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南方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你是命运的玩笑

你是命运的玩笑

素颜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三年前,时夏和萧煜彼此深爱,后来,他们因为不得已的原因分开,从此,他心生怨恨,发誓绝不放过她。再见面时,他将时夏囚禁在自己的身边,憎恨着,却也深爱着。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回到最初相遇的时候,时夏希望自己和萧煜从未开始过,这样后来的所有伤痛和绝望,就都不会存在了。可惜,相爱是宿命,分开是必然,他们的故事注定令人唏嘘不已!

主角:时夏,萧煜   更新:2022-07-16 01:1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时夏,萧煜 的女频言情小说《你是命运的玩笑》,由网络作家“素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年前,时夏和萧煜彼此深爱,后来,他们因为不得已的原因分开,从此,他心生怨恨,发誓绝不放过她。再见面时,他将时夏囚禁在自己的身边,憎恨着,却也深爱着。如果时间可以倒流回到最初相遇的时候,时夏希望自己和萧煜从未开始过,这样后来的所有伤痛和绝望,就都不会存在了。可惜,相爱是宿命,分开是必然,他们的故事注定令人唏嘘不已!

《你是命运的玩笑》精彩片段

“时小姐,您还是下来吧,萧总马上就要回来了,您这样萧总会很生气的,后果会很严重的。”

时夏站在别墅二楼的阳台,一身素白长裙,长发随风飘逸,很美,只是那一张病态般的绝美容颜却苍白的很。

青青紫紫的痕迹,新的,旧的布满全身……

“后果严重?我知道的,我知道他生气很可怕,我都知道的……”时夏看着别墅外,她在这里已经六个月了,被禁足半个月,她就已经变成了这副模样,为什么呢?

半个月前发生了什么?让他对她又越发的狠戾起来,她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只知道,如果这样下去,她会疯掉,一定会疯掉。她想要解脱。

“时小姐,你就听张妈的,赶快下来,快点,萧总马上就要回来了。”

“不,张妈,我等着他,我等着他回来。”如果她当着他的面跳下去,会不会他的恨就会消失?会不会不在恨她当初离开他,抛弃一无所有的他?

一道刺耳的刹车声,时夏笑了,她知道他回来了。

“张妈,他回来了。”

“时小姐,你,你这是何苦呢?”张妈在时夏住进这里就进来工作,所以,对于两人她还是知道一些的。

萧煜从布加迪中下来,抬头看着站在阳台边缘外的女人,脸色瞬间阴霾,大步走进别墅,一旁的佣人更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直到萧煜出现在房间,时夏才转头看着他,这个让她不敢爱,恨不起的男人。

萧煜看着她,面色更是铁青阴霾,双眸如一双利剑一样射向她。

“马上给我滚下来。”

时夏听闻只是笑了,看着天空中的太阳,她在这里度过了冬天,此刻已经是炎炎夏季,坐在这里两个小时,她的脸色依旧苍白的很。

慢慢转头,看着他。

“阿煜,恨我是吗?”

萧煜薄唇紧抿,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眸光依旧犀利凌厉,只是额头上的青筋蹦跳了几下而已。

“我在说一次,下来。”

“我知道你恨我,不过没关系,我心甘情愿的,不怪你,不怪你……”

萧煜只当她在胡言乱语,看着不肯下来的时夏,看向一旁张妈几人。

“你们都是摆设么?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们要看住她?”

“先生,时小姐她也……”

“不要怪她们,如果我想去死,方法千千万万,又怎会看得住呢?”

萧煜蹙眉,看着几人冷声道:“滚出去。”

张妈担心的看了一眼时夏,又看了一眼脸色异常难看的萧煜,只好带着几名女佣离开了房间。

等到房间只剩下两人以后,萧煜才烦躁的撤掉领带,双眸却一瞬不瞬的盯着时夏。

“还不快点下来,站在那里是想要园外的园丁知道我是怎么对待你的?嗯?”

时夏已经见怪不怪了,这几个月,在难听的话他也对她说过,再可怕的事情他对她也做过。

不过唯一不变的是,她的心每一次都会被他伤的很痛。

“放我离开。”

萧煜听闻脸色更是阴沉,就连看着她的眸光都冷冽的几分,唇角阴沉的向上勾起一抹弧度,语气至阴。

“放过你,做梦。”


时夏却轻声的笑了,她天真的以为,他们会不会重新再来呢,毕竟现在的他已经不在怕失去什么了。

果然那只是天真的想法。

慢慢站起身体,发丝随着裙摆随风摇摆,似乎整个人都要随风起飞。

萧煜脸色却越发的难看,双拳紧握,一步步向她靠近,口气极尽嘲讽。

“怎么?想跳下去?”

时夏咬唇,脸色泛白,看着不断逼近的他,心痛的无法呼吸,他真的不在自己,否则怎么会这样步步紧逼?

“你,不要再过来,别过来了……”时夏的声音带着颤抖,甚至带着最后一丝祈求。

可是她知道,就算死她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办成这般田地,明明,明明已经开始放下了不是吗?

萧煜却笑的残忍,双眸充满压迫的盯着她,冷笑着。

“想死是吗?成全你,去死。”

时夏只觉得血液都因为他的这一句话凝固,紧紧锁定他一张冷漠无情的脸,轻笑出声。

记忆中的那个少爷早就不在了,她到底还在奢望什么,结束吧,一切都结束……

转身,闭上双眸就要跳下去,萧煜在她转身之际就垮了过来,在她向下倒的那一瞬间便手疾眼快的拉住她的手腕。

园内是一片惊呼声。

“啊……”

“不要……”

时夏抬头,看着拽住自己的人,笑道:“不是让我去死吗?放手吧。”

而原本等候在房间外的张妈等人冲了进来,看着这一幕差点吓晕过去。

萧煜紧紧抓住时夏的手腕,看着她竟然还敢笑,冰冷的双眸终于出现了裂痕,他在她的双眼中看不见一丝恐惧。

她是真的想要跳下去,这一点让萧煜手臂上的血管青筋乍现。

“时夏,你敢跳下去,我便让时忘陪你一起去死。”

时夏睁眼,妹妹……

“她是无辜的。”

“上来。”萧煜看着她眸中的那一点担忧和放不下,用力的将她拉上来。

用力揽住一只手臂就可以抱住的细腰,萧煜脸色铁青的将她甩在大床上,浑身都在释放戾气。

“全部给我滚出去,不准进来。”

王妈等人只是担忧的退出了房间。

时夏整个人都晕了起来,直接被甩在床上,下意识的就想要撑起身体,她害怕跟他同一张床,很怕,很怕……

“说,谁给你的胆子。”萧煜手泛青筋的大掌用力的掐住她纤细的脖颈,眸光燃着着熊熊怒火。

“呜……”时夏难过的紧蹙双眉,巴掌大的小脸因为无法呼吸而变得透红,透过睫毛间的缝隙可以看到此刻暴怒边缘的萧煜。

“放……开……”

“为什么放开?不是想死么?嗯?”

时夏看着他,费劲的滚动着喉咙,忽视那火热的刺痛感,沙哑着嗓音费力的开口。

“只,只要离,离开你,死,死我,我也,也不怕……”

萧煜只觉得脑袋的神经都伴随着这句话而端来,脸色阴霾的像是地狱归来的撒旦,唇角阴冷勾勒出一抹嗜血的弧度。

“想要离开?除非我死,就算你死,你的尸体我会放在棺材里放在这个房间陪着我。”

“你……”时夏睁大双眸,看着他此刻的样子,身体都颤抖了起来,在她的视线中松开她的脖颈,想要逃开。

“想死不可能。”残暴的转过她的身体,用力的将她抵押在床上,扭过她如白藕般的手臂低在腰后。

“痛……”

“痛?现在就开始喊痛,那接下来你该怎么承受?嗯?绝食?跳楼、你还想做什么?”


时夏睁大双眸,想要翻过身体却无能为力,她知道,她今天的举动彻底惹怒了他。

“不要,放开我,你放开我,不能在这么对我,不能……”

“不能?就是让你知道,能还是不能。”绝狠的话音落下,随即想起皮带抽响的声音,啪嗒一声,就像是抽打在她的身上,心上一样。

“不,不要,不要……”

萧煜咬牙切齿看着她颤抖的背影,瑟瑟发抖,半个月的时间,就瘦骨如柴,他用了几个月的时间来供养她,可也只用了十几天的恢复原状。

眼神阴鸷的盯着她颤抖的睫毛,薄唇一张一合,醇厚的嗓音低溢出最残忍的话语。

“记住,这是惩罚,惩罚你的不乖。”

“不要,不,萧,萧煜,你,你没资格这样对我……”

“我受够了,我受够了,你让我走,让我走……”时夏真的已经快要崩溃了,她不懂。

她真的不懂,他为什么突然间又要这么对待她,甚至更变本加厉了。

萧煜却面色阴霾,凑近她的耳边,生意冷沉的仿佛利剑一样刮着她的心脏。

“资格?时夏,资格两个字你也配吗?想走?我说过,除非我死,或者你死,可如果你敢死,我不会放过时忘。”

时夏已经哭到哭不出声音来,只是眼泪不停流。

“为什么,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又这样对我?”

萧煜一听到她问为什么,一张铁青的面容竟有些狰狞的可怕,怒火直冲,用力拽起她散落一片的长发,让她的脸脱离床被。

“痛,你放手……”

“为什么?时夏,你究竟有没有心?我真想把你的心挖出来看看到底是不是红色。”说着,萧煜暴怒的眸中掺和着痛苦。

时夏不明所以的看着他,真的不明白他这话的意思,她究竟怎么了?到底怎么没有心了?

“你,你到底什么意思?能不能说的明白一些?”

萧煜却阴冷一笑,极尽残忍冷声道:“从今往后,你也只配我这样对待。”

“不,我……”

疼痛呼吸是断开的,看不见在她身上奋力的男人此刻是什么表情,可是这痛的她快要痉挛,可见他是用了多大的力道。

他想弄死她……

无休止的缠绵,无尽的折磨……

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了,此刻的时夏像一个破碎的娃娃一样。

时夏眼神空洞的躺在凌乱不堪的大床上,瞳孔深处没有一点凝聚,已经感觉不到他留给她的痛,有的只是麻木。

她不该的,就不该抱有奢望,从六个月前的重逢她就该知道,他们绝不可能回到从前……可该死的她动摇了,她居然燃起了希望……

如果,如果一开始没有奢望,没有期盼,是不是现在也不会这么痛了?好似肝肠都扭结在了一起……

痛到……窒息……

后悔吗?许是后悔的。

可心底终究还是存在几分心甘情愿,只是因为爱他。

可这份爱如果成为狠狠伤害自己利器,她不敢再爱了。

听见浴室传来的动静,时夏眸光闪烁,布满紫痕的身体慢慢蜷缩成一团。

萧煜从浴室出来,赤露着上身,脸色依旧阴沉,看着蜷缩在床上的时夏,攥紧了手中的浴巾,声音冷冽。

“时夏,我若不许,你死都不许。”

哐当一声,房门被他大力的关上,震得时夏狠狠一颤,死都不许?

她已经被关在这间房间半个月了,就像是被囚禁在这间牢笼的妓女一样,等着他夜夜残忍的对待。

时夏,你就是下贱,活该被这个男人这样折磨,如果不爱,又怎么会被他伤的这样痛,他如果不爱,痛的只不过是一具身体而已,而就因为你爱他,深爱着他,心痛比身体的痛要强烈千倍,万倍……

可是就算他这样对你,你还是舍不得,舍不得……

如果,六个月前她没有再次与他相遇,该多好……

至少,不会痛到极致却又无可奈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