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南方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完整作品出狱后,虐完我的渣总说他知错了

完整作品出狱后,虐完我的渣总说他知错了

淇老游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叫做《出狱后,虐完我的渣总说他知错了》是“淇老游”的小说。内容精选:如何后悔,都来不及了。突然之间,她想到什么。猛然抬头,大口大口呼吸,紧张地对杜总喊了一句话:“杜总,我知道有个人,特别适合这个表演!而且,她很爱钱!”“哦?你倒是说说看,是谁?”杜总笑眯眯地看着秦沐沐……这个,就是萧大少说的“很有趣”的女人?长得倒是挺清纯的,杜总这些年,阅历丰富,像秦沐沐这种的清纯的女孩子,也不是没有见过。......

主角:简童沈修瑾   更新:2024-06-11 21:4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简童沈修瑾的现代都市小说《完整作品出狱后,虐完我的渣总说他知错了》,由网络作家“淇老游”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叫做《出狱后,虐完我的渣总说他知错了》是“淇老游”的小说。内容精选:如何后悔,都来不及了。突然之间,她想到什么。猛然抬头,大口大口呼吸,紧张地对杜总喊了一句话:“杜总,我知道有个人,特别适合这个表演!而且,她很爱钱!”“哦?你倒是说说看,是谁?”杜总笑眯眯地看着秦沐沐……这个,就是萧大少说的“很有趣”的女人?长得倒是挺清纯的,杜总这些年,阅历丰富,像秦沐沐这种的清纯的女孩子,也不是没有见过。......

《完整作品出狱后,虐完我的渣总说他知错了》精彩片段


那大块头的保镖立刻面无表情拦在秦沐沐身前。

“先生,这里是东皇!你们要做什么!不管你们要做什么,也没人可以在东皇放肆。”

她没慌,毕竟这里是东皇,东皇就是她最大的后台。

杜总也犹豫了,东皇的名头,就是在南边,他也是听过的。

突然门外走进一个人,埋头在杜总耳边轻声说了句什么,杜总原本忌惮的目光,就化为了戏谑:“秦小姐,我可是听说了,在东皇,秦小姐是被放逐之人。不得东皇照看。”

秦沐沐瞬间就想起来那天梦姐的话,此刻又听了杜总的话,脸色瞬间就发白了,这次,是真的慌了:“你,你们不要乱来。”

“秦小姐不用害怕,我们没有想把秦小姐怎么样,只是想要请秦小姐给我表演一个节目。”

“什么节目?”

“等我那个小朋友的道具送到了,秦小姐就知道了。”话刚说完,说曹操曹操到,一个超级大的透明柜子被抬了起来。

柜子是竖着放的,高至少三米,好在东皇的包厢,楼层都比较高。

那样子有点像竖着放的棺材,只是容积比棺材大许多,至少可以容纳进去三四个人,绰绰有余。

只是这个有点像竖着放的棺材的透明容器,它只有顶端是没有盖子的,其他地方都是封实了的。

包厢走廊暗处,萧珩目睹“道具”被送进包厢,手里的烟烧到了尽头,旁边就是垃圾桶,他伸手,捻熄了烟头,转身潇洒离去。

包厢里

“秦小姐,”杜总笑呵呵地拿出支票簿,当着秦沐沐的面,签下一串对于秦沐沐而言,是个天文数字的数额,杜总把支票放在桌上,推向秦沐沐:“我请秦小姐表演个节目,这是演出费。”

“一百万?”秦沐沐忍不住惊叫出声,一瞬间她是被这数额给闪花了眼,但是下一秒,她就立刻意识到,一百万,这么大一笔数额,到底是什么样的表演,才需要一次性给出这么多的钱?

顿时十分警惕望着杜总:“是什么表演?”到底,也是十分心动支票上的数额。

杜总指指那个刚刚运进来的透明容器:“秦小姐有没有看过真人水底挣扎的表演?我要请秦小姐表演的就是这个,请秦小姐进去。”

这时候,抬着这口透明容器进来的几个工人,已经手脚麻利的去包厢附带的盥洗室接水进容器,尼龙水管,连接了水龙头和透明容器,伴随哗啦啦的水声,那透明容器里,正在一点点被加满水。

秦沐沐小巧的脸上,血色全无。

“会,会死人的。”秦沐沐摇头,小巧的脸,更加苍白。

“不不不,我们可不敢弄死人。”杜总笑容更加慈和:“人溺水死亡,通常是需要四分钟到六分钟,秦沐沐小姐只要在水里三分钟,我们就会让人下水将你拉出来。”

“如果是这样……那为什么要给一百万这么多?”不得不说,秦沐沐在这么大一笔金钱的利诱面前,还是保持着理智。

“呵呵,沐沐小姐没有听说过吗?人有失足马有失蹄,这人生,总有存在意外的时候。”言下之意再清楚不过:他们当然不愿意发生意外,但是要是真的发生了意外,那也是不可避免的嘛~

秦沐沐心乱如麻,这样的解释,分明就是……秦沐沐双眼更加慌乱的转头,怎么办?今时今日,东皇根本不给她撑腰,她好后悔,后悔当初没有把梦姐的话听进耳朵去,后悔没有把东皇的庇护当一回事,可是,她知道,此刻再如何后悔,都来不及了。

突然之间,她想到什么。

猛然抬头,大口大口呼吸,紧张地对杜总喊了一句话:“杜总,我知道有个人,特别适合这个表演!而且,她很爱钱!”

“哦?你倒是说说看,是谁?”杜总笑眯眯地看着秦沐沐……这个,就是萧大少说的“很有趣”的女人?

长得倒是挺清纯的,杜总这些年,阅历丰富,像秦沐沐这种的清纯的女孩子,也不是没有见过。

看秦沐沐年龄也不大,倒是没有想到,心眼儿倒是挺多的。

但杜总也没有说去为难秦沐沐的意思,既然她说有个人要推荐给他,那就见见。

“叫简童。是公关部的。她真的很爱钱。”秦沐沐一直强调简童“很爱钱”这一点,杜总来了兴趣:“你说说,她怎么爱钱了?”

一个人的标签,写着“很爱钱”,那这个人,倒是个有意思的人。

杜总老z江湖,这里头的道道,明白的很。

几个日商,虽然也能够听懂一些中文,但是那都是很浅显的,像现在杜总和秦沐沐交流,未必就能跟得上节奏。

但是他们也听到了“很爱钱的女人”这几个字。

顿时,一个个也是兴致不错起来。

秦沐沐把简童的那些事情,如数家珍,丝毫不隐瞒,与这个杜总,全部都说了:

“我和简童是室友。她真的很爱钱,爱钱到什么事情都能够做的,杜总如果想要看刺激的表演,找她就对了。别说是这个真人水中溺水的表演,她还做过比这个更加有为难人的表演。”

“是吗?你还没说,她都做了什么表演。”

“简童她呢,为了钱,可以趴在地上摇尾乞怜的,杜总,我说这个不是形容词,是真的发生过的事情。她就趴在地上,学狗爬,一边摇着尾巴捡钱。这个事情,我们整个东皇都知道的。所以杜总,你这个表演,最适合的演员就是她简童没错了。”

杜总哈哈一笑,“那就见见,阿彪,你去请人来。”

秦沐沐赶紧埋头,松了一口气,只是想到待会儿要来的简童,贝齿嗫咬住了自己的粉唇,眼底有些犹豫,但下一刻,她如释重负……不是要死人的表演,再说,这个客人不是说了嘛,就是进去三分钟而已,会有人拉她出来的。

说来……自己也不算是害她,简童她还应该感谢自己,帮她获得这一百万的赚钱机会呢。


暗道一声倒霉,真的遇上了偷情的。刚想退下,那男人紧闭的双眸陡然睁开,正邪魅的盯着她看。

简童心如擂鼓,眨巴眨巴眼睛盯着那个男人,那个男人察觉到了她的视线,更加恶劣的撑着不知名女人的后脑勺,动作几近暧昧旖旎的吻着女人,半边侧脸上漆黑的眼比星辰还要闪亮,正戏谑的落在自己身上。

简童心中一抖,垂下头,抬起脚转身就要下楼。

“站住。”简童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头皮一阵发麻……她不想惹事,但这些权钱世界的人会做出什么来,她说不准。

想了想,她转过身,恭敬的弯下腰身:“先生您好。打扰到您的雅兴。实在是对不起。”简童说着,手指指向通往六层楼的安全门,道:“我是被喊去606包厢打扫卫生的清洁工。一切纯属巧合,打扰到先生的雅兴,还请先生原谅。”

那男人却好似听到什么新奇的事情,并没有被她粗犷的声音吓一跳:“你是清洁工?这么年轻?”一双邪魅的双眼,上上下下打量起简童来:“你要去606包房?”简童刚想说“是”,对方就朝她招手:“来吧,我带你去。”

啊?……简童莫名看着那个男人。犹豫了一下,抬脚跟了上去。

和那男人一起的女人,简童认识,是新来的女模,艺名叫做蓁蓁。蓁蓁见那个男人走进了安全门,也跟了上去。

那男人忽然停下,转身冲着蓁蓁说道:“我说带她去,没说带你去。你不用跟着了。”

蓁蓁娇嗔的向那男人撒娇:“萧少,您一点都不疼人家了……”正说着,“唰”的一张支票出现在她面前,那个被叫做“萧少”的男人笑眯眯说道:“现在可以走了吗?”

蓁蓁眼睛一亮,连那浓重的鼻音都没了,拿了支票乐呵呵的道谢。

简童看得分明,那个萧少看着是笑着递给蓁蓁支票,那双眼里的笑意,分明就是讥讽的嘲笑。似乎是察觉到简童的视线,萧少忽地挑起眼皮,一双眼无比邪魅的落在她身上:“怎么?爱上我了?”

“啊?”

萧少浑身上下迸发着肌肉的力道,不知何时,已经逼近简童,简童本身就不高,萧少一靠近她,就把她衬的更矮了。

萧少眯着邪魅的眼,垂眼就看到只到他胸口的那颗黑色的脑袋,突然弓腰,贴着她的耳边:“真的爱上我了?是爱上我的人,还是爱上我的钱?”

简童只觉得一股热气呼在她的耳朵上,“唰”的一下,耳根子红的透顶!本能的,她飞快往后退一步,却忘记她的腿脚受过伤,退的太快太急,脚下一个趔趄,重心不稳,她已经做好了摔一跤的准备。

腰间一只大手,突兀的出现,及时的抱住了她。

小说《出狱后,虐完我的渣总说他知错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一秒后,司机那边出租车窗传来两声“叩叩”的叩响,随即简童就听到车窗外公事公办冷漠的声音,“这位先生,请你将副驾驶座的出租车门打开。”

语气很公式化,不带一丝情感,用着“请”这个字眼,态度却是十分的强硬……沈修瑾的属下全都学了沈修瑾了。

简童激动的冲着司机叫道:“不要开车门!”她说道:“我给你钱……”

忽然……

“砰!”

随着一声响,驾驶座一侧出租车窗玻璃,碎成了一片片。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不仅吓到了简童,也吓住了驾驶座上的司机。

“我我我要报警!没有王法了……”吗?

“唰!”一叠崭新的红票子,丢在了司机的身上,目测一看,约莫有大一万的样子,车窗外,黑衣寸头的保镖一张木头脸的问道:“现在,可以开车门了吗?”

“可,可以可以可以~!没问题!”司机见钱眼开的连忙回答道,一边开了副驾驶座的出租车门,“喂,下车吧。”

司机心中已经笃定身边这个疯女人一定是得罪了哪个有权有势的大人物,对简童更没必要那么客气了,他不客气的驱赶简童下车,语气更是粗暴,简童不肯下车,她死死抓住车座靠椅,见状,司机甚至动上手,动作粗鲁蛮横的去拽简童的手臂。

“下车!我不载你了!快点!”

简童抱着座椅靠背,拼命的摇头……不!不要!不要赶我下车!

“下车。”在简童身后,一道微凉的声音淡淡的响起。熟悉的声音,让简童脊背瞬间僵直。

这个夜里有一丝燥热,也被突然间的这道声音抹平。

不,不要回头,不回头就没事了……是幻觉,幻听。

“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简童,你知道惹恼我,下场会多惨。”身后的声音,更加没有人味。

简童的脸瞬间失了血色……知道!当然知道!她怎么会不知道!

于是,忍住恐惧,她缓缓转过身。

那男人就站在车子外两三米的地方,路灯下,他指间燃着一支烟,吸一口,白雾袅袅绕绕,半遮半掩住了那张鬼斧神工雕刻出的完美容颜。

昏黄的灯光下,简童看不清沈修瑾的神情,对方却站在路灯下,伸出手朝着她招招手,“过来。”

低沉的嗓音煞是好听惑人,任何女人听了都会受到蛊惑,如痴如醉。

但,这声音听在简童的耳朵里,仿佛是催命阎罗!

她不想过去,一点都不想,但她不敢,脚仿佛有着自我意识的下了车,简童行动迟缓的朝着路灯下那个男人走了过去。

男人拧了一下好看的眉头,视线在简童的腿上扫了一眼,随即视线再次落到简童的脸上,一哂,微讽:“这样有意思吗?雷厉风行冷静自持的简大小姐,如今只会拖拖拉拉故意拖延时间?呵~”

简童呼吸一滞,手指狠狠掐了一把大腿肉……她知道,沈修瑾心底认定,她行动迟缓,是因为想要故意拖延时间。

她倒是希望真的像他所说的那样:她只是在拖延时间。

可事实……事实!呵~

咬了咬牙,简童加快了脚步,一股熟悉的疼痛传来,简童狠狠掐了自己一把。

对面路灯下的男人看到她加快的脚步,嘴角微微上扬……这才对,玩具就该有玩具的样子。

伸出手,一把揽住近在眼前的女人,沈修瑾吐出最后一口烟雾,手指夹着烟蒂,看也没看,朝身后伸去,立即有下属从他手中接过抽完的烟蒂。

下一秒,一只大掌攫住她的下巴,简童下巴一疼。

沈修瑾攫住简童的下巴,左右上下摆动几下,犀利的目光仔细欣赏简童的窘迫:

“啧啧~什么时候,心气极高的简大小姐已经胆小懦弱到,被一个小小出租车司机羞辱得体无完肤,还一个劲的认错,毫无尊严可言了?”

简童身子一颤,脱口而出:“你派人跟踪我?”

“啧,还不算太笨。”

简童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忽而,无声惨笑……她就说,沈修瑾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就放过她?

忽而,她扭头,朝着出租车司机看去,慢吞吞的说道:“师傅,你不是问我,偷了人家什么东西,被人追的没有去处吗?”她缓缓对上出租车司机的眼:

“命,我偷走了一个女人的性命,我杀了他最爱的女人,”简童缓缓指向沈修瑾,又缓缓指向自己:“我最好的朋友。”

她的语速很慢很慢,竟让此处的众人同时感到自己正面对的不是一个才二十多的年轻女人,更像是面对一个老人——“老人迟暮”的“老人”。

沈修瑾厌恶极了这种感觉,一团火冒出,抓住简童的手,就把她往自己那辆车子里塞。

简童忽然叫道:“等一下,我的钱!”她得了空,朝着出租车司机“跑”过去,说是“跑”,其实在众人眼中,她就比正常人行走的速度快一些。

她快要靠近出租车的时候,腰间一只长臂环住, “我的钱!没有钱,我怎么能够……”

“没有钱,你怎么能够逃走?”耳畔,冷冽的声音打断简童的话,冰冷的质问简童:“嗯?是吗?”

简童一愣……不是!当然不是!她要钱,要很多很多的钱,她要去还债,去完成一个约定……她的钱!她的洱海梦!她的约定!

“放开我!钱!”简童挣扎,声嘶力竭的朝着出租车司机吼道:“你把我的钱还给我!”

“喂,钱是你给我的,给了人的还可以收回?”出租车司机当然不愿意到手的鸭子飞了,反正这个疯女人害死了那个贵公子的女人,也不会有好下场。自己何必担心。

“你把我的钱还给我!”简童赤红了眼。“求求你,求求你!求你把钱还给我吧!没有钱!没有钱!我怎么去啊!”简童悲愤又卑微的恳求着。

轰!

沈修瑾怒了!

他不敢相信,自己眼前这个人,还是简童!

印象里大胆向他示爱的女人,被他冷脸拒绝后,高高扬起精致的下巴,告诉他:“薇茗确实不错,不过她不适合你,配得上沈修瑾的女人,应该更自信更强大,比如我。”

小说《出狱后,虐完我的渣总说他知错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秦沐沐抬头小心翼翼看向晓晓,她没有回答晓晓的话,倒是反问晓晓:“晓晓你喜欢萧先生?”

晓晓连忙摇手:“不是我,是其他人,好多人都喜欢萧先生。”

秦沐沐眼中厉色退去,一本正经劝说起晓晓:“幸好你没有喜欢萧先生,你看看,萧先生是什么人,他眼光肯定高,能够做萧先生女朋友的女孩子,一定很优秀。

萧先生来东皇就是玩玩,怎么可能看中那些招花引蝶的女人,晓晓,不是我打击,萧先生眼光高,这是肯定的,你就不要和她们那些狂蜂浪蝶一起瞎凑热闹,省得以后伤心默默流泪。”

说完之后,她看晓晓垂着头较着劲儿不说话,抿了抿粉唇,拉住晓晓的手:“晓晓,我说这些,都是为你好。你看我都不跟那些人说的。作为朋友,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受到伤害。”

晓晓脸色有些尴尬:“我知道的,沐沐,我得去工作了。”不知道为什么,就算是沐沐说是为她好,可是她还是自尊心受损了。

秦沐沐也没多想,就又赶到医院去。

进到病房,就看到简童还昏睡着,撇撇嘴:“麻烦死了。”

她之前跟医生交流过,简童额头上的这道伤口,看着严重,其实只是送来时耽搁了,流了血。真正的问题是简童那破烂身体实在是太糟糕了。

……

简童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高烧也退去一些,但体温依然异于常人。

睁开眼,嘴巴干渴极了,无意识地沙哑道:“渴……”

异动声响,惊醒了秦沐沐,拧了眉头看了简童一眼:“等一下。”秦沐沐冷冷说道,倒了一杯水给简童。

简童接过,也不吭声,默默喝完一杯水。

喝完水,她还是不说话。

病房里很安静。简童垂下眼皮,眼观鼻鼻观心,她在等。

突然。

“你的额头撞到了门把手上,会留下疤痕,不过你额头那个地方,好像本来就有疤痕,所以这一道疤,也不算什么大事。这件事你就不要跟别人说了,东皇那里,我已经替你请了假,等你烧退了再去上班,住院的费用,我也全部都给了。这住院期间,你的一日三餐,我会按时送过来。”

简童听着不吭声。

秦沐沐恼羞成怒,认为简童不识好歹:“喂,你听到没有,这件事不完全是我一个人的责任,你自己也有问题,哪有人自己淋了雨在屋子外睡一夜,你这样才导致你发高烧,不然的话,我不过就是碰了一下你,你就摔倒了?”

简童默然无语。

秦沐沐不禁提高声音,叫道:“你到底还想要怎么样!我都送你来医院了!要不是我及时将你送来医院,你早就高烧烧死了。我还替你付了医药费。

我一个大学生,本来就是为了学费生活费,才在暑假出来兼职的,我没有多少钱,还是为你付了医药费。你还不依不饶,简童,你说吧,你到底要多少钱,才肯不乱说?”

简童一直垂着头,不说话。

秦沐沐更气:“你有什么要求,你说!”

她已经做好大放血的准备了。心道,这个简童这么贪财,怎么可能放过这次勒索自己的机会。

心下顿时看简童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了。

简童缓缓抬起头,看向秦沐沐,缓缓开口,她的声音粗嘎又沙哑,破碎的刺耳难听,她说:“我要你的一个道歉。”

秦沐沐瞪大了眼睛,一脸荒谬地看着简童,“你要我道歉?”她几乎是尖声的问向简童:“你要我向你道歉?”

很不可思议地看着简童,仿佛对简童道歉,就是一件十分丢人荒诞的事情。

“你还是说吧,你要多少钱。”

秦沐沐哂笑问道。

病床上的简童摇摇头,缓慢却坚定的说道:“我只要道歉。”

“你!”秦沐沐愤怒地盯着病床上的简童,两只眼睛都在冒火,生冷说道:“我要是不道歉的话,你是不是已经想好了,要到处乱说了?”

简童越发沉默了……做错了事情,道歉,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秦沐沐的表现太明显了,跟自己道歉,就让秦沐沐觉得那么难以接受吗?

不禁地,简童在心里问:假如今天换做其他人,秦沐沐还会这样吗?

哎……一声几近听不到的叹息声,她越发沉默,不是因为一个道歉,而是她内心渴求像一个正常人一样被尊重。

尽管,早已明白,“被尊重”这种事情,早已离她远去。

沈修瑾啊……高高在上的人物,是不是随手就能毁掉一个人——从里到外,从头到脚,毁得彻彻底底。

她默然,心中悔恨:不该求,不能求,“被尊重”这种东西,她已经没了权利拥有。

“简童,我秦沐沐就是赔上身上所有的钱财,也不会给你道歉。为了钱可以下跪,可以学母狗在地上爬,摇尾巴一样讨好有钱人,简童,就算是真的我做了什么错事,你也不配得到我的道歉。”秦沐沐火气冲天,

“你要出去乱说你就去说吧,不管有没有人相信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我是S大的学生,为了学业勤工俭学,你是一个为了钱什么都能够做的女人,你说,别人信你还是信我?”

被褥下,简童紧紧攥紧了拳头,拼命的隐忍,才能克制住心口的钝痛,秦沐沐说完已经气冲冲离开了病房,出门时,把门板关的“砰砰”作响,简童睁着呆滞的眼,无言地望着雪白天花板……放任心口的钝痛弥漫全身,无力感遍布四肢百骸。

她以为她已经不会痛了,她以为,尊严这种东西,她已经不在乎了。

“啊……今天,我是怎么了?”粗嘎的声音,自言自语:“哦……发烧了,烧糊涂了。”她又自己回答了自己。

简童心里十分明白,她想要的并不是那一声道歉,她想要的是……久违的“被尊重”,像一个“人”一样,被尊重着!

眼底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伤痛……她只是想要一个本来就该给她的道歉啊?

难道,她想要的很多吗?

“是我……奢求了。”她垂头:“再也不,异想天开。”像是对自己发誓,像是不断的说服自己,她催眠一样对自己一遍又一遍的重复“不奢望,不异想天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