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南方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全文阅读

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全文阅读

怡然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是作者“怡然”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穿越重生,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谢玉渊李锦夜,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谢玉渊这一声命途多舛,没想到死后还被缠着研习药理医术,当了个练手的傀儡。一朝重生,她把滔天恨意化为实际行动,从苏醒的那一刻起,她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某瞎子却赖着不走,“他们都说我家王妃心狠手辣,可我怎么看都觉得,是贤淑可爱……...

主角:谢玉渊李锦夜   更新:2024-06-11 21:4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玉渊李锦夜的现代都市小说《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全文阅读》,由网络作家“怡然”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是作者“怡然”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穿越重生,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谢玉渊李锦夜,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谢玉渊这一声命途多舛,没想到死后还被缠着研习药理医术,当了个练手的傀儡。一朝重生,她把滔天恨意化为实际行动,从苏醒的那一刻起,她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某瞎子却赖着不走,“他们都说我家王妃心狠手辣,可我怎么看都觉得,是贤淑可爱……...

《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全文阅读》精彩片段




谢玉渊一转身,“青儿,你会做什么?”

李青儿声瓮声道:“洗衣做饭喂猪喂鸡,啥都能做。”

“那以后家里做饭洗衣都归你了,粗活我爹干。你放心,有我一口吃的,就不会饿着你的肚子。”

这个世界上除了娘外,还没有一个人用如此温柔的眼神看着她。

李青儿扑通一声,泪流不止,连连点头。

脸上的表情却是一副:主人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总之这辈子跟着主人到天荒地老。

谢玉渊扶起她,看着身旁的爹和娘,心里满满涨涨的满足感。

有银子,还有忠奴,这日子,好像越过越繁花似锦起来了。

谢玉渊兴奋了片刻,肚子咕噜咕噜的造起反来。

李青儿眼明手疾,“我……我去做饭。”

“青儿,做顿好吃的。”

孙老大用嘿嘿干笑表示心中的愉悦,牵起高氏的手,“你们做着,我去把那床再钉几个钉子,弄得结实一点。”

谢玉渊等人离开,轻声道:“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你买下来吗?”

李青儿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一个能把自己卖了,只为能让亲娘入土为安的人,光这份孝心,我就喜欢。”

既然多活一世,就得预备着以后的风雨。

谢家肯定会找过来,能躲得过固然好, 躲不过,那她和娘就得回去。

那里,才是血雨腥风的开始。

有个重情重义,豁得出去的丫鬟护着,母女俩在那府里也不至于两眼一抹黑。

谢玉渊想到这里,心里幽幽叹了口气,“我比你大一岁,你叫我声姐,以后咱们俩睡一张床。要是不想跟着我了,也别不好意思,我放你走。”

李青儿一听这话,眼中喷着火:“姐,那个家我回不去了。我娘跳井就是他们逼的。”

谢玉渊听罢,不知心里想到了什么,垂着眼睛不说话。

片刻后,她从喉咙里幽幽叹出口气,“不回去就不回去,这儿就是你的家。”

……

到了灶间,李青儿卷起袖子开始做饭。

她动作麻利的把肉用清水冲了下,割下的部分,放到锅里熬成油盛出来,油渣焦香酥脆,香得能让人流出口水来。

谢玉渊忍不住偷偷趁热吃了一个。

将米洗上锅,除了米,还放了碎菜和肉粒,一起蒸。

蒸饭的时候,李青儿将瘦肉剁成了肉沫,用配料腌着,又把买来的豆腐切成薄片,开始下锅煎。

煎得焦黄喷香的时候出锅,整齐地码在盘子里,规整漂亮。

弄好之后,再把刚刚腌制的肉沫下锅,用小火慢慢地煨成肉酱,酱香浓郁的肉香从锅里飘散出去,勾得爹和娘放下手里的活计围到灶台前。

谢玉渊这会才惊喜的发现,这李青儿是个做饭高手。

“这手艺,跟谁学的呢?”

“我娘。”

李青儿头也不抬:“我娘小时候也是丫鬟,后来犯了事被赶出来,用自己存的几两碎银子做了嫁妆,嫁给了我爹。”

“你娘犯了什么事?”孙老大脱口而出。

李青儿摇摇头。

谢玉渊心中冷笑,大户人家中暗藏的鬼鬼魅魅何其多,一个丫鬟算什么,就是自己的生死也都捏在别人的手里。

这时,肉酱已经好了。

李青儿盛出来浇在焦黄的豆腐上,又搭撒了一点翠绿的葱花,看着就让人垂涎欲滴。

盛出四碗饭,每碗饭里挖一勺猪油放进去,拌匀后上桌。

桌上,一碟肉沫豆腐,一小碗撒了白糖的油渣,还有一碗蛋花汤,孙老大闻着香味,眼睛都直了,先动筷子尝了一口,那滋味简直好极。

这些年在孙家,一家老小都靠他一个人养活,油水不多。

家中做饭的时候,都只能用油布擦一下锅底,就算是有油花了,何时吃过猪油拌的饭。

孙老大眼眶一热,把碗里的饭拨了些给高氏。

高氏虽然疯傻,却也知道心疼男人,又把饭回拨了过去。

“爹,娘,咱们的好日子刚刚开了个头,以后会越来越好。”

谢玉渊说完,把李青儿拉坐下来,夹了一筷子豆腐放进她的碗里,“多吃点,别客气。”

李青儿看着谢玉渊瘦骨嶙峋的手腕,心里像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了。

这家人家的日子也不容易,却还肯掏出十两银子把娘埋了,这份恩情,她就是到死都得好好还。

谢玉渊迅速吃完饭,从锅里盛出一碗肉酱给张郎中端去。

她有样学样,把刚刚李青儿做的那几道菜又做了一遍,又烧了个红烧大肥肉。

张郎中每个菜都尝了尝,指着那道肉酱道:“这菜最合老夫的胃口,以后可以常做。”

“郎中,这菜是我家青儿的手艺,您要不嫌弃,这一日三餐我让青儿帮您做,不要您的钱。”

花一个丫鬟的钱,使着两个丫鬟,这么好的好事砸到头上,张郎中却机灵的多了个心眼。

“那你干什么?”

谢玉渊笑笑,“我替郎中拎药箱,磨墨,代写方子,啥都能干。”

张郎中此刻才算品咂出些意味来,他抚了把山羊胡,目光在谢玉渊脸上溜达一圈。

“丫头,你死乞白赖的到我这儿来,是想偷学我手艺的吧?”

谢玉渊眼中划过波澜,小脸一抬,不藏着不掩着,轻轻的“嗯”了一下。

“嗯”完,她一低头,一垂眉,眼观鼻,鼻观心,把一个犯了大错,又一心悔改的小王八蛋演绎的淋漓尽致。

术业有专攻!

自己想要实实在在的学到些东西,就必须心无二用。

从前是没办法,现在日子好了,又有李青儿这个帮手,她也是时候腾出时间认真学习。

张郎中简直哭笑不得,感觉自己的脑子可能被李家庄朴实的风情给浸润了。

人丫头挖了这么大的一个坑,自己愣是雄赳赳,气昂昂的跳了下去,连个后知后觉都没有。

这谢丫头是什么物种投胎,不会是机灵鬼吧?

他默默的吃完最后一口饭,把筷子一放,“说吧,为什么想学医。”

谢玉渊抬起头,眼睛澄亮,“郎中,我就想以后有本事养活爹和娘,饿不死,穿得暖,仅此而已。”

小说《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张虚怀冷笑一声,“小小一个孙家就把你逼的……出息!”

谢玉渊垂着脑袋一言不发的听训,脸却慢慢沉了下来。

孙家打算先奸后娶,这种心思也算是恶毒到家,且再忍他们几个月,等她把后路都安顿好了,再腾出空收拾他们。

张虚怀一个人唱了几句独角戏,自己觉得没劲,甩甩袖子进了东厢房。

踏进东厢房的瞬间,他的脸就沉了下来。

“打狗还得看主人呢,从前这丫头和我没关系,我就当睁只眼睛,闭只眼睛,现在还敢欺负我的徒弟,这孙家活得腻味了,瞎子,给我弄死他们。”

临窗而立的男子淡淡看了他一眼,“你这护短的毛病,怎么还在?”

“你不护?”

张虚怀白了他一眼,“你不护,见她出去,还偷偷派青山跟在后头?”

李锦夜神情寡淡的沉默了一会,“青山,乱山,三天之内,让孙家倒霉。”

“是。”

“做得神不知,鬼不觉一点啊。”张虚怀伸长了脖子补一句。

……

谢玉渊并不知道师傅,小师傅暗戳戳的为她出头。等知道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

这三天里,用翻天覆地来形容孙家,一点都不为过。

先是大孙子被人吊上树,救回家后就开始发高烧,并且胡言乱语。

接着丫鬟春花偷了孙家二老五十两“巨款 ”,趁着半夜跑了。

银子被偷,就像把孙老爹的心给剜了,当下就急病了,躺在床上两眼翻翻,嘴里直哼哼,

孙老娘就差没抹脖子去死了。

五十两银子啊,统统没了,她这是做的什么孽啊!

孙老二则把一肚子气都撒到了刘氏身上,对着怀了身子的刘氏一通拳打脚踢。

当天夜里,刘氏就见了红,一个已经成型的男胎滑了下来。

刘氏的娘家人听说后,带着几个兄弟把孙老二打了一通,大摇大摆的走了。

孙家的三个女儿得了讯回到娘家,见家里这副死样子,傻眼了,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于是,三个女儿一商量,决定厚着脸皮去求求孙老大。想求他看在养恩一场的份上,回来挑起家业吧。

谢玉渊就是三个女人上门时,才知道孙家不用她动手,就已经败得透透的。

孙大姐一进门,目光就四下打量,等看到高氏身上穿的衣服时,她心里越发肯定了要把人劝回去的念头。

“大弟,爹,娘做得不对,我替他们赔个不是,你大人有大量,别和他们计较。”

孙二姐:“大姐说得对,一家人不说二家话,爹把你偷出来是不对,但好歹也没少吃,没少穿的把你养大了。”

孙三姐:“大弟,做人要懂得知恩图报,不能没良心,你说是不是?”

高重看着面前的三个妇人,沉着脸没说话。

三位长姐小时候对他还算不错,嫁了人后,客气多了一层,高重面儿薄,不太好意思开口拒绝。

爹不好意思,谢玉渊却不买她们的账。

“大姑,你公婆护着小儿子,把财产都分给那一房,不给你们这一房,你也大人有大量,别和他们一般计较。”

“二姑,回头你儿子被人拐了,你看在人家给你儿子好吃好喝的份上,就不要计较了。

“三姑,你做人怎么就不懂得知恩图报呢,那年你回娘家,骗走了娘手上的镯子,用来讨好未来的婆婆,才让你婆婆对你高看一眼,我怎么就没见你对我娘知个恩,图个报呢。”

孙三姐被当众揭了短,更是一头恼火:““小丫头片子的,大人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滚一边去。”

孙二姐附和:“就是,一点做人的规矩都没有,你娘怎么教的你。”

谢玉渊冷冷一笑:“我娘教我说,对有规矩的人,就按规矩对人家;对那些没规矩,没人性的畜生,也不用谈什么规矩。三姑,你骗我娘手镯的时候,心里可想着规矩二字?”

“你……”孙三姐气得胸口一鼓一鼓,恨不得上前撕烂那张嘴。

“好了,都少说一句。大弟,你开个口。”孙大姐到底老成些。

高重蠕动了下嘴唇,“你们都回去吧,我现在姓高,不姓孙,孙家的事情和我没关系。”

答的好!

谢玉渊眼眶一热,慢慢的挪到爹身边,小手握住了他的大手。

高重大掌一翻,把女儿的小手紧紧的握在掌中。

高氏似有所察觉,也慢慢挪到了高重的身边。

李青儿早就想把这三个妇人赶出门了,不太好意思拿笤帚赶人,只拿眼神恶狠狠地看着她们。

孙大姐没有想到老大竟然连姓都改了,心狠狠一沉,当下就知道让老大回孙家的事情成不了。

既然成不了,讹点银子也是好的。

“你这人做事也太狠绝了,有你这样做儿子的吗?”

孙二姐:“良心都喂了狗。”

孙三姐:“狗还知道摇尾巴,爹娘养你一场,你竟然这样对他们,连狗都不如。”

孙大姐:“废话少说,再掏五十两银子出来,算给爹娘的孝敬钱。”

孙二姐:“没错,把银子拿出来,我们立马就走。”

孙三姐:“你今天要是不拿出银子,我们就不走了,吃你们家的,喝你们家的。”

高重没有料到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三位还算可亲的姐姐一下子变成了吃人的野兽。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样不要脸的,谢玉渊这回算是长见识了。

她轻轻扯了扯爹的衣角,正要开口,只见张虚怀背着手,踱着方步走进来。

进来的第一句话就吓了众人一跳,“丫头,听说有三条疯狗打算咬你,疯狗在哪儿呢?”

谢玉渊愣了愣,伸出手指了指面前的三位,“师傅,也没咬,就是叫个不停,想讹我爹的银子。”

“那敢情好,正好过几日我要到衙门去问诊,那我就把这事儿在官老爷面前说道说道。”

谢玉渊眼波流转,“师傅,别光为这事啊,把从前他们欺负我娘,骂我爹的事情也说道说道。”

张虚怀冷冷一笑:“行吧,我估摸着这事一说道,回头这三只疯狗想见狗娘狗爹,怕是要到大牢里见了。”


唐江岚被骂得很冤枉,正要为自己辩解几句,却见张郎中阴沉的脸上,笼着一抹悲伤。

心,不由的往下一沉。

“郎中,你行针吧,别耽误时间了。”

张郎中心想,我大概是被这丫头给气糊涂了。他三下五除二,把床上的少年剥得只剩一条短裤,露出精壮的上身。

唐江岚赶紧低下头,盯着脚下的方寸之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然而,眼睛却像不受控制一样,忍不住抬起去看。

她想看看张郎中如何行针。

张郎中此刻心无旁骛,手起针落,快若闪电,没多久,王守义身上便插满了银针。

唐江岚鼻尖闻到一抹血腥味,一低头,少年垂下的指尖慢慢渗出黑血来,一滴,两滴,三滴……

“他是中了毒吗?”唐江岚脱口而出。

张郎中猛地转过身,眼睛直直地看向唐江岚。

唐江岚第一次看到张郎中有这样的眼神,仿佛带着沉甸甸的铁锈味,让人心生寒意。

她不由的倒退了一步,脸上却笑得云淡风轻。

“师傅你忘了,你给我的医书上写着呢,血色发黑,是毒发之症。”

张郎中冷哼一声,“你倒是用功。”

唐江岚陪了个笑,低垂下头,遮住了眼中的一抹冷意。

做鬼六年,那个异世的吊死鬼同她讲得最多的,便是毒。

医毒不分家。医为救人,毒为害人,但反其道而行,医也可害人,毒也可救人。

他说世上有八大毒药,断肠草,鹤顶红,钩吻,鸩酒,砒霜,见血封喉,乌头,情花。

除这八大毒药以外,还有无数数不清奇门异毒,故医者的最高水平,便是解天下奇毒。

受吊死鬼的荼毒,唐江岚看病不行,对解毒却是了熟于心。

刚刚张郎中的那一套针法,大部分的行针穴位是对的,但最后五针有错,倘若……

唐江岚想到这里,用力的咬了咬牙,疼痛如约而至,脑子一下子清楚不少。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眼前这两个人神秘兮兮,好坏不分,她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

这时,床上的少年嘴里闷哼一声,缓缓睁开了眼睛,微弱的唤了一声:“虚怀?”

张郎中一听到这声叫,直接炸毛,像个娘们似的往腰上一插,破口大骂。

“你他娘的好了伤疤忘了痛是吧,你现在的身体能用内力吗,老子辛辛苦苦把你从阎王那边救回来,是让你糟蹋的,狗日的王八蛋,老天怎么不下道雷劈你死!”

唾沫星子溅在唐江岚的脸上,她最大限度的控制住自己想冲去捂住他嘴巴的冲动,勉强维持住因为震惊而怦怦直跳的心。

脚步却一点点往外移。

她想溜。

“谁?”

唐江岚猛地抬起头,不可思议地看着床上的少年。

张郎中看了唐江岚一眼,“是我那个丫头。”

王守义脸色变了几变,慢慢闭上了眼睛。

此刻,唐江岚心中震惊无异于天崩地裂。

怪不得他房中连个油灯都没有,怪不得师傅要寻明目草。原来……原来他是个瞎子。

但那双眼睛实在是太过深邃,不像是瞎的啊!

她忍着内心汹涌不觉狐疑,硬生生扯出个笑容:“师傅,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急啥?”

张郎中摸了一把胡子,意味深长的吐出两个字。

唐江岚:“……”他这副样子,是打算将她杀人灭口的意思?

唐江岚心漏一拍,忙道:“师傅,我口风很紧的,刚刚什么都没有听到,也什么都没有看到。”

张郎中一愣。

“还有,师傅杀了徒弟,是会遭天打雷劈的,你千万千万别动那个心思,咱们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

这丫头是脑残了吧,他说过要把她杀人灭口这话吗?张郎中眼白翻出天际。

“你去打点热水来,帮我侄儿擦一下身体。反正这屋子你也进来了,以后除了和我学医外,就帮衬着照料一下我这侄儿。”

唐江岚惊得目瞪口呆,半晌才从嘴里闷出一句话,“师傅,男女授受不亲。”

“你毛还没有长齐呢,还想着这个,快滚!”张郎中气得跳脚。

唐江岚麻利的滚了,到灶间的时候,她的脚步慢了下来。

如果她刚刚没有看错,那少年中的毒应该是牵机。

牵机药的出名之处,在于它曾经毒死过南唐李后主,吃下去后,人的头部会开始抽搐,最后与足部相接而死,状似牵机。

按理说,中这种毒的人,不出七日,必死无疑。

但那少年还活得好好的,应该是有人用银针封住了他的七经八脉以及内力。

然而,药性还在,七经八脉走不通,便会往上走,使得人双目失明,失聪,然后七窍生血。

唐江岚幽幽叹了口气,心想,谁会给一个少年,下这么阴狠的毒?

……

东厢房里。

张郎中一改刚刚讨人厌的样子,在王守义身上这儿摸摸,那儿摸摸。

等确认这货身上的装备还齐全后,方叹出口气,屁股往床上一挪,无声的坐了下来。

王守义忍着周身上下的剧痛,沉声道:“去让人打听一下,这拨官兵是谁派来的。”

“还特么用你说。”张郎中梗着脖子回了句嘴。

“那丫头可靠吗?”

“比你可靠,也比你机灵,还比你嘴甜。”

王守义无声笑笑,修长的手指动了一下,发现浑身上下半分力气都没有。

“王守义,我和你说啊,你现在的毒已经攻到眼睛,很快就蔓延到耳朵,然后是七窍,再然后是五脏六腑。”

“离死不远,对吧。”

“你……”

张虚怀气得眼珠子一瞪,手伸出去就想活活掐死这个瞎子。

然而,手伸到一半,看到瞎子浑身被他插得像个刺猬一样,心里一阵难以名状的难过。

“瞎子,听我一句劝,咱回去吧,万一哪天你做了孤魂野鬼,我没脸向他们交代。”

王守义神色冷漠,仿佛没有听到他说的话。

张虚怀心里又滋生出掐死这瞎子的念头。

就在这时,唐江岚端了脸盆走进来,放在地上,“师傅,热水来了,是现在擦,还是等拔了针以后再擦。”

张虚怀木然地看了她一眼,一甩袖子,飘飘然离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