你吃饭的,不过我刚才打电话问了一下,鸿运酒楼那边似乎不做家常便饭,都是人参鲍鱼什么的,我怕你吃不习惯。这样吧,改日,改日我专门请你到路边摊上去吃一顿。"

"今天实在是不好意思了。"

苏凡一副老子就是要搞你的样子,嘴上却装作很不好意思的道。

两人从小就不对头,这时候遇到,苏凡自然不会给楚云好脸色。

噗嗤!

看着苏凡那副样子,沈梦茜却是忍不住直接笑了出来,笑的花枝乱颤。

楚楠见状却是想帮楚云说几句,谁知刚要开口便被沈梦茜给拉出上去了:"走了,我的大善人,我男朋友都快等急了。人家苏大少都说改日专门请他了,你就别瞎操心了。"

苏凡终究还是没有带楚云去,三个人随即开着车离去了。

楼下,楚云依然站在那里。

刚才的苏凡他们的讽刺并没有在他的心中掀起丝毫波澜。

他的身躯笔直,微风吹起他的发梢。深邃悠远的眼眸看着远方,等待着那位他念了八百年,也负了八百年的少女。

此时,时间:六点四十。

嗡!

终于,一声轰鸣,由远及近,从远处传来。

道路的前方,黑色的防爆车却是撕裂苍穹,呼啸而来。

身后数量越野车紧跟着,仿若众星拱月,护卫着前方的那位王者。

楚云抬起头,嘴角带起一抹莫名的笑容:"雨琪,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从不食言。"

车停在了路边。

司机下车打开了后座的车门,然后恭敬的守在一边,仿佛等候女王到来的仆人。下一刻,一位身穿白裙的绝美女子缓缓走下。

一席白裙,三千青丝,唇似火,眼如墨,眉目温婉而又迷人。她下车的那一刻,连那阳光都有着片刻的恍惚。

"云哥哥,让你久等了。上车吧,雨琪过来接你了。"

声音温婉,笑靥如花。

楚云宠溺的摸了下少女迷人的俏脸,然后和她一起,走进了车内。

车门关上,车辆发动了。

在这辆车的后面,有不下五辆车尾随护航。

"卧槽,这么大排场,莫非是国家领导视察来了?"路边卖油条的老大爷惊讶的看着。

"哥,快看最前面那辆车,宝马系列的防爆车,上千万吧。"

"是啊,和人家那比,咱家那辆奥迪A6L,它就是个渣。"

然而,就在众人惊叹之时……


另一边,一个装饰华丽的房间之中,一位青年正坐在沙发上喝着茶。只是他走神的样子,似乎是在想着什么。

这时候,电话响了,青年拿到耳边。

"萧韩少爷,他已经上车了。萧小姐亲自去接的,正在前往鸿运酒楼的路上。"

"竟然亲自去接!"青年顿时阴沉似水,听到这个消息,心情更是沉到了谷底。

看来他在自己妹妹心中的位置,很高啊……

"雷烈,你给我听好了,鸿运酒楼马上给我清场,所有闲杂人一律清出。让我们的人立刻接手酒楼,尤其要确保小姐人身安全万无一失。另外严密监视小姐的一举一动,实时向我汇报了。"

"是!"

--

而这时,楚楠等人也已经到了鸿运楼。

除了沈梦茜,苏凡外,却是又多了一人。

他是沈梦茜的男朋友,林涛。苏凡让他先来订房间。

鸿运酒楼是景州最大的酒楼之一,一些房间只有预定后才能使用。

"凡哥,vip包间都订出去了,怎么办?"林涛苦着脸,说道。

苏凡却是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淡淡道:"无妨!"

几分钟后,苏凡等人却是已经坐在了酒楼的高档包间里。身后数位服务员悉心服务着。

"凡哥,可以啊,面子真够大的。我刚才进去,那服务员说没预约不能进入。还是你厉害,就一句话,立马就让我们进了。"林涛一边倒着茶水,一边夸耀着。

苏凡一脸平静:"也没什么,都是我爸的面子。这鸿运酒楼的大堂经理以前在我爸手下做过事。所以我给她说一声,他自然让我们进了。没我什么事,我就一个学宫生。"

简单几句话,却是逼气十足。

林涛虽然家里也很有钱,但他是真佩服苏凡这家伙。不仅有能力,关键会装逼。而林涛最欠缺的就是这点。

对苏凡,沈梦茜也是眼光灼灼,不过却是很铁不成钢的说起了林涛:"林涛,你看看人家,你整天就知道打游戏,一点谱都不靠,关键时刻还得靠苏凡。"

"我……我也很优秀啊,只是表现不那么明显。"林涛委屈。

"是啊,茜茜。你也别说林涛了。林涛家可是搞房地产的,身家好几个亿呢。你将来嫁给他可就享清福了。"

几个人说笑间,却已经到了包间,准备点菜了。

这时候服务员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挂掉后连忙充满歉意的对苏凡等人说道:

"抱歉了,先生。今晚有人包场。所以,只能请你们改日再来了。"

刚才还在夸苏凡牛逼面子大的林涛等人,瞬间懵了。

若说最懵的,还是苏凡。

包场?

你妹啊!

这好不容易在妹纸面前装了个逼,把人都进来了,你这又要我改日再来?

能给我在妹纸面前留点面子吗,关键这妹纸还是自己喜欢的。

苏凡顿时面沉似水,心情很不好。

"怎么办,凡哥?"

"这饭还吃不吃?"

沈梦茜,楚楠等人都看向苏凡,今天的场子是他摆的,饭局也是他张罗的,大家自然都听他的意见。

苏凡摆了摆手,示意大家不用着急:"没事儿,继续吃。这点事我还能摆定。"

"可是先生,这是上面下的命令。您不走,我们不好交差啊。"服务员为难道。

"什么狗屁命令,去,把你们经理找来。就说苏远山的儿子,苏凡找他。"苏凡冷着脸喝道。

服务员吓得脸色苍白,生怕惹到什么大人物,还真的出去找她的经理去了。

"苏凡,我们这样好吗?"楚楠犹豫道。

"没事儿的,楠楠。他们经理以前是我父亲属下,量他们也不敢把我们请出去。继续吃饭,该怎么吃怎么吃,不用管。"苏凡自信的说道。

林涛也是笑着说道:"就是,就是。别担心了,凡哥在这呢,没什么可担心的。"

--

"告诉他们,今天有大人物包场,让他们改日再来。酒楼会给予优惠的。"酒楼办公室内,经理李渊对着电话,阴沉着脸大声说道。

就在刚才,酒楼老板突然下达命令,让在二十分钟内必须清场完毕,老板的态度很强硬,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后来酒楼又来了一批西装革履的大汉,一个个身高马大,气势汹汹,俨然是训练有素的保镖。

保镖的领头人连酒楼老板见了都颤颤巍巍,一脸谄媚之相的跟着他们进了酒楼内的一间包箱。

李渊身为景州第一酒楼的大堂经理,什么大人物没见过。

李渊不用想也知道这次来了很牛逼的人物,以至于老板宁愿得罪无数客人,也不愿得罪这个人物。

"李经理,李经理……"

就在李渊在为清场这事忙的焦头烂额时,一个女服务员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

"又怎么了?"

"李经理,有位客人非赖着不走,怎么劝也不听。还说自己是苏远山的儿子,要见你。"

"见特么啊见!"李渊瞬间便恼了,"一个小毛孩子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你去给他说,说我没空。另外再告诉他们,若是好好劝他们出去不听的话,就别怪我们让保安把他们赶出去了。"

真可笑,一个毛头小子还在这摆谱,今天就是苏远山亲自在这里,老板下的死命令,李渊照样也得把苏远山请出去。更何况是个还在念书宫的臭小子?

李渊冷笑一声,随后便去应付其他地方去了。

今天在酒楼吃饭的还是有一些大金主的,李渊身为大堂经理自然得出面解释一下,尽量减少影响。

至于苏凡,明显没那资格。

李渊按照老板命令,先礼后兵,果然在二十分钟内彻底清空了酒楼。

此刻,整个鸿运酒楼,除了一些服务员和工作人员,客人可以说已经没一个了。

而且随后进驻的保镖又排查了一下,确定了安全之后,立刻便往上汇报。

"萧韩少爷,鸿运酒楼已经清场完毕。"

"嗯,做的很好。看来雷老爷子还是有个好侄子的。对了,我嘱咐你的另一件事可做好了?"

"萧韩少爷放心,一切妥当。到时候萧小姐的一切情况都会在我们掌握之中,绝不会让小姐遭受丝毫危险。"

--

酒楼门外。

"放开我们!"

"我们有腿,自己会走。"

"你们敢往外赶客人,我要去投诉你们酒楼!!"

楚楠等人此刻已经被保安赶出了酒楼,林涛骂骂咧咧的,在门口骂个不停。

苏凡也是站在外面的大街上,脸色铁青,极为难看。

他没想到李渊竟然真的敢让人把他们赶出来。他以为靠着自己父亲,李渊怎么也得给他几分面子。

可最后却没想到……

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失了面子,苏凡觉得脸上很挂不住。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

请人吃饭,而且刚开始逼装的那么大,最后却闹的被人如丧家之犬般赶出来,这事放谁身上都会有要吐血的冲动吧。

麻痹,太丢人了,太特么丢人了……

"你说这什么事啊,好好的一顿饭,菜还没上就被赶了出来……"沈梦茜也很憋屈,大声的埋怨道。

这下苏凡脸更红了。

"茜茜,你少说几句。"楚楠拉了一下闺密,示意他顾及下苏凡的感受。

"没事儿,楠楠。今天是我托大了,我以为李渊在我父亲手下干了这么多年,会给我几分情面的。可没想到最后……"

苏凡现在很憋屈,要死的心都有了,什么叫装逼不成反被草,今天他是彻彻底底的领悟到了。

只不过苏凡很想知道,今天到底是谁特么的打的他脸。

"抱歉了,让大家跟着受委屈了。"苏凡一副被狗日了的表情,黑着脸给楚楠等人道着歉……

沈梦茜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苏凡,你别多心,我这人说话没心没肺。刚才那话绝对没有讽刺你的意思。"

"就是,苏凡,你也不必自责。这又不是仅针对你一个人。你看那厉天公司的老总也被请出来了,还有王家的家主。"

"次奥,他也被请出来了。麻痹啊,鸿运酒楼今天是要干什么,究竟是谁要来啊?"林涛这时突然一嗓子叫了出来,震惊的瞳孔爆突。

楚楠,沈梦茜等人也是极为吃惊,能让鸿运酒楼不惜得罪众多权贵来欢迎,这不得不让众人为这位大人物而深深敬佩。

震惊之余,众人不禁满心疑惑,今天要来的人物,究竟是谁?

嗡嗡嗡!

就在这时,发动机低沉的轰鸣顿时炸裂天际。

只见道路尽头,一辆黑色豪车撕裂天幕,在低沉的汽缸爆响中,仿若洪荒的猛兽,朝着此处呼啸而来!!

那一个瞬间,众人顿时瞪大了眼睛。

……

车里,清纯少女却是依偎着楚云的肩膀,多年的相思之苦,绝美的俏脸上,却是蕴满了幸福笑意。

"云哥哥,好多年不见了,雨琪真的好想你呀。"

"嗯,看出来了。要不然也不会迫不及待就想着来见我啊。"楚云坏笑道,

少女的俏脸却是瞬间娇羞如火。埋在楚云胸膛上的青葱藕臂,因为羞怒却是愤愤的锤着楚云的胸口。

楚云只是满眼怜爱的看着怀中的清纯女子,宠溺的抚摸了一下少女俏美的脸庞。

他永远不会忘记,这个陪自己走过童年时光的这位少女。在那段青涩的岁月里,他和雨琪有过太多的纠缠与回忆,而且有些事情,现在想起来,即便楚云已修仙一世,却仍旧有些脸红。

"哎……年少时的自己,实在太混了啊……"楚云看着面前的醉人少女,却是暗自苦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