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南方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夜少夫人离婚后好美好飒

夜少夫人离婚后好美好飒

狐言乱语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结婚三年,容歌过得十分谨慎,唯恐哪里做得不好惹夜无痕不开心。因为他喜欢的另有其人,只是迫于夜老爷子的压力才和她结婚。但她是真心爱他,且已经无法自拔。明明婚姻协议是五年,他却在要满四年时提出离婚,原因只有一个,他的白月光回来了。这一次,她没有哭闹,决心放手。但没想到,她爽快签字后,他却反悔了!

主角:容歌,夜无痕   更新:2022-07-16 01:0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容歌,夜无痕 的女频言情小说《夜少夫人离婚后好美好飒》,由网络作家“狐言乱语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结婚三年,容歌过得十分谨慎,唯恐哪里做得不好惹夜无痕不开心。因为他喜欢的另有其人,只是迫于夜老爷子的压力才和她结婚。但她是真心爱他,且已经无法自拔。明明婚姻协议是五年,他却在要满四年时提出离婚,原因只有一个,他的白月光回来了。这一次,她没有哭闹,决心放手。但没想到,她爽快签字后,他却反悔了!

《夜少夫人离婚后好美好飒》精彩片段

清晨,容歌从床上醒来时发现身边的人已经不见了,此刻的她全身酸痛,浑身没有一点力气。

窗外的阳光透过玻璃洒在床上,晃的她睁不看眼。

适应了房间的光线后,容歌看向窗外,外面的天气很好,就像她现在的心情一样。

她的脑海里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事情,脸颊爬上一抹红晕。

突然,她的耳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醒了?”

容歌回头看向浴室的方向,出来的人正是昨晚与她缠绵的夜无痕。

此刻的夜无痕光着膀子,全身上下只要一条浴巾挡在腰间。

他的发梢还在滴水,水滴划过他的脸庞顺着他的脖子流到了他的腹肌上,最后被浴巾挡住完成了描绘这个男人身体的使命。

她连忙低下头,错开对方的视线,以免对方生气。

夜无痕瞥了眼坐在床上的人,淡淡的开口。

“出去吧,这里不是你待的地方!”

容歌的身形微微一怔,心也跟着颤了一下。

她抬头看着夜无痕的背影,双手紧紧的攥着被子,咬着下唇一言不发。

在下一秒,她还是听话照做了。

厨房里容歌一边做早饭,一边回想昨晚的事情。

昨晚夜无痕喝多了,回来后直接爬在了地上,她扶着他上床休息。

刚帮对方脱了外套就被对方扑倒了。

尽管她反抗过,但女人的力气又怎么比得上男人呢?

释然后她享受了这个外人看起来属于自己的男人,但容歌知道对方从来不属于自己。

结婚三年多了,下个月就是结婚四周年了。

这三年多的时间里,容歌过得十分谨慎,生怕哪里做的不好惹夜无痕不开心。

毕竟自己和他的婚姻只是对外作秀,她知道夜无痕喜欢的人并不是自己,只是迫于夜老爷子的压力才和自己结婚。

两人的感情几乎只是自己一厢情愿,婚姻更加只是一纸合约的产物而已。

不一会的时间,夜无痕从楼上下来。

一袭修身西装,完美的突显了夜无痕的身材比例,又衬的他迷人且优雅。

早饭快结束的时候,夜无痕突然抬头看向容歌。

感受到对方的目光后容歌对上他的视线,又立马错开。

小心翼翼的问道,“怎么了,是我今天做的早餐不好吃吗?”

“不是,我只想问问你,我们昨晚发生了什么吗?”

瞬间,容歌就像被揪住了后脖颈似的。

挺直身躯面露尴尬,她心想:他这是忘记了吗?

很显然,夜无痕忘记了!

她顿了顿回答,“没有,什么都没发生。”

“那就好,既然这样…我有其他的事情和你商量!”

“什么事?”

夜无痕没有说话,起身走到一边的书桌上拿起一份文件朝着她走来。

修长白皙的手指压在文件上,慢慢将文件推向容歌。

看到文件的标题时,她愣住了!

离婚协议书?

容歌瞬间软了身子,抬头一脸错愕的看着对方。

他要和她离婚?

想到这里,容歌的心就隐隐作痛。

她想问问为什么?

但一想到当初两人的婚姻也只是一纸合约的关系便忍住了。

她再次想到了昨晚的事情,她想问如果他们发生了关系呢?

如果她问了,她们会不离婚吗?

毕竟夜无痕有精神洁癖,如果知道他已经碰了自己,会放自己离开吗?

夜无痕面无表情,用十分慵懒的声音开口。

“抽时间看看吧,如果没问题就把字签了,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都会满足你。”

要求?

满足?

容歌知道自己能提出的要求夜无痕都能满足,毕竟没有什么事情是京城四大家族之首的夜家做不到的。

此刻的容歌还没有缓过神来,表情还是有些木讷。

夜无痕继续说道,“我知道,我们的合作是五年时间,现在已经快四年了,我想着提前结束吧,原因你也是知道的,就不用我多说了。”

原因,她当然知道。

夜无痕有一个白月光,有先天性心脏病,之前一直待在国外治疗。

没记错之前两人结婚的时候,那个白月光知道消息心脏病复发,危在旦夕。

婚后第二天夜无痕就扔下她出国去看望了,待了三个月才回来。

而这些,容歌只能默默承受。

谁让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一个放在人海里就能消失的人。

可是她这样普通的人,也有自己的白月光,那就是面前的夜无痕。

容歌出生在一个普通人家,但她的父亲生前是一位军人,正是夜无痕爷爷的下属。

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为了保护夜无痕的爷爷牺牲了。

而她的母亲因为接受不了这个消息也跳楼自杀了,那个时候的容歌还是一个没有成年的高中生。

出于这些原因,容歌在父母离开后被夜家收养。

或许是出于愧疚,也可能是因为她父亲的嘱托,夜无痕的爷爷放话,容歌是她唯一的孙媳妇。

但可惜,夜无痕的心里却一直住着别人。

看着容歌失神的模样,夜无痕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她立马回神,苦笑了一声回答。

“没事,你刚才说离婚是吧,我答应了,现在就签字!”

说完容歌利索又潇洒的在离婚协议书的女方签名处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好了!”

夜无痕也有几分诧异,他以为容歌多少会索要点什么,可现在看来他猜错了。

“还有一件事,就是爷爷那边……”

容歌打断他,很直接的说道,“懂,我知道怎么做,抽个时间我们回老宅一趟,我给爷爷解释清楚。”

听到这话,夜无痕露出一抹微笑。

“好,那就这个周末吧,到时候我们回去一趟,把这个事情解决了。”

“嗯!”

容歌忍着心里的痛,重重的应了声。

她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她喜欢了八年的男人,马上就不属于自己了。

夜无痕收了离婚协议书,转身离开。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眼容歌。

眼神中有几分愧疚,但很快又压了下去。

“容歌,谢谢!”

说完,他消失在门口,融入了门外那一片天地之中。

容歌静静的看着那个背影消息的方向,那一刻她真的没忍住哭出了声。

瘦小的身躯随着哭泣颤抖着,她缓缓蹲下身子抱住自己。

他不爱她为什么要对她那么好呢?好到让所有人误会,好到让容歌自己都深陷其中。

八年的青春,四年的感情,在刚才那一刻瞬间破碎,化为乌有。

哭累了,容歌站起身看向窗外。

今天天气很好,风和日丽很适合出门!


换上父亲生前最喜欢的那件碎花短裙,戴上母亲小时候给她求来的项链。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容歌微微一笑,她想用最好的姿态去看看两位老人家。

出了门,容歌直奔花店。

选了一捧栀子花,付了钱后她去了墓园。

每次走进这里,容歌总有一种亲切的感觉。

在这里容歌几乎可以闭着眼找到自己父母的位置。

停在一座墓碑前,容歌看着墓碑上的两人。

黑色的照片上映着两人纯真的笑脸,她蹲下身子用衣袖擦了擦照片上的尘土。

“爸,妈,我来看你们了。”

说着她轻笑一声,将手里的花放在墓碑前。

抬眸一脸温柔的看着照片上的两人,两人好像也在注视着她。

这一刻,他们一家三口团聚了。

“妈,我今天带来您最喜欢的栀子花,您开心吗?”

没有回应,容歌的声音回荡在这空荡的墓园了。

显得有些突兀,好像也打破了这里久违的寂静。

下一秒,容歌的眼里蒙上一层水雾。

她真的忍不住了,开始向自己的父母倾诉。

“爸,妈,你们知道吗,你们的女儿马上就要一个人了,被别人狠狠的抛弃了。”

“尽管我做过心里准备,也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但当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真的忍不住,我的心好疼,我……”

话还没说完,容歌就放声痛哭起来。

或许在这里,在这两人面前她才能像一个孩子一样肆无忌惮的放声大哭。

“四年了,我花了四年的时间和精力也没有将他的心捂热,妈,您说我是不是傻呢?”

呼!

哭累了,容歌长舒一口气。

她抹掉了眼角的泪,笑了笑用宽慰的语气开口。

“爸妈,对不起啊,我这么长时间没来看你们了,一来就哭哭啼啼的,不过你们别担心,你们女儿可不是一般人,我可不是那么轻易就被打败的人。”

随后的一段时间,容歌对老两口分享了自己这段时间发生的趣事。

尽管没有回复,但她依旧乐此不疲的讲着自己认为开心的事情。

直到中午的时候,一个电话打断了容歌的唠叨。

看着来电显示,容歌调整了呼吸接了电话。

“喂,奶奶!”

容歌亲切的唤了声,来电的人正是夜无痕的奶奶,一个温柔又慈祥的老人,对容歌也是宠爱有加。

“小容啊,你干嘛呢?吃饭了没有啊?”

“奶奶我还没有吃饭呢,这会在外面呢,现在准备回去做饭。”

一听容歌在外面,奶奶连忙阻止要回家的容歌。

“那就不要回去了,来奶奶这里吧,奶奶做了好吃的,都是你喜欢吃的东西哦。”

容歌能想象到,此刻奶奶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一定挂着十分宠溺的笑容。

她浅笑着应了句,“好,那我现在就过来。”

说了再见,挂了电话。

容歌看着墓碑上的照片开口,“爸妈,我要走了,奶奶说做了好吃的等我呢,我下次再过来陪你们说话哦。”

说完她起身,但或许是蹲的太久了。

猛然起身的瞬间,容歌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

下一秒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次睁眼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居然的躺在医院里。

而床边围着一群人,除了夜无痕之外其他的家人都在。

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还有一个姐姐,都围了上来。

众人连忙询问她的情况,问她现在的感受。

“宝贝啊,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啊?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小容你等一下我给你去叫医生。”

容歌很感动,至少在这一刻还是有人关心她的。

可惜她最想见的人却不在这里,但依旧笑着摇摇头回答众人。

“没事,我现在感觉好多了,不用找医生了。”

“哎哟,我的乖乖哟,你要是出点事情让奶奶怎么办啊,真的是太不小心了。”

容歌羞愧的低下头,她知道作为晚辈出事担心的人莫过于疼爱自己的长辈。

随后她问了自己怎么会在这里,夜无痕的姐姐夜媛告诉她说。

“我们都在家里等你吃饭,结果等来医院的电话,说你晕倒了,来了之后护士告诉我们,你是被一个陌生人送来的,对方说他是在墓园里看到你晕倒了,就连忙把你送到医院了。”

容歌这才知道,自己今天是运气好,不然还不知道要在墓园里躺多久呢。

看着容歌一脸羞愧的模样,众人知道容歌心里的想法。

容歌现在无依无靠一直处于夜家的庇护下,尽管在外人看来容歌的身份是夜家的媳妇。

但自家人又怎么会不知道呢,夜无痕对容歌态度他们清楚的很。

这是门外传来一阵慌张的脚步声,众人回头看向门口的方向。

推门进来的人正是夜无痕。

还没等他走到床边,爷爷直接迎了上去,一巴掌就扇在了他的脸上。

这一举动瞬间吓坏了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夜无痕他自己。

“你就是这么照顾小容的?一天天是不是净使唤小容给你干活了?”

夜无痕被打蒙了,他还没有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情况。

容歌连忙开口解释,“爷爷,没有的事,无痕对我一直很好,从来没有逼迫我做过什么我不愿意的事情。”

哎!

奶奶叹了口气,这才说了实话。

“小容,医生告诉我们说你压力太大,长期处于紧张状态,身体过于劳累这才晕倒的。”

什么?

容歌一脸震惊的看着奶奶,顿了几秒回事后立马解释。

“不是的,是我之前减肥没有好好吃饭才晕倒的,没有什么压力,和无痕没有关系的。”

但此刻,所有的人都把过错归结于夜无痕身上。

因为在结婚前一家人就给他说过,必须照顾好容歌,不然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现在容歌晕倒了,自己又不在容歌身边,当然是得不到一个好脸色。

在这几年的时间里,他也是尽可能的对容歌好。

但现在出了这档子事情,他无话可说。

“小容你就不要为他解释了,他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知道他是什么人。”

一边的妈妈开口,说着还十分嫌弃的白了一眼夜无痕。

此刻的夜无痕感觉自己就像一个众矢之的的坏人,一直欺负容歌导致容歌变成这样的坏人。

他想辩解,但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其他人打断了。


“你别以为我们不知道,那个姓徐的女人回来了。”

听到这话,夜无痕的身形微微一怔,看向病床上的容歌。

徐欣悦回来的事情很低调,这些人不可能知道的,唯一的可能就是容歌告诉他们的。

奶奶看着夜无痕那凶狠的眼神,起身挡在容歌的面前,护着她对上夜无痕的视线。

“你这么看着小容做什么?你以为你的那点事我们都不知道吗?”

爷爷附和道,“有些事我们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有些事情你趁早死心吧,反正有我这个老头子在,那个女人就别想嫁到我们夜家。”

容歌身形一怔,她知道爷爷这么生气也是有原因的。

当初结婚那天,徐欣悦打电话说自己难受,夜无痕扔下她和众位宾客就准备走,最后还是爷爷冷了脸夜无痕才留下来坚持完了婚礼第二天才离开的。

而夜无痕也瞬间明白,他的身边有夜家人安排的暗线。

像这类事情,在夜家这种大家族里十分常见。

但夜无痕没想到自己的爷爷奶奶现在为了一个外人,为了帮助一个外人不惜在自己身边安插暗线,还……

“所以呢?你们想让我怎么样?”

他冷声开口,一点畏惧的模样都没有。

“所以你要是再和那个女人有来往,你就从夜家给我滚出去!”

爷爷低吼一声,眼神里充满了冷漠。

他一句话也没说,只是转身离开了病房。

容歌的视线被挡着,但她听到了脚步声,就知道是夜无痕走了。

哎!

她在心里叹了口气,有些无奈。

休息了一下午,在夜家众人的反复确认和医生确定的回答没事后,容歌在夜家众人的陪同下出院了。

在老宅吃了饭回到家已经是晚上了,她进门的时候房间里十分昏暗。

她心里松了口气,心想还好,夜无痕还没有回来。

打开灯转身后她被吓了一跳。

此刻夜无痕就站在她身后,瞪着眼睛一脸微怒的表情。

她被吓得心脏砰砰跳,想着这家伙有病吗?

回来不开灯不说,有人会站着门口等人啊。

容歌颤颤巍巍的开口,小心翼翼的问道,“你怎么……”

“我有亏待过你?”

夜无痕生硬的打断容歌的话,语气十分的冰冷,眸子里泛着幽光,死死的盯着面前的人。

这是容歌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夜无痕,好像深夜里一头饥饿的凶狼。

她双手护于胸口,下意识摇摇头。

“那你出门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叫家里的司机送去你墓园?”

额……

这话说的,让容歌感觉有几分无语。

“夜无痕我们只是合作关系,并不代表我把自己所有的权利都交给了你,我出不出门,什么时候出门,和谁出门,去哪里,叫不叫司机都是我的事情吧,夜少何时对我如此上心了?”

“你……”

夜无痕说着一把抓住容歌的手腕,用力的握着,好像要捏碎她的手腕似的。

看着面前的人一脸被呛的模样,容歌心里倒是有几分开心。

从踏入墓园,给她的父母说完那些话之后,她就放弃了面前的男人。

尽管这个男人很完美,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她终究不属于你。

容歌又不是傻子,所以及时止损是她最好的选择。

她微微皱眉,十分不悦的开口,“放开我,你弄疼我了。”

但她的挣扎反而引起了夜无痕的怒火。

他逼近容歌,脸几乎快贴到容歌的脸上了,容歌都能感觉到对方呼出来的温热的气息。

“你想找死吗?”

容歌不咸不淡的开口,“夜无痕请你自重,我们这样要是被某些人看到了,会很伤心的。”

哼!

夜无痕冷哼一声,随手甩开了面前的人。

容歌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要不是身后有门挡着,她这会可能就躺地上了。

或许以前是她深爱面前的男人,所以面前的男人做什么她都觉得对方都好温柔好帅。

但此刻,当她放弃这个男人的时候,她突然发现……

这个男人真的好丑,不仅仅是样貌,就连一些行为就觉得好丑。

容歌没有理会面前的人,绕过对方后直接上楼。

房间里,她刚换了衣服准备洗澡的时候。

突然听到楼下有人按门铃,她心想这个点是谁呢?

刚下楼就看到起身去开门的夜无痕。

开门瞬间,看到门口站着的人后两人都愣住了,来人正是夜无痕心心念念的白月光。

夜无痕的脸上闪过一抹惊讶后立马将人拉了进来。

看着面前的人脸色很差,开心之余又十分心疼的开口:“你怎么回来了?”

徐欣悦抬眸看着对方,眼里泛着泪花直接冲进夜无痕的怀里。

“我想你了!”

夜无痕身形微微一怔,抬手轻抚着徐欣悦的脑袋十分宠溺的说:“我也想你了!”

话音落地,徐欣悦刚从夜无痕的怀里探出头就看到一边站在的容歌。

她像个犯错的孩子,一把推开夜无痕,低着头很难为情的说道。

“姐…姐姐,我不知道你也在家!”

夜无痕这才反应过来,知道徐欣悦是看到容歌害怕了。

容歌嘴角微扬,“没事,你们继续,我还有事忙,不会打扰你们的。”

她刚转身就被楼下的人叫住。

“站住!”

容歌回头,不解的看着夜无痕,反问一句,“有事?”

听到这话,徐欣悦心里一惊。

心想容歌什么时候这么大胆了?敢和夜无痕这样说话了?

她想知道自己不在的这几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容歌变得如此大胆。

“下来,我们谈谈!”

容歌扫了眼夜无痕身边的人,看着对方也是一脸期待的表情,她就知道这次谈话是躲不了的。

下楼后,三人分两拨坐着。

徐欣悦很自然的窝在夜无痕的臂弯里,好像一个粘人的小奶猫。

但容歌怎么看都感觉她不像一只猫,而是像一只伪装成猫的老虎。

“说吧,什么事?”

“这是你和我说话的态度?”

“态度?夜无痕你应该明白,我们的合作已经结束了,态度这种虚伪的词我们还是不要强调了吧。”

“你……”

夜无痕被怼的语塞,怀里的人立马拍着他的胸口帮他顺气。

“姐姐你今天是心情不好嘛,还是因为看到我不开心啊,要是因为我的话,我现在可以离开的。”

玛德!

这女人还是一个茶艺大师啊!

容歌立马在心里给徐欣悦找好了定位,略带不屑的瞥了眼对方。

“不,我心情很好,因为我和夜无痕的合作结束了。”

“哦,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和他只是合作关系,我们的婚姻只是一纸合约的产物罢了,今天早上也已经签了离婚协议书,我就不用在夜少的威严下苟延残喘了。”

容歌这话看似把自己说的很卑微很低贱,但夜无痕可是聪明人,知道她表达的意思。

无非是觉得离开了自己,她终于可以去逍遥快活了。

这是侮辱,赤裸裸的侮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